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73章 人人诛之

第673章 人人诛之

她咬了咬牙道:“好我答应帮你弄来,但是求你救救叶红。”

其实叶兰早就知道内宗宗主做的那些事情,他经常将宗外的女子长得漂亮一些的掳进宗内,然后将她们藏起来,然后凌辱她们。

她有一次去宗主堂传达四长老的口谕的时候看到了,但是她装作没看到也不敢说。她很害怕,因为内宗的宗主很可怕,他修为很高,不是她说一句就能够让别人相信的。再说宗主本来就在内宗的声望很高,也不是她三言两语就能够撼动身份地位的。

所以她答应把令牌偷给凌若夕,她觉得用一个人渣的命去换叶红的命很值。

凌若夕不知道这些,听到她能如此之快答应也十分惊讶,她被叶兰带到叶红所在的地方,二长老正在等着他们。

“听叶飞说,你不怕魔气入侵,甚至还驱散了魔气。”二长老仔细打量着凌若夕耳朵上的耳环,甚至还看见了她的戒指。

“也许是这其中有定数吧!”此时大长老也走了进来。

“现在我们两个会将密术注入叶红的体内,将她本身残存的一部分玄力和魔气隔离开来,不过恐怕撑不了多久,你必须用你的力量,将里面的魔气全部转化掉,包括她体内本身残存的魔气。”大长老道。

“好,我尽力一试。”凌若夕道。

接着两位长老便开始传功给叶红,凌若夕也在传着,叶兰则到外面把手好入口。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四长老在外面说什么也要进来看看。

叶兰一直缠着她不让她进来。

不仅如此,四长老还带着叶不凡来了。大长老和二长老都皱着眉头,要知道这是长老堂内部,外人都不可以进来。

况且他们两个是了解叶不凡的,他这个人做事十分死板,一向最守规矩。若是看到凌若夕在这里还是帮叶红疗伤,那么一定会做些什么的。

不过后面四长老便没有声音了,似乎是外面的人走了,也不知道叶兰用了什么办法,让四长老走的。

他们只有继续传功,等到凌若夕收功。二长老才道:“谢谢你救了我的徒儿,我只收了这么一个土地。若是她有什么事情,那可怎么是好?”

凌若夕点头道:“不必客气。”说罢便辞别了两位叶家的长老。

那大长老和二长老互相对视了一眼,心里好像在说着什么,不过表面上什么都没说。

叶兰急匆匆地走了出来,脸色十分不好看,她将令牌交给凌若夕道:“我已经拿了师傅的令牌,你用完一定要尽快还回来。”

“你怎么了?”凌若夕问叶兰。

“我没事,刚才只是为了让师傅和宗主不要来这里,我用密术给自己造成了内伤,说是在秘境里留下的伤。”叶兰道。

凌若夕点头。

到了夜晚,凌若夕一行人便飞速地进入了宗主堂,今夜的宗主堂比往日更加宁静,也许是因为有叶家三兄弟的带路,变得更加方便了。

可是他们却没有找到叶不凡。

凌若夕来到一个地方,那有一道门。

“这里爹平日里都不让我们进入,说是他闭关练功的地方。”叶老二道。

凌若夕将门用玄力打开,她便来到了那个叶不凡练功的地方,这里本该关押着许多女子,可是这些女子如今一个都不在这里,只有许多整齐的房间。

“果然,这个老狐狸察觉了。”云井辰微微笑道。

狐狸跑了出来,他是狐狸,嗅觉异常灵敏,凌若夕一行人跟着狐狸跑着,跑了好几条路,竟然来到了宗主堂的后山。

狐狸在这里停住,然后小爪子开始刨土。

云辰一把拎起狐狸,然后凌若夕手中凝聚力量,将土一掀开。却发现横七竖八的少女尸体盖在土堆下面。

大家分别都傻了眼,这些少女衣着太过暴露,眼睛都睁的很大,尸体并未完全硬化,看来没有死太久,是临时被处死的。

“这些是怎么回事?”叶飞吃惊地看着这些尸体,在宗主堂的后山,用脚指头想也至少和叶不凡脱不了干系。

而且这些女子衣着暴露,又想到了那些房间。

他们不得不往那方面想,难道每次叶不凡闭关都是为了做这种事情?

现在他一定查到了什么才将这些少女毁尸灭迹。

“什么人,敢在后山?”叶不凡看着大家,似乎他也没想到,他明明把尸体藏的那么远,竟然会被找到。

狐狸看着叶不凡,发痴叫声,小小的眼睛瞪得很圆。凌若夕知道,这是慕容冶对叶不凡的仇恨。

“这些女子可是你杀的?”叶飞一字一句地问,他不想承认,叶不凡会是一个如此无耻之人,他杀了这些少女究竟有何好处?

