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79章 守墓人大站叶宗祖宗

第679章 守墓人大站叶宗祖宗

“叶玄,想不到你为了寻求力量最终还是走上了魔道之路!”守墓人对叶玄道。

“魔道?我只是追求力量罢了,叶宗那个叶心儿根基倒是不错,只可惜还是死了,我要证明的是追求力量是没有错的,现在的我可以打败剑辰!”他道。

凌若夕不知道叶玄口中的剑辰是谁,不过听上去似乎是剑宗的人。

“哼!入了魔道便是要荼毒生灵,你以为这样她就会爱你了吗?你简直大错特错,今日就让我来看看究竟是你这个魔道余孽厉害,还是我厉害?”说罢守墓人冲上前去。

两方打斗起来,守墓人的力量总是发出灰色的光芒,而叶玄是黑色的,她们缠斗在一起,天空中的怨魂都颤抖了。

整个天地变色,那些有力量的人,更加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力量动荡了起来。

似乎本能地畏惧着这两股力量的交织。

这两个人,是绝对的高手!

只有高手过招,才会天地变色!

两人打的不分上下的时候,甚至守墓人还略微占了上风,这个时候叶玄却一招手,他一瞬间将这些怨灵尽数吸收。

变得开始强势起来。

凌若夕看见了守墓人似乎有些脱力,看来,他一开始只想速战速决,却没想到对方却有这些怨魂做为力量。

周围的怨魂都被叶玄给吸收着,他的力量在一瞬间又得到了补充。

他一掌将守墓人打了下来。

“哈哈哈,你看到了吗?这就是魔力的力量,你终究抵不过,只是你死了后,最后一层的结界是轻而易举地破碎吧?”叶玄笑着。

接着他毫不留情地杀了守墓人。

守墓人最终化作了一缕烟雾消散了。

“原来是用了长生之法,可惜这无尽的寿命换来的却只有一次的生命死了之后不可以转生!”叶玄道。

“至于你们这些叶家小辈,我才懒得计较,就让你们自身自灭吧!”说罢他飞快地速度抓起凌若夕,凌若夕现在觉得自己特别没用。

她竟然连一丝的反抗都做不到,力量的压制实在太厉害,这个叶玄早已突破了神玄期。

可是她却在神玄期的最后一层,无论如何就是无法突破。

叶玄轻而易举地打破了最后一层墓地的结界,将凌若夕顺手一丢然后一道光芒打在了凌若夕的身上。

接着她的血流在了这片大地上。

整片大地变成了活的一般,似乎都在跳动着。

“那样东西要出来了!”叶玄看着十分兴奋。

“你是她的后人,牺牲你她便可以复活!”他抓起凌若夕的头发,然后破土而出了一具水晶棺材,当然还有整个巨大的陵墓都从土中出来。

一个人,睡在棺材里。

那个人,和凌若夕长得一模一样。

“没错,就是她!哈哈哈!”叶玄没有管凌若夕,相反是将水晶棺材打开,然后触碰了棺材里那人的白皙肌肤。

甚至还亲了一口棺材里的人。

凌若夕顿时觉得无比恶心,他怎么亲一具尸体。

他将凌若夕一抓,然后道:“今日你便要作为她的祭品!”接着凌若夕发现她全身不能动,手腕被割开一道口子,接着血不住地往棺材里面滴落着。

不过滴落下去,却没有实感,好像被那个身体吸收,到处没血迹,而那个身体似乎变得期起色红润起来。

凌若夕感到头晕,再这么下去,她的血要流干。

“夕儿,坚持住,我把力量借给你。”声音很长远。

忽然这个时候,水晶棺材的女人睁开了眼睛,不过却是目光呆滞。

“杀了她!”叶玄对着水晶棺材里的女人道。

那女人木讷地朝着凌若夕走去。

“若夕!”云井辰此时赶来,发现竟然有两个“凌若夕”但是他一眼就认出了,谁才是真正的凌若夕。

“若夕。”他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昏迷的凌若夕。

“杀了他们,一个不留!”叶玄忽然道。

此时另外一个凌若夕便朝着云井辰攻击过来,力量之强大竟然形成了一道威压。

“轰!”一阵轰鸣。

凌若夕的耳环和戒指忽然发出强烈的光芒,接着凌若夕便醒了,只是眼睛变成了金色的。云井辰可以感觉她明显不是凌若夕。

凌若夕瞬间移动到天空,看着那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此时那个强势的女子,就好像变成了一具傀儡,任由凌若夕玩耍,一下子,她便被打飞了下来,然后凌若夕一把金光,将她炸了个粉碎。

又是一具陶瓷傀儡。

“怎么会这样?这里应该是她的尸首才对!怎么又是傀儡!”叶玄感到十分困惑。

接着又看见不对劲的凌若夕,忽然明白了什么。

“是我啊,南儿,我是叶玄哥哥。”他忽然对着凌若夕道。

这时候凌若夕却开口:“叶玄,你伤我后人,灭我叶宗,你我之仇,不共戴天。今日,我便要灭了你,为了这天下的苍生!”

