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92章 被抓走的长孙灵儿

第692章 被抓走的长孙灵儿

剑宗的乐族驻地之内,此时正有一片人,戴着面具。全部都是结界。不过此时,乐宗的人竟然毫不知情。

并非乐宗之人毫不知情,只因她们全部都睡着了,有一个穿这碧绿色衣裳儒雅的少年走入其中,他带着半边面具,抱起同样睡着的长孙灵儿。

他缓缓留下一张字条放在了长孙灵儿房间的桌子上,接着一行人便走了,来无影去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只留下了一股淡淡的草药香味。

这件事很快便传到了凌若夕的耳朵里,原因是长孙灵儿的大师姐,玉绯来到了凌若夕面前,她们将事情告诉了凌若夕,希望她能够帮忙。

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告诉凌若夕,可是她们传信给了花宗宗主,这花宗离剑宗本来就很远,宗主又在宗内。

怎么也不可能赶到这里来,于是她们便想到凌若夕实力高强,和长孙灵儿都来自于同一个位面,希望她能帮长孙灵儿。

乐宗的大师姐玉绯倒是懂得几分情面,顺便送了许多东西给凌若夕。乐宗上下都知道,长孙灵儿可是宗主的干女儿,她的心头肉,若是在这里失踪,少不了回去又是一通责罚。人若是找回来还好,找不回来,恐怕她们要受到更加严厉的责罚。

虽然她们和长孙灵儿的关系说不上上深厚,但是她们都不想一回去就受到责罚。

凌若夕捂着自己的肚子,来到了长孙灵儿平日里居住的房间。小一也跟了进来,他鼻子比较灵,一进来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草药味。

皱着眉头道:“这里怎么会有草药味?”

“我们也闻到了,只是味道太淡,也不知道是谁。”花绯摇摇头道。并且没有点儿线索。

“这是带走她的人留下的字条。”花绯将字条交给了凌若夕,那是一张稍微偏黄色的信纸,上面写着,若想救人,必须将乐宗至宝扶摇琴交出来换。

“师姐,这纸条恐怕有些不同。”小一看出这纸条的端倪。

“这纸条有何不同?”凌若夕只是觉得这纸条偏黄了一些,而且有一些厚度罢了。小一飞快地跑到厨房,打了一盆水来,接着将毛巾放进盆中,再拧干,轻轻擦拭这张纸,发现这纸条上立刻显现出了蓝色的字体。

那是一张地图,显示了他们的位置,离剑宗并不远。

凌若夕觉得十分奇怪,为何拐走长孙灵儿还要留下地图,这莫不是一个骗局?而且那上面还有一行小字,说是要凌若夕一人前往。

若是不加上这行字,分明就是一个陷进了。

不管如何,凌若夕还是决定去一趟,她没有告诉凌小白,也让乐宗的人不要轻举妄动。当她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却发现这里是一个别致优雅的地方,只是一个普通的宅院,走进宅院,却有一个人坐在那里为自己倒着茶水。

这人穿着一身碧绿的衣裳,由于没有转过来,所以凌若夕没有看到正脸。不过他正在优雅地倒着茶。

凌若夕身上的精神紧紧绷着,她凝聚着力量,似乎随身待发。这个人脸上戴着半张面具,面具下另外的半张脸却又让人觉得眼熟。

凌若夕应该是见过此人的,只是一时想不起,她在第三位面还认识谁,会绑走长孙灵儿。

那人剑凌若夕来,并未冒出一点儿杀气,他只是解开了自己的面具,面具消灭赫然是一张脸,那是叶柳的脸。

他笑着,笑得温文尔雅。

“你来了。”他对凌若夕道。

“是你?”凌若夕暗生疑惑,他不是和魔族的人走了吗?只是那个魔族消灭了,他却出现在了这里。

“好久不见。”叶柳对凌若夕道。

“你究竟是想干什么,为何抓走长孙灵儿?”凌若夕觉得眼前的叶柳虽然和过去一样,不过却一点儿也不简单,她探究不到他的能力。

就应该说,他的能力在自己之上,她对他顿时多了几分提防。

“我来是要特别告诉你,长孙灵儿是我抓的,他不必须将乐宗至宝拿来交换长孙灵儿,我只给乐宗的人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内,若是乐宗拿不出至宝,那我可无法保证长孙灵儿的安全。”叶柳给自己倒了一一杯茶。

“你为何要这么做?你入了魔族吗?”凌若夕问。

叶柳点点头,道:“你没猜错,我的确入了魔族,魔族给了我无穷无尽的力量,我现在的实力也远远在你之上,并且你现在对我动手也还是枉然,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叶柳说的很平静。

