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67章 诡异的迷宫花房

第667章 诡异的迷宫花房

“咳、咳。”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叶月看着众人,难得说出一句话来。他在这花房中找了找,找到一株其貌不扬的花,然后放进嘴里,咀嚼成汁,再吐出来然后丢在伤口上,这花立刻吸收掉了那黑色的气体,然后消失,接着他便想着把自己的伤口包扎。

叶红却忽然上前帮叶月包扎伤口。

“谢谢你,叶红。”叶月对她感激地说。

“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受伤?”叶飞问。

就连叶柳也皱着眉头,看着叶月。

“呵呵,你们真的想知道吗?”叶月苦涩地笑了笑。

众人纷纷点头。

“我只说一句,再让你们决定到底听不听,若是你们知道了这件事,便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此时的叶月嘴里全是凄苦。

一下子,气氛变得凝重起来,不过叶飞却道:“你说吧。”

叶柳也点头,只有叶红不坑声。

“好。”叶月打量了大家一会儿,又看着凌若夕道:“凌姑娘,这件事你可以选择不听,听了后会给你带来巨大的麻烦。”

“我从来不怕麻烦。”凌若夕只冷冷地说了一句。

“好吧。”叶月叹了一口气:“这件事要从三年前我当上叶家的少主开始说起,当时我天赋异禀,修炼密术速度极快,因此在少主选拔中一举夺得了叶宗内宗的少主。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个少主选拔,围绕着我乃是展开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其中最大的阴谋便是我的母亲,也就是叶沁,她并非我的生母,我是我的父亲,和另外一位不知名的女子所生,也是那次我才知道,他和我的舅舅,就是现在的叶家内宗宗主,也就是叶飞你的亲生父亲,一块在那个晚上设计陷害我,用一种奇怪的密术夺取了我的血脉之力然后转给了我的妹妹叶心儿身上。这也是为何她这两年修炼的速度突飞猛进的原因。”叶月说到这里,看着叶飞,只见叶飞的神色闪了又闪。

“那时候,我失去了所有力量,被迫离开叶宗,可是在离开之前,我还了解到一件事,那便是关于魔族的事情,也许你们都听说过魔族,百年前,魔族入侵龙华大陆,大陆上七大宗高手和星月族长老联合对抗魔族,却因为那个大战,使得龙华大陆分为了三个位面。但是魔族也消灭殆尽。现在我要说的是,魔族并未被消灭殆尽,而是被永久地封印了。封印在了龙华大陆的第三位面。魔族有特殊的体质,只要不消灭干净,便能再生,卷土重来,不似我们只要死了便不会再回来。”叶月道。

“那么这次你来是找我的父亲报仇吗?”叶飞忽然看着叶月道。

“不,我现在重新修得玄力,对力量的领悟也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不需要靠着什么血脉之力,我回到叶宗,只是为了对抗魔族。因为叶宗之内有魔族的奸细,三年前我得到奇遇,恢复了力量,却得知了魔族的这个秘密,我毅然决定回来。也是因为这件事。”叶月说的很简单。

凌若夕却觉得他有所隐瞒,叶家的人若是没有高人帮助,血脉全废还能靠着修炼玄力达到高阶的水平,而且他得到的情报,关于那个魔族的,好像是一个很不得了的事情。

他这三年来看来确实有奇遇,并且遇到的人还一定是个高手。凌若夕看着叶月,只是他不愿意说明白而已。

众人也在沉思,若是叶月说的是真的,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魔族竟然渗透进了叶宗内部,他们有多恐怖可是在历史上有记载的。

