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55章 给予她的爱最美情书

第655章 给予她的爱最美情书

淡淡的香味在房间回荡,小一很知趣地退了出去,连带还拉着圣雪。凌若夕破碎的内脏已经完好如初,只是力量暂时没办法恢复,好在腹中胎儿有千年雪绒暂时保护,将魔气暂时隔绝。

云井辰看着凌若夕安然无恙,往凌若夕身上蹭了蹭。

此时的凌若夕除了伶俐的眼神是如此的柔弱,惹得人连连生爱。凌若夕用脑子想也知道云井辰想干什么,当即便想推开云井辰,却发现被云井辰一个巨大的怀抱搂住。

凌若夕刚刚受损的内脏才恢复,若是不云井辰得知,她已无大碍,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对她动手动脚。

“云井辰,你敢!”凌若夕几乎咬牙切齿,若是平时,她会底气十足,奈何现在她没有一丝力气。

“为夫是你的夫君,为何不敢?”他悄悄靠近凌若夕,她已经昏迷太多日,在秘境之中他们也没有好好地欢爱。

他不想等得太久了。他动作很轻柔,目光柔情似水。凌若夕却还是盛气临人,不断拍打着云井辰,她现在满脑子的仇恨,哪里有心思干这个。

可是云井辰手上的事情一点儿都没停:“小猫咪,不要闹。”他在她耳畔亲昵地道。

凌若夕哪里被人叫过小猫咪,顿时一股火气窜上来,不过却是老脸一红,他们这一夜终是在一起。

小一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房子,他自然知道猜想到他和自己的师姐在做什么,只是他身上还有伤口,应该不要紧吧?

等凌若夕起身的时候,才发现他这个相公真的是不要命了,身上还带着那么多道伤口,却非要和她在一起。想到昨天晚上她还锤了她,凌若夕顿时有些懊恼。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却还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这便是凌若夕,她穿好衣裳,却被这个男人拉住手。接着他将她一拉拥入怀中。凌若夕不知他的伤是哪里来,但是她昨日已在生死边缘,这么快就会好,这一定和他有关系。她竟主动地亲吻了他。这让他欣喜若狂。

“别动!”凌若夕忽然出门,过一会儿她走进来,端着一些药膏,帮他上药。

云井辰看着这个女人,两个孩子的母亲,却动作一点儿都不轻柔,上药的手段十分速度。似乎在她身上看不到一点儿柔情,但是过了这么多年。他对她的爱意却一点儿也没有降低,相反那种爱正逐渐变深。选了她是他一生都不会后悔的事情,她注定他要用生命来守护,不管岁月流失,他只有变得更强才能和她在一起,他看着这个女人,在这个时候他决定了一件事。

他要变强,去守护她,这是他对她最好的爱意!

他不能让所有的事情都让她一人去承受,至少要帮她分担一些不是吗?

后面云井辰乘着凌若夕练功的时候,离开了。给凌若夕留了一封信,说他会变强,然后回来。凌若夕拿着信,小心翼翼地收好。信上虽然只有简单的只言片语,却胜过无数情话,他愿意为了她变强,为了他努力。

有什么情话比得上他一句诺言呢?这封信已经是他所说过的最甜蜜的情书了!

凌若夕依然加紧时间修炼,她这几日感觉要突破神玄期二重,却莫名在期间徘徊,不知是什么原因,转而要去修行密力。

密力突破的倒是飞快,比她想象的快。若是这时候那帮神家的长老发现,肯定觉得她的才华简直是惊为天人!

密术就是这样,血统越高的人,往往修行的越快。

和玄力完全不同。终于一声巨响,她的密术到了密术四阶。已经和自身的玄力可以媲美同一个档次了。

这次她将两股力量结合起来,发现威力更是巨大。这不免引起了她的思考,难道她体内的玄力真的是已经受到了密术的影响吗?

也许要密术也达到这个层次玄力才能突破,这两种力量在她体内已经到了相辅相成的地步了吗?

