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87章 二百八十岁大寿

第687章 二百八十岁大寿

若是有人问,龙华大陆上最盛大的寿宴是什么。那么凌小白要回答,当然是剑宗宗主的寿宴。七大宗的人全部到齐,外带一些其它的玄力势力。实在是场面宏大,人之多,那也是理所当然。

这几日天气甚好,剑宗的户外摆了一桌又是一桌的宴席,来往宾客都在吃着。这是流水席,要摆上三日三夜,到处都是红色的绸布,就比哪家嫁女儿排场还要大。

恐怕云启国,也只有皇亲国戚享受得到如此待遇,可是这确实是剑宗宗主的二百八十岁大寿。到处张灯结彩一片,好不热闹。

凌若夕一家人被安排在了叶宗的位置,全因凌若夕是叶宗的大长老,而云井辰却依然不见身影子。

“你就坐在这里吧。”剑宗的弟子又安排了一个人。凌若夕看见坐下的这个男人,眉若墨画,目若星辰,生的俊逸非凡,却又十分低调。倒是凌若夕为何来这里这么久,都不曾主意有这么一位人物。

“这位可是叶宗中人?”凌若夕忍不住开口问,她仔细地打量着这个人,这般气质定然不是个俗人,况且他一双眼睛,似乎能看穿一切。倒是和他年纪不符,显得有些高深莫测了。

“他并非是我叶宗中人。”叶红开口,此次来参加论剑大会,叶月并未来,毕竟他是宗主,也不好随意离开叶宗,不过却让叶红和叶兰这两姐妹来了。

“这位姑娘说的对,在下并非叶宗之人,只因在下一人前来,看来是剑宗的那位小兄弟弄错了,才把在下安排与此。”那人道。

叶兰看了看这个男子,心想应该是那个没什么人的小宗派吧。不然怎会只让他一人前来?

不过叶红的心思可比叶兰缜密,她不这么想,除了剑宗,其余六大宗的作为都是被特别安排过的,在龙华大陆身份越高,便位置安排的更高,若这个人,是小宗派的,那剑宗的弟子,即便是再怎么糊涂,也不会将他安排在叶宗。

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他所处的势力和叶宗的地位差不多,不过他却是独自一人前来。

凌若夕自然也发现了其中的道理,她甚至想去试探一下这个男子的力量,于是分出一小丝密术去窥探。

却发现无法探究,这男子的实力就像是被什么保护着一样,她的力量竟然被挡了回来。

此人不简单!凌若夕内心道。

“不知这位公子是哪个门派?”叶红开门见山地道。

“只是一个小地方来的人,不足挂齿。”那人也是一笑,不过却打量着凌若夕。

“娘亲,娘亲,这里有好多好吃的。”凌小白手里拿着一个鸡腿边吃边跑,来到凌若夕面前。连小黑手中也拿着一块红烧肉吃的津津有味。

“这位是令公子?”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那个男人忽然对凌若夕道,特别是他看见凌小白的眼神,那简直是一种尊敬。

当然凌小白毫无自己,只当他要抢夺自己的鸡腿,便道:“你这样看着小爷干嘛?”内心却道,鸡腿是不会给你的。

他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吃掉了手中的鸡腿,然后看见叶宗的桌上那只大烤鸡上还有一只鸡腿便道:“娘亲,那只鸡腿我也想要。”

见凌若夕没说话,便将桌上的鸡腿拿走,然后又看了一眼那个男人,转身便走了。

“在下吃好了,告辞。”那男人看见凌小白走,忽然也匆匆离开。

等到这宴席用完之后,凌若夕便在这剑宗的山上散步,这山上灵气葱郁,倒是十分适合孕妇。却发现那个用完膳食的男子在这里等着凌若夕。

“你是故意等我的?”凌若夕弄不清楚他究竟想干什么,不过若是他敢打小白的主意,她一定不会绕了他!

“请这位夫人莫要生气,我叫星流,乃是星月族人,此次前来这里,是为了将您的儿子,凌带走。”他说的十分直接,并不掩饰自己的目的。

“我的儿子,谁都别想动!”他这一句话却激怒了凌若夕,要带走小白,除非她死!

