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94章 星流的实力

第694章 星流的实力

忽然星流爆发出一股强悍的实力,这实力完全是神玄期之上的实力,不过是神玄巅峰的实力,但是凌若夕知道这恐怕不是他的真实实力。

他的实力应该是神玄期之上,只怕若是他的实力完全爆发出来,直接大家买彩卷都会买他了吧?

接着他运用了一种诡异的身法,移动的飞快,让人根部看不清,只是看见了一个白色的光点在台上,后来剑鬼便被打下了擂台。

不过剑鬼却并未觉得不开心,反而笑道:“好,好久没这么痛苦了,我甘拜下风,下次有时间我们再切磋,你记住我叫剑鬼。”说完这个少年转身欲走。

谁知台上的星流也来了一句:“下次和我比试的时候,请漱洗好,这是对对手最起码的礼貌。”

对方一愣,然后笑了道:“抱歉抱歉。”拱了拱手便离开。

一场比试,让凌小白高兴地收了一打银子,买星月族的人太少了,所以他们这次的赢率很多。

钱不仅回本了,而且还赚了很多。

“真是的,早知道就多买点儿。”凌小白将钱数好放进乾坤袋,然后一边自言自语道。

这一场,剑宗居然输了,输给了一个人,便是星月族。不过也有人说,这位剑宗的大师兄剑之初竟然没有出手,若是他出手,说不定就打得过了。

反正众说纷纭,凌若夕看了一眼剑之初,他的神态倒是十分淡定。似乎觉得这一切都是在意料之内。

接着便是巫宗的比试,几乎是完胜。一个巫宗之人便是可以打败了其他人,可见巫宗的实力之大。

接着便是另外一轮的抽签,赢了的人将进行半决赛。

叶宗在这一日被叫来抽签,却是抽到对上了巫宗,这个强悍的实力宗族。也弄得叶宗的人人心惶惶。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们也不想输,又想让凌若夕帮忙,不过凌若夕只是摇了摇头,指了指凌小白。

“娘亲,你真的要我出场吗?”凌小白眨巴着大眼睛问凌若夕。

凌若夕点头。

“好吧。那小白出场了。”小白点点头。

接着第二日,却是巫宗出山,巫冥和上次的女人倒是没有出场,而叶宗一开始就派了凌小白出场。

大家看着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正对着巫宗的众人,巫咸也在下面看。

接着十二岁的小白,便和巫宗的一个大个子打了起来,那个人很想抓凌小白,不过凌小白却十分的灵活,就是不让他碰到。

逼不得已他只有用巫术了,红色的光芒若隐若现。这个时候台下的巫咸却一声大喊:“巫林,你若是让小白少了一根头发,就等着回去受罚吧!”

随后,凌若夕便感受到了,巫林聚集起来的密术明显没有了,接着凌小白一拳头便把他打下了擂台。

再然后台下的巫咸开始鼓掌道:“小白哥哥好样的!”

然后巫族的人便一头的黑线,不带这样的吧?他们的巫咸竟然帮着小白,虽然他们平时也有给过小白许多好吃的拉。

回想起来,每次小白来都会打劫走很多好吃的,但是凌小白是独一无二的,又长得如此萌萌哒,怎么能惹巫族人不喜爱呢?

众人都惊呆了,这个巫族就被凌小白一人给打下了,接下来又上来一个巫族,又是一拳,这次巫咸直接对他说,不准用任何密术,他当然不是能用玄力的凌小白的对手。

眼看凌小白就这样打败了两个。

“巫咸,不准胡闹,你这样下去,会让巫族输的,忘了大巫说要拿回千年剑魄吗?”巫冥此刻站在巫咸身边,看了看台上的凌小白。

巫咸想拉住他,但是他却走了上去。

“我是你第三轮的对手。”巫冥道。

凌若夕知道巫冥深不可测,凌小白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便传音给凌小白,让他主动认输。主动认输?凌小白觉得很没有面子。

便道:“巫冥哥哥,其实吧,五百两白银,我主动认输。”他伸出五个手指。

巫冥简直哭笑不得,不过他看了一眼台下揪着心的巫咸,一脸担心地看着凌小白,于是点头答应。

这个时候,凌小白做了一件,让凌若夕满头黑线的事情,他假装撞在巫冥的膝盖上,然后一直往后倒退,直到退下擂台,还在地上躺下了。

好像受了重伤的样子。

接着慢慢起来,一本正经地道:“兄台实力实在厉害,小白受教了。”

巫冥真的看的也满头黑线,这也太假了好不好!

于是小白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对着巫咸做了一个鬼脸,这可是他凌小白为了赚五百两银子的特别奉送啊!真是的!

于是小白坐到了凌若夕身边。

“宝宝厉害吧,连续把两大巫宗高手打败了。”他竟然向着凌若夕邀功。

台下的巫宗更是汗颜,他这也演的太假了吧!

不过接下来,也兰和叶红上台的时候,巫冥却没有留手,他的实力实在太强大,台上打的可是惊天动地,一片狼藉,可是最终,叶宗还是输了。

凌若夕知道,光靠叶兰和叶红是打不