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81章 被杀的乐宗弟子

第681章 被杀的乐宗弟子

乐宗大院内,倒是鸟语花香,一大早便能清晰地听见乐宗中人的合奏。声音清脆而悠扬,沁人心脾。

饶是凌若夕也觉得心情跟着变得好起来,况且腹中胎儿听了这奏乐,也没有吵闹。凌若夕这几日感觉其实不怎么好,孩子一在腹中长大,一动胎气,若是和寻常的一样也就罢了。只是这胎气一动,便搅得浑身力量胡乱窜起。

甚至她隐约感觉周围有黑色的气体窜出,甚至这几日几乎每日都在做恶梦,完全睡不好,可是这恶梦一到早晨偏偏被忘得一干二净。

云井辰陪同着她在花园之中,她坐下来,偏生又睡着了。云井辰心知凌若夕身上带着血咒,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不知哪天都爆炸了。

魔毒被压制住,可是血咒难解。他只能尽量陪陪凌若夕,享受这短暂而安静的时光。

“原来你们在这啊,咱们这里傍晚的时候。”长孙灵儿这次起的异常早,她没有跟随那些人演奏,而是跑了过来。

演奏结束,那些奏乐的人也都散了,这里只留下凌若夕,还有云井辰。每日小一都跟在他们身边,帮凌若夕号脉,早上一次,晚上一次。以防她肚子里的胎儿有什么事。

凌若夕在这里被小心翼翼地保护着。

其实,这次来的不止是长孙灵儿,还有乐宗的宗主花容,她也来了。

“你们在这里住的如何?”她笑着对凌若夕和云井辰道。

“多谢花宗主美意,我们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只是过不了多久便要启程了。”凌若夕虽觉得在这里呆的很舒服,奈何身上魔毒未解,必须去剑宗找到千年剑魄。

“唉,实不相瞒,你们这个时候走并非是最好的选择,最近这彩云国不太平,据说出现一个杀人狂魔,许多大户人家的人都被杀了,这些大户人家据我所调查,都有一个特点,那么便是母亲体内怀了孩子。”乐宗宗主叹息一口气,连她也觉得这有些残忍。

“这些大户人家中有女眷怀了孩子,不仅一家人惨遭杀害,那些怀了孩子的女眷更是肚子被破开,里面的婴儿不翼而飞。”长孙灵儿继续道。

“如此危险?”小一问。

“其实不仅如此,还有七大国也不知为何出现一个这样的人,专门杀乐伶,我门下已经有许多门人惨遭毒手,情况倒是十分危及,现在大家都在谈论,我们乐宗究竟是得罪了什么样的高手。”花容摇头。

这的确对一个大宗派来说是个大麻烦,凌若夕不想欠花容的人情,毕竟人家把她留下来住了,而且人家把这些告诉她,无非是想让她帮忙,她是知道的。

只是这很容易惹祸上身,凌若夕在思索着究竟要不要帮她的时候花容再度开口:“其实我这次来,想必凌姑娘也猜到了吧?我是希望凌姑娘帮忙,先引出那杀害大户人家的逆贼,毕竟这是发生在乐宗的地界上,若不速速处理,你也知道恐怕乐宗会在其他六大宗面前颜面尽失。”

见凌若夕还不说话,华容便道:“我知道你是喜欢听这里的乐曲,因为我们乐宗之人所有的演奏中都含有乐宗的密术,若是你不嫌弃,我倒是可以派一个人整日跟在你们身边,给你们吹奏,你放心,这个人一定不会拖你们后退。”花容干脆咬咬牙。

凌若夕知道乐伶行走天下,有的会专门为达官贵人吹奏,而暂时居住在那户人家,只是这要许多的银两。

现在花容所说的派一个人就是这个道理,应该是说让人跟在他们身边,然后定时给凌若夕吹奏。

“好。”凌若夕想到最近发作的胎气便答应下来:“我们也不会强人所难,只要孩子生下来,他便可以回来,不用再为我奏乐。”

“好,凌姑娘果然痛快,那就让灵儿陪在你身边吧。”花容笑眯眯地道。

凌若夕恍然大悟,原来她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不过是给了凌若夕一个借口,让凌若夕能帮助她查清楚,这城里残忍的血案罢了!

