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74章 潜藏在黑暗中的真凶

第674章 潜藏在黑暗中的真凶

叶不凡的死很快就响彻的叶宗内宗,只是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后面大家便有一种说法,说他是被潜藏在秘境之中的歹人杀死的。

只有叶家的那些小辈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叶不凡的死推动了选少主的计划,因为宗主已经没有了,一旦谁当选了少主,便是叶宗内宗的宗主不二人选。

或者说现在已经不是选少主了,而是变成直接选叶宗内宗的宗主。

可是大家完全没有心情去做这些事情,整个叶宗表面上看上去风平浪静,但是所有人都笼罩魔族的可怕阴影之中。

不过也因为这样,叶宗的少宗主选拔,又拖延了一个月。叶不凡的丧事在宗主堂举办,修兰国女皇亲自来临。

“请节哀。”修兰国女皇表示沉痛地说着。凌若夕却站在旁边内心冷笑,那些女子不就是修兰女皇提供给叶不凡的吗?

原来她也不是什么好鸟!

“女皇陛下,有人命我将这个东西送给您。”说罢有一个小厮拿了一个礼盒给修兰女皇。

“东西已经检查过了,没有问题。”有人提醒她。

她慢慢打开,瞬间脸色十分不好看。

这是一支发簪,当然不是她的,是狐狸心爱女人的,或者说是狐狸送给那个女人的。

修兰女皇应该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死了,但是这个时候有人送发簪给她,就说明这件事还没完。

送发簪给她的当然是凌若夕,不过这也是狐狸的意思。

她知道狐狸想报仇,便没有阻止。

前几日叶不凡死的时候,他却一脸了然,似乎大仇得报。凌若夕知道狐狸是个重情重义之人,妖族也许都是这样吧,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一旦爱上,便永世难以忘怀。

长老堂再次接到命令,说少宗主一定要选拔,这次的地点是叶宗的神殿之中。

也是另外一个秘境,一个未曾开发的秘境。这个秘境极其凶险,叶红昨日来找过凌若夕。她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和叶兰也和好如初,身上的魔气也清除干净了。

凌若夕的肚子一日比一日大,终于是纸包不住火,大家都知道她有身孕,只是有众多法宝护体,孩子也可以承受得住。

因此依然参加了少主选拔。

叶红说大长老和二长老都十分纳闷,为何要选一个危险的秘境作为少主选拔。原来叶宗四长老上面还有一位叶宗的老祖宗,好像活了几百年了,没有人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

他们几个长老多半都会听那位老祖宗的话。

听叶红说,那个秘境里面好像有其它位面的断层,说不定很容易被卷入其它位面,若是这样还好,若是他们卷入了位面的裂缝之中,那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定再也回不来了。

有人说过,位面的裂缝里面是虚无,人在里面过不了多久便会消失。

这么一个危险的地方,竟然会被要求来用作少宗主的选拔,这不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送死吗?

不过这是老祖宗的决定,四大长老想说,却无法阻止。

听叶红说,这位叶宗的老祖宗,即便是四大长老联手对付,都打不过,其修为远远超出了神玄期,凌驾于众人之上。

他们这些叶宗的小辈虽修为突飞猛进,却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这样,凌若夕不禁对这位叶家老祖宗感到好奇,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呢?而且为何他一定要叶宗的人进入神殿呢?

越来越多的古怪显露出来。

叶红本想放弃叶宗少主的选拔,但是叶家长老说希望她去神殿之中查看一番,也许能够找到答案。

叶兰自然也跟着去,至于叶月,他已经完全不想当叶家的少宗主了,只是想将这件事查清楚,他就不信那个所谓的神殿还能有魔族出没不成?

凌若夕还听叶红说过,这个神殿好像是上古的时候,人类为了对抗魔族建造的,只是不知为何会在秘境之中。

想必里面有许多宝贝。

听到宝贝,凌若夕忽然有了自己的盘算,云井辰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便说要和她一同去。

凌若夕无非就是想将神殿的宝贝打包带出来吧?

