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59章 命悬一线

第659章 命悬一线

他击中的自然不会是叶柳,而是飞在后面的凌若夕。凌若夕在漩涡之中迷失,她不知道自己掉落到了那里。

像是一片虚无的空间,周围一片黑暗,她在这里感觉不到疼痛。却感觉到力量在慢慢流失,她看到这个恐惧之中,几个月亮同时排列在天空之中,每个月亮像是一个世界,她想碰触任何一个月亮,却有被屏障挡了回来。

力量在她体内不断地流失出去。她本能地护着自己的肚子,难道孩子也要保护不了了吗?肚子隐隐作痛。

天空飞来一个女人,是上次梦见的那个仙女,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个女子。“夕儿,你又受伤了。”那女人微微叹息,

“夕儿,你要想起,自己的血脉之力,我们的血脉是如此强大,如此承载着生命力。去感受你的血脉之力吧。”声音在凌若夕耳畔回荡。

在生死边缘,她忽然抓住了什么东西,一道银色的光芒使她转醒。醒来却是九死一生,她突破了,神玄期三阶,却也受了极大的内伤,孩子没事,她也没事。

她这是让她感到安慰的。她吃了血灵芝的丹药,开始在和寒冷的雪地里运气疗伤。这里极像是那个海市盛楼出现的场景。

前面灯火通明,是一片市集,看上去十分热闹。不过她却没有贸然前去,她知道那是叶小三设的一个局。或者那人根本就不是叶小三,他是如此的精通傀儡之术,说不出的诡异方式。

她没有再踏足那个小镇,而是找了一个地方在雪地上挖了一个巨大的洞,盖了一座小雪屋,让她暂时趋避寒冷。

路上的总有脚步声,她甚至听到了叶心儿的声音,当然还有叶兰,她总是跟在叶心儿的身后。他们正向着个地方走去。

只有凌若夕知道,那片夜市是一个巨大的陷阱,正等着叶家的小辈往里跳。

不知道叶柳有没有在那里面呢?她不清楚。她伤好得差不多的时候,便拿出自己的珠子,那珠子忽然在发光,这是不是意味着她的金叶子会在这片集事中?还真是,不该来的偏偏找上门。

不过她凌若夕却是一个从来都不怕麻烦之人。

她还是走进了这个地方,这个看上去热闹非凡的地方。

一进去便被这城镇的热闹所感染,然后看着每个人眼睛里面都熠熠生辉,做着生意贩卖着各种小吃。

凌若夕瞬间怀疑,难道在海市盛楼里到的都是错误的?

叶心儿呢?

“姑娘,要不要吃点儿东西暖暖肚子,这外面寒冷啊。”她路过一家客栈,小二殷勤地接待着她。

她点点头,接着便有许多好东西都端了上来,她吃了一口。

这味道实在太好吃了,冶儿这时也出来,虽然是一只小狐狸的样子却乐滋滋地吃着盘子里的饭菜。

“你觉得这饭菜可有异样?”凌若夕小声地道。

“这么美味的饭菜怎么会有异样,不过这些东西可能是一个法宝变出来的。”冶儿吃完饭菜,摸了摸自己圆鼓鼓的白绒肚子。

“什么?”凌若夕问道。

“叶心儿身上有一件法宝,叫做方寸屋,这方寸屋可以幻化成大概一个城镇大小的样子,可以在其中幻化城市,种植食物,草药。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东西,慕容修兰也是因为这个东西想得到这个宝贝。只要将食物种子放进这方寸屋中的稻田,那种东西的速度会十分迅速,并且种出的东西味道会十分的好,只是太过于耗费密术之力。”冶儿道。

凌若夕皱了皱眉头,这东西想不到有这么神奇。

“那是自然,不过这东西是认血脉的,要么上一个主人死去,要么是叶家更加精纯的血脉,否则这东西即使被偷了出来也用不了。”冶儿道。

凌若夕想了想,那么兰修派他跟在叶心儿的身边恐怕还是要他杀了叶心儿吧?

