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53章 狼狈的叶心儿

第653章 狼狈的叶心儿

凌若夕最后看的一眼的确没错,叶心儿直接是朝着和她相反的方向。只不过她未必有凌若夕这个受到如此轻微的伤。一大口血喷了出来,她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

“可恶,难道我的修为就要如此毁了吗?”她不甘心,这种内伤,她至少要养半个月才有可能恢复,若是现在催动密术,恐怕她整个人性命都会不保,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立刻恢复。

叶心儿不甘心,为什么她的修为明明比凌若夕高,却会被她打伤!她不甘心,若是此次的内宗选拔,她没有当上少宗主,那么一切便功亏一篑了。

“哟,原来你在这里啊。”又是叶小三,他走出来,看见受伤的叶心儿。

叶心儿内心一股颤抖,这个叶小三,本来个性就阴晴不定,此时出来必定没有好事。若是这时候他要对她做什么,比如杀了她,都是易如反掌。

“你放心吧,我可不是来杀你的,吃了它你的修为便会立刻恢复。”叶小三拿出一颗黑色的药丸。

叶心儿却不敢拿手去接,她不知道那是什么药丸,她受的伤,只怕是天下的内伤奇药火灵芝吃了,也要七日才可以恢复。

可是他却给她一颗药丸说吃了立刻会恢复修为。

“你在怀疑我吗?若是我现在杀了你,简直易如反掌,没必要再给你一颗药吧?”叶小三却难得认真地道。

叶心儿还是接过了药,吞了下去,她刚把药吞下去,便感觉整个身体瞬间被密术填满,竟然有了突破的迹象!于是一声吼叫,她竟然密术又突破了一重,瞬间到了密术五重初阶!不可思议,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她看着叶小三,表情都是复杂的,而叶小三却是对着她阴阳怪气地一笑。只是她不知道此时她的背部,正生长了一个纹身,那是一个蝎子的一部分。

凌若夕和云井辰在溪水边上修习,再次找到他们的人,是叶飞。

“你没事吧?”叶飞看着凌若夕。

“本尊的娘子,用不着他人来关心。”云井辰冷眼看着叶飞。

“看来是我多虑了,凌姑娘还是生龙活虎的。”叶飞笑了笑。

“大……哥……”不远处传来虚弱的声音。那是叶五妹的声音。

“五妹?”

凌若夕看着叶五妹也出奇地感觉到奇怪,为何这叶五妹,此时身上全是伤口,有的还在流着血,不过有的伤口已经止血,可是她还异常虚弱,用锤子支撑着走了过来。

“五妹,让大哥看看。”叶飞稍微有些心疼自己的妹妹走过去,不过却被叶五妹制止。

“不,大哥别过来,我身上有银线,只要有外部的玄力或者密术碰触,我整个人便会死。”叶五妹忽然哭了,她想不到叶小三忽然会下如此的杀手。

凌若夕却看不出银线,不过云井辰却看出来了,的确普通的人是看不出,但是云井辰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他看见她身上有一根不起眼的线,正缠绕着叶五妹。而且这线缠绕的很紧,似乎一不小心便会把她勒死、

“可恶,他怎么能如此狠心,怎么说五妹也是他的妹妹!”大家都不敢贸然碰触叶五妹。不过此时叶五妹忽然感觉到很难受,接着她的身体被银线割断,碎成一块一块,只有那把大锤子倒了下来。

凌若夕知道叶五妹是受到对了极大的痛苦,可是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对方让她逃走给了她生的希望,却又让她最后还以这种痛苦的方式死去。

她的四肢碎成了一节一节的,没有全尸。这实在是是太过于凄惨,那个杀她的人简直就是个变态!