“夫人莫要动怒,在下知道你的实力十分强悍,但是过不了多久您一定会答应的,金龙现身在小白身上,可能会为他带来祸事,若是不将小白交予我星月族,恐怕到时候事情发生夫人便会后悔了,我这话就说到这里,夫人什么时候想通了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我并不会强迫夫人将凌小白给我。”说罢那个男子便走了。

凌若夕刚才的确是在他身上感受不到杀意,只是凌若夕不需要凌小白来接受别人的保护,她自认为,她可以保护凌小白。

后面凌若夕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这流水席的菜肴太过于丰盛,到了晚上忽然剑宗放起了烟花来。

小一和圣雪很晚才从外面回来。

“听说这烟花是那个剑宗的大师兄想出来的,这寿宴也是他一手包办的。”圣雪一脸羡慕道。

“你就知道大师兄。”小一不说话抱怨了一句。

“我今日去打听了一下,这剑宗的大师兄可不得了,甚至比宗主享有更高的声望。他叫剑之初,不仅是剑宗难得一遇的天才,并且所有的事情,几乎没有他不会的,不管是剑宗内宗还是外宗弟子都十分仰慕他。”圣雪一脸崇拜地道。

凌若夕这些日子在剑宗居住,倒是未曾见过这位剑宗的大师兄,只是总是听人提起,这些人都快把这位大师兄夸奖的神化了。

凌若夕摇摇头,这天底下,哪里会有这么完美的男子,即便是云井辰当年在云族,也不会得到这么完美的称号吧?

等到第二日,凌若夕再度去吃这流水席,却发现这席位发生了改变,这寿宴也和昨日完全不一样,只因这是第三日,也是正儿八经地剑宗宗主过寿宴的一日。

那两日只是提前摆着的流水席。

而这位大师兄也终于出来了,凌若夕看着他,的确有帅气的外表,穿的却一袭带着刺绣的蓝色衣裳,衣裳无比华丽,可见他在剑宗的地位,乃是剑宗宗主的首席大弟子。

这还不算,他走出来,便收到了剑宗所有弟子的炽热目光,大家都对他有着说不清楚的崇拜。

这次宴席这么摆放,据他说,完全是为了接下来,各大门派都要派出一个人表演节目。当作给宗主的寿礼。

凌若夕摸着自己的肚子,她现在这个样子当然不会去表演节目的,不过叶兰这丫头倒是为叶宗表演了一段舞蹈,这舞蹈跳的着实不错。

原来这是各个宗都把要表演的人名单报上来,接着会一个个报上名字和节目,让人来表演。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娱乐活动,但是也是一件十分长脸的事情。

乐宗自然是长孙灵儿带头,合奏了一曲,惹得全场的人精神一振。顿时掌声络绎不绝,甚至有人说要娶长孙灵儿这个小妮子为妻。

长孙灵儿当然是将这满满的掌声和爱慕接了下来,然后娇羞地下了舞台。

“圣雪,舞蹈。”声音忽然报起。

凌若夕愣了一下,这圣雪应该不是固定的某个宗派吧?怎么这名单上有她?小一看了看圣雪,她也是一脸茫然。不过她最终还是上台去了。

圣雪缓缓开口,她竟然唱了一首歌,但是当凌若夕听到她唱了什么歌,差点吐血,竟然唱了王妃的红豆,这些现代的歌曲是凌若夕没事的时候总是瞎哼的。

没想到圣雪竟然学会了,接着便是台下的掌声,这歌,大家都未在龙华大陆听过的,又因为圣雪本来声音好听,长得也不错。

圣雪想要下台的时候,却被人叫住,这个叫住她的人,便是剑宗的大弟子,剑之初。

“圣雪姑娘,的歌喉实在太过于美妙,歌声犹如天籁,我已经成为了姑娘的粉丝,还请接受这块玉佩。”说罢,剑之初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自己的随身玉佩给了圣雪。

圣雪虽是一脸娇羞,不过还是接下了玉佩。后面又有人说,这块玉佩可是用龙华大陆上很稀少的材质打磨而成,是一种极度含有灵气的玉石,若是人佩戴修习,好像可以事半功倍,这么贵重的东西是剑之初从不离身的东西。不过此次却给了圣雪,可见剑之初对圣雪不一般。

一下子议论声纷纷,圣雪虽然娇羞,不过回来的时候却脸上满满的笑意。

小一却瞥了瞥嘴不以为然,然后对圣雪道:“这玉佩有什么好的,给我看看。”一把夺过圣雪手中的玉佩,却才看了一眼,便被圣雪抢了回来,然后圣雪也好好打量了一下这块玉佩,便将这块玉佩好好珍藏了起来。

这次,却是小一先回来,圣雪没有回来,却是这个剑宗的大师兄,去和圣雪幽会了。

凌若夕果然是感觉自己老了,忽然想到当初云井辰对她死缠烂打的样子,不过他当时就已经是爱他了吧?

既然他让她爱上了他,那么她便不会放手,这是她爱人的方式,霸气而又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