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82章 灭门惨案

第682章 灭门惨案

凌若夕没有忘记,要帮乐宗找出这最近几个惨案的凶手,可是最近的一个凶案现场已经被打扫一空。

毕竟那些尸首已经是惨不忍睹,因此在案发的第二日,便被打扫干净,不然被蚊虫叮咬,很容易让城里瘟疫慢行。

凌若夕走到一家已经被灭门的人家的院落里,发现这户人家生活还算富足,以及有些小孩子的衣服,女主人应该是怀有身孕,已经开始为自己的孩子做衣裳了。

只是这些衣裳那孩子还未穿上,就已经死了。

后面问了邻里街坊打听,却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当日那家人惨死,竟然没有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看来是这人最少会玄力或者密术中的一种,知道用结界遮蔽这惨案。

要知道结界内的事情,在外面人看来倒是没什么两样,除非你的修为比施展结界的人高,才会发现。

可惜这周遭都是些寻常百姓,又怎么能知道结界内的事情呢?

况且若是有力量,只怕找再多的证人也没有半点儿用。这些都是寻常人,没有力量,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一下子,线索又断了,过了几日,城里又发生了一个惨案,这次凌若夕进去,却发现地上全部都是横七竖八的尸首。

“是被剑所伤!”云井辰站在一个尸首边上道,这明明就是剑伤,除了剑宗之人别五他人。

这个人是剑宗出来的!

凌若夕内心暗暗有了答案,只是这剑宗之人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况且剑宗也有许多外姓弟子,因此这个线索似乎毫无用处。

“你看,他这个伤口,这上面有隐隐的煞气。”云井辰道。

凌若夕看了看伤口,她意识到有什么不好,红色的煞气,这伤口,不正和云井辰血煞的伤口一样吗?

果然,过不了多久,捕快立刻赶来,为首的捕快,身上有着些许密力,手中拿着剑,看来是剑宗的外姓弟子。

他看着云井辰,然后仔细打量了他手中的剑道:“没错,就是他,将他给我抓住!”

接着一群捕快上来抓人。

“你们谁敢动我夫君!”凌若夕张开一股力量场,金色的光芒充斥着其中。

“杀人凶手还敢抵抗!今日我若不为那些死去的人报仇,我就不配做这个捕快!”说罢他便冲了上来,可是他哪里是凌若夕的对手,最多不过是地玄初级的力量。

他自知打不过,便打算走,可能是搬救兵。

“慢着,李捕头,这位姑娘和这位公子,乃是我请来特地调查这件案子之人。”这时候花容出现,倒是替凌若夕解了围。

“不要以为我是外姓弟子就不知道,这位公子手中的剑,乃是血煞,而这些人身上的伤口,也是只有血煞才可以造成的,你看这红色的煞气!”李捕快道。

“可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灭门惨案,一个月之前就已经是这样了。”花容道:“他们才刚来这里几日。”

“是否刚来,还要抓回去问问才行。”李捕快斩钉截铁地道。

“哼!”云井辰剑一出鞘,然后再一飞,只见这血煞划过一道红芒,接着便随便划在一个尸体上,接着那道口子上面有着红色的光芒,接着那光芒慢慢侵蚀,把尸体侵蚀得连渣都不剩。

“那种伤口无非就是一些垃圾一般的兵器所划伤,你看好了,血煞的伤口是这样的!”云井辰道。

李捕快不是个傻子,他自然知道,这根本不会是血煞所伤了。因为若是真被血煞所伤,那这里躺着的就不是尸首了,而是一堆红色的粉末。

“看来,是在下误会了,想不到我剑宗的神剑血煞果真名不虚传。”李捕快的口气一下子缓和了许多,似乎是为了自己误会云井辰而感到抱歉。

“既然误会解开就行。”花容倒是来打圆场,这个李捕头毕竟是官府的人,又是极有天赋的剑宗外姓弟子,得罪他,对乐宗来说,还是不好的。

“既然是在下的不是,那么在下便今日请客,为你们赔罪。”说罢他便带一行人,然后去府衙换了一身衣裳。

请凌若夕来到了这里最大的一个酒楼“醉仙楼”上面包了一间包间。

“实不相瞒,今日之事确实是我火大了,这个案子,实在太棘手,这么久都未有什么线索,可见对方是个高手啊。”他叹气道。

凌若夕和云井辰也未多说什么,他们只是带着凌小白和小一一块吃饭。

“师姐,不若让我看看那些人的伤口。”小一忽然道。

凌若夕怎么忘了,小一本就是鬼医的徒弟,在地狱深渊的时候,应该见过各种伤口。

于是第二日,他们便去看了伤口,小一仔细检查了那些尸首道。

“这个伤口,看上去和传说中的血煞差不多,但是这伤口终究只是一个纸老虎,并非致命伤,而且虽然发着红光,的确有侵蚀效果,但是短时间内不会让这么多人死了,这些人真正的死因在于下毒。”小一道。

