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63章 丧家之犬

第663章 丧家之犬

寒风吹过,雪忽然刮了下来,此刻的凌若夕却一点儿不觉得寒冷。除了自骨子里发出来的疼痛之外别无其他。

“啧啧,凌若夕,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不就是一只丧家犬吗?”叶心儿看着凌若夕,对她羞辱道。

凌若夕站起来,道:“到底是谁丧家犬,打过之后才明白!”

“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说罢叶心儿密力七层的实力一下子展现出来,凌若夕也将力量集中在四周。

银色的光芒常围绕着她,在夜黑里显得十分耀眼。她们周围的雪都在以她们为中心急速地融化,好像是力量带起的热量一般,地上两个巨大的雪坑她们站在中间,终究是等这雪坑消失,露出平地的时候,两股力量碰撞在了一起。

凌若夕拿起影匕冲向叶心儿,叶心儿也毫不示弱,拿出一把短刀,兵器碰撞的声音,空气中夹杂着火花。却是两股巨大的力量互相碰撞。

每次都是在她最为难的时刻叶心儿来发难,凌若夕此刻好不了多少,由于要分出一部分力量来压制体内混乱的玄力和密力,凌若夕现在好不了多少。这感觉就好像要突破时候的玄力暴走,她甚至怀疑过不了多久就会爆体而亡。

“撕拉”一身,凌若夕终是被叶心儿的匕首划伤了手臂,叶心儿更是趁胜追击。凌若夕管不了爆体不爆体,她现在打也是死,不打也是死,凭着一股狠劲儿,她将自己的力量运转到极致,这是她平日训练从未有过的速度,这种高速运转的玄力和密力将会以更加紧密的方式结合。

凤尾耳环和凤首耳环此时发出淡淡的金光,似乎在帮她更好地结合力量。可是她自身运用力量的速度更快,耳环似乎现在还胜任不了,这个时候,一道金色的光明自两只耳环发出,在天空中凝聚了一只金色的凤凰。

那只凤凰疯狂地抽出凌若夕体内混乱的密力和玄力,将它们结合在一起,抽出的越多,凤凰的影像越清晰,最后竟一只真正的金凤凰展现在她面前。

“凌若夕,你这是什么招数!”叶心儿暗暗感觉有些不大对劲,她刚刚明明感觉到凌若夕的虚弱,以及她体内不稳定的力量,似乎只要她再逼上一逼,便会爆体而亡。

而现在却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在她面前,让她不由地担心了几分。

凌若夕眼神凌厉地盯着叶心儿,满满的杀气簇拥而出:“今日我必定杀了你!”这话,说的威武霸气,毋庸置疑。

杀气连同这金色的凤凰一齐飞向叶心儿,叶心儿飞快地用密术抵挡,却哪里是这凤凰的对手,顿时凤凰速度越飞越快,化作一道金光,直扑叶心儿。

“啊!”一声惨叫,叶心儿被打落下来,她掉落的地方,地上出现一个巨大的土坑。”这一击,将叶心儿的衣服几乎轰得破破烂烂,连同她整个人都几乎浑身骨头的碎裂了。

“凌若夕!”她叫了一声。“啊!”疼痛席卷了她的身体,断骨之痛,何其痛苦,她叫了出来。不过她依然对凌若夕只有恨意。

“哼!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凌若夕可不会因为叶心儿这样就放她一码。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道理她还是懂得。

她一抬手,一道力量打向叶心儿,却在这个时候,力量被拦截了下来。

凌若夕本以为有人,却发现叶心儿周围有黑色的气体涌动,将她的力量拦下来,叶心儿缓缓地站起来。

浑身骨头断裂还能站起来?凌若夕紧紧盯着叶心儿,恐怕叶心儿有异样。

“凌若夕!我要你的命!”说罢黑色气体更加浓郁,几乎将叶心儿包裹住,接着一只巨大的蝎子从黑色气体里爬。

这是叶心儿?凌若夕陡然一惊!人变成了一只蝎子!果真是蛇蝎美人啊!

那只蝎子周围全部都是不知名的力量,有黑色的气体缠绕在它周围,接着那黑色蝎子发出红色的光芒,长长的蝎尾对着凌若夕甩去。

凌若夕闪避及时,那蝎子尾部带着剧毒,碰到的地面全都被腐蚀。

凌若夕死死盯着这只巨大的蝎子,这只蝎子却在攻击着凌若夕。从未见过这副景象的叶心儿只有不断地躲闪。倒不是她害怕这只怪物,只是这蝎子浑身坚硬,又冒着黑气,一下子她不知道怎么下手罢了。

此时,在另外一边,云井辰看着自己的对手,那具已经完全破碎的傀儡,心里也暗暗吃了一惊,这竟是一只陶瓷傀儡!

其主人用力量催动,现在被他打败,便碎裂。

果真,天底下还没有哪个女人的美貌能比得上自己的娘子!他微微一笑,却发现手中的红色长剑不安分地抖动。

他飞快地飞向凌若夕的所在之处,却发现一副骇人的场面。她的娘子,正在对付一只巨大的毒蝎!

