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85章 再次被打包带走

第685章 再次被打包带走,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想到昨日,在众人的唏嘘中,云井辰这个名字一下子名声大噪,他竟然成为了剑宗的长老。更加是传说中的剑神现世,他是剑神的嫡传弟子!

凌若夕却奇怪的看着云井辰,他这个人有那么好说话吗?竟然认了人做师傅,他好像从未认谁做过师傅啊!

他怎么会低下头认别人做师傅呢?

然后越发古怪地打量着这个老头子。

谁知道这个人也看着凌若夕,忽然拿出一块手帕哭了起来。

“娘亲,他是不是傻了?”小白偷偷的在凌若夕耳边问。

“夕儿,终于和你正式见面了,我是外公啊,叫外公,我的小夕儿!”他真是哭的痛哭流涕啊。这人真的活了几百年吗?凌若夕眉头微微皱着。

“我没外公。”凌若夕直接道。

“唉,这也难怪你不知道,其实当初你外婆和我生下了你娘,却将她送到了第一位面,才让你们母女流落在外啊,都是外公对不起你们!现在外公将你们找了回来,一定好好疼爱你们!”他道。

“不信,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我外公?”凌若夕道。

“娘,他有可能是看上咱们的财产来骗钱的!”凌小白重重点头。

“我虽然没有办法证明我是你外公,但是我却有办法证明你是我们的后代,因为你身上的血脉十分特殊,这是融合了龙华大陆七大宗的血脉,这血脉之中便是有你外婆的血脉,说到你外婆可是一个传奇的人物啊,她是龙华大陆上活得最久的人,虽然最后也陨落了。”只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有些悲伤。

“哦。”凌若夕简单哦了一句,她没什么实感了,而且这个冒出来的外公,家人?让她有些不习惯。

“所以云井辰必须是我徒弟,你看我把血煞给了他。”他忽然走到云井辰面前。

云井辰简直哭笑不得,那是因为他硬塞的好不好?他当时没想要血煞啊!

“总之,小夕儿,我是你外公,然后小白,你要叫我祖父。”他道。

“不叫,你才不是娘亲的外公,怎么看你都是个老骗子!”凌小白才不信,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外公。

老骗子这三个字给了他沉重的打击,然后他正色道:“小夕儿,不管你信不信,血脉这种关系是你逃脱不了的,总有一日,你也要去承担你的责任,你是你外婆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血脉,那份责任即将来临,也不是你想逃脱就能逃脱得掉的!”他说话的样子很认真,看着凌若夕。

“所以变强吧,你拥有这片大陆上最强悍的血脉。最后再说一句,你相公我借走了!”接着一股红色的旋风刮了起来,接着他和云井辰便消失在房子中。

凌若夕一头黑线,这个人,真的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记云井辰啊!

“娘亲,你说外公是不是变魔术的,一下子把爹爹变走了?”凌小白眨巴着大眼睛还没反映过来。

凌若夕倒是不担心,既然云井辰是他徒弟,那他肯定是去教导云井辰去了。

只是他刚才说属于她的责任,她血脉的责任是什么呢?凌若夕不知道,但是她可以隐约猜到一点儿,但愿她的猜测是多余的,不然她真的是被卷进非常不得了的事件中呢!

自从云井辰变成了剑宗的长老后,剑宗的人见到凌若夕,无人不叫一句“夫人”。甚至还有人说凌若夕是叶宗的长老,这剑宗的长老和叶宗的长老结合可是百年的喜事啊。

然后整个山头传得飞起,不过凌若夕却不以为然,依然在等待着宗主的大寿,顺便要等云井辰回来问问,他是不是当上长老就可以把千年剑魄拿出来了。

这一日,剑宗来了一批不得了的人,让大家都疯狂的去围观。

因为巫宗的人来了,这巫宗的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啊!他们个个穿着十分奇特,都非常有自己的特色。

衣服也不仅仅是丝绸的穿着,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纹身。

不过凌若夕倒是没心思去,倒是凌小白凑了这个热闹去围观,带着狐狸还有小黑。巫宗的人长得都十分美艳,不管男子女子,但是他们从不和其他宗派的人打交道,即便是路过见到也不会打招呼。

