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61章 说些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第661章 说些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你就说些和你有关的事情吧。”叶月笑了笑。看着不远处忽然开口:“比如说你应该有一位叫做云井辰的夫君吧?”

他开口的时候凌若夕心里猛然一跳,不过表面上不露声色,问:“你见到过他?”

“没错,我见到过他,在这个秘境之中。”叶月一直微笑着。

不过他的话却十分像是一颗重磅炸弹。

“我真的很好奇,他是怎么出现在这秘境之中的,他不是叶宗的人,也不能进行少主选拔,这个问题你能替我解释一下吗?”叶月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没有理会叶月,她现在知道她的夫君也出现在了第二秘境,是不是为何保护她,或者别的什么?

只是为何她一路上都未曾见到他呢?她并不担心云井辰,她相信他。

凌若夕白天都未好好休息,谁会整日了一个想杀自己的人呆在一起,若是她见着了叶红一定会直接杀了她的。

她不管她是何种原因杀自己,总之杀了她才能解决一个麻烦。

等到夜晚的时候,雪停了,反而不再有那么冷。

镇长端上了昨日采摘的银色果子,不过此时那些果子裂开了口,里面露出了白色的果肉。

“这果子已经成熟,大家可以安心吃。”镇长告诉大家这是这边的一种水果,专门生长在冰天雪地的地方。

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大家都津津有味地吃着水果,大赞这水果味道鲜美。

凌若夕叶拿起水果,刚吃一口,含在嘴里,便觉得腹部一股疼痛,然后她飞快地跑了出去,将这水果吐了出来。

这东西有问题!

她在心里想着,目前她疼痛的原因只有一个,便是感受到魔气,这果子有大问题!

她再度跑进去,却剑叶红一口也没吃那些果子,只是看着。

“各位,下面让我来介绍一下小女。”说罢,这位未曾路面的镇长女儿竟然走了出来。只见她戴着面纱,一双眼睛柔情似水,光从眼睛上面看,就是一个美人胚子。

“镇长,你这样太不厚道了吧?怎么就让你女儿还戴着面纱,咱们参加比武招亲,至少得看看她的真容啊!”叶老二首先起哄。

镇长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便摘去了自己女儿的面纱,在场的人,包括凌若夕都惊呆了。

这绝世的容貌,实在太过于美丽,似乎脸上每一丝线条都是精雕细刻。

实在是美!美的不可方物!

难怪要打擂台招亲,原来镇长之女是如此美丽。

“小女花容见过各位侠士。”女子声音更加是犹如天籁之音。听得在场的人连骨头的酥了,特别是在场的男子,几乎没有一个将眼睛挪开花容的。

这个女人的皮肤,更是肤若凝脂。

只是这皮肤,凌若夕看着不知为何想到了她取出耳环时候,在水晶棺材里面躺着的陶瓷傀儡。那个傀儡,完全和真的没什么两样,若是不摸的话,还真的以为是个真人。

她怎么看着这个女子的时候,有一种这种感觉。

“今日咱们招亲的比试就暂时休息一晚上,让小女来为大家进酒。”说罢花容便走到每桌前给大家。

凌若夕故意触碰了一下花容貌的手,发现是活人,并未有陶瓷冰凉的手感,也将酒水一饮而尽。这酒水倒是没有问题。

“各位侠士,此乃我们镇上有名的碧落果,入口香醇。我为各位侠士剥好,切莫辜负小女子的一番美意。”说罢花容将一盘拨好的了白皙果子,放在每个人的手中。

凌若夕知道果真要出问题,刚才虽然有人吃了这果子,但是叶红、凌若夕、叶飞、叶柳还未吃过这果子。

只怕是要他们全部将这果子吞下。

“啊!好难受!”正在这个时候叶柳忽然捂着肚子。凌若夕是知道他要借病走人。

“好像早上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有些疼痛,不好意思,我想去方便一下。”说罢叶柳就跑了。字

“我有些累要早些休息。”凌若夕看了一眼镇长也准备告退。

“你们难道就如此不待见老夫?连小女亲自剥的碧落果都不吃吗?”镇长忽然高声道,力道里面透着玄力,想不到这个隐匿在这镇上的镇长竟然是个高手,而且他的力量比他们都要高出许多。

