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60章 秘境中的小镇

第660章 秘境中的小镇

夜里,风寒,却停住了雪。相比白天的寂静,小镇一到晚上变得热闹起来。到处都是欢声笑语,还有出门摆摊的夜市。

凌若夕没想到这秘境之中仍然会有人,尤其是这个小镇看上去竟然显得并不那么糟糕。特别是镇长家里,相比之下还很大,保暖措施做的也十分到位。

凌若夕本有玄力加身,根本不畏惧寒冷。到了神形玄期的人,已经不是周围的温度变化可以影响自己本身的了。

饶是这样,村长也给他们拿了狐裘披风,让来的各位人士能够抵御寒冷。

原因是他们来报名参加村长女儿的比武招亲。这些叶宗的少辈也十分聪明,虽说是参加叶宗的比武招亲,不过其中并未想过正儿八经地娶村长的女儿,只是想拿了金叶子快些走而已。

镇长的条件是更加诱人的,他竟说,若是赢了的人,可以得到所有的金叶子。

比武招亲说白了只是其中的一项,还有比毅力,胆量等等。

凌若夕自然也参加了,不过她仔细打量着朕长的家里好像都很正常,那么海市盛楼之中她看见那鲜血的场景又该作何解释呢?莫非海市盛楼终归是海市盛楼?

“这里倒是没有什么古怪。”冶儿用传音之法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并未回答她,因为她此时正站在这片雪地的一个奇特地方,镇长也将这里称作是自己的后院。不过说是后院,其实并非如此,这里有许多的大松树,每颗松鼠上面都结了一些银色的球体。让这些松树看上去长得十分像是圣诞树。

“我们这里有一种水果,是银色的,你们这第一轮就比谁将这些东西收割得多吧!”镇长忽然道。

叶老二刚想上前去采摘这些奇怪的东西,却被人这镇长给制止了:“这些东西千万不能用手触碰,不然会被污染,一定要有这剪刀,然后让它们掉入篮子中。别接触到身体。”说罢镇长便吩咐下人们给他们手中一人一把剪刀和一个篮子。

叶老二便冲出去第一个去采摘这些东西。

凌若夕看着众人,手里却不慌不忙。

“啊!”叶兰尖叫一句,原来是手碰触到了这果实,这果实便慢慢地融化。大家都朝着叶兰的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纷纷不去看她,心里还有些鄙视,这叶兰怎么说也是个修行之人,怎么能就碰见这么个小事情就大声尖叫呢?

凌若夕却皱着眉头,大家纷纷继续采摘果子,叶兰也意识到自己失态,看了看地上的果子,然后飞速去采摘另外一个果子了。

只是大家都没看到,那果实融化的时候,先是银色,然后有黑色的**从中渗透出来,不过只是一小点,接着化为一道黑色的气体消失。

凌若夕当然不会若他们一般采摘果子,她手中运起玄力,然后在周围刮了一道大风,果子纷纷落下,接着几乎在果子掉落的一瞬间,她以最快地速度飞上前去,将这些掉落的果子一一接住。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大家看见凌若夕的举动也纷纷效仿,众人实力都很强,在果实落地之前用手中的篮子接住果子自然是不在划下。

一下子采摘的时间就到了,凌若夕将果子交给镇长,连镇长也对这些年轻人感到好奇。不过凌若夕也十分好奇,叶家的小辈几乎都在这里,除了一个人,那便是叶心儿,这个叶心儿到底去了哪里?

当然,还有一个人也不在这边,那便是叶红。

这个时候镇长家里忽然多了一个人,一袭黑衣打扮的头戴斗笠的女子出现在了镇长家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叶红。

叶红身上发着寒冷的气息,几乎所有叶家弟子都不愿意靠近她。

这位平日里叶家二长老的得意徒弟,竟然多年前误入魔道,被叶宗责罚,并且自废修为,永生不得练叶家密术。

不过好在这个位面不止是有密术这种东西,还有玄力。只是自此之后,她便闭关修炼,再也未出过关,众人实在想不通,为何这样一个嗜血残忍的魔女,竟然能够被允许来得到叶家的少主。

