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54章 秘境之中的秘密

第654章 秘境之中的秘密

一双美丽的眼睛缓缓睁开,凌若夕经过几日在秘境之中的调息,瞬间觉得修为大涨。只是不论如何她都无法突破神玄初阶。她知道是修炼遇上了瓶颈,对于玄力,她并没有太大的天赋。无论何种修炼都依靠着循序渐进。只有密术能依靠血脉之力不断地得到强化。

凌若夕见玄力已经封顶,便想着等到这第一轮的比试结束后,若是她没有记错,有一段时间的修习时间,不如想法子去突破一下自己的密术。

终于到了最后一日,凌若夕想着终于可以从秘境之中出来,秘境开启的日子在今日午时。凌若夕一大早就开始做着准备。

可也正是这一早,一股强大的力量想着凌若夕迎面袭来,这力量太过于强大,凌若夕用了十分的力道才抵挡得住。

“凌若夕,你以为你能平安出这秘境吗?”妖娆的声音响起,这个人不是叶心儿是谁。强大的压迫感在凌若夕的心头,这是密术五阶的压迫,相当于神玄三阶。如此强势,又是如此嚣张!

整整比凌若夕高了两个层阶,力量这种东西,本身高一阶也就要压死人,何况还是两阶!

“好啊,既然你来了,我自然也就奉陪,这次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凌若夕也对着叶心儿道,她正好心里窝着火,神玄三阶,她就是拼尽权利也要杀了叶心儿。

“凌若夕,这次我先杀了你,再抓走云井辰,你的好相公看来马上要变成我的好相公了。”叶心儿此时似乎话语中透着古怪,也有些妖娆的样子,让凌若夕从她身上感觉到了完全不同的性格。

这叶心儿才几日不见变化就这么大了吗?

“少废话,凌若夕,接招!”接着叶心儿便和凌若夕打了起来,云井辰自然是想帮忙,可是忽然杀出来一个叶红,再次他又和叶红开始过招。

“这次你分心了。”云井辰若说是不担心凌若夕是假的,本来依自己娘子的强势,他不应该担心,不过那边打斗的两个人,凌若夕却节节败退,可见现在的叶心儿是有多强。

此时,他便中了叶红一掌,手中的剑不自觉地掉落。

凌若夕看见云井辰中了叶红一掌,瞬间分心,也挨了叶心儿一下。不过这叶心儿对凌若夕可是痛下杀手,一掌怎么会让凌若夕轻松捱过。

这一掌也是下手极重的,顿时将凌若夕打了下去。凌若夕身体飞快地下坠,可是叶心儿却开始乘胜追击,她知道若是等到今日午时一到,他们便会被传送出秘境,到时候要杀凌若夕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那些长老们一定会制止她!

因此,她不甘心,才会手段如此之激烈,必须速战速决!

凌若夕在疯狂地下坠,想着难道自己就要这么死了吗?她感觉到五脏六腑的疼痛,呵呵,看来自己的内脏一瞬间被她震碎了吧?

可是她不甘心,她不想就这么死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一种强烈的求生欲自她心里迸发而出,她从未那么热烈,一个母亲,想保护自己的孩子。

一瞬间她想到了云井辰、凌小白、云无忧那许许多多的人。

叶心儿站在高处张狂地笑着,正想着给凌若夕最后一击。

凌若夕渐渐失去意识,却来到了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中,这种金色的力量涌入她的身体,让她整个人都沉浸在力量之中,给她带来一丝俯瞰苍生的感觉。

那些生命在她面前瞬间变得如此渺小,这种感觉就连她看叶心儿的时候也不例外。叶心儿发现了凌若夕的异样,她的耳环发出金色的光芒将她包裹住,接着凌若夕顺势飞起,犹如一颗金色的彗星。

“我要你的命!”凌若夕手中发着金光,等到叶心儿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她便被金光击中,掉了下去。

叶红忽然停手,她愣愣地看着那道划破天际的金光,连她都震撼了,心脏不断地跳动。似乎体内的东西在害怕着什么。她一口血吐了出来。云井辰看这是好时机,原本掉落在地上的剑一下子飞回到他手中,接着他一剑刺向了叶红。

叶红受到重创,立刻飞走。云井辰本想追,却看着凌若夕身上的金色光芒忽然消失,接着凌若夕犹如一道风中残叶慢慢下坠。

他飞身前去,将凌若夕接住。这时候,正午到了,一团光芒将他们两人包裹住,传送出了这个秘境。

叶宗内宗宣布了一个沉痛的消息,那便是叶小三成为了内宗的叛徒,杀害了许多叶家的小辈,并且失踪。

这个噩耗在叶宗内宗不断回荡着,而凌若夕和云井辰也回了他们居住的小屋。云井辰帮凌若夕擦了额上的汗珠,此刻的凌若夕眼睛还是紧紧闭着的。

“小一,娘子她到底怎么了?”云井辰此时十分着急,看着自己的娘子,她就是没法醒过来。

“师姐的内脏全部都震碎了,本是没有活路,可是体内却有一股力量一直维持着她的性命。”小一焦急地说。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师姐为何会这样,若是一般的内伤,他都可以修复,可是现在凌若夕除了心脏勉强保住外,其余内脏都被震碎,不过却还莫名地活着。

“怎么才可以救她!”云井辰顾不得身上的伤,忽然发了疯似得问小一,他绝对不能让凌若夕就那么死了,这个霸道的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快就死了呢?若是凌若夕死了,他便要亲手毁了整个叶宗!

