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78章 叶宗大难进入叶宗坟地

第678章 叶宗大难进入叶宗坟地

凌若夕没有想到,当她再度踏上叶宗内宗所在的这片山谷的时候,这里早已是尸横遍野。早已没了往日清幽的光景。

不仅如此,这里晚上被一股黑暗笼罩着,整个山谷中叶宗的结界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冲天的魔气。

众人纷纷出来,难道叶宗内宗就要被毁于一旦了吗?不过好在除了街道上有有死了几个外,其它地方都没有看见任何一具尸体。

“也许他们还活着。”叶兰紧张地道,她不信长老们就这样死了。更不信叶宗内宗会如此之快被魔气入侵,这魔族难道真的回来了吗?

“那这些人都去了哪里?我们恐怕不能在魔气中久呆。”叶月道。

叶红皱着眉头,然后道:“若是他们还没死,应该在内宗坟地,那里有叶宗先人留下的结界,应该不会被魔气入侵我们去那吧。”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叶兰皱着眉头,叶宗墓地人为了活命真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

叶宗的墓地入口,并不在叶宗谷内,而是在谷后的一片树林里,这片树林常年是雾气缭绕,凌若夕等一干人跟着他们穿越过这片树林,出去便看见了一片坟地。

“今日连守墓人都不在这里了。”叶兰说话越发沮丧。

“凌姑娘,这叶宗的墓地除了守墓人,叶宗几乎所有人都不可以进入,这片树林便是入口,再往里走可就是有去无回,因为我们没有办法找到出口,这一层埋葬的是在叶宗生活的人。”叶月对凌若夕道。

只见这里果然是没有魔气。

只是这个时候一缕黑丝闯进了这一层的墓地,它慢慢扩大,冒着黑烟。接着成片的魔气出现。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叶月道,他们一行人飞快地穿过了这一片墓地,然后来到了一个悬崖边上。

悬崖边是铁锁桥。

“凌姑娘这里千万不能飞过去,因为这悬崖地下有怨魂,若是你飞行,它们会飞上来将你拖下去。只有走这洗魂桥才可以。”接着他们一行人过了桥,便来发现这里也有一个墓地。不过这个墓地的坟墓比刚才的要大的多。

“这边是家冢。”这显然是埋葬一家人的地方。

那些黑色的气体有跟了过来,它们路过拿道悬崖的时候,竟然将悬崖下面的怨魂融合在了一起,接着那些黑色的气体犹如有了实体,正疯狂地飞过来。

不过到了悬崖这边,好像有空气墙一般,它们冲不上来。

可是那些被黑气强化了的怨魂却一直撞在空气墙上,让整个空气墙都撼动了起来。

“这里的结界看来也快支持不住了,我们继续走吧。”叶兰呆呆地看着空气墙说了一句。

又是一片墓地,只是这片墓地只有一个坟墓,沉睡着的是叶宗的历代内宗和外宗宗主。凌若夕真是佩服叶宗的财力,墓地都修建的如此之大。

“这里应该是暂时安全的,这里埋葬的都是宗主和叶宗历代的长老,周围有强度的结界,下面是一个巨大的陵墓。”叶月道。

“是叶月吗?”有一个人从墓地下面缓缓出来,好像是三长老的声音。

“三长老?”叶月看着三长老,她好像受了伤。

“叶宗内宗遭到魔气袭击,我们真该早些听你们的话,不知道魔族为何盯上了我们内宗。”三长老忽然道。

她受了极重的内伤。

“师姐,师姐。”小一从墓穴中跑出来,看见了凌若夕,当然还有凌小白。

“小白?”大睁着大大的眼睛看凌小白。

“想不到小爷我会来吧?”凌小白得意地道。

“师姐,好可怕那个黑气会侵蚀人内心,只要吸入了黑气便会自相残杀。”小一似乎在回忆起什么。

“三长老,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云井辰却开口道,这个三长老的眼神极其不自然,而且她好像知道些什么。

“那片黑气,是冲着我们叶宗的坟地来的,这叶宗的坟地还有一层埋葬着远古和魔族大战的先人遗体,还有他们所使用过的武器。”她眉头微微皱着。

恐怕魔族要的是武器吧?

“里面任何一件武器都是非常强有力的,若是被魔族得到,恐怕会成为他们又一支的力量。守墓人看见叶宗险些被灭族,做出了让步,让我们在这一层避难,但是下面的那层墓地,他是坚决不会放行的。”三长老艰难地回答。

众人也是一惊,不知道原来叶宗远古的遗骸竟然在这里面。

“可是魔气快要过来了。”叶兰焦急的看着碰撞着这个结界的那些怨灵,似乎这结界也要抵挡不住了。

“这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我不能放你们过去。”出现了一个穿着破烂斗篷的人,兜帽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长相。

“我必须永远守护这里。”他道。

“难道死人比活人更加重要吗?”叶兰不明白。

“不,你们之中有人身上中了魔障,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我不知道这个中了魔障的人是谁,魔障隐藏的很深,我也是在你们来的时候感应到的,若是我放了你们进去,那么这个人一定会突然发魔障,到时候和外面的那些带着魔气的怨灵里应外合。迟早你们都要死在这里!”守墓人道。