“这果子我带回去吃。”叶飞更加令人无语,他一口气将一盘果子都抢了下来,然后跑了出去。

凌若夕也得以回到房间,却被刚刚抢了果子的叶飞一把拉住。

“要吃吗?”他将果子端到凌若夕面前。

凌若夕一掌将这果盘打碎,果子掉落一地。

“果然,你是看出来了,这果子有问题。我们出去走走,边走边说。”说罢,他们便离开了镇长家。来到了热闹非凡的街道上,看着许多行人。

“这果子中,好像存在着一些不好的东西,这些年我在外游历,走南闯北,自问见到的高手众多,结交的朋友也不少,可是有一次却让我心寒,那便是我来到一个山洞之中,那个山洞之中什么都没有,只是墙壁上有一些黑色的斑点,我用手摸上去,却发现那斑点之中发出的阵阵寒意。”叶飞道。

“你是说?这碧落果也让你有这种感觉?”凌若夕只知道这果中一定含有魔气,想不到会是这样。

“没错,这果子恐怕里面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叶家的子女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不过我却是知道的,叶宗恐怕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渗透进来了,另外这次第二秘境也透着许多分古怪,你要知道我上次并未来参加叶宗少宗主的争夺,这次怎么会回来,我回来便是为了查清楚这件事。”叶飞叹了一口气,再怎么在外走着,他总归是个叶家人,还是放心不下回来了。

凌若夕看着叶飞,若是那种魔气,那事情可就有些大了。她其实应该远离那种力量,因为她身上本就有魔毒,那魔气似乎会激发她身上的魔毒。

“而且,我还怀疑一件事,叶家的高层恐怕有人早就投靠了那种力量的门下,这次我一定要将这件事调查清楚。”叶飞信誓旦旦地道。

“这些事情都与我无关。”凌若夕冷冰冰地道,即使是叶家被灭族,她也不会流半颗眼泪,原因很简单,她和叶宗不熟。

“你真的以为和你无关吗?我知道你是要叶家的至宝,可是你认为若是这些力量掌控了叶宗,即使你夺冠,他们会把这东西给你吗?”叶飞厉声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忽然一愣,果真自己被牵扯到麻烦的事情里了,叶宗的事情她本不该过问,只是想争夺到了叶宗的少主之位便可安心而退。

现在倒好,多了一个神秘力量。

“你想说什么,便说吧。”凌若夕开口道。

“你帮我夺得叶宗少主的位子,我帮把东西给你,让你可以安然离开叶宗如何?”叶飞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话。

“好。”凌若夕忽然答应道,不过这个叶飞他的话,她自然不会全信,谁知道他到时候得到叶宗少主会不会翻脸,或者说是他直接欺骗她帮他。

她的答应并非是信任他,而是她打算自己夺得这个位子,她本身就不是一个单纯之人。

“那这次,这个镇长十分古怪,不仅修为高深,身上具有那神秘的力量,我认为为了免于叶家的小辈受伤害,我们应该尽快拆穿他!到时候联手对付他。”叶飞道。

拆穿?凌若夕真是觉得叶飞十分天真,就刚才那镇长露出的一手,就足以证明实力在他们几个人之上恐怕都超过了神玄期。对付?只怕对方一招就把他们打死了。

“我想有一点你误会了。”凌若夕看了一眼叶飞。

“第一,我答应你帮你夺得少族长的位置,只是说我不会去妨碍你夺得少族长的位置,或者说一路上我们还能稍微合作但我不会与你为敌。第二,若是逼不得已,我必须与你为敌,我也不会让你。还有第三,你别命令我帮你做这做那,我可没有拯救叶家的责任。”凌若夕眸子里面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冰冷的目光看向叶飞。

这让叶飞瞬间头上被泼了一盆冷水。

“这些你能接受吗?如若不能,今日过后,你是你,我便是我,即便是我以后会与你为敌。”凌若夕又道。

叶飞想了想这个女人果真没有那么简单,不过任人摆布,便咬咬牙道:“好,就依你所言。”

起码不能和这个女人为敌,不然前期会十分麻烦。他感觉到这个女人比叶宗内任何一个小辈都要麻烦,难缠得多,若是前期她就与他为敌,那么他势必会多一个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