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88章 黑衣人

第688章 黑衣人

凌小白将那些玉佩拿出来刚刚数完,然后将它们小心翼翼地放入乾坤袋中,那神殿的东西可真是多,特别是这些珠宝。

凌小白在屋子里呆上一日,也要仔仔细细地再看一遍。他毕竟是个守财奴啊!凌若夕倒是坐在院子里,忽然这个时候周围狂风大作。

凌小白忽然在房间里叫了一声,凌若夕冲进去的时候,发现凌小白已经不见了。她知道对方没有跑多远,便将力量一下子张开,然后飞快地跑向凌小白所在的方向。

凌若夕却见一个黑衣人,将凌小白扛在肩膀上,而凌小白此时却是昏迷的。凌若夕加快了步伐,冲向面前的黑衣人。

“放下他!”凌若夕道。

黑衣人却没有说话,不过周围却出现了更多的黑衣人,这是一个圈套!

凌若夕心中大呼,她紧握着拳头,这些黑衣人,个个都是神玄期五阶的高手,饶是凌若夕一人,也对付不了如此之多的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一齐冲了上来,凌若夕使出身上的力量,虽然打死了许多,不过他们却前赴后继。最重要的是,那个黑衣人却带着凌小白走了,她却被这些黑衣人缠住。

凌若夕顾不得许多,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凌小白被带走,于是召唤出凤凰,巨大的一声凤凰嘶鸣响彻山谷,那些黑衣人瞬间倒地,身上却不然化作黑烟消失了,这些是魔族!

凌若夕朝着那个黑衣人的方向追去,却发现有一白衣男子在和黑衣人打斗,一看之下,却是星流。

星流将黑衣人打的节节败退,甚至还打伤了黑衣人,黑衣人只有放下凌小白自己跑了。这是凌若夕见到的情景,而周围发出的力量波动,已经不是神玄期的了。

只怕这星流的力量已经超出了神玄期,并且这种力量很奇怪,好像不是玄力,也不是密术。这个力量凌若夕见过,有些像是上次在秘境里面所见海老的星辰之力。

星流见凌若夕出来,对她道:“说了,凭你一人之力是保护不了凌小白的。”说完他便走了,似乎在对凌若夕挑衅。

凌若夕一把抱起凌小白,然后飞了回去。凌小白慢慢地醒过来道:“娘亲,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怎么睡着了?”

“没事的。”凌若夕只是简单地道。但是却心不在焉,她果然还是太弱了吗?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了。

看来星流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不过这并不代表着,凌若夕会妥协,将凌小白给星流,她不确定星流的目的,对她来说,将凌小白交给她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危险!

她要变得更强,于是她更加努力的修炼,却每次修炼的瓶颈的时候,发现肚子会一阵难受。

小一帮她看了看却对凌若夕说,是因为凌若夕肚子里的孩子,那孩子身上有魔气,恐怕一生下来,凌若夕便会死,孩子现在一天天长大,早晚有一日会压制不住魔气,夺取凌若夕的性命。

凌若夕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却咬咬牙,不论如何她都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这是她决定的事情。

既然无法修习玄力,那么她便修习密术吧,这密术似乎不受到魔气的影响,这密术是靠着吸收天地的灵力。

凌若夕开始修习密术,却进步的很快,难道真的是因为她血脉特殊吗?她不知道。

总之她现在的心情就是要增加修为,保护小白,越是这么想着她的心情就更加坚定。只是她的密术这几日有很大的进步,可是玄力却停滞不前。

终于这一日,剑宗的论剑开始了。说是论剑,其实是一轮轮的比试,这论剑的最终奖励,竟然是千年剑魄。

这让凌若夕是万万没想到的。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她需要去参加这次的论剑?

不过说是论剑,不过是各个宗之间的比试,因此讲究的还是团队合作,只要是本宗的人都可以参加,至少一人,至多六人。

一大早,叶红便来找凌若夕,希望她能和他们一块参加这次的比试,加上叶红、叶兰、还有叶四,不过他们还少一人,希望凌若夕能参加,多给叶宗一分战力。

凌若夕沉默不语,不过最后竟然答应下来。

可是凌小白最后也对凌若夕道,他要参加,参考了下凌小白是凌若夕的儿子,姑且也算是叶宗中人。

于是他们五人便一齐参加了这次的论剑。

论剑的比试,并非一朝一夕,因为三年举办一次,才十分隆重。

加上第一名的宗派奖励除了是千年剑魄之外,还有许多的银两,甚至还有剑宗的贵宾拜帖。可谓是奖励十分丰富,因此大家都想争夺第一名。

不过前几轮的比试却不用七大宗来参加,都是一些小宗派,互相笔试,这姑且也算是七大宗的好处。

剑宗也会派出弟子来参加论剑,而论剑的评委,却是请的一些密宗还有一些隐居的高人。并且这些高人的名单还是不公开的,只是他们的实力摆在那里。也不知道剑宗到底是从哪里请来的这些人。

