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62章 叶心儿出现

第662章 叶心儿出现

第二轮的比试竟然是乐斗,这让凌若夕十分惊讶,大家可以展示一样自己最拿手的乐器。不过要和这个所谓的村长女儿进行合奏。

凌若夕瞬间觉得这太疯狂了,不过有一些男子倒是心让向往,毕竟和美人合奏谁人又不愿意呢?

更加让凌若夕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叶宗之人叶老二会乐器,那便是击鼓。鼓声也能和这花容的琴声合奏。

真是让人啧啧称奇。

不过考乐斗就未必全是乐器,叶家也有不会任何一样乐器的,那便是叶四和叶红。

凌若夕也选择不乐斗,反而改为了文斗,文斗的人手中每人有一幅画,这画中画着的是花容的各种姿态,要大家提字,来形容花容。

凌若夕随手写道:“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这两句话,也记不清是哪个诗人写的。

却见这花容看了十分高兴。这两句话实在是赞美了花容,其余人都没有凌若夕写的好。

把花容说成古今第一美女,这场比试是没有排名,仅仅是让花容小姐选出心仪的对象。顺便再选出一个好的闺蜜。

接下来便是乐斗,叶柳竟然拿出了一支长潇吹了起来,和花容合奏,显然,叶柳略微赢得了花容的芳心,华容竟然将自己做的糕点给了叶柳。

不过叶柳十分慷慨地分给了大家。

凌若夕看着这糕点,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冶儿嗅了嗅,便开始吃了起来,狐族鼻子一向灵敏。这糕点倒是十分可口。

华容退下,留下他们在这里享用糕点,叶柳手中拿着一块糕点向外走去,外面又是一片璀璨的灯火。

凌若夕自是也在外面,她不想和叶宗的人在一个桌子上吃东西。手中没拿糕点,不过冶儿却嘴巴里塞满了。

“这只小白狐是你的宠物?”叶柳看着冶儿。

“偶然得到。”凌若夕揪着冶儿的尾巴,一把将它抓了起来,塞进了一个大布袋子里。

“今日之事你怎么看?”叶柳问凌若夕。

“叶柳公子才情卓绝,和花容小姐郎才女貌。”凌若夕故意将这话说的很大声,弄得在房内的叶家人都听得到,纷纷望向这边,此时的叶柳好像一只被一群人盯上的猎物。要知道若是他胜出,这些金叶子可都归他。

那些金叶子可是这次的关键,大家一定纷纷会对他下手的。

叶柳感觉尴尬,随即咳嗽一声,却发现凌若夕早已走远。凌若夕用运气玄力飞上屋顶,看着这街景,到处都是点亮的灯笼,她飞出了镇长家里,走到一个卖馄饨的小贩面前,随意叫了一份馄饨。

却见这个时候,小贩将馄饨递到凌若夕面前,并且在她对面坐下。她抬头一看,看见云井辰那张妖孽似得脸庞,正冲着她笑。

她端着馄饨没好气地吃了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

“怎么样?”云井辰继续对她微笑。

“你这人,怎么总是阴魂不散?”凌若夕故意用这种口气对云井辰说话,好像不愿意见到他似得。

“娘子,你难道不觉得这里很奇怪吗,这里买馄饨的人每次都走了两个便出现两个,这个时候吃馄饨的人,除了你之外一直是六人。”云井辰看着凌若夕:“更奇怪的是,每个半个时辰,他们才吃完一碗馄饨。这也太有规律了吧?”

“凌若夕看了看周围,别的摊位上的人数似乎是固定的,有人走了才有人来。”一时间她竟觉得心惊。

这些人看上去只是普通人,但是她怎么没发觉?难怪镇长如此热情,一来就让他们住他家里。原来是不希望他们经常在这里走动。

若是只是晚上每次出来一两次,倒是不会被发现,若是像云井辰这样乔装成小贩,那就不好说了。

“这里的人,都是死人。”云井辰忽然道:“他们虽然心脏还在跳动,体温还有余热,说话也和活人没有异常,但这里的人已经全部都死了。”

凌若夕大惊,这里连她都瞒过去了!