“我绝对不会允许你变成叶家的少主!”叶兰似乎和她有过节,愤愤不平地道,接着便转身。

她确实在叶宗之中并不受待见,可是实力毕竟是强悍的,众人虽用警惕的眼神盯着她,却又不敢对她做什么。

“实在是抱歉,这里没有多余的房位了,只有叶兰姑娘和凌姑娘是单独睡着的,看你也是位姑娘,不若在她们二人之中选一间房如何?”镇长对叶红道。

“别说了,有她没我,有我没她,我不和她睡在一块!”叶兰说的坚决果断,似乎她们之中有什么过节。

叶柳和叶飞对望了一眼,他们本是师兄弟,睡在一块。

“我和她一间房就可以了。”叶红看着凌若夕。

凌若夕其实也不想和叶红一间房,奈何没有房间了。只有接受强塞过来的叶红。她本以为会十分不方便,谁知道叶红并未打算睡在**,而是睡在地上。

这寒冬的时节,一个女子竟然要求睡在地上,不过凌若夕考虑到肚里的孩子还是未说什么。这里的人很奇怪,白天睡觉,夜晚出来活动。凌若夕却怎么也睡不着,她张开眼睛,却发现叶红早已不见。

听见院子里面的声音走了出去,发现叶红一个穿着黑衣单薄的女子竟然在修行。

她似乎是发现有人在她身后,然后立刻停了下来,并且向后跳了几步。

果真,她的警觉性还真是高呢!凌若夕心里道,不过在她身上,凌若夕感觉到了一种强者的味道。

论执着,她并不输给叶宗之内任何一个小辈,只是当年怎么会误用魔功呢?

不过凌若夕这时候却忽然散开杀气,因为对方已经不仅是躲闪,而是企图杀了凌若夕。也许对方是因为顾及到这是镇长家,因此凌若夕和她交手了几招,却发现对方停止了下来。

“凌若夕,此次我是来杀你的。”叶红说的十分明白。

杀她?她不明白,她没有得罪过她吧?

“因为你身体里怀了孩子,我便觉得是我占了优势,因此特地告诉你一声。”说罢她便回了房间。

凌若夕觉得叶红是个光明磊落之人,不过她竟然会想杀她。

忽然,凌若夕手中一横,影匕忽然出现,对方感受到了,也冒出杀气,眼看一场厮杀在所难免。

尽管叶红是女中豪杰又如何?要杀凌若夕的,她又岂能让她安然活在世上?两股巨大的杀气笼罩在了叶家。

凌若夕甚至还感受到了其他人的气息,看来啊,大家都不是简单之人,纷纷懂得让她们打斗都不现身,好坐收渔翁之利的道理。

虽然不知叶红为何要杀凌若夕,不过凌若夕是来这叶宗不久,叶红又十分不受他人的待见,因此若是她们两个其中一个死了,叶家的小辈们也只会袖手旁观。

就在凌若夕和叶红要动手的时候,一个声音却打断了她们:“一大早的吵什么吵?”叶兰走了出来,在她们中间。

这个时候叶红的杀气遂然停止,然后看着叶兰。

叶兰看了一眼叶红,将凌若夕一拉,然后道:“若夕姐姐去我房间。”接着把凌若夕拉走了,一场殊死搏斗就此停止。

“你为何阻止?”凌若夕甩开叶兰的手,语气冰冷地问。

“因为你们不能现在打斗,我告诉你,二长老下了必杀令,命令叶红在这秘境之中取你性命,她来这里就是为了执行这个任务的。”叶兰坦白告诉凌若夕。

“是吗?”凌若夕看着叶兰,她是四长老的人,为何要告诉她这些。

“四长老希望你能活着,说你是叶家最精纯的血脉。”叶兰有些心虚地解释道。

凌若夕若是真的相信了叶兰的话,那才叫很傻很天真!她看着叶兰道:“虽然不知道四长老在想什么,不过不用她说,我也会在这秘境之中活下去,我劝她还是别操着这份心了!”

叶兰立刻不说话。

接着凌若夕便从叶兰的房间走了出来,却发现一道黑影从她身边一晃而过。

她追上那个黑影,发现是个男子,戴着面具,面具男停下来,摘下面具。叶月露出自己的脸对凌若夕道:“叶兰你还是少接触的比较好,四长老虽然是四位长老之中修为最低的,却也是心计最深的,当然她的徒弟也不例外。”叶月道。

叶兰的心机深沉和她凌若夕有什么关系?她凌若夕是不会被任何人所利用,只是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个还不劳你费心。”凌若夕冷冰冰地道了一句。

“其实叶兰在很多年前不是这样子的,她甚至还和叶红是最好的师姐妹,可是自从叶红修炼魔功,变得嗜血残忍,她们之间好像发生过什么,回来后,叶兰就再也不提叶红,并且两人的关系就如同水火。”叶月道。

“这些事情都与我无关。”凌若夕不想听他们叶宗那些事情,对她来说与她无关的事情,听了若是不能消遣,那便是浪费自己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