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84章 气势宏伟的剑宗

第684章 气势宏伟的剑宗

偌大的山门敞开着,巨大的台阶通向山上。整块的大理石铺在台阶上面,这一定是一向巨大的工程。

台阶所过之处,连着宫殿。这些宫殿外表看上去全部气势磅礴,铺的是琉璃玉瓦,好不华丽。柱上虽未雕龙刻凤,却请了云启国最好的画师前来作画,这里并不让人显得庸俗,只是让人觉得大气。

若说叶宗是在山谷之中,有空谷幽兰的之觉,那么剑宗给人的感觉便是大气、豪迈、不拘小节!

此次剑宗宗主大寿,更是惹得各大宗派争相送贺礼,一件贺礼并不算什么,其余六大宗都是整箱整箱送。

那才叫出手阔绰,当然此次叶宗之人也来参加了剑宗的宗主大寿。也不知叶宗是派谁来,凌若夕拿出拜帖,他们随着剑宗弟子来到了住处,这里也是一处宫殿,只是凌若夕一家人,和乐宗好像是特意被分开了。

“凌长老,请这边请。”那个剑宗弟子对凌若夕一家人道。

剑宗的弟子都是穿着统一的服装,外姓弟子有留在山上的,传的是灰黄色的绸缎纱衣,而内宗的弟子,穿的确是天蓝色的绸缎纱衣。又根据个人在剑宗的地位不同,衣裳的款式也不同,多用绸缎和绣花的,便是等级越高的内家弟子。

这也显示出了剑宗的整齐规划,剑宗的弟子并非像其他宗派一样,他们十分低调,大多数时间花在练剑上。

这山上所有宫殿都有牌匾,牌匾则是写了宫殿的公子,还有两盘的对联,写的都是教化弟子的话。

凌若夕觉得这剑宗果然是一个大宗,气氛十分之好。

他们来到了较为偏僻的一个住处,倒没有将他们特意安排在叶宗的住处。

“那边的那所别院是为叶宗的住处,这边是乐宗的住处,这所别院虽小,不过却位置清幽,有山泉,大师兄说凌姑娘有身孕在身,不便住在人多嘈杂的地方,特意安排了这样一个清静之地。”那个剑宗内家弟子道。

“哦?”凌若夕倒是不知道,她的名气何时这么大了,大师兄,应该是剑宗的嫡传大弟子吧,应该是剑宗长老或者宗主的徒弟。

“我若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没有见过你们的大师兄,为何他知道的如此详细?”凌若夕倒是好奇了出来。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个剑宗的人摇头,他的修为并不高,只是地玄实力的样子。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们大师兄了。”云井辰道。

“对了,宗主特意交代过,让云公子去一趟剑堂,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还望云公子速速前去。”那人又道。

“我可否带内子去?”云井辰道。

“当然可以。”那人看云井辰有要去的意思便十分高兴地答应了下来。

他们稍做了安顿,小白就在这剑宗之内随意参观,但是弟子也有叮嘱千万不可以去后山,那里是剑宗的禁地。

小一和圣雪留下来打点,接着凌若夕便和云井辰去到了剑堂。

剑堂,十分大,而且宏伟,是这里最大的一个大殿。凌若夕和云井辰此次前来,这里人却是不多的,但是上面却坐了一个白发的中年男子。

“你就是云井辰吗?”那人却道。

云井辰知道这是剑宗的宗主,实力十分高深,便道:“正是。”

“好!今日我便收你入我剑宗,你可愿意?”这宗主也不拐弯子,而是开门见山道。

“不愿意。”云井辰不想被束缚,若是成为了剑宗弟子,则意味着自己要受到束缚。

“哦?难道我剑宗不好吗?“他继续问。

“并非贵宗不好,只是我这人生性喜欢自由,不喜欢被人管束,据说剑宗的事情众多,我觉得我不应该进入剑宗,成为剑宗弟子。”云井辰却道。

“可是你手中拿着的可是我剑宗的神剑血煞,你若不入剑宗便要将血煞交还于我,剑宗神剑绝对不可能流落在外。”剑宗的宗主道。

凌若夕简直觉得好笑,她的夫君不入剑宗,难道还要把剑换回去不成?简直一派胡言。

“剑宗宗主,你这样岂非欺人太甚!”凌若夕一瞬间身上散发出气势,她可不管什么修为不修为的,这个剑宗宗主实在太过于可恶。

“这里是剑宗,你难道想在这里胡来吗!”站在剑宗宗主旁边的一个弟子忽然上前来。凌若夕一眼便认出了他,他便是剑宗上次在叶宗参加叶不凡葬礼的叶宗带头的,看他的穿着打扮,应该在剑宗之中地位不低。

“并非我胡来,而是这把血煞选中了我夫君,你们却要将它夺走,你上次不是也试过了吗?这血煞并非谁都能用的。”凌若夕冷笑道。

凌若夕不这么说还好,一这么说那个人便想起上次他要去抢夺云井辰的血煞,结果被血煞反噬,顿时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当日的事情又仿佛呈现在他面前,他顿时道:“那今日我就和云井辰来比试比试!”那人道。

