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65章 小白狐狸的情人

第665章 小白狐狸的情人

冶儿要找的人莫不是叶浅吧,这一切只是凌若夕的猜想。

“我要找的人,其实已经死在了叶宗,不过却有一缕幽魂附身在了叶浅身上,原因是因为她体弱多病,极容易控制,又加上她是孩子,是叶宗之中唯一一个没有密术加身的人。”然而说这些的时候,冶儿却似乎在回忆起什么伤心的事情。

“凌姑娘,我现在只想留在叶浅身边。”小白狐狸说了一句。

“滚开!”云井辰随手将他拎起来:“一派胡言!”

“云公子?”冶儿冷冷地看着云井辰的态度。

“你若是今日不说实话,你我直接杀了你!”云井辰身上散发出杀气。而凌若夕想着,这只狐狸果然不老实,这个样子了还和她说谎。

“好吧,我要查明杀死她的凶手,就是叶宗的内宗宗主!”小白狐狸说了出口,然后道:“而且我发现很奇怪,叶浅一定不是叶柳的亲妹妹,这个女孩有问题,不能修习密术,甚至连叶家的血脉都没有,这是我今日的观察。而且我知道有一种奇特的法术,叫做起死回生只术,若是一个人快要死了注定无法救治便可以用这种法术,牺牲自己一半的性命去救另外一个人,但是那个人会复活,只是会失去全部记忆,并且会很虚弱。”冶儿忽然道。

“你是说,那个复活的人是叶浅?她并非叶族人,也不是叶柳的妹妹,是一个用了这种法术复活的人?”凌若夕问。

“是的,虽然不知道是谁复活的她,不过他确实会这种法术。”冶儿道。

“那这和你找的人有什么关系?”云井辰道。

“我找的人,现在也奄奄一息,躺在叶宗内宗主的内堂,我进去看过她却没办法带她出来,叶不凡,只是一个好色之人,那日他看见了她将她强行带回了叶宗。”冶儿忽然在回忆着什么。眼神变得痛苦。

想不到叶不凡是这种人,凌若夕倒是真的不想到,连云井辰也没想到。

“凌姑娘,求求你帮我救救她吧,我可以给你做牛做马。”冶儿知道凌若夕没有好处是不会答应去救人的。

“好,做我宠物。”凌若夕微微一笑:“终生不可化作人形,终生不可说人话,等我肚子里的孩子降临,你这辈子都必须守护他。”凌若夕忽然对冶儿道。

云井辰瞬间明白了凌若夕的意思,小白有小黑守护,可是还差一只兽宠。

可是凌若夕的这个要求确实够狠的,就是说若是这个妖狐族要一生都卖给凌若夕,给她当奶妈外加萌宠物。

“好,我答应你。”小狐狸点点头。

说罢,凌若夕和云井辰对望了一眼,他们分别换上了夜行装,然后潜入了叶家内宗的宗主堂,上次来没发现这里有内堂,这次跟着小白狐狸却发现了。

这内堂之中有个暗道,他们偷偷潜入进去,却听到了女子的尖叫声音。

这里被关押了许多的女子,这些女子大多衣不蔽体,这时候来了两个人,将其中一个女子拉出来道:“今日你轮到你了。”不过那个女子却两眼无神,任由被那两人拉出去。

凌若夕和云井辰跟上了那个女子,却发现那个女子正和一个布娃娃一样的被人换好衣服,然后送进了一间房间,那个房间里面有一个男人,那便是叶不凡!

叶不凡看见那个女子进去,顿时就与她做着苟且之事。只是那个女子有时候会在他的粗暴下传来几声脚尖,其它时候眼神都是孔洞着,像是失去了灵魂的小鸟一般。

原来这叶不凡竟是一个禽兽!他一个堂堂内宗的宗主,竟然做了这种事情。

冶儿找了一圈都未找到他要找的人,便感到有些失望。

凌若夕却很快没有在这里停留,到别的地方找了找,却发现了有一间房间,做的十分华丽,里面坐着一个穿粉色衣裳的女子。

这女子好像冶儿所描述的人。

她走进去,那个女子却没有看她一眼,只是在发呆,目光没有焦距。

等到凌若夕走近了,她才微微缓过神来:“你是谁?身上怎么有小狐狸的味道。”

凌若夕闻了闻,感觉自己身上没什么味道啊。

其实是这个女子鼻子异常灵敏,可以辨别不同人身上的味道。凌若夕却发现这个女子是个瞎子,根本看不见。

“你知道冶儿?”凌若夕问。

那女子点点头道:“是他让你来救我的吗?你快些走吧,不然被叶宗宗主发现了,你也是死路一条。”