“下毒?可是衙门的仵作也验过尸,发现这尸体上并未有毒啊?”李捕快十分惊讶地问。

“不,有的,这些人是先被下毒,毒死,然后凶手再将剑刺上去,那个剑上抹了奇怪的东西,能够中和掉毒素,所以你们看上去,那个伤口就是红色的并且有红光,其实这是在中和毒素,若是将这些尸首,多放几日,毒素中和的差不多了,这红光也就消失了,凶手这一招十分巧妙,能够让人以为是剑宗杀人。”小一道。

“你是说,有人想嫁祸剑宗?”李捕快说话间还带着一股气愤。

凌若夕能猜想到,本来他就是剑宗的人,现在看到有人想嫁祸剑宗,自然是心急火燎。

“可是那个人要这人家的孩子干什么。”还是未出生的。

“唉,师姐,你有所不知,有一本医术上面记载着一种炼制邪药的功能,就是找齐七个这种婴儿,然后将他们炼制成丹药,服用后能够迅速提升功力,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这种事情太残忍了。”小一低着头道。

“如此荒谬的言论都有人会相信!”凌若夕一时生气,她定要将凶手甚至以法。

过了几日,凌若夕故意让小一帮她易容,然后乔装打扮,变成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孕妇,大着肚子。

而云井辰则易容成了另外一个容貌,来守护自己的妻子。

小一则易容成了小厮,这个大户人家恐怕会是那人下手的目标,他们故意将家丁减少了不止一半。

若是这样凶手还不下手,那那个凶手真是瞎了眼了。

果然周围展开了结界,小一说这毒是靠人体吸进去的,结界一旦张开,接着有奇怪的花掉了下来,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凌若夕看见这个花掉下来,周围又悄悄张开结界,就知道凶手已经来了,她慌忙运气力量,接着弄起一股大风,将花全部吹走,接着她在周围布置了一道更加强有力的结界。所有人开始瓮中捉鳖。

很快,这只王八便别抓到了。

他穿着黑色的夜行衣,带着面巾。

“终于让我抓到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是谁!”凌若夕道。

云井辰一把将面纱扯开,发现竟然是李捕快!

“李捕快,这么晚来,你不会是想说,你也是来找凶手的吧?”凌若夕道。

“是啊,凌姑娘,我觉得这里守卫太过稀疏,因此来看看。”李捕快道。

“简直一派胡言!”凌若夕浑身散发着杀气,死到临头还嘴硬。

“是真的,我没骗你,你可看见我杀了这院子中的任何一个人?”李捕快死不承认,只要他不承认,凌若夕便拿他没有办法。

并且这个李捕快是剑宗的人,花容交代过,千万不能定刑,不然到时候落得个屈打成招的话柄,这完全就是抓了等于白抓。

“凌姑娘,我有办法。”站在一旁的长孙灵儿此时道。

然后她拿出笛子开始吹了起来,不过这笛子吹的十分诡异,大家都只是看见她吹笛子的动作,都没有听见声音。

这听见声音的似乎只有李捕快一个,接着他目光变得呆滞。

然后长孙灵儿的声音响起:“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你为何要杀那些人?”

“剑宗,虽然是个大宗,但是对待外姓弟子和内家弟子却完全不一样,我在剑宗无法学到什么本事,便来做捕快,但是实在不甘心,机缘巧合下,知道了一种可以提升自己力量的药方,便是要女怀胎的孩子做药引。我决心去夺取。”他竟然将事情全部招了出来。

凌若夕立刻撤去了接界,准备将李捕快交给乐宗处理。

但是结界一被撤掉,周围却围了许多剑宗弟子,他们个个穿的一身黑色的衣裳,和平日的剑宗有些不大一样。

并且每个人的实力都非常强劲,都达到了神形初期。

“凌长老,还请将这个叛徒交给我们处理,他做了如此逆天之事,我们剑宗定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弟子!”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对凌若夕十分客气。

凌若夕知道是因为她的实力,这些人不声不响地出现在结界外面就等撤掉结界,凌若夕也是感应到结界外面有人才撤掉结界的。

“随意。”凌若夕只是单单地说了两个字,这毕竟是剑宗的事情。

“多谢叶宗的凌长老。”那人一口一个凌长老,好像知道凌若夕在叶宗内的事情似得。

“不要,别把我交给剑宗!我不回去!”谁知道这个时候跪在地上的李捕快被吓坏了,他已经从幻术中醒来,竟然拔出腰间的剑,想自杀。

但是这个时候一道黑影速度飞快地,将他的剑夺过来然后道:“叛徒,去接受惩罚。”说罢将李捕快一把揪起来,然后凌若夕只听见那些黑衣人道了一句:“凌长老,告辞!”

接着那些黑衣人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