“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请赐教!”云井辰反而道。

凌若夕和剑宗宗主极一部分剑宗弟子跟着他们来到了剑宗比试的地方,这个人的实力不弱,应该是神玄期了,看上去和他丈夫的修为好像不相上下。

凌若夕看着此人,虽然难对付,但是她相信云井辰。

那人和云井辰对峙着,不过却纹丝未动。相传剑术高手,一招便可以定胜负,他们都身怀修为,又都是用剑高手,自然不可能有繁杂的过招,往往在拔剑之间,便可以绝出胜负。

两人就这么对峙了半个时辰,却纹丝未动,这比的是一种心境。忽然两人同时拔剑,却在一瞬间,那人的剑抵住了云井辰的肩膀,不过云井辰的剑,却抵住了他的脖子。

“我认输了。”那人忽然对云井辰道。

若是刚才的不是比试,而是正式的生死较量,恐怕横尸在地上的就是那个剑宗弟子了。因为他会在顷刻间毙命!

云井辰最多也就是手臂受伤而已,胜负已分。

当着怎么多剑宗弟子的面,他输给了云井辰,确实让他咽不下这口气,便道:“你记住了,我叫剑曦,下次见面我一定会打败你!”

说罢他便转身回答了剑宗宗主身边。

“可惜大师兄没来,不然他一定不会输给这个人的。”下面竟然在议论这种事情,让剑曦手中拳头紧紧握着。

凌若夕也看出了这其中的不对,这位剑宗传说的大师兄看上去在剑宗的人气很高啊。

“这血煞不能流落在外,云井辰,你今日必须入我宗下,我就赐你剑的姓氏如何?”剑宗宗主还是道。

凌若夕心道这剑宗的宗主还是不死心啊,却开口道:“不行!剑井辰,这名字太难听了,我叫着不爽!”

这让在场的人顿时脸上一条条黑线。

“娘子说的对,娘子觉得不好听,我就不改。”云井辰道。

“那你说,要叫什么,反正你必须姓剑!“这剑宗宗主也一下子固执起来。

“难道我没说清楚吗?第一,我不入剑宗,第二,这血煞我一没偷,二没抢,本就是我的!”云井辰这话说得霸气,又理所当然。

“这血煞在本该在剑宗的藏剑阁,却不翼而飞,不管是不是你拿的,总归是剑宗的东西。”却剑见宗宗主道。

“难道你还想硬抢不成?”云井辰身上散发出威压来。

不过这时候,剑宗的宗主却也散发出一股威压,云井辰的修为及不上他。

“剑宗宗主,你可真是欺人太甚,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凌若夕可受不了自己的相公被这老匹夫欺负。

一瞬间金色的力量释放出来,整个剑堂都笼罩在金色的光芒之中,这种力量实在太过精纯,即便是这神玄期之上的剑宗宗主也被震撼了。

接着凌若夕便将力量集中起来,一只巨大的凤凰盘旋在房顶,这个景象那些剑宗的弟子都惊呆了。

这力量大家都可以感觉到,十分强大,并且那只凤凰,好像是由力量完全幻化而成,这可是纯力量,不是闹着玩的,若是凌若夕想拆了这宫殿,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好了,玩笑开到这里吧。”剑宗宗主忽然一笑,不过却没有收起自己的气势,似乎在防着凌若夕。

这个女人太不简单了,难怪有能够当上叶家长老打败魔族,这女人身上一定藏着不少秘密,虽然她的修为未必有自己高,但是还不要逼着她,他总觉得她会放出更大的力量。

所以他警惕她。

“谁敢欺负我的徒儿!”这个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来了,愣是将这两股力量都压了下来。

这个人的力量是凌若夕加上剑宗宗主都无法打过的。

“师叔?”剑宗宗主看见这个人却叫了一句。

师叔?

那些围观的剑宗弟子都吓呆了,师叔,他们是听过的,传说剑宗有一位剑神,活了好几百年,只是这是传说了,剑宗的弟子从来没有见过。

“这血煞本就是我的,什么剑宗不剑宗!我传给我的弟子你也想收回去吗!你胆子不小啊!”那人道。

凌若夕一脸黑线,这不就是上次将云井辰打包走的那个人吗?

怎么剑宗的宗主叫他师叔?

“师叔好久没回来了,看来都是误会,我不是以为这个小子拿走了血煞吗?”剑宗宗主老脸一拉,真的说的不好意思。

“什么小子?你在和谁说话呢?既然他是我徒弟,自然就是你的师兄,你都叫我师叔了!”那老人家也是一副倔脾气,不过很霸道,倒是对凌若夕的胃口。

“师兄?”叶宗宗主受不了啊,他活了二百九十岁的心脏受到了重重的打击,这个男人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竟然要他叫他做师兄,这能信?

他再次睁大眼睛道:“师叔,这不是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吗?他日后就是你师兄,剑宗的长老。”一句话,让那些剑宗弟子都大跌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