凌若夕可以感觉到她说这话的时候,是多么的绝望。

她很美,并非是长得很美,而是身上总是散发出一股超凡的气质,这样的女子本身就是美的。

“凌姑娘。”冶儿从门缝里钻进来,却在看到这个女子的一瞬间说不出话来。

他瞬间化成了人形。

“是冶儿吗?”她伸出手去摸冶儿,他的鼻梁他的唇,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我们走吧,我来接你回家了。”慕容冶对那个女子道。

“不走,已经回不去了。”那女子忽然流下了眼泪,她不想告诉慕容冶她被叶不凡玷污了。

“有人闯进来了!”这个时候外面大叫了一声,云井辰出现在房间道:“快走,我被叶不凡发现了。”

慕容冶见那个姑娘不肯走,便一把抱起她离开,可是此时宗主堂周围却张开了结界,似乎是为了不放他们出去。

凌若夕看着这个结界,用力量对着结界上打了一拳,结界却有些颤抖。

这结界看来要用什么劈开,凌若夕拿出影匕将力量注入匕首,一口气将它割开,然后带着人逃走。

一路回到了他们住的地方。

“来,我们永远不分开了。”冶儿对那个女子道。

那女子点头,微微笑了一下,不过却开始疯狂地吐血。不仅如此,她的七窍都在流血。

“你怎么了?”慕容冶一下子手忙脚乱起来。

“对不起,我骗了你,他给我下了毒,若是每日晚上没有按时吃解药便会死,我当时是被一个女人带到这里的,那个女人说是你姐姐,带我来找你。可是到了这里,我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还被叶不凡玷污……”一口血再度吐了出来。

“别说了,别说了,我帮你止血,小一,小一!”慕容冶疯狂地叫着,可是这叫声还是没换来女子的生命,她在这一个夜晚死了。

尸骨无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剧毒,让她内脏开始融化,接着身体融化的只剩下衣裳。

小一说,这是一种用来对付普通人的慢性毒药,就越不容易根治,时间已经太久了三年了。那个她每晚服用的解药,既是解药也是毒药。

凌若夕第一次看见一个男人哭的那么伤心,慕容冶忽然对凌若夕道:“你们将她救了出来,我也要履行自己的承诺。”在一瞬间他化为了一只小狐狸的样子。

“这是最后一句,我不会再开口说话了。”他这样沦落成了凌若夕的一只宠物。大概他的心已经死了吧。

“那你自此之后就叫狐狸吧。”凌若夕道。

小一觉得她这个师姐既没有创意,又不通情达理,狐狸,这名字小一不想说什么了。而且她难道没看见人家正难过吗?

从此之后,狐狸便跟着凌若夕,保护她肚子里没有出生的孩子,在很多年以后,狐狸再度化成了人形,变成了一个风度偏偏的美少年的时候,他不曾忘记那个帮他取名字的人,那个响彻龙华大陆几个位面的传奇人物,这个选择是他这一生最正确的选择。

既然他成为了一只狐狸,那么就完全有了狐狸的职责,凌若夕真的怀疑他昨夜的悲伤都是假的,因为一大早它就开始吃着小一做的食物,还十分精神抖擞。

不过它现在是暂时粘着小一,等到孩子出生他便肩负起了保护孩子的重任。

只是凌若夕肚里的孩子成长的很慢,小一帮她看了,说是肚里的孩子没事。她才微微安心,难道这怀个孩子还要和哪吒的母亲怀孕一样一怀三年?

云井辰还是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自己的妻子,什么东西都喂到她嘴边,虽然他并非第一次当父亲,但是她妻子着实不容易,一面怀着孩子,一面又要参加叶宗内宗少主的选拔。

他们在昨夜做了一个决定,只是这个决定现在还只是一个决定,他们不是善良之人,饶是这样看见昨晚那位姑娘融化成血水的时候也深深地触动。

这让凌若夕联想到了自己身上的血咒,什么时候才会发作,她不知道,恐怕发作起来,也是这个样子吧,不过她现在还有选择,她能活下去,她有力量,她需要更强大的力量。那个女子终归是太过于柔弱,因此她死了。

她不是凌若夕,她没有反抗自己的命运。

可是凌若夕是凌若夕,她可以反抗自己的命运,若是她的命运是一个死字,那么她便抗争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