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69章 观海老人为情所困

第669章 观海老人为情所困

凌若夕不知道这老人是眼睛真瞎还是假瞎,不过这地底迷宫第十层却是一片大海,或者说是荒无人烟的小岛。单单就一个老头子坐在这里,即便是将他打死了,他们也不可能找到通往第十一层的入口。

好在这海边有几间茅屋,可以提供给大家歇息。

“老前辈,我们真的想出这个迷宫。”叶飞客气地对他道。

“可以啊,你们必须打败我,可以联手,也可以单挑。”老人纹丝不动地坐在海边,闭着眼睛面对大海。

“好,那我叶飞就来还请前辈赐教。”叶飞冲上去手中凝聚这叶宗密术,可是在他密术凝聚的一瞬间,一股奇特的力量,却将他手中的密术纷纷瓦解,他的力量还没放出来,便已经消失不见。

似乎是瞬间被人破解。

“不堪一击,连力量都放不出来,还妄图击败老夫,你们可以一齐上。”那老人只是淡淡地说一句话,表情还是平静的看着海面。

他们几个看见叶飞的力量到了这位老人面前竟然不堪一击,或者说根本就放不出来,顿时觉得没了底气。

叶月此时却道:“我们一齐上,一齐放出力量。”

众人纷纷点头,凌若夕和云井辰也将力量凝聚和大家的汇聚在一起,果真是汇聚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只是这力量在快要接近老人的时候,却消失的一干二净。

“哦?玄力,连剑宗的力量也有?还有一种,额,怎么说呢,密术和玄力的结合?很好,只是这力量结合的不够精纯,只能发挥其五分之一的效果。”老人悠悠地说着。

让凌若夕大惊,她并未在这老人身上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可是他们凝聚的力量却往往被他化解。

这足以证明,这个老人的修为,早就高了他们好几个层次,是神玄期之上的高手。神玄期之上,是凌若夕来到这个世界才知道原来力量并非只是停止在一个层面。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玄力、密术归根结底这些都是力量。

而对力量的追求也是永无止境的,若是说在第一位面和第二位面,她可以用天玄巅峰的实力称王称霸,那么第三位面,则分分钟教会了她什么叫做井底之蛙。

这让她体内的什么东西开始燃烧起来,她需要力量更多的力量去保护自己身边的人,而她现在的修为还远远不够。

“你们回去修习吧,可以选择在这里老死。”老人闭着眼睛不再和他们多说一句话。

众人也不再想着去反驳老人,因为他们知道他已经是更加厉害的高手,他们的力量在他面前不过是跳梁小丑一般。

再如何凝聚力量也只是在玩杂耍罢了。

老人说茅屋可以留给他们居住,于是他们几个分别一间茅屋,当然除了凌若夕和云井辰他们住了一间。

可怜的狐狸只有被丢在客厅的份,不过他很机灵,捡了一些树枝来给自己搭了个窝,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棉花,然后舒舒服服地睡在上面。

凌若夕却怎么也睡不安好,虽然有云井辰在她身边,她感觉自己必须走出这个迷宫十层才是,一股巨大的危机感涌上她的心头,她很担心小白。

云井辰知道她心里所想,她是天生的王者,不可能在这个海岛上孤独终生。夜晚星月撩人,凌若夕坐在屋顶上看着漫天的繁星,心中有一些说不清楚的古怪。

却在这个时候,她还看见老人坐在海边,任凭海风吹袭。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这天空的星月和这个老人在瞬间融为一体,是她的错觉吗?这个老人,似乎瞬间变成了画中的风景一般。

好像和这片海岸这个岛屿都融为了一体。

云井辰此时却在练习拔剑,他的速度飞快,快的让凌若夕看不清。但是凌若夕知道,剑道有时候便在拔剑的瞬间就能取敌人性命。

凌若夕看着云井辰拔剑似乎海浪的声音在慢慢的和这剑声配合,一瞬间她似乎领悟着什么,却怎么也抓不住。

她慢慢走到海边去看着坐在礁石上的老人,问道:“请问前辈,前辈说我的力量只发挥出了五分之一,那么我很想问问到底如何才能使我的力量发挥出全力?”凌若夕用了稍微客气一些的语气问这个老人,却是不卑不亢。

老人没有理会她,她也不着急,就站在老人身边静静等待。

“什么叫做力量?”那老人终归是开口,问了凌若夕。

凌若夕愣了愣,在第一位面的时候,她以为玄力便是力量,可是来到了第三位面,她却发现这里的人还修习密术,密术也是一种力量。

可是当她在迷宫的第九层的时候,发现自己失去了力量。不过她并不认为自己弱了多少。这力量到底是什么?她不知道一时间她竟然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

不过她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力量是可以对世界造成改变的,无论这种改变是好是坏。