不过若是别人对着叶柳一定会知难而退,不过凌若夕是谁,她不喜欢别人挑衅她,一听到这几句话,她就炸毛了。

接着她手中挥动着玄力,凝聚起来,巨大的金色光芒袭向叶柳。一道黑色的光芒划过,叶柳反击,光芒是黑色的。这足以证明,他早已入了魔道。

那黑色的光芒抵消了凌若夕金色的光芒。

接着凌若夕加大了力量,再度迸发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叶柳也一挥手将它抵消了。

“别白费心思了,你现在的修为在我之下,是不可能打败我的,要想打败我,除非你突破神玄期。”他对凌若夕道。

“是吗?不试试怎么知道!”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展现出现,俯冲向叶柳,叶柳吃力地抵挡着那只巨大的凤凰。

看上去并未占到多少便宜,最后,他竟被那只凤凰震退,嘴角流出一丝血丝。

“看样子,你并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凌若夕依旧是这副盛气凌人的性格,这才是她,不会向任何一个人服输。

“你的修为明明就是神玄七层巅峰,为何还能震退我,这让我始终想不明白。”叶柳却没有动怒,只是疑惑,刚才的交手,他已经输了,再打下去,凌若夕还是可以完虐他,他心里知道这点,不过他却不像是其它入了魔道的人一样,会为了力量而疯狂。

“这个你不用知道,我今日只要你将长孙灵儿交出来。”凌若夕对叶柳道。

“长孙灵儿不在我手上,他在魔族的一位大人手中,我只是帮他办事,你们将乐宗至宝交出来,长孙灵儿自然会平安回来,我今日约你到这里,也是没有人知道的。还有,我最后要告诉你,魔族已经盯上了你的儿子,你最好早做打算。”叶柳道。

“你为何告诉我这么多?”凌若夕不喜欢欠别人的情。

“我的妹妹,被魔族的人抓走了,我虽接受了魔气,不过我用特殊的方式控制着它,让它未曾侵蚀的的心智。上次叶宗的祖宗让我跟他走,无非就是复活这位魔族的大人罢了,我的话就说道这里,还请你今日放我走,若是你不放我走,就请答应我去魔族找到我的妹妹,并将她带回来。”叶柳道。

“我今日放你走。”凌若夕道,她知道叶柳是逼不得已。

今日的他身上杀气都没有,看来是很不想和她动手,他应该还是记得他们昔日勇闯秘境的心情。

叶柳走后,一个人慢慢出来,这个人是轩辕宇华。这个人很聪明,他能在那么多高手中徘徊,能够全身而退,完全是因为他有一个独到的密术,这也是他的底牌。这个聪明的少年,自己创了一个密术。

名为隐身术,就连神玄期的高手都很难发现他,轩辕宇华对凌若夕一笑,接着又消失了。凌若夕知道,他是想跟踪叶柳,将长孙灵儿找机会带出来。

一只狐狸从凌若夕的头发里出来,它悉悉索索地钻过去,跟着轩辕宇华,虽然他会隐身术,能藏匿气息,也让人看不见,但是狐狸的鼻子可是很灵的。

凌若夕回了剑宗,确认长孙灵儿的确被抓走了,并且是被魔族抓走的。这让大家都慌了神,这件事宗主很快便知道了。

飞鸽传书,说乐宗的宗主正带着至宝来救长孙灵儿,让她们暂时咸参加论剑。

凌若夕等人也在准备着第二轮,比赛。

凌小白又将乾坤袋里的钱再倒出来数了一遍,接着他又装了回去,仿佛每日要这么做一次他才安心。

把乾坤袋交还到凌若夕的手中。

“拿出来。”凌若夕只说了三个字。

“娘亲说什么啊?”他眨巴眨巴着眼睛,小时候就用这招,怎么这招用了十二年了还是没变啊?

凌若夕心道,难道她儿子就不能来点创意的?

“刚才你偷藏了一颗玉石。”凌若夕打量着凌小白。

凌小白不情愿的将那块玉石头拿了出来,放入了乾坤袋然后交还了凌若夕,凌若夕收好乾坤袋。

满意地点点头,不过内心却十分担心凌小白,叶柳说魔族的人已经盯上他了。那么想着也和那条金色的龙有关。

恐怕这次论剑,又会出现魔族的人。

她是不是应该将小白藏起来呢?

她皱着眉头,看着小白出了房门。

小白从衣服里面掏出一颗玉石,这块石头成色饱满,应该能卖个不错的加钱。凌小白心里想,还好他刚才藏了两颗,娘亲不知道。

凌若夕当然是知道凌小白藏了两颗的,她是故意留了一颗给凌小白,知道他在这剑宗内转悠,倒是也会花钱。

剑宗山下的美食可是出了名的美味,还有一些小玩意儿。

凌小白有时候忍不住可是会下山去游玩一番,买一些好吃的。毕竟还是一个孩子,有时候还会偷偷带给巫咸去吃。

他们两个感情也不知道联络的怎样了,巫咸心思单纯善良,凌若夕是看得出的,只是巫族太过于神秘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