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64章 长老堂的决定第三秘境

第664章 长老堂的决定第三秘境

几个长老坐在一块开会,他们可是要问那位大人,这少主选拔,并非长老们能够单独决定的。“大人,依我看,不如停止这少主的选拔吧,对孩子们来说太危险了。”大长老忽然道。

“不行,这叶宗内宗不可一日无少主,诸位无需多言,我已决定。”那人回答的坚决果断,却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可是,小辈们一个个都无故失踪,现在连叶心儿也失踪了。”三长老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那是你们办事不利。”那人继续道。

“可是大人,您说那人会不会是魔族中人?”二长老提到魔族忽然有些颤抖,这个字几乎成了第三位面的禁言。

“二长老注意你的措辞,魔族早已在这里销声匿迹,百年前便已被全数消灭,不过是别人看着叶宗不爽前来寻仇,若是你连这点儿小事都处理不好,还当什么叶宗的长老?”威严地声音诉说道。

“好吧,那一切就依您的吩咐,我们立刻去准备下一场的比试,这次的比试地方是叶宗内宗的第三秘境。”四长老道。

“第三秘境?那地方怎么能够发掘叶宗小辈们的潜力,叶宗不是有两个未被完全发觉的秘境吗?迷宫和位面神殿随便选一个吧。”那个威严地声音道。

“可是这两个秘境太过于危险了,而且是叶宗目前掌握的最大的两个秘境,小辈们恐怕会在里面遭遇不测。”大长老道。

“神玄五阶的小辈,都和你们这些老匹夫的能力差不多了,还遭遇什么不测?就如此决定了。”说罢那个声音便消失,连带他的那种威压感觉也消失不见。

二长老睁开眼睛,叹了一口气。

“师傅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您如此叹息?”叶红倒了一杯茶给二长老。

“孩子,别杀凌若夕了,保护好她,哪怕是用你自己的性命吧。”二长老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对叶红道。

“师傅。”叶红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难得出现什么表情。

“多年前,你误入魔道,师傅就知道这魔族还是存在的,师傅开始以为凌若夕是魔族中人,因为她身上带着丝丝魔气,却听你几次相传,加上连日的占卜,发现并非如此,只怕这魔族中人已在我叶宗之中,位高权重,地位和我差不多,但是师傅却无法查出是谁。当日你入魔道师傅自毁修为,将你拯救,可是你却杀了叶兰的哥哥,你说此生再也不修习密术,封闭自己的感情,自毁血脉修习玄力,为师又怎能不知道。只怕这次又要发生如同当年一般之事。

你也知道魔族力量强大,暗自勾结魔道会使得自己的力量飞速成长。唉!”二长老微微一叹气,便开始咳嗽起来。

叶红皱了皱眉头,师傅说凌若夕不是魔族,那么究竟谁是在叶宗的魔族呢?

第二日清晨,凌若夕漱洗好,整个叶宗山谷,便传来了叶宗内宗主出关的消息。

是上次和凌若夕过招的人,这次所有叶宗弟子都必须去宗主堂。

凌若夕和云井辰也跟了过去,这里却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上次给凌若夕一掌的男人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次他的力量似乎更加强大,这个人便是叶宗的内宗宗主,叶不凡!

叶不凡最喜爱的便是自己的儿子叶飞,他的确也没让他失望。

内宗宗主出关这件事,就意味着,他也可以进入长老堂筹备着少宗主的选拔。他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叶飞能够当选少宗主因此对他的期望很大。

叶宗为了庆祝他出关,特意子在这里设宴,款待着叶家小辈。

凌若夕和云井辰自然也来了,云井辰手中拿着一把长剑,一般都不会离手。

“凌姑娘,这位听闻是你的丈夫?”叶不凡只字不提上次和凌若夕过招的事情,反而盯着云井辰。

“这是外子。”凌若夕礼貌地回答。

“他是剑宗之人?”叶不凡忽然问起。

这个,凌若夕倒是没有详细问,她也不清楚为何云井辰忽然练得一身剑术,并且是剑术和玄力的结合。

“剑神正是家师。”云井辰忽然站起来。

他说完这句话,却整个桌子变得寂静起来。连叶不凡也愣了愣。

难道这个剑神很有名吗?

