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68章 她的夫君是公主?

第668章 她的夫君是公主?

凌若夕现在除了狗血两个字,完全不知道还有什么感觉来形容此时的她。没错她正穿着大红色的喜袍。此刻她化身成了这个小国家永水国的首富家里的千金。

要嫁给该死的朝中大臣,并且她现在完全没有玄力还有密术。这里似乎没有这种力量。除了小狐狸,便是她还带来了凤尾和凤首耳环。

这一点倒是没有变化,除此之外,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若夕,听娘的话将这打胎药喝了吧,你马上就要嫁给朝中大臣了。”那个妇人手中端着一碗打胎药。凌若夕却看着这个妇人。

接着一巴掌把药打落在地,一把掐住了妇人的颈脖:“不管你们在玩什么,我凌若夕要做的事情从来不会改变。”

前世她是杀手,没有玄力,并不代表她没有身手。即便她没有任何力量也撼动不了她是强者的这个事实。

她一把掐住妇人的脖子,接着将喜服脱下来,随地上一扔道:“最好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还有你根本不是我娘!”说罢她便从门内跑了出来。

这个时候却有一个中年男子带了一群家丁:“你这个不孝的女儿,不知和哪个男人怀了孩子,如今还有毁婚,来人啊,快些将她抓起来,今日你不得不嫁!”

凌若夕的身手是多么了得,这些家丁在她手中不一会儿变成了冰冷的尸体,她浑身散发着杀气道:“我不介意将你也杀了,你现在最高乖乖听话。”凌若夕冷冷一笑,笑起来倒像是恶魔。

这里她已经来了三日,不知是什么地方,两夫妻一口咬定凌若夕是他们的女儿,他们是这个国家的首富。

凌若夕对首富这个设定还是挺满意的,至少吃饭的时候餐具都是金灿灿的。只是她不满意的是,这两夫妻非要将她嫁给朝中大臣。

于是便发生了刚才一幕,这女人还想打掉她的孩子,她干脆将这两夫妻绑了起来,并且逼迫他们签字画押,将财产都转给她。

然后她把他们送去了别的宅院,又派人整日的看守。凌若夕的手段太过于凌厉,让那两夫妻都吃了一惊。

于是,凌若夕在这个国家,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首富。

这个时候,却有人进了凌家的门,说是她的未婚夫,但是当这个未婚夫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却满头黑线。

因为这个所谓的未婚夫,竟然是叶柳。

叶柳当然不是来找她谈婚论嫁的,而是告诉她,他们所在的地方恐怕是第九层的地底迷宫。因为秘境之中的事情无法用常理来推断。

叶柳开始推测的是,这里会是一个巨大的幻境,但是叶柳通过考察又觉得这个幻境太过于真是,这里似乎真的是一个国家。

至于为何掉下来的时候,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的一份子他就不知道了。

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件更加可怕的事情,那便是这个国家,到了国界线上,若是往前走,又会再度回到这个国家内,就相当于他们一行人被囚禁在这个国家之中。

这么一个大的幻境到底有什么作用呢?将外来的人都杀死吗?凌若夕陷入了沉思。

而且这里还十分奇怪,这里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公主掌握,这个公主,叶柳竟然告诉凌若夕是云井辰。

这里的公主竟不是个女人,是个男人,还是她的夫君!

凌若夕再度满头黑线,到底是哪个变态弄的这个设定啊!

好啊,她倒是要去见一见她这个夫君,凌若夕忽然一笑,于是在这里张贴了告示,并且还有自己的画像,说首富凌若夕要公开招募夫婿。

她就不信,云井辰不会出现。

果然,云井辰还是出现了,并且把所有来征集当凌若夕夫婿的人都恶整了一遍,让他们完全没法上擂台来比试。

他们不是拉肚子,就是突然身上奇痒无比,总之最后他一个人穿着一身红衣光明正大的上了擂台,亮出了自己皇室身份,高高兴兴地把凌若夕接进了皇宫。

这人果然像是这个作风。

“娘子,好久不见,可有想为夫啊。”云井辰丝毫不正紧,但是天知道他心里有多高兴,他困在这里的日子比凌若夕早了那么几日。

凌若夕听着顿时脸就黑了起来,他竟然在叶柳面前公然调戏她!