他不知道他想这些的时候,他的伤口上竟有一丝黑色的气丝冒了出来。

“小夕儿!”外面带着一声哭腔,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男人走了进来,一口气冲到凌若夕的床边。

他看了一眼凌若夕,这个男人竟然哭了,哭了后,他便一只手抓起云井辰,然后给了他一掌,接着云井辰一口血闷了出来。

“你是怎么照顾小夕儿的?现在她半死不活的样子,要不是有这耳环,她早就死了你知不知道!可恶!”他似乎还想拿云井辰出气。

不过看云井辰也很难受的样子便道:“你这个混账东西,根本没资格做小夕儿的丈夫,你给我听着,现在要救小夕儿必须找到这耳环的另外一只!”那个男人说的简明扼要。

“耳环?”云井辰一听便顾不得刚才那一掌的严重内伤。

“对,这耳环本来有两只,一只应该是她得到的这只,还有一只要得到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耳环叫凤尾,另外一只叫凤首,凤尾耳环现世可以召唤凤首。只是需要回魂香。这回魂香我没有,在叶家内宗宗主的藏宝库里,你若有本事就将它取出来吧。”说罢中年男子也不说什么。

“好,晚辈今晚就去取。”说罢云井辰便走了出去。

他服用了几颗血灵芝的丹药,身上的内伤正急速好转。他无论如何也要取回回魂香,大半夜了小一十分担心地看着云井辰。

又暗自打量着这个中年老伯,怎么他自己这么厉害干嘛不自己去取?要云井辰去?

但是叶家的仓库设计的十分玄妙,最玄妙的是有一个阵法,那便是只要敢去偷盗之人运用了一点儿玄力或者别的力量,那阵法便会发动,然后吸收其身上的玄力,并且反加给自己。

不过他显然没有告诉云井辰这一点,也不知道云井辰能不能活着回来。

这一夜,叶家的内宗宗主的藏宝库警铃大作。因为有人入了这藏宝库,似乎还被阵法打成了重伤。半夜的时候,云井辰总算回来了,他浑身是伤,伤口还在不断流血,本来红色的衣服更加鲜红。

他手中死死地捏着一根香,他怀里还抱着一个香炉。

“这小子,看样子不笨嘛,连回魂炉都带来了。”中年男人看了看云井辰。

凌若夕在做梦,她的梦不是那么清晰,她感觉到了自己在游离。梦中她梦见了小白,小白正在一路跋山涉水,好像要去很远的地方。

“宝宝一定要找到娘亲。”他骑在黑狼身上,翻过一座座大山。

后面画面一转,又转到一个六岁的小女孩,面无表情,正在接受着严格的训练,她修炼的显然不是玄力,反而是一种秘术。

小女孩好像感觉到周围有谁在看她,于是看看四周,又没有看到任何人,却继续修炼。

终于,凌若夕被一吸,她听到一个声音,有一个人,和她长得九分相似。那也是个女子,不过眼神完全不似她这么伶俐,相反十分温和。

一看上去就是个温柔版的凌若夕,绕是凌若夕如此强势的人,也对她说不出冰冷的语气。

“你来了。”她对她说,粉色的裙摆和洒落的樱花相得益彰。

“我,我这是在哪里?”凌若夕感觉到周围的景色不断变化,最后她来到这片樱花树下。

“这里是梦中,我的小夕儿长大了。”那个女子戴着耳环,一个凤头,一个凤尾,脖子上戴着一根雕琢精美的项链,上面也刻画着凤凰。

“你是谁?”凌若夕忽然意识到这个女子,她穿的东西太好看了,像是仙女一般,给人超凡脱俗的感觉。

“小夕儿,你现在正要这个。”那女子摘下一只自己的耳环,交到凌若夕手中。

凌若夕接过耳环,愣愣地看着女子,女子在对她微笑:“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说罢凌若夕就觉得离那女子越来越远。

凌若夕走后,那个女子的笑容消失了,缓缓道:“小夕儿,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尽管我已经死了。”

说罢樱花树和地面都消失了,只剩下一片黑暗,和在黑暗中的女子。

“啊!”凌若夕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云井辰的脸,空气中还残留着回魂香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