不过凌若夕终归是答应了下来,说出去的话便是泼出去的水。

“灵儿,你先退下吧,干娘有话单独和凌姑娘说。”花容忽然对长孙灵儿道。

长孙灵儿点点头,便走开。

小一看着长孙灵儿走开,赶忙和圣雪叫住灵儿,让她带他们到这里转一转。就剩下了云井辰和凌若夕,还有花容。

“灵儿这孩子就拜托你们了,这个东西乃是我乐宗的玉佩,有了这块玉佩可以号令当地的乐宗弟子,若是你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对当地的乐宗弟子提出来。”花容道。

“哦?花宗主这么大手笔,看来长孙灵儿和您的关系可不止这么简单吧?”云井辰也是个聪明人,一个区区的干女儿能够让一宗之主如此上心?

“果然,我虽瞒住了众人,却瞒不住你们。没错,长孙灵儿是我的亲生女儿,当时我年纪还小,你可知道乐宗的宗主是永远不得成亲的,因为要保证吹奏的乐曲纯正,若是吹出来的曲子里面有一个人牵挂另外一人这种情绪进去,那么便无法充分地发挥乐宗的密术。”花容又叹了一口气,今日她的叹息比往日都多,那张美丽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

“灵儿,便是当年我和一人生下的孩子,当时我们流落在秘境之中,无法找到出口,我和他本就相爱,于是在秘境中生下了灵儿,后来我们终于找到秘境出口,并且我知道这个出口是乐宗当时的宗主为我打开,我觉得我不能让她看见我手中的孩子,我当时一时糊涂将孩子丢进了位面裂缝。”花容看上去十分后悔,她后悔将自的孩子丢了。

“但是现在,命运又把灵儿送了回来,这次我是乐宗的宗主,我有能力保护灵儿。”花容道。

凌若夕只想冷笑,这个乐宗的宗主,为了自己的能够当上宗主,竟然舍弃了自己的孩子!这种人,怎能为人母?

“我知道,当时是我一时间鬼迷心窍,若是再来一次,我一定选择灵儿,现在求求你们保护灵儿,因为乐宗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了,灵儿跟在我身边,只会带来无尽的危险。”花容道。

“我答应你。”凌若夕没问有什么危机能够让乐宗的宗主如此惶恐,而且乐宗的人似乎还不知道。

“多谢你,凌姑娘。”花容如释重负地道。

“你乐宗,恐怕不是做乐伶生意如此简单吧?若是我猜的没错,你们应该是做情报生意的,能够当上这第三位面七大宗之一,做这个乐伶生意就能够迅速起来,得到名望,这是不大可能的。”凌若夕道。

“凌姑娘果然聪明,没错,我们乐宗表面上看起来是做乐伶生意,但是实际上是贩卖着情报,只是很多人不知道而已。”花容道:“我们乐宗的人擅长迷幻咒,可以让对方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将情报都告诉我们,不过前提是他的力量在我们之下,若是力量在我们之上,心智又够坚定,自然不会被迷惑。”花容道。

凌若夕看着花容,能当上一宗之主的女人不简单,只是她说的巨大危机是什么,这个倒是有待考究了。

凌小白回来的时候正兴冲冲地头顶上戴了一个花环,他很受乐宗的女孩子们欢迎,甜滋滋地吃着那些少女们做的点心。

当凌若夕看着凌小白被一群比他只大三四岁的妹子围着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斯长大了一定和他爹一样是个十足的妖孽啊。

凌小白现在已经十二岁了,若是再长个三年,长出了,肯定是个不折不扣的妖孽。

当然小黑看见有点心也跟着恶意卖萌。

“娘亲,快些过来吃点心,这里有好多点心啊。”凌小白手中拿着一块向凌若夕炫耀,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个孩子。

“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有许多女孩子围在你身边吗?”不知为何凌若夕问了一句。

“不会,不会,为夫可是自始至终都喜欢娘子的。”云井辰搂着凌若夕慢慢地在花园散步,然后说道。

“是吗?”凌若夕浅浅一笑,看得云井辰是心花怒放,他的娘子还是如此娇俏可人。

不过实际上也是,有力量的人,倒是不容易老去,别看凌若夕现在是这个年纪,但是和云井辰看上去就和二十出头差不多。只是云井辰一袭红衣一头银丝,走到哪里都显得特别显眼。

也更加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妖孽,凌若夕则不同,很低调,一副少妇的样子,却有一种特别的美。

因此,叶心儿会看上云井辰也是有道理的,毕竟此等绝色美男在整个龙华大陆都没几个,当然除了那只整日叫唤的狐狸。可惜他已经是狐狸了,不会变成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