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93章 买定离手

第693章 买定离手

剑宗十分会赚钱,这次的论剑大会,他们发售一种叫做“彩卷”的东西。说白了就是一张带着特殊印记的纸。

上面写着面值,还有买了谁输赢,每一张彩卷上都有赔率。这几个宗的名字现在被挂在上面,每次一轮比试,人们便能够花钱买一个宗族胜利。

今年买的人最多的还是巫宗,不过巫宗却赢率不高,这是因为太多人买的缘故。几乎赚不了什么钱。

不过赚头最多的,是猜谁第二,这个输赢是十分高的。

赔率高低,完全是和买其它宗的人比率来定的,剑宗自然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计算方式,不然他们就会亏钱。

这买筹码分别能猜测前三名,每一轮比赛开始前都有半个时辰可以买“彩卷”买了之后就不用后悔。

等到比赛结束公布结果的时候,便可以得知自己买的输赢。

倒是有些像是买球的样子。

第二轮比试,却是在三日后开始,也不知道会有什么题目,据说又是一位隐世高人来出题。

这个位面也不知道哪里会有那么多的隐世高人,个个都脾气古怪,也不知道这一轮会出什么题目,来考验大家。

对于这论剑的规则很简单,便是看每个宗族的积分,好像会出很多轮,最后累计在一起,几积分最高的宗族便是胜利。

不过后面出的题目若是第一,可是比前面的积分高太多,特别是最后一轮,据说第一的积分完全可以和前面全部胜利的宗族持平。若是有宗族的积分相等,则会加一轮。到时候又是剑宗赚钱的好时机。

怪不得剑宗总是有钱来开这个论剑大会,原来是为自己赚了个盆满钵满啊。

果然,三日后,叶兰和叶红还有凌若夕便知道来了第二轮的题目,这次的题目竟然是如此简单,就是简答的比试,每个宗族派三人出来,比试,要三局两胜车轮战的方式,输了的宗族便排名考下,还采取抽签分组的原则。

据说定下这个规则的是一位斗痴的隐世高人,也不知道是谁。

后面叶红去抽了签,发现叶宗竟然是对着前面的一个五毒宗,这还真是让人觉得棘手。这五毒宗的厉害在于毒药,当日凌若夕就让小一配置了许多解毒散,解毒丸。

这个比试没有规则,只是将对方打下擂台便可以,当然不可以伤人性命。不过由于星月族只有一人,因此三场都是星流一人接了下来。

凌若夕倒是很期待星流的表现,因为他对上的可是剑宗,这个超级实力强宗,也是本次论剑大会的东道主。

此番上阵,小一是打死也不让凌若夕去的,他就怕五毒用的奇怪的毒药,会对凌若夕肚子里的孩子干点儿什么。

因此这轮比赛却是叶红和叶兰,还有叶老二这三个人上去,凌若夕只有老实在下面看的份。

开始上场的是叶老二,他虽然实力低微,不过却也到了神玄期了,和一个五毒宗本就没有几个神玄期的人交手,本以为易如反掌。

可是对面却上来一个体态婀娜的女子,这倒是让叶老二感到相当的不屑。他本身身体强壮还会怕一个女子不成?

“妹子啊,你长得这么瘦,干脆就回家吧,你打不过我的。”叶老二这个人很直白,开始实话实说。

“打得过打不过,要靠动手才知道。”说罢那个女人一挥动鞭子,叶老二倒是不怕他的鞭子反而一手抓住了她的鞭子,狠狠一拉,那个女人丢开手中的鞭子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差点掉下擂台,不过好在她身形轻盈,又立刻运气密术飞了上来。

却见她洒出一把粉红色的花朵,接着整个擂台上都是粉色的花粉,凌若夕知道那花粉有毒。不过叶老二却没有半点像是中毒的样子,反而打向那个女子。那个女子却一闪。叶老二朝着空气挥动着拳头,最后却掉下了擂台。

这简直就是一场恼怒,叶兰抚摸着额头,看着叶老二这么快就中了那个女子的招数。

一阵风吹过,将擂台上的红色花粉吹的一点儿都不剩下,叶兰跳上了台,对那个女子道:“我来领教。”说罢,说罢力量在手中集中,不给那个女子任何机会,别说是下毒,叶兰直接在周围形成一道屏障,完全是实力压制着台上的女子。

接着她一脚将那个女子踢下台,那个女子根本连皮肤的都没碰到她。接着她洋气头,看着看台上的叶老二,这让叶老二微微感到脸一红。简直是惭愧啊!