叶不凡的葬礼引来了许多其它宗族的人,一宗之主的葬礼,说要发丧。怎么说别的宗主也会来拜会一下。

叶宗内宗稍微变得有些热闹了起来,其中引得凌若夕在意的是剑宗也来人祭拜了叶不凡。

叶宗内许多生人走动,也不影响凌若夕在谷中散步。云井辰和凌若夕早起,云井辰每日早晨要练剑。

一道剑气直接劈开那块巨大的岩石,力量精准让岩石顿时出现一道巨大的口子。

几个剑宗的弟子似乎是有所感应,纷纷跑来,用剑之人,对剑是最为敏感,却看云井辰手中所持长剑。

“你不是我剑宗之人,为何会有这把剑?”其中一人问道。

云井辰并未回答,他的东西怎么得来还需要和他人解释吗?

他转身,完全没有理会他们。

“慢着,你今日不许走!”那人慢很无理,拔出手中长剑要留下云井辰。

一道剑气飞过,将那人脚下划出一个巨大的口子,那人顿时便动弹不得,好强的剑气,好猛烈的杀意,才一招便让他动弹不得。

云井辰只一个人往回走,他还要去给凌若夕做\爱心早餐,不想和这些人纠缠,更加懒得多加解释。

却不想早餐刚做好,他一口口喂着凌若夕吃着,小一和圣雪这些日子干脆直接住到了叶柳的住处,实在受不了当他们两人的电灯泡。

却被几个人打扰,奈何这房子周围有巨大的结界。

凌若夕用过早膳,却发现有人站在房子外面,便好奇问:“你认识?”

云井辰摇摇头,道:“不认识。”接着便不理会他们。

不过凌若夕看他们没走,便道了一句:“你们有何事?”

对方却道:“我们并非来找你,而是找那个红衣男人,他手中的剑好像是我们剑宗丢失的圣剑。”他道。

他指的是血煞?他们是剑宗的。

云井辰不喜欢他们来打扰他和凌若夕便道:“既然是圣剑,我便还回给你你们如何?”

这些人虽然表面上不好意思,但是皆露出了贪婪之色。

说罢云井辰将剑一丢,那人飞快地接住了剑,可是在他手刚接触剑的一瞬间,他的手掌便渗出血来,然后血煞疯狂地在吸食着他的鲜血,他赶忙将剑丢弃到地上,接着剑又回到了云井辰的手中。

“看来它并不是你们丢失的那一把,既然这是我的剑,你们还是别打这剑的主意了,剑有相似,你们拿了也白拿。”说罢云井辰便不再理会他们。

为首的那人手还在不断流血,血煞,是一把凶残的剑,也是一把极其有灵性的剑。会自动认主,若是不被它认同的人握着,便会被反噬。

这些人内心贪慕云井辰的剑,却无法掌握,只有被反噬的份。

不过云井辰已经对他们很客气了,若是按照当初的他,便是一剑上去将他们全杀了。

“这位兄台既然是爱剑之人,那么不如改日来我们剑宗,我们剑宗是欢迎爱剑之人前来切磋的。”说罢一张请帖丢了进来,上面赫然写着“剑宗”两个大字。

“这是我剑宗的宾客帖,只要手持这帖,来我剑宗,我剑宗必定视如上宾。”说完那一行人却走了。

凌若夕和云井辰没有去看一眼那个帖子,这个时候一直躲在厨房偷吃东西的狐狸忽然出来,它将请帖一叼,然后咕噜咕噜地转着大眼睛将上面的内容看了一看,然后叼到不知哪里去了。

凌若夕和云井辰压根没将这件事放在身上,在他们看来,剑宗似乎和他们没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还想不到,两个月后,他们会一齐上剑宗,因为云井辰莫名地成了剑宗的少宗主。

不过这还是一段时间以后的事情了,等到叶宗的那些人离开,叶族内宗又要举办第四轮的比试。

进入叶宗第四秘境,也就是最后一个秘境之中。凌若夕也早已做好了准备,叶族的大长老悄悄的让云井辰也陪同了凌若夕进去,自然是为何保护凌若夕的安危。

虽然连他们几个长老都搞不清楚,为什么云井辰会每次都出现在秘境之中。

这件事,云井辰也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做解答,而凌若夕从来不问云井辰这种问题,她认为所有的问题她的夫君不告诉她,那么她就没必要知道。

这是她和她夫君之间的一种默契,等到他想告诉她的时候,她自然会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