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56章 不一样的请柬

第656章 不一样的请柬

长老堂忽然宣布,第二次的秘境比试忽然要推迟到一个月后。这让各位参加的叶族小辈们都感觉十分震撼!

凌若夕感觉到这里面有一些蹊跷,为何这第二轮的秘境比试忽然要推迟?

今日却有一位只和凌若夕见过一次面的人拜访凌若夕的别院,此人便是叶兰。叶族四长老的嫡传弟子。

那个小丫头。

她这次来,给凌若夕带来了一则消息,也应该是四长老拜托她送的消息。

那便是关于这次四个长老推迟这第二轮的秘境选拔真正原因,那便是失踪的前任叶宗少主回来了。

当然这次少主选拔不可能取消,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么多叶宗的后辈,但是也为了给前任叶宗少主一个交代,因此他们才决定,让这个前任的叶宗少主直接参加正式的选拔。

这样,让凌若夕又多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不仅是强劲的对手,还是非常强劲的对手。传闻这个叶宗前少主可是一个天才,仅仅是闭关一次,密术便会突飞猛进。年纪轻轻便相当于神玄五阶的水平,若是再高一阶直接可以和现任叶宗宗主不相上下。

这样的一个强大的吓人的年轻人本来可以在叶宗如日中天,却在三年前莫名失踪,现在他又回来了。

说是被人寻回来的。

不仅如此,叶家的几个兄妹似乎为他马首是瞻,何况他还是叶心儿的亲哥哥。这个天才一般的叶宗前任少主要回来?叶家的小辈会不会直接弃权,凌若夕自认为现在的实力没有办法去硬碰硬这位神玄期五阶的少主啊!

叶兰说完这句话便走了,她也是个传话的。

不知这位少主到底长得什么样子,只是传闻他不在叶宗内宗,要一个月后才能回来,这次正式的选拔,就是为了他吗?

凌若夕更加觉得自己要加紧练习。这个时候一只小狐狸跑了进来,那是慕容冶,本来在秘境失踪的小狐狸。

好像受了伤,正在舔着自己的伤口。

“小狐狸。”小一一把将冶儿拎了起来。

慕容冶这时候却跑到凌若夕的身边,忽然化作了人形,他知道凌若夕在这里布置了结界应该能抵挡他的妖气。

“凌若夕,你必须把第二次的秘境也带我去。”他毫不掩饰地道。

“给我一个理由。”凌若夕觉得她根本没必要帮他,他已经不能带给她任何好处了。

“就凭这个。”那忽然拿出一颗玻璃珠。

“这是!”这颗玻璃珠是透明的,也不知道是谁的。

“你对着月光看一看便知道了。”慕容冶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将结界加强,她不想让人看见她拿了别人的玻璃珠,接着她看见这玻璃珠下面赫然的几个小字若款,叶月。

叶月是谁?凌若夕是知道的,前任内宗少主是个天才,姓叶,单名一个月。这是给叶月的珠子。

此时上面却写着:山外青山,楼外高楼,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这几个字和她有着异曲同工的样式。

说罢慕容冶一口气将玻璃珠子藏了起来道:“这是他的,你知道这次的题目吗?这次的题目你是想不到的,每个人都有一颗玻璃珠,不过这些人之中却会有两个人的玻璃珠子是空白的,便是里面什么都没写。每个玻璃珠上面都会写字,这些字的提示便是要提示你找到一样叶家长老埋藏在秘境之中的物品,只有找到东西,带着物品的人到了指定时间,还要找到秘境的出口才能够出秘境。而那两个没写字的玻璃珠便没有提示,这就意味着,他们每个人要抢夺一件宝贝才算是获胜。而这次若是他们抢夺了东西,就意味着,有两个人要遭到淘汰。在第二轮遭到淘汰!

他反复了一遍对凌若夕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凌如夕并未说话,她只要找到东西守好就行了。

“我再给你另外一颗玻璃珠吧。”说罢他丢了一颗玻璃珠给凌若夕,上面竟然是空白的,可是些着的还是叶月。

“这什么意思?”凌若夕有点不敢相信。

“长老堂给了他两颗珠子,就是这么简单。”说罢那两颗珠子忽然消失。凌若夕忽然反映过来,这是两颗假的珠子。

“狐族有一门法术,可以暂时拓印一些东西,将它的属性拓印一个一样的,但是维持不了多久,不过可以以假乱真。”这就是慕容冶的能力,虽然他并非十分厉害,却有如此玄妙的妖法!