她这几个字说的十分有威严。

“好啊!我是如此爱你,你竟然说要灭了我,我堕入魔道就是为了要复活你!可是换来的是你的什么,我对你痴情一生,可是你却和剑宗那个混蛋走了!”叶玄道。

“你我,缘分已尽。”说罢凌若夕手中持着金色光芒,叶玄想奋力抵抗,可是他的力量只是杯水车薪。

一瞬间他便被打的掉落下来,身上的魔气也早已被祛除的一干二净。

他整个人瞬间清明了起来。

众人都感觉叶玄整个人不同,他支撑着站了起来,然后朝着凌若夕一点一点地走去,不过终究是没走到凌若夕跟前倒了下去。

却被凌若夕一把抱住。

“对不起……南儿……我只是想再看看你……却被魔族利用……我一定很没用吧?不过我最终还是看到了……你。”他想伸手去抚摸凌若夕的脸,不过手却再也没有抬起来。

顿时和叶心儿一样,消失了。

忽然凌若夕眼睛的金色消失,她看了看云井辰,然后便觉得眼前视线很朦胧,倒了下去。

“若夕,若夕。”耳畔是熟悉的声音,让她感到好安心。

“娘亲,你快醒醒吧!”凌小白,肉乎乎地小手扯着凌若夕。

凌若夕缓缓睁开眼睛,一边是自己的相公,一边是自己的儿子。

“娘子,你总算醒了。”云井辰对于凌若夕的醒来感到欣喜若狂,她已经昏迷一个月了,肚子里的孩子也停止了成长。

好在小一说没什么事。

小一将药端了上来,递给云井辰。

示意他喂她喝药,然后慢慢退出去。

过了几日,凌若夕才彻底恢复。不过她出去的时候,却看见叶宗内宗全部都张贴着白色的布条。

到处一片清冷。

叶红、叶月、叶兰他们也穿上了白色的衣裳。后来她才知道,大长老和二长老为了保护他们死了,三长老受了重伤,虽然还活着但是却感到劳累。

四长老失踪,不知去向。

“凌姑娘,若是不嫌弃,还请当我们叶宗的宗主。”三长老对凌若夕道。

现在凌若夕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叶宗。

凌若夕却摇头,她并不是要当什么宗主。

“宗主之位就传给叶月吧。”凌若夕道。

叶月是个十分聪明之人,倒是把宗主传给他是最好的选择。

接着宗主上任,信任宗主是叶月。辅佐宗主之人是叶兰和叶红。至于凌若夕,当了个叶宗的长老。

当然是名义上的长老,她还必须离开叶宗找回到第一位面的方法,因为无忧还在第一位面。

这一日,凌若夕终于决定要离开叶宗。

叶月跑了出来,将一个锦盒递到凌若夕的手中,那是一个翡翠的手镯,透着光,里面有若隐若现的凤凰。

“啊!”凌若夕忽然感觉肚子一吃痛,脸上的表情非常不好。

云井辰赶忙扶着她坐下来修习,小一替她把脉。却皱着眉头道:“还是那个问题,师姐肚子的孩子可能身上带着魔气,若是孩子一日日长大,这魔毒早晚会压制不住。还有师姐身上的血咒,可能会发作。”小一小心地道。

“师姐,你快戴上镯子吧,能帮你暂时压制住魔毒,还可以撑一会儿。”小一道。

凌若夕戴上了手镯才感觉好一些。

“凌姑娘是我叶宗长老,同时也是我叶宗大恩人,有一件事情,我想你们听了会有用,听说剑宗之内有一把碧雪剑,不过那把剑已经毁了,但是里面有个千年剑魄被保存在叶宗之内,可以压制天下的邪魔之气,若是你们去了剑宗取得剑魄,或许可以暂时压制住凌股姑娘体内的魔毒。”叶月道。

“千年剑魄?”云井辰问。

“没错,你们恐怕不知道吧,这剑宗的千年剑魄之所以还没有炼制成剑,是因为这剑魄好像不匹配剑宗炼制出来的任何一把剑,因此才被封存。虽然剑宗比我们叶宗在七大宗排名要前许多,是七大宗之中的第二宗派,不过里面却都是些剑术高手,倒是云兄可以去试试,你有血煞,想必剑宗的人应该会认出来。”叶月道。

的确,剑宗的人一眼便认出了血煞,云井辰点点头。

这时候小狐狸不知道从哪里叼来一个剑宗的请帖。

“看来,是有必要去一趟剑宗了。”凌若夕一把拿起请帖。

叶月转身回去的时候,忽然胸前一阵难受,却发现一道黑色的印记出现在胸前,接着他的双目变得通红。

嘴角露出嗜血的笑意。

原来,那个叶宗中了魔障的人,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