“别挤,别挤,我是来看漂亮姐姐的!”凌小白不喜欢么多人挤他,别看他个子小但是力气很大,修为也不低。

他终于把人推开,却不小心一个跟头翻到了那行人的面前。

凌小白站了起来,然后派了派身上的尘土。

他抬头一看,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正睁着大眼睛看着他。还冲着他笑。

那个小女孩从巫宗的那群人中跑出来道:“你没事吧?”她说话的声音很温柔,而且最重要的是她长得又漂亮又可爱,把小小的凌小白一下子看愣了。

凌小白的手中有一丝擦伤,那个小女孩看见了然后将他的手抬起来,用手帕一抚,然后凌小白的伤口便立刻不见了。

“巫咸,你在干什么?还不快回来,别和外人说话。”说罢小女孩便被一个女子拉着走了。”凌小白小小的脑袋呆呆地看着那个女孩。

不会是仙女妹妹吧?他看着一行走远的人喃喃道。

小黑只是叫了几声,这小子不会情窦初开了吧?这算早恋吗?

凌小白从地上捡起手帕,只是刚才那个小女孩掉的,他将手帕拿起来,好像没有脏。

等凌小白进门的时候,却将这手帕藏了起来,不能让凌若夕知道,否则她会问个底朝天的。凌若夕见今天的凌小白进门却没有说话,只是老实着吃饭也没有顶嘴,让她觉得很奇怪。然后看了一眼小黑和狐狸,它们都跟在凌小白的身后,若无其事的走过去。

有古怪!凌若夕心里得出这个结论!

第二日,便有一个巫族的女子找上门来,指明了要叫凌小白出来。

凌若夕看着这个巫族的女子,很是奇怪,难道小白闯祸了,于是便把凌小白叫了出来。

“好啊,小鬼,原来你真的在这里,快点把丝帕交出来!”那个巫族的女子道。

“什么丝帕?”凌小白睁着大大的眼睛问。

“就是我妹妹的丝帕,你最好交出来!”那女人道。

“我没拿!”凌小白道。

“没拿?真不知道你的父母是怎么教你的,拿了别人的东西怎么会不承认,什么父母啊!”那个女人道。

凌若夕听到这句话甚是觉得刺耳,她道:“我家小白没拿就是没拿,你还要进来抢不成吗?”

“啪。”凌若夕给了那个女人一个耳光:“我告诉你,为你刚才说的话,这是给你的。”凌若夕道。

“你!”那女人看着凌若夕给了她一个耳光,她哪里受过这种苦,一下子泪花在眼睛里打转。

“还有,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东西,你该滚就滚吧,再不滚,我可不敢保证你能活着离开这里!”凌若夕身上散发出了杀气,当然还有自己的修为。

那女人一见到凌若夕的释放出的威压,便看了一眼凌若夕,然后转头就跑了。

“娘亲好威武!”凌小白夸奖着凌若夕。

“交出来。”凌若道。

“娘亲,我不懂娘亲在说什么。”小白道。

这个时候,凌若夕用手一抬,凌小白立刻感觉一阵风吹过,他怀里地掉出了一条手帕。

凌若夕捡起来,看着这条丝巾,这丝巾的材料好特别,是一条粉色的丝巾,好像不是蚕丝,又好像不是普通的纱布。

更加神奇的是,上面还覆盖着一股神奇的力量!

她可以感应到上面的力量,难怪那个女子要回这丝帕,原来这丝帕恐怕本就不是普通的东西吧?

“凌小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然老婆本不保!”凌若夕邪恶地笑着道。

“好吧,娘亲,小白告诉你好了。”于是小白将自己今日遇到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凌若夕,却让凌若夕一惊。

那个女人竟然是巫族的人。自己将她吓跑了恐怕会惹出麻烦。

“那这条丝巾你是想要了吗?”凌若夕继续问。

“不是,我是想将这丝帕亲自还给那个叫巫咸的妹妹。”凌小白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凌若夕叹了一口气,谁能告诉她,为嘛他儿子十二岁就情窦初开了?

然后将丝帕给了凌小白道:“记得一定要还给人家。”

“嗯。”凌小白重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