恐怕若是长此以往,叶宗恐会有灭族之灾。

“我这次回来,并非为了争夺少主之位,而是为了通过此次的选拔引出魔族,不过魔族确实也被引出了,就是三翻五次扰乱选拔的人。”叶月道。

“你是说,要我们趁着这个机会抓住那个魔族?然后逼问出幕后真凶?”叶柳似乎是知道些什么。

叶月点头。

叶红冷冰冰地脸上忽然有了些神色:“这次也是我的目的,其实我开始以为凌若夕是魔族,但是后面经过我的观察,发现不是。这次我参加比赛也是为了引出魔族,我早已自废了叶宗血脉,无法当上少宗主,因我已经无法修习密术了。”叶红终于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不知此次你们是否愿意和我一同将魔族引出?”叶月继续道。

他主要是看凌若夕的,身为叶宗的人但凡有一丝良知,都不会让自己的家族灭族,可是凌若夕不同。

凌若夕虽然有叶宗血脉,但是并非生养在叶宗。因此对叶宗可以说没有丝毫感情。

“我只要叶宗至宝手镯,我对少宗主的位置没兴趣。“若不是为了压制体内的魔气,她才不会怀着孩子还来参加这什么玩命的选拔。

“好,若是我当上了少主,会把镯子给你。”叶飞忽然道。

“我也是。”叶柳也说道。

“我可以帮你们。”凌若夕自然说的是可以帮他们找到魔族的人,因为那个魔族的人似乎三番五次地陷害凌若夕。

并且叶心儿也十分奇怪,变成了蝎子,这让凌若夕联想到是否和魔族有关系?

可是他们还是呆在个花房之中,也不知是不是呆了半日,花房琉璃外,变成了一片璀璨的星空,夹杂着月色,凌若夕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北斗七星连成一片,他们却还是找不到去往第九层的方式。

这里的花听叶月说,在龙华大陆上都十分珍贵,许多都有药用价值。

狐狸溜了出来,正在津津有味地是啃食着花草,还有这个花房中的果子,凌若夕看着星空,究竟出口在哪里呢?

忽然她想起这个花房的样子,倒是真的好像一个巨大的鸟笼啊,让里面的鸟飞不出,不知道当时建造这个迷宫之人是怀着怎样一种心情?

就在这个时候,凌若夕心中想到了什么,这里是个鸟笼?那么却没有鸟,鸟要怎么逃出鸟笼呢?

这里是不是原来被关了什么人?

还有第九层的结界有空气墙,这迷宫之中又怎会如此容易就进来!这个花房之中是不是也有空气墙,还是用了什么更加高明的手段。

这是个圆形的花房。

凌若夕仔细看着这个花房,这个时候,狐狸跑到一个角落里叫了几句,凌若夕忽然发现这个角落的草好像和别的地方有些不同。好像一条淡淡的分界线,一边是深绿的草地,一边是浅绿的草地。

她将手指抚摸上那条分界线,明明什么也没有,手指却似乎被什么割开出血了。

她又打量了这个花房,看着天上的星空,在这一瞬间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果然是这样!她的异常举动惹来了众人的围观。

她拿出一把影匕,对着那角落的一小段颜色分割不均匀的草地顺着分割线就是一刀,这一刀夹杂着她一部分玄力。

她割开的时候,这个花房竟然抖动了起来,但是也只是抖动。再次注入了更多的力量,匕首再次一刀,这次整个花房剧烈地颤动,接着花房从地面开始裂开,成了两半,众人纷纷掉落下去。

凌若夕想运起力量飞行,却发现在这一瞬间自己竟然没有力量,接着掉入了一片漆黑。

她缓缓睁开眼睛,感觉脸上痒痒的。原来是狐狸在用尾巴蹭她起来,她揪着狐狸随手一丢,将它丢出了两米外。

“姑娘,你总算醒了。”一个老妇人,慈眉善目地看着她。她想试着运起力量,却发现她现在没有任何力量。

后来她才知道,这里是一个奇怪的国家,所有的人都由公主统治着,而且她打死也不相信,这个所谓的公主,竟然是云井辰!

他此刻正穿了一袭妖艳的红衣,站在这个小国家最高的城堡里,俯瞰着城堡下面的风景。

而凌若夕,正是这对夫妻的女儿,他们要把她嫁给朝中位高权重的大臣叶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