这里果真是一个圈套,她顿时一锤桌子,周围的人都纷纷停下来看着她。

云井辰忽然将一把扯开自己身上厚重的棉袄,那身红火的衣裳露了出来,一把血红的长剑瞬间握在手中。

凌若夕不喜欢别人欺骗她,若不是她夫君心细,只怕她到现在还蒙在古里。

说罢她一挥手,那些行人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一股巨大的玄力,便将他们杀死,接着周围的摊位都纷纷陷入了毁灭的状态。

一时间热闹的接到被毁坏的乱七八糟。

可是即使这样,那些本该本凌若夕玄力杀死的人又再度复活。转而变得面目狰狞去攻击凌若夕和云井辰。

凌若夕瞬间使出一道玄力,将他们炸的一干二净。神玄五阶的玄力,她不是在闹着玩,足以把人炸的一点儿不剩。

一路上,行人开始攻击他们,都被他们一一炸飞,街道也被轰得一点儿也不剩下。

他们飞向了镇长家里,发现里面一如平常。

“凌姑娘,这位是?”镇长看着云井辰。

大家也都在内堂做修习,云井辰一剑直接刺入了这个所谓镇长的胸膛之中,众人都纷纷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接着花容又出来了,看见自己的父亲倒下开始失声痛哭,变得梨花带雨。

“这种把戏,对我来说,玩过第一次第二次没有效果了!”凌若夕大声吼道。

就在大家纷纷惊讶之时,她手一挥,一把匕首刺入了花容的身体,不过却听见“兵”地一声,这花容的身体似乎十分坚固。

大家也看出了端倪,特别是叶月、叶红、叶飞纷纷飞到凌若夕这边。

可是叶兰、叶老二、叶四就不怎么对了。

他们目光狰狞地看着凌若夕,走到花容身边,甚至额头上都冒着黑气。“你竟然杀了花容小姐,我要杀了你!”接着玄力释放出来,都带着一股黑色的气息。

凌若夕觉得小腹有些疼痛,是孩子,是魔气。她受到了影响!

云井辰忽然一把搀扶着凌若夕,将一块玉佩挂在凌若夕的脖子上,瞬间她的腹部感觉不疼痛了。

“这个能避免你受到魔气的影响。”他轻轻对凌若夕道。

可是对面也是神玄期的强者,他们似乎不顾一切,便是认定了凌若夕便是杀掉花容的人。似乎完全没注意花容的不正常。

花容一瞬间表情全无,和他们四个人开始冲了上来,这个时候花容变成了一个玄力高强的高手。

叶飞他们几个人却抵挡住了他们,难道叶宗的人注定要打起来?叶飞感觉略微有些失望。

“他们是被魔障控制了,别伤了他们!”叶柳一下子将自己的实力展示出来,他本想打晕叶老二,谁知道叶老二已经不是平日的叶老二,力量瞬间上升了几个阶段,并不那么容易被制服。

叶飞见如此也来帮忙。

叶红看着叶兰,又看了一眼凌若夕,她冲向叶兰,陷入了和叶兰的苦斗。

最后只剩下花容,她此那美丽的脸上没有点儿表情,直冲凌若夕,倒是被云井辰一把长剑一挡。

不过她的身体似乎十分坚硬,根本任何东西都不可能伤到她。

凌若夕越来越觉得这个花容有所古怪,云井辰和花容交手,并未占到什么便宜,当然花容除了自己坚固的身体也并未伤到云井辰。

云井辰将自身的力量集中在手中的剑上,对着花容就是一砍。本以为花容总会受伤,可是花容却只是颤抖了一下,甚至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冲向云井辰。

凌若夕看着花容和自己的相公缠斗,自然是要去帮他一把,却见倒在地上的那个镇长忽然站了起来:“凌若夕,你的对手不是花容。”他诡异的一笑,飞速给了凌若夕一掌。

速度太快,力量太可怕,让凌若夕感觉自己的肋骨断裂。

她一下子从房屋外面击飞,冲到被她毁的一片狼藉的街道上。却发现街道的景象一变,周围只是一块雪地,哪里有什么街道。

“交给你了。”镇长对着一个女人开口说话。这个女人赫然是叶心儿,她正站在不远处看着倒在地上的凌若夕。

那一掌着实厉害,凌若夕不仅肋骨断裂,就连体内的玄力和密力也被搅动的天翻地覆。胡乱翻涌,所以凌若夕现在的情况,很不好!

若是这个时候她和叶心儿打,恐怕她只有两分胜算。

不过她还是支撑着站了起来,她不能屈服,任何想觊觎她相公的人,任何想欺凌她的人,她必然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