“力量是一种可以改变世界的能力。”若是没有力量,她便无法改变世界,改变自己的命运去保护他人。

“那你认为什么样的力量是最强大的?”老人没将凌若夕的话接下去,而是又抛出一个问题问凌若夕。

强大的力量是移山填海?创造世界?不对,凌若夕摇了摇头,看着面前的大海,忽然这个时候她也坐了下来,坐在老人旁边,倾听着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

一声声轰鸣,她坐了一晚上,云井辰却没有去打扰她,有时候在她身后看着她,却默默走开。

三日,凌若夕不吃不喝,然后到第三日的清晨她睁开眼睛道:“我认为事物本身的力量才是最为强大的,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们所修行的所有力量,都是将外力转化为自己的能力,并将其运用出来,无论是密术还是玄力都是如此,人之所以不断的修行,是提高自身对这种力量的掌控,但这所有的力量都是借来的。就像这轰鸣的海浪一般,它本是自然之物,却可以撼动这坚固的礁石,长年累月的洗涤,让礁石变得平滑,也犹如这轮红日一般,它可以照耀大地,这便是自然的馈赠。”凌若夕忽然说出一番感悟道。

“哈哈哈,你果然有悟性。”那老人终于面色不再平静:“既然你能说出这番话,也不旺老夫在这里点播,老夫本是海岛星月族,你叫我还老就行,星月族都是借助星辰之力和自然融为一体,你身上虽拥有得天独厚的血脉,你可知何为血脉吗?所谓的血脉不过是一个工具,让你能够更快地融合自然之力,将其转化为自己手中的力量。你的玄力也是如此,力量的本源本不是来自于自身,而是周边的环境,世界在,力量便在。”海老忽然道。

“世界在,力量就在。”凌若夕若有所思。

“你的玄力和密术之所以只能发挥五分之一,是因为你认为那力量是自己的,你想掌控它们操控它们,可是呢?事实并非如此,那力量来自自然,你并不是要掌控它们而是要熟知它们的习性,将它们融合在一起,取长补短,这样才能够让它发挥最大的实力。你的凤尾耳环和凤首耳环正是起到这个作用,可只有你冥顽不灵,还蒙在古里。”还老继续道。

凌若夕忽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她道:“海老,谢谢你。”她是若有所思:“我现在就去吃饭。”

然后说了一句。

“哦?”海老眉毛微微挑起。

“您说的对,人要顺其自然,利用其力量,吃饭也是人顺其自然的一种体现,我已经三日未吃饭了。”说罢她便转身。

海老却微微笑了,凌若夕走后,他便似乎对着空气道:“这丫头还真像当年的你啊,可惜你已经不在了。”

她回到别院,云井辰正做好一桌子的饭菜等着她回来。

“娘子吃饭了。”云井辰对她道,她的内心瞬间有一丝小小的感动,他不知道她哪日会回来吃饭,却一直是做着饭菜等着她吧?

凌若夕吃了起来,众人都看着这对模范夫妻,就在此时,叶月的手忽然牵着叶红。

叶红想微微缩手,却被他牵得很紧。她脸微微一红低下了头。

众人在这里修行,一下子半个月就过去了,这时候的凌若夕对着礁石打出一股力道,这礁石瞬间碎裂。

这力量只是她用了一小股力量,她对那次老人给她说的话有所感悟,因此密术和玄力结合的更加完美,她才可以如此精准的掌握。

“怎么?你们又来挑战我吗?若是你们还伤不到我,是无法去地底迷宫十一层的,我倒是很喜欢你们留下里陪我这个老头子呢。”海老道。

接着这些小辈门纷纷将自己的力量集中起来,只是和上次不一样,他们把力量几种在凌若夕的身上,凌若夕用自己的力量,将这些力量顺其自然,又慢慢疏导,最终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果真给了还老一击。不过海老还是坐在那里巍然不动。似乎连一根头发丝也没掉。

众人大惊,难道是方式不对?

就在众人觉得内心气馁的时候,海老却笑了道:“哈哈哈,你们这些小辈真有你们的,我可以放你们过去了,我本是星月族的一道力量残影,可以说这个第十层迷宫就是我。我就是这片海滩,这个小岛,这些都是我的力量,你们走吧!去十一层!”说罢他大手一挥,一道海浪向它们袭来:“不要抵抗,海浪会把你们送到十一层去。”他的声音回荡在耳畔。

却在这个时候,凌若夕被单独的海浪卷了起来,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

这里,还老的声音响起。

“他们都被我送到了第十一层,只有你,我直接送入了十二层,那里有对你的考验,你的至亲留了东西给你,那个东西在迷宫十三层,那东西你能不能得到就看你的了。”说罢她瞬间感到天旋地转。

此时坐在礁石上的还老却睁开眼睛,蓝色的海洋有一部分变成了黑色的海水,天上的星空却也慢慢被乌云遮蔽。

“今日我只能把你的东西守护在这里了,没有忘记履行对你的承诺,只是希望你的后人,能够比那个魔族更快速度地找到那个东西。”说罢这片天地瞬间变成黑暗,第十层地底迷宫瞬间被黑暗所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