“难道魔障不能被发觉吗?”叶兰继续问。

“不能,这个人的魔障没有发作过,应该是隐藏的很深,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谁中了,只有他发作过一次,我们才知道。”守墓人继续道。

“不过你可以进去。”他看着凌若夕:“我确定你没有问题,若是要进去便你一人进去好了。”

凌若夕惊呆了,竟然只让她一人进去。

“娘,宝宝也想陪着娘亲一块去,你看我像是有魔障的吗?”凌小白眨巴着大眼睛,对着守墓人卖起了萌。

不过他的卖萌对守墓人一点儿用都没有。

“要不你们都别进去,要不让她一人进去,还有叶宗的人死活和我无关,我只是守护这墓地的。”守墓人语气冰冷地道。

“娘子,你进去吧。”云井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小白那把乾坤袋拿来,塞到凌若夕手中。

凌若夕点头,守墓人最终还是让凌若夕进了下一层墓地。

远古墓地没有坟墓,地上插着各种武器,这武器下面便是那些在缘故大战中战死叶家士兵的尸体。

守墓人一直跟着凌若夕,凌若夕佯装边走边看。

走了一会儿,忽然这层墓地一股震动,守墓人化作一道光芒飞去了上面一层墓地。

“狐狸,出来,干活!”凌若夕运起起力气,狐狸身上发着光芒,她用力一吸,将这些兵器全部纳入乾坤袋中,接着在原地出现了一模一样的武器。

“这些武器能持续多久?”凌若夕问。

狐狸好不容易伸出它毛茸茸的小爪子,对凌若夕比了一个抓印。

“很好。”凌若夕点点头。

守墓人再度回来,看见凌若夕若无其事地站在原地,狐狸此刻已经藏入了她的头发。

“我想回去了,这里不过只是一片墓地而已,没什么好看的。”凌若夕道。

“难道你不想活着吗?这里足够抵御魔气。”守墓人对凌若夕道。

“我的丈夫和儿子都在上面,送我去上一层吧。”凌若夕对守墓人道。

“你和她真是一样固执。”说罢他将凌若夕送回了上一层墓地。

不过现在的情况不怎么好,大家都在运气密术维持着结界,那些怨灵前赴后继地撞了上来。

他们本来可以支持住结界,这个时候,一道黑芒从半空中扫射过来,直接撞向结界,一下子结界破碎。

那些怨魂冲了进来,大家纷纷往地下坟墓逃窜。

可是冲到一半的冤魂忽然不动了,凌若夕看着天空中,这些奇怪的怨魂。赶忙让小一带着凌小白进去避难。

这个时候,天空中却出现了一个人,这这人大家都认识,那是叶小三,那个失踪在秘境之中的叶族。

“原来你们都在这里啊。”叶小三继续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

“叶小三,你修得猖狂!”叶四忽然道,想到自己的哥哥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就感到痛心疾首。

“弟弟?哈哈哈?真有趣,原来你是叶小三的弟弟啊!”叶小三忽然笑了起来,好像说的那不是自己。

“四弟,他已经不是三弟了。叶老二道。

“哈哈,没错,我只是占了叶小三的身体,这家伙的身体真的很好入侵啊,不过他真的是太弱了,倒是有一个做傀儡的好本事。和当年的我一样!所以我才如此中意这具身体。”他笑着道。

傀儡?难道那些奇怪的傀儡都是他走的吗?

“迷宫秘境中的傀儡是你做的?”凌若夕问。

“我?不,秘宫中的那个秘境是那个女人做的,我做的可是神殿中的傀儡,怎么样,那个神殿是我的杰作,那个秘境是我的创作,只是里面做出了一个难缠的女人,所以我才不得不离开。”叶小三对凌若夕道。

“别说,你长得还真有点像是那个女人呢!”叶小三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没有说话,她隐约知道他说的女人是谁,应该是她梦里出现的女子。

“不过算了,我今日来可是来破坏这个墓地的,在下一层墓地之中有我需要的东西。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说罢他身形一闪,接着就闪向凌若夕。

凌若夕想向后一退,却发现自己被定格住,这个人的力量远远超过她!

此时一道黑影来到凌若夕面前,这个人赫然是守墓人。

“啧啧,没想到你还在这啊?”叶小三似乎是认识守墓人。

“你不敢以自己的真面目示人,却在这里披着别人的皮。”守墓人似乎也认识这个人。

“真是的,被你认出来了,不过没关系,叶宗的人也要死了,我就让你们看一看我的真面目吧。”说罢他摇身一变。

凌若夕不认识这张脸,但是三长老却是认识的。

“大人!老祖宗?”三长老惊讶地看着面前的这人,这个人竟然是叶宗的老祖宗,四个长老直接听命之人!

“叶玄!”守墓人也拿掉斗篷,出现了一张年轻的脸庞,是一个银发男子,红色的眼睛,挡着一半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