凌若夕忽然看着慕容冶,看得慕容冶背后阴凉,他感觉凌若夕正在筹划什么。

“你想跟着我进入秘境?”她笑了笑问慕容冶,那笑容看得慕容冶简直就看到了一只狡猾的母狐狸,甚至他才是被老实欺负的那个。

“你想干什么?”慕容冶吞了吞口水。

“放心,我不会吃了你,你只要当好你的小狐狸就可以了。”说罢还拍了拍慕容冶的肩膀,愣是吓得慕容冶瞬间变回了一只可爱的小白狐狸。

“小一,带他上药。”凌若夕心情顿时大好了起来,有了慕容冶的这种能力,她第二次去秘境还能不获胜吗?

有时候人还是要机智一下的!

“有时候人还是要机智一下的!”凌小白点点头,一路上坑蒙拐骗,然后露出无害的微笑打劫来的东西,正愁没地方装着呢,想不到还得来这样一个宝贝,可以装这些东西。

甚至里面的空间似乎无限大,好像是从其它位面流传过来的。他笑嘻嘻地把东西丢了进去,看样子可以轻装上路了,只是不能被物主发现,他正连夜带着小黑赶路,生怕被人发现。这可是他卖萌讨好骗来的宝贝啊!

只是这袋子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反正不管了,一块拿来就成了。

他正兴冲冲地赶路,他可不知道他骗的是谁,也不知道仙药谷的魔王是谁,他只是知道他骗了一个看上去比较好欺负的老头子而已。

凌若夕再次出叶宗内是过了半个之后,内宗宗住说她身上也有叶家的血统,便命令她去做一件事。

那便是和众人去接叶月,那个叶家的天才。而凌若夕更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叶家宗主的一个陷阱。

她只是出了叶家内宗,去执行宗主的命令,当然她不喜欢别人命令她做任何事情,当时是无情地拒绝了。

不过叶四却殷勤地说要和她一道去,让她觉得好奇怪,她倒是要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叶月在一个很奇怪的森林里,她开始还觉得奇特,为何他会在这么一个地方。但是当她发现这是一个陷阱的时候,连叶四也不见了。

叶四转眼变成了叶家的宗主模样。

“哈哈,凌若夕,你以为这次你能逃走吗?哥哥让我来杀了你!”叶沁眼里闪过一丝狠决,确实有迎接叶月的任务,只不过啊,只不过他们把地方告诉他偏了一点儿。

这个凌若夕若是再留下来便要成为叶心儿的一大威胁,因此她为了女儿苦苦去哀求自己的哥哥,叶家内宗的宗主,才设计出了这一出。

“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凌若夕早就看出了端倪,没想到这叶家宗主和内宗主这两兄妹如此龌龊,竟然使了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要至自己于死地!

不过她不怕,不就是相当于神玄期五阶的密术实力吗?她就算拼着全力也要将其斩杀。

玄力和密术相结合的力量释放出来,每一次她都全力迎接对面的力量。这让叶沁也微微吃惊,她最多不过神玄二阶的力量,三个阶层可不是好玩的,她这力量却十分奇怪,既不是玄力也不是密术,却可以抵抗她的力量。

这是一种多么精纯的力量啊。不过感叹归感叹,她必须为自己的女儿扫除障碍,否则,这叶宗内宗少主的位置很可能被她夺得。

凌若夕每次都是在接受着攻击接着化解,从未真正反击过。即便反击了,她也会被对方化解。可是神玄五阶的力量毕竟比她雄厚得多,若是这样拼下去,恐怕是凌若夕讨不了好处,她必须想个办法才行啊!

可是叶沁没有叶心儿那么稚嫩,不会给凌若夕喘息的时间,她逼着凌若夕拼了力量。两股精纯的力量正在上空扭打着,而天空下的两人,却站在那里对视。

凌若夕知道,这时候只要他们其中一个人分心,便会立刻经脉震断而忘。可偏偏好死不死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戴着面具的人。

他忽然来到她们面前,然后看了看凌若夕,又看了看叶沁。

若这个人修为不够,或者是个普通人也不足以让她们分心,可偏偏这个人手中竟然在凝聚着玄力,凌若夕没有看错,是玄力,他一掌重重地打在了叶沁身上。

叶沁猛然吐了一口血,然后看着那人,知道自己经脉受损,便速速离去。

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看着叶沁离开,似乎不打算追上去。

凌若夕收了自己的力量,打量着面前这个戴面具的男人,这个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大,却不知道他为何要帮自己。

“我看你在此处,不若嫁给我好了?”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凌若夕现在真想抽面前这人一耳刮子,她才不管他刚才是不是救了她,一只手说抬起来便会抬起来。

不过她还没下手,那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凌若夕,到时候你会知道我是谁!”说罢他便消失在凌若夕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