为何他内心严厉的父亲会是这个样子。

“不是,这里怎么会这么多尸体?”叶不凡很惶恐的样子:“难道真的有贼人在这里大逆不道!做出苟且之事!”他说的义正言辞。

听的凌若夕简直想吐,有胆子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却没胆子承认。凌若夕忽然鼓起掌来:“叶宗主真是好演技。”

她只说了这么一句,然后道:“不过今日你恐怕是要交代在这了。你真的不想承认么?”她忽然道。

“不是本宗主做的,本宗主为何要承认?”他开口道。

这时候狐狸忽然出来然后化成了人形,他双眼通红地看着叶不凡:“真的不是你做的吗?你杀了我心爱的人,今日我要为她报仇!”说罢狐狸冲了上去。

凌若夕心中大叫不好,这个狐狸这样下去简直是找死。他根本不是叶不凡的对手!就在叶不凡要杀狐狸的时候,叶飞忽然拦下了叶不凡的一击。

“你再问你一遍,这些是不是你做的!”叶飞不是傻子,若是他爹能够痛快承认,起码证明叶不凡还有一丝磊落,但是现在他不仅不承认,还在他们面前装样子。

他完全觉得丢脸。

“我这辈子最羞愧的事情,便是做了你的儿子,今日我便来结束这段父子之情。叶老二,叶四,你们今日若是阻止我就是我的仇人。”说罢叶飞便运气了周身的密术冲向叶不凡和自己打了起来。

“飞儿,你真的要杀了为父?你可一直是为父的骄傲。”叶不凡看着自己的儿子。

“骄傲吗?你将我娘囚禁起来算是什么骄傲?有你这种父亲,我真觉得是一种耻辱!”说完他便和叶不凡开打。

若是过去的他,自然没有办法打败叶不凡,但是通过秘境大家都在成长,秘境中叶家的小辈过的也是刀尖上的日子。

一下子这些小辈似乎长大了,力量也增强了许多。

叶飞竟然和叶不凡打了个平手。

不过说是平手,毕竟叶飞更加年轻,叶不凡说到底还是老了因此还是叶飞占了略微的优势。

叶不凡知道自己不能苦战,一下子缩进了宗主堂。

众人也跟了上去,可是这里面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他们一下子找不到叶不凡了。

凌若夕周身展开力量,金色的力量充斥着整个宗主堂,她感应到了叶不凡的存在,率领众人冲了过去。

却发现此时叶不凡用匕首抵着一个女子的喉咙。

“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她!”那个女子凌若夕见过,赫然便是叶飞的母亲,一个中年女子。

“娘!”叶飞大惊,没想到叶不凡竟然做出如此卑鄙之事,他有愧于宗主堂。

可是这个时候,叶飞的娘却想都没想一脖子撞上了匕首,血立刻流了出来,叶飞尖叫一声,巨大的密术笼罩全身,一招杀了在呆立中的叶不凡。叶不凡恐怕也没想到自己的女人会这样做。

“娘,你怎么能丢下孩儿?”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现在凌若夕知道,只因未到伤心处。叶飞哭了。

“傻孩子,别哭,娘知道你一直很努力,才回来当争夺这叶家的少宗主,全部是为了娘,可是娘只希望你快乐,当不当少宗主无所谓……”

“娘!”

叶飞哭了,嚎啕痛哭,这个夜晚,他的爹死了,他的娘也死了。

凌若夕只是看着叶飞,她没有说话。

后面叶飞主动的弃权了第四轮的少宗主选拔,他说少宗主的位置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想成为少宗主的动力已经没有了。

而这个动力便是他的母亲,他母亲身份低微,只是叶宗的一个丫鬟,因为被叶不凡看上了,一夜春宵,便怀了他。

但是身份低微无法改变,那时候叶不凡早已有了自己的妻子,只是无所出而已。他的母亲是叶不凡的小妾,常常受到其他叶族人的欺凌。

若不是他天赋卓绝,恐怕叶不凡也会像处理那些少女一样处理他母亲吧。

他想当少宗主,也是因为希望他的母亲能在叶宗过的好一些,却想不到,最终,他还是不适合生活在叶宗,他应该把他母亲带出去的。

所以现在他带着他的母亲离开叶宗,哪怕是死了之后,他也不想自己的母亲被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