有的甚至已经在这龙华大陆上绝迹已久了。

前几日,凌若夕倒是除了修行便没有别的了,显得十分悠闲,毕竟这几大宗都不用比试,凌小白倒是快乐的去看比的宗派比试。

这比试的方式倒是五花八门,有的是擂台,有的是直接拼玄力,还有的直接是比定力。凌若夕倒是对这些从未见过的东西没兴趣。小白倒是一愣一愣的。

过了几日后,终于有五个小宗派脱颖而出。

这些小宗派被选为可以和七大宗一块比试,凌若夕也带着凌小白站在了叶宗中间。另外巫宗的那几个人也出现在了这片场地之上。

当然还有剑宗,不过这次剑之初没有出现,倒是剑曦这个剑宗的二师兄带队,让凌若夕吃了一惊,这剑宗只有三个人参加这次的比试?还是第一轮只派出三人?

乐宗自然是长孙灵儿带队,还有她的两位师姐。

当然还有一个人是一个人,那便是星流,他一人站在那里倒是泰然自得。

其它的宗派就不用说了,几乎都是六人一组。

接着当介绍的人介绍到星流的时候,所有人几乎都诧异了,因为他是星月族。在七大宗眼里,星月族几乎是传说中的种族,因为他们不修习玄力也不修习密术,而是靠着某种特别的力量。几乎每个星月族的族人都是天才。

这是人们对星月族为数不多的了解,但是这个传说中的种族,今日却有一人出现在了这里。叶兰忽然明白,为何他的位置会被安排在和他们一道,原来他是星月族,那个不可思议的种族之人,难怪地位会如此之高。

众人倒是更加期待了,那些被淘汰的小宗族人可以一直呆在这里,等到比赛结束后才离开。

这里还有个奇怪的习俗,论剑,说是论剑,但是也可以买到底是哪个宗族第一名。算是一场小小的赌局,收入却全部是归剑宗,这也是剑宗赚钱的手段之一吧。

毕竟这地盘是剑宗提供的,这些人的食宿也是剑宗提供的。

但是这个论剑活动却受到所有人的追捧,在比赛开始前,大家纷纷都押巫宗,当然还有剑宗。都说他们之中能有人得到第一,等到比赛正式开始的时候,就不可以押银。

这剑宗也太有经商头脑了吧?

后面他们才知道这次比试的内容,这次的比试是找了一位厨娘当裁判,不过却是一位隐世高人。

这个考题也十分特别,竟然是要在这龙华大陆第三位面找到世界上最珍惜的食材,然后烹饪做出最美味的食物。

这食物,会给她和其他四位前辈品尝,谁得到的票数过半,那么便可以通过,除此之外,还会评出一个味道最好的当作第一名。

大家面面相视,凌若夕不会做菜,小白也不会。叶兰和叶红自然不会做菜,他们整日都陪伴在长老身边,长老们都有给自己做食物的人。

最后叶四倒是自告奋勇,这又让凌若夕发现了他的一项专长,他烧的菜真的不亚于小一。

可是要弄什么食材呢?而且范围是整个龙华大陆,并且这食材的时间是七日。七日虽然说不短,不过要弄龙华大陆最美味的食物还是有些难度的。

“你可听说过龙华大陆的四大美味?”这时候叶四道。

“四大美味?”凌若夕皱着眉头,她并未听说过。

“一个叫做蜘蛛蛋,传说龙华大陆有一个蜘蛛林,里面有许多蜘蛛魔兽,蜘蛛有蜘蛛蛋,是龙华大陆的佳肴之一。还有一个叫做幻夜鸟,是一种鸟,常常在满月的夜里飞行,不过速度非常快,若是能捕捉到,肉倒是十分鲜美。还有一个叫麒麟肉,当然指的不是真的麒麟,只是一种外貌酷似麒麟的魔兽,肉也是十分鲜美。最后一个叫秋水花,是唯一一种长在水中的花,和莲花差不多,也会有类似藕的东西,那个可是美味。”叶四道。

“你说了这么多,那我们去弄哪个?”叶兰问。

“时间只有七日,我觉得这个蜘蛛蛋不太靠谱,那个在西域国,从这里过去,就算全部运玄力奔行时间也不够,幻夜鸟更加少见,秋水花,也是随机长在水里。因此我们能够得到的也就是麒麟肉了,这种魔兽叫做伪麒麟,虽然长得像麒麟,不过并非是真正的麒麟。除了一身蛮力,还有鳞片外,倒是没有什么玄力,我们可以去捕捉它,况且它离这里也不远,用玄力赶路,一日便可以到达。”叶四道。

于是众人纷纷点头,便是去寻得这麒麟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