其实凌若夕不知道的是,这龙华大陆第三位面之中,从来不会有人密术和玄力都同时修炼,因为有一个很奇怪的说法。若是修习密术的人,终生都不可能领悟玄力,若是修习玄力的人,也未必有密术的血脉。

两者必须放弃一个。

可是凌若夕不同,她拥有血脉,在第一位面的时候,却被人称作废物,空有一身血脉,却荒唐的去第一位面那个修习玄力的地方。

只是后面那个凌若夕死了,这个凌若夕活了,却糊里糊涂的能修行玄力,对玄力的领悟也是极其的高。

现在她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有这个契机,却阴差阳错地来到了第三位面,再度修习密术。玄力和密术在她体内就是融合的如此之快。

这种力量是不可比拟的,当同等层次的密术和玄力结合,那力量必将迸发出一种新的力量。新的力量刚柔并济,才能展示出真正的强悍!

还差一点点,为何她总是觉得突破少了点儿什么?是契机吗?生死攸关的契机吗?果然看来还是差了这层觉悟吧!

凌若夕点点头,看来她必须逼自己一次。

门外有人进来,凌若夕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来人,这股密术的力量是叶柳。当然还带了一个什么力量都没有的小鬼头。

“哥哥,这就是大姐姐的家啊,还有小一哥哥。”小女孩欢快地走了进来。

凌若夕走出屋子,看见叶柳正坐在院中。

“凌姐姐!”叶浅露出小小的酒窝,看着刚出来的凌若夕打了一声招呼。

凌若夕看着叶浅脸色果然没有前几日那样苍白,看来小一的治疗还是对她很有效果的。甚至连叶柳也是一脸笑意,想必是因为自己的妹妹正在康复而感到高兴。

“这个给你。”他将东西递到凌若夕手中,是一个红色的丝绸锦锻袋。

“这是?”凌若夕好奇地拿出里面的东西,发现是一颗透明的琉璃珠。

“因为你得到了五张牌子,所以通过了叶宗少主的选拔,可以去参加正式的比试,这是正式比试的邀请函,你只需要夜晚的时候将这珠子对着月光,便有字显现出来。”他笑着对凌若夕道。

“哦?”凌若夕看了看这个珠子,好像和普通的琉璃珠没什么不同。便悄悄收下。

“这珠子上写的什么我也并不知道,只是长老堂今日发出的,要在入夜之前送到每个人身边,我还要继续去送珠子,先告辞了,只是想拜托小一大夫一件事,不知可否帮我照顾半日舍妹。”他宠溺地看着叶浅。

“好啊。”小一对他爽快地答应了。

“那真是太感谢了,这次夺得第一的人是叶飞呢,谁都想不到吧?这是他的珠子,我可以给你看一眼。”叶柳忽然拿出一个金色的锦囊,然后里面是一颗金色的珠子,说完他便收了起来,然后走了。

凌若夕知道这是叶柳为了感谢他们治好他妹妹故意给他看的,说明叶飞的珠子于他们来说的确是有些与众不同。

傍晚叶柳将叶浅接走后,凌若夕将珠子拿出来,用玄力将它悬浮在房间的半空中,月光洒落进来,在天空中悬浮着几行字。

凌若夕:鸟中鸟,鱼中鱼,云中云,月中月。

简单的字让凌若夕简直不明所以,更是一头雾水。

第二轮的比试还有几日,却先将这琉璃珠子发下来,接着又不告诉他们题目,只留下了这玄之又玄的几个字,这叶族内宗的少宗主选拔还真有些意思啊!

凌若夕微微一笑,既然有意思那她怎么能辜负呢?

后面便有流言自长老堂传出,说第二个秘境,不在叶宗内宗之内,是一个神秘的秘境,也比第一次选拔的密境大了许多倍,甚至是叶宗也未曾完全窥探其中的真面目。

其实秘境多数都是如此,凌若夕也没有完全介怀。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大秘境,说不定进入还会有生命危险。

因为许多秘境都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第一个密境里面有的是浓郁的灵气,这也算是叶宗的一块瑰宝之地,可是第二个秘境会和第二个一样吗?

叶柳这几日时常会带着叶浅来找小一,叶浅的情况是越来越好,估计过不过多久就能痊愈,到时候便能修行叶家的密术。

可是这次叶浅这个小姑娘口里蹦出来的字却是非要吵着说做小一的新娘,这让小一一脸尴尬。

他总是看着圣雪,圣雪却没什么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