“五妹!”一声嘶吼,叶飞终于忍不住了,他的修为一下子爆发出来,密术五层的修为相当于神玄三层!如此惊人的实力,若是不因为叶五妹的死他不会暴露。

“叶小三,我要杀了你!”他说完这句便收敛起了他浑身的杀气,对凌若夕道:“凌姑娘,我恐不能陪同你一道了,我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找到叶小三并且杀了他,连自己的兄妹都敢动手之人!乃是我叶家巨大的耻辱!”说罢他便消失在原地。

凌若夕也不管那么多,看来叶飞终究是隐藏了实力的。说不定隐藏实力的不止是叶飞。一日过后,凌若夕恢复了自己的实力,她不知道那个奖赏是什么,但是她也想要奖励。据叶五妹说,上一关第一的人,会在下一关得到更好的奖励。

这让她微微有些心动,可是她却不知道去哪里打劫那些有木牌的人。还要在这里过五日,这五日不知又会发生什么变故,她总是觉得叶心儿不会那么容易死。她甚至觉得她的力量还是太过于低微了。

“这五日我决心修炼。”凌若夕想了一会儿,最终为自己得到了这个结论。

可是就在她打算这么做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出现在了凌若夕的面前。

“凌若夕,我找你找的好苦啊,上次咱们不是没有打斗吗?这次我想可以打了吧。”又是这种阴阳怪气的声音,这个人不是叶小三是谁。

如此变态地杀害自己的亲妹妹,除了他叶小三也没有第二个人会如此做了。

“哎呀,你们其实也不要着急和激动,我是不会那么快杀了你的,凌若夕。”他说话间便放下身上的黑色匣子。里面竟然装着一具精致的傀儡。这个傀儡竟然还陶瓷制作的。

让凌若夕微微一惊,她记得上次她的耳环就是被一个陶瓷的傀儡戴着。

“凌若夕,我是想和你过招,不过既然你的相公在这里,就让他和我的傀儡过招吧。”他的傀儡这个时候竟然动了起来,开始攻击云井辰,云井辰躲闪了两下,终于拔剑。

“哦?剑宗?看来我真的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呢!”叶小三忽然道。

于是他又准备开始攻击凌若夕,黑色的力量从叶小三的身体里涌现出来,凌若夕很清楚地感觉到这不是玄力,也不是密术!这是魔气!她忽然感觉到一阵腹痛,这魔气和她肚子里的魔毒竟然相互呼应。

她根本没法反击。

“你竟然还敢来!”这个时候不知是哪里的一个声音,一道强而有力的剑气挥向叶小三,接着又一道剑气挥向了他的傀儡,一瞬间陶瓷傀儡破裂。

“竟然敢打我小夕儿的主意,你这魔道余孽!”这声音凌若夕分明认得,不就是上次打包走云井辰的人吗?

叶小三见到是他,立刻逃走了,还留下一句话:“凌若夕,今日你找了帮手,我下次还会来找你的。”

凌若夕第一次被人叫小夕儿,忽然感觉一股无名的怒火冲了上来。

说话间一股力量就丢向了那个人。

“说,你拐走我相公到底是意欲何为!”

那人收起剑,却轻轻一躲瞬间凌若夕的神玄期力量在他面前就和吹了一股风一般。

“小夕儿,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只知道你现在太弱了,当然还有这个云井辰也是,我本来想让他来保护你,可是看样子他的能耐还是不够啊!干脆别选他当夫君算了!”那人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听了以后相当冒火,冒火就算了还向外喷着杀气:“我选谁当夫君用不着你来管,云井辰就是我的夫君!”

云井辰听凌若夕这话,当然心里暖洋洋的,瞬间又变得死皮赖脸,然后看着凌若夕。

“你!好,你让他当你夫君就当吧!老夫!老夫不管了!”说罢那人忽然消失在凌若夕面前。

凌若夕看着云井辰,然后问:“井辰,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云井辰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道:“上次他说是你的亲人。”

凌若夕挑眉,她怎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亲人,不过看他的修为恐怕不低,不过她暂且不想管这个人。

这个人总是说云井辰不配当她相公,她听的心里十分的不爽啊!有木有!所以不管他是她什么人,也要她凌若夕先承认才是。

这几日凌若夕还是要抓紧时间提高自己的修为,可是越是这样想越是着急,叶家人才济济,已经有人实力超出了她,有那么一瞬间她是着急的。看来要回去找找小一,有什么药材能够瞬间提高修为呢?

叶小三在路上走,他丢下身上背着的黑匣子,然后忽然诡异的一笑:“真是的,跑来一个高手,一下子不好玩来了呢?反正也来到了叶宗,不如就和这些小鬼玩玩吧。”说罢露出一股嗜血的微笑。

只是凌若夕不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五日之后,便会有人发现叶宗内宗许多小辈都没有出来,他们的尸体早已被割碎,丢弃在秘境之内,而那之后,叶小三也失踪了。

再没有人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