这个东西果真是个好东西,并且若是在野外,想怎么休息就怎么休息。根本不用担心限制,在严酷的环境下,只要有了这方寸屋便可以种植食物。

果真是个好法宝。

凌若夕忽然眉头一皱,果然这是叶心儿的把戏,是她将自己引进来的,她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此时的凌若夕哪里有心思去用这美味,匆匆想出去,却发现早已被人跟踪。

看来是被人盯上了。

于是也不打算出去,叶心儿迟迟不来见她,整日窝在这里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既然这样她便在这住下又如何。

又过了一日,凌若夕却发现进店的不止是自己,还有叶月。虽不知叶月怎么来的,不过他却感受到了凌若夕的气息。

凌若夕忽然身怀警惕之心。

“我来不是杀你,金叶子并非在你身上,我来这里是为了找叶柳,他应该比你先来这里,当然还有我那个妹妹,叶心儿,顺便我要杀了她!”他说的话信誓旦旦,竟然是要杀了自己的亲妹妹。

这叶家啊,只怕有太多不能说的秘密。

“说起来,你应该感谢我。”叶月倒是坐在了凌若夕的身边,他拿出一个面具戴在脸上,这个人便是那日给叶沁一掌的面具男子!

可是叶沁是他的母亲啊!怎么会有人对自己的生母下毒手。

“不过原因你就别问了,我告诉你这些完全是想与你合作。”他对凌若夕道。

这个叶月十分神秘,她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我拒绝。”凌若夕斩钉截铁地道,也不怕对方的力量比她高。

“你终有一日会答应的。”叶月转身上了楼。

凌若夕觉得叶月阴晴不定,她终是有一日不会答应的。不过正所谓冤家路窄,这时候几个人一块进了这件客栈,却是叶老二还有叶老四两人。叶家兄妹一下便失踪了两人,现在只有叶老二和叶四在一块走。

叶飞还是那样不见踪影。

他们看见凌若夕也没打招呼,只是把她当空气。因为他们自知自己的修为不如凌若夕,因此也不想和她缠斗下去。

怎么回事,这个镇子瞬间集中了这么多叶家的人,究竟是想做什么?这真的是叶心儿所为吗?她不知道,她越来越感到自己深陷一个巨大的骗局,这个骗局却是如此清晰。

现在她自己的金叶子没找到,又来到这个镇子。

门外又走进来一人,此人正是叶飞,他缓缓走进门,看见气氛似乎不大对劲,又看了看凌若夕。让凌若夕诧异,他竟然找了凌若夕坐下。

“看来大家来这里都是一样啊。”他和凌若夕说道。

凌若夕皱着眉头。

“下一个传送的地点就是这里,看来大家都未曾找到自己的金叶子。”叶飞说的很直白,这里有许多叶家小辈,都是纷纷低下头,果然是未找到自己的金叶子啊。

他们在客栈这里吃着饭菜,叶宗的四个长老们可是一头着急。

因为第二秘境的事情,已经不是叶家长老所能控制点的了,几个人分别脱离了自己该去的地方,反而都聚集的秘境的一处地方,而那个地方又完全被封闭,没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顿时叶家的四长老便决定亲自去一趟。

当然,还有三长老。

他们四个老匹夫这次也只是奉命行事,因为在叶家的上面可还有一位老祖宗在坐镇,他们和怠慢不得,虽然这个老祖宗将这件事都交给他们来办,可是若是叶家又死了后辈,损失的还是叶宗。

已经有两位叶宗长老进入了秘境之中,他们传过一个有一个月亮,正在寻找着那片冰天雪地的世界。

那个世界被封锁了,不知道里面的人正在谋划着什么。

已经几日,凌若夕发现这的居民生活的十分有规律,晚上是热闹的夜市,白天却十分冷清。白天下雪晚上停雪。

她不可能离开这里,因为她自己的任务物品还在这个镇上。而当她从叶飞的嘴里得知,不仅是她,其他人的金叶子感觉在这个镇上的时候,她便诧异了,难怪大家都不肯离开。

只是叶心儿、叶红的身影她是没有看见的,当然还有叶兰、叶柳。

他们是不是也来了呢?其中最古怪的是叶心儿,她明明来了却并未住客栈,她到底住在哪里?

终于到了第五日,传来一声消息,镇长要嫁女儿。不仅是嫁女儿,而且还会送金叶子,这倒是一件稀罕的事情,全镇的人都开始欢呼起来。

这金叶子,自然是凌若夕一直在找的金叶子。几片金叶子摆的整整齐齐,却又被巨大的力量包裹着,似乎在警告想要意图拿走金叶子的人。

这镇长莫非是个高手,力量已经超过了神玄期吗?他们谁都没有办法拿走金叶子。看来只有去打擂台了。

众人纷纷觉得这里只是秘境,里面的人未必就是真的。不过凌若夕却并未换上男装,因为镇长有规定,这擂台女子也可以来,若是赢了便和自己的女儿义结金兰,同时也是送上金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