“剑神!你真的是剑神的嫡传弟子!”叶不凡眼里满满的都是激动。

这让云井辰也觉得纳闷,他记得他对他说过,若是有人问起你一身的剑法是谁所受,你便说是剑神。

只是他们毕竟没在外面久呆过,当然不会知道这个剑神是什么样的一个传奇人物。

若是知道他们恐怕会吓一跳。

“原来剑神真的存在啊!他可是这龙华大陆第三位面的强者,实力早已超过了神玄期,不知道已经修炼到了哪个层面了。”叶不凡道。

“父亲,您别听他胡说!”这时候叶四忽然站起来:“您都说了,剑神既然是一个传说,那又怎么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胡闹,他手中那把剑可是真正的血煞,这是剑神当年用过的佩剑。即便现在在剑鞘之中,反正你的修为不够,不然可以感受到淡淡的煞气。”而且这血煞是认主人的,它既然肯认云井辰为主人,那么就证明此人真的是剑神传人了。

凌若夕微微一笑,她真的不知道她的相公变得如此厉害了,不过想到他昨晚身上的剑伤,看来他真的是吃了很多苦。

回忆起昨晚,她脸颊又有些绯红,不过好在大家都在打量着云井辰的剑,却没有看向凌若夕。

而叶不凡心中却早已有了计较,原来云井辰是剑神的弟子,他又是凌若夕的丈夫,看来以后自己不能随意动凌若夕。

还好上次他并未在这里杀了凌若夕,否则后果是不堪设想,要知道这个云井辰好像很爱自己的妻子。

若是他杀了凌若夕,云井辰他倒是不怕,只怕他身后的剑神,就会把叶宗弄得天翻地覆。

越是这样想,他对凌若夕说话就变得越是客气了一些道:“凌姑娘和云公子还真是郎才女貌啊。”

“客气,客气。”云井辰只是微微一说,随之话锋一转道:“可是上次本尊怎么听说,你强行将我娘子留下?”

这一说,惹得叶不凡一惊,然后道:“误会,误会,老夫只是想试试凌姑娘的力量,怕她没有自保能力。”

果然,他们还是记起了这茬。

“是吗?那你试了以后是否觉得本尊的娘子有自保能力呢?”云井辰一字一句地道。

“云兄别着急,上次只是一个误会,我虽未在场,但是父亲是云族一宗之主,自然是不会胡乱欺负小辈的。”叶飞倒是来打了个圆场。

“是啊,是啊。”众人纷纷点头。

凌若夕内心嗤笑,这叶家倒是在这个地方份外的团结啊!

“好了继续吃饭了,今日准备了许多好吃的吃食。”叶不凡只有尴尬地道。

这时候,有一个女子从内堂走了出来,这女子年纪看上去三十多岁,应该是因为保养,因为凌若夕听到叶飞叫了她一声娘。

“宗主。”那女子对着叶不凡打了一句招呼。

却惹得叶不凡十分不满意:“你怎不去内堂呆着出来了,不是身体不好吗?”他扶着自己的妻子,看上去是关心,实际上加重了几分力道,甚至还用了密术,然后叫下人们过来将她带进内堂。

凌若夕看着叶飞是握紧了拳头。

“来,咱们继续吃就好了。“叶不凡此时若无其事,好像他的娘子根本没出来过一样。

凌若夕和云井辰对望一眼,别人的家庭事,他们又如何能管的了呢?

晚餐用完,他们也该回去了,凌若夕和云井辰也回去,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别院。可是这个晚上,别院却十分热闹,因为叶浅因为叶柳要来赴宴,被放在和小一在一起。

圣雪和小一陪着叶浅玩的正欢,叶浅的病也好了,现在起色红润,已经不需要小一帮他治疗了。

叶浅看见自己的兄长也十分高兴,当然她还是很喜欢和这只小白狐狸玩的。冶儿就这样躺在叶浅的怀里,安安静静的,似乎很享受叶浅抚摸着他。

等到叶浅走后,本来不说话的冶儿忽然睁开眼睛道:“我想我找到了我要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