接着第二个无毒的人,叶兰也用这种方式打败了,不过在那个人下台之前,却洒了一把花粉到叶兰脸上,叶兰当时倒是没有什么感觉。

可是直到第三人上台,她闻到了他身上奇怪的香味,就开始头晕了。

凌若夕想,一定是第二个人洒出的花粉有问题,叶兰竟然晕倒在了擂台上。

叶红一看不好,便过去救了叶兰。这是车轮战的模式,因此两方只要还有人在场,就算是赢了。

叶红和那个男人都是他们队伍的最后一人,这局成败就看叶红的了。

“五毒的人果真十分卑鄙。”叶红身上散发着杀气一字一句地道,谁让叶兰和叶红的关系情同姐妹呢?

凌若夕知道叶红愤怒了,玄力在手中。

那男子却洒出了一把粉末在叶红周围,不过叶红完全不以为然。

“怎么会?这个对你无效!”这是用密术制作的毒药,只有用密术才能催发,但是却对叶红没有一点儿小姑偶。

“雕虫小技岂能上的了台面?”叶红一招就将对方打下台,然后对着他冷冷一笑,慢慢走下擂台。

小一又帮叶红看了看,确定自己的解毒丸已经起了作用才舒了一口气。这一轮叶宗胜利。不过恐怕那个五毒的人,是被叶红那一脚踹的不轻,正常情况下没有半个月是不能下床了吧?

叶宗打完了,并不代表她们就想走,因为第二轮是另外一组的比赛,是剑宗对星月族。这里还有一个小赌局,剑宗的弟子分别在兜售这一轮的彩卷。

几乎每个小轮都有彩卷兜售,刚才大家当然是买的叶宗赢,不过赔率和赢率都不大,只当是娱乐,凌小白也是买了些。

“娘亲,我们买剑宗还是星流叔叔?”小白睁大眼睛。

“买星流叔叔,多买点儿。”凌若夕对凌小白道。

“好。”小白点头,虽然弄不懂为什么娘亲要买星流叔叔,不过既然娘亲让他买就买吧。

在场的人当然不会去买星月族,星月族这次只有一人出席,大家当然是买剑宗。

剑宗先是派了一个小师弟,冲上去和星月打,那个剑宗的师弟也很好笑,弄了一套花哨的剑法,接着便被星月一掌打飞。

接着剑宗开始重视起来,却派了一个剑宗的二师兄上前去,这个人便是上次和云井辰打斗的人,凌若夕一眼认出了他。实力说弱也不弱,他依然挥舞着长剑,身上散发着剑气,星流倒是和他过了两招,不过还是将他打败了。

那人眼看快要掉下擂台,忽然反手用剑一撑准备集中全身的力量攻向星流,不过星流却用手指夹住他的剑,一下子将他的剑弄断了。

用剑之人,剑便是生命,剑断了,这是一个多大的脸面,这剑宗二师兄看着星流,好像看到的仇人一样。

不过星流可没时间给他报仇,一掌将他打飞了擂台,力道大小刚好,既不会造成内伤,又刚好将他打飞出去。

这一轮又是星流赢了。

“我来领教一下你的招数。”此时有人冲了上去,却是一个浑身邋遢之人。

“剑鬼,你别在这里发疯,这是大师兄的比试。”刚才被打败的人忽然对他道。

“看见有高手,我的剑正跃跃欲试,怎么难道不欢迎我吗?可是你们决定让我来比试的。”那个叫剑鬼的人道。

“无妨,就让三师弟比试吧。”剑之初笑笑,看着自己邋遢的师弟。

“你不是剑宗之人吗?为何手中无剑?”星流问。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我的剑缘于我的心。”说罢,剑鬼开始徒手攻击着星流。

凌若夕却看见了他的身法极其的诡异,好几次星流想抓住他都被他一闪,闪过去了,招式又好像一把利刃,每招都十分伶俐,直插星流。

星流竟然被他的招式打的有些措手不及。

“果真是有几分厉害,不过下面我可就要动真格的了。”星流忽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