不过后来,云井辰却正经了起来,说他一来到这里,就莫名地变成了这个国家的统治者。

“殿下,这是今日的奏折,请仔细批阅。”一个宫女一样的女子进来,将奏折放在桌子上。不过她却看了一眼凌若夕。

凌若夕被接进了皇宫,云井辰便要做和皇上一样的事情。

只是他们还找不到出这个国家的方式,叶柳也依然当着他的大臣。过了几日,更让凌若夕想不到的是,叶月忽然变成了一个侠盗。到处在在这个国家偷东西,等到云井辰和凌若夕将他抓住的时候,他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而叶飞就变成了一个捕快,到处去抓叶柳。

最终他们几个人都进入了皇宫,因为这个时候,这个国家便传来了经常会有人大半夜一家人上上下下全部惨死,血被抽干的恐怖事情,云井辰当然是去着手调查。

“殿下,您了您的朋友们还是别出宫了,宫外太过危险。”那个女官又再度提醒道。

“好。”云井辰只是轻轻答应了一声。

凌若夕却感觉这个女官看云井辰的眼色很不一样,为何她要如此提醒云井辰。而且她看云井辰的眼神不是和宫中其他人一样对他感到畏惧,反而是十分平静,有时候她看着他们的时候眼睛里也透着复杂。

凌若夕决定去跟踪这个可疑的女官,却发现她的饮食起居都十分正常,并未有什么异样,一连几日都没有什么收货。

倒是最近发生的惨案越来越多,最终有一宗惨案发生在了皇宫,宫中的宫女死了。那个女官才开始皱着眉头,愁眉不展。

“你是在担心殿下吗?”凌若夕这次走到这个女官面前问的很直接。

她点点头。

“恐怕你担心的不是我相公吧。”凌若夕又回答。

女官却不说话,她虽年纪不大,不过她看了看凌若夕耳朵上的耳环却道:“我知道你们不是这个国家的人,是我讲你们牵扯进来,这里是第九层地底迷宫,其实我不是存心设这个局。是因为这里遭到了魔气入侵,第九层迷宫已经被毁灭得差不多,我是为了保护你们。”那个女官忽然道。

“那你为何这件事只对我一人说?”凌若夕问。

“因为你是创造我的人的后代,如你所见,我并非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主人创造了我,我却无法守护住她的后人。守护住第九层秘境,我现在能告诉你的是这个迷宫一共分为十三层,每一层都有一个守卫,第九层的我是最没用的,我门共同守护着第十三层的东西,不久前这里遭到魔族力量的入侵,你们偏偏又打开了第八层迷宫的结界。掉下来的时候,我便用这个幻境将你们接住,可是第九层已经不是原来的第九层了。”女官有些伤心。

“所以你就将我们困在这里?”云井辰这时候也出现了。

“不是的,不是困在这里,是让你们别出去,你们离开这里便会死的,你们的力量对抗不了那个人。”女官有些着急地道。

“那个人是魔族吗?”叶月很认真地问。

“是的,但是现在这里也快抵抗不住了,那些死去的人都被魔气入侵了身体,变成了死士,无形的魔傀。我要将你们送走。”那个女官道。

“现在就将你们的力量还给你们,你们几个绕成一个圈,我要用我最后的力量将你们送去下一层的秘境,那里应该还未受到污染。”说罢那个女官身上发出了强烈的光芒,在那光芒中,大家感到被什么一拽,然后凌若夕便感觉自己飘荡在空中,那个国家渐渐在她视野中缩小,她听见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那是一个陶瓷傀儡,穿着宫廷女官的衣裳,原来救他们的是一个傀儡啊!

她内心有一股叹息,却最终飘荡个到了这个秘境的第十层来。

第十层并未有第九层那么玄乎,这里是一个山洞,他们走了出去,却看见了一片大海,原来是来到了海边。

一位老者盘腿而坐,闭上眼睛。

“原来是宁儿将你们送来的啊!叶家的小辈们!”那老者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睁开过眼睛,他只是坐在海边的萼一块礁石上,缓缓地说着。

“可惜,要去下一层我是不会允许的,你们就留在这里陪我看海吧!”他缓缓说着。

凌若夕却暗自觉得奇怪,这老者明明是闭着眼睛,怎么要人家陪她看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