“叶心儿呢?”云井辰飞到凌若夕身边。

“它便是叶心儿。”凌若夕回答问题的时候丝毫不敢松懈。

云井辰怎么也想不到,叶心儿这时候竟然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蝎子,正要着自己娘子的性命。

“怪物,休得伤本尊娘子!”他对着那只蝎子一吼,谁知却更加激怒了这只蝎子,那只蝎子转而攻击起他来。

他立刻将红色的长剑,对着空中一飞舞:“剑宗第九式密术,血炎魔!”瞬间,仿佛有许多把剑,直接插这只巨大的蝎子。

凌若夕看着云井辰,他的实力竟也到了神玄期五阶,并且还会密术,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密术,不过招式极其强悍!

万把利剑,也只是刺伤了蝎子一小部位,那只蝎子竟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不过凌若夕却看出来,那蝎子的尾根部,恢复的略微慢了一些。

“它的尾根!”凌若夕对云井辰道。云井辰微微点头,拿起剑冲向蝎子,那毒蝎又怎会轻易让云井辰得手,甩起尾巴,眼看对着云井辰就是一下。云井辰却将手中的剑一扔,丢给了凌若夕,接着闪避了这支蝎子。

就在蝎子甩尾巴的一瞬间,它的弱点暴露在外面,凌若夕接过剑,这剑上有云井辰的力量,她再加上了自己的力量,对着这只毒蝎便是用力一刺。

瞬间,这只大蝎子疯狂挣扎,将凌若夕甩得好远,接着一股黑色的气体,这蝎子变回了叶心儿的样子。

只是一个没有穿一副的叶心儿,嘴里却吐着鲜血。

凌若夕被云井辰搀扶起来。

“此等妖孽不除,将来必是祸患!”云井辰拿起自己手中的剑,转眼要刺向叶心儿,叶心儿心里写满了恐惧。

却被挡了下来,原来是那个镇长又再度出现。

“真是个没用的东西!”那个镇长忽然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转眼间变成了叶小三的样子。

“叶小三!”云井辰道。

凌若夕皱着眉头,他不应该是失踪了吗?为何在这里又出现。

叶小三一把抱起了叶心儿道:“这毒蝎子,可是我辛苦养起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你们杀了,啧啧,还真是太弱了。”说罢一股黑色的旋风涌动,凌若夕和云井辰想冲进去却被黑色漩涡阻挡:“凌若夕,云井辰,好啊,好一个叶宗血脉,好一个剑宗传人!只是传给你功夫的人,我和他总有一日要交手,不过,不是现在!”说罢黑色漩涡和他一瞬间消失不见。

这里瞬间又变得十分宁静,雪继续地下着,太阳出来。叶老二和叶四被叶柳拖着,就连叶兰被叶红抱在了怀里。

至于那些金叶子,早就化作了粉末,原来这些金叶子一开始就是假的,真的金叶子已经被毁掉了。

叶宗三长老和四长老出现在这里,看着这些还算平安的叶家小辈,又痛心疾首地知道了叶心儿失踪的消息。

将他们通通带离了秘境之中。

这次的比试,竟然没有一个人得到金叶子,但是凌若夕知道,这些人没有得到金叶子,并不代表谁都不能当少主。

叶家的少主总会有人来继承,只是说不定会再一次地接受秘境的考验,只是叶宗发生这么多事,这叶宗的长老堂还会继续让他们比试吗?

云井辰告诉凌若夕,他这次不走了,就留下来陪伴自己的娘子。凌若夕看着云井辰握着剑的手,上面已经长满了茧子,不仅如此还有许多细小的伤口。

夜晚的时候,小一见云井辰回来,知道他们夫妻二人太过于思念于是加了菜,拉着圣雪去叶柳的别院陪着叶浅玩。至于冶儿,他也一把揪走,不能让这只狐狸男去破坏师姐。

云井辰拥抱着凌若夕,得来不易的团聚让他们格外珍惜。

“娘子,你怎么不要为夫了,娘子你去哪里啊!”凌若夕却一把推开云井辰,弄得云井辰一头雾水。

“洗澡。”凌若夕丢出两个字。

“为夫来帮娘子啊!”眼里说不尽的甜蜜,却又显得更加成熟,云井辰现在是孩子的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毛糙的小子。

不过对她的爱依然不会变。

只是凌若夕没想到的是,洗澡不是他帮她洗吗?可是云井辰却自顾自地开始脱衣服,这算哪门子事啊!弄的她满脸黑线。

她这夫君是要闹哪样?不过她可一点儿都没别过头去,云井辰身上多了几道剑伤,却让他显得更加性感,没错,凌若夕就这么盯着云井辰,尽然还流出了口水!

“不是帮我洗澡吗?”凌若夕满头黑线地问。

“是啊。”接着云井辰拍了拍水,娘子快来,为夫都准备好了。

凌若夕心一横,丫的她家相公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招了!她狠下心来将自己的衣服扯,然后跳入了木桶,接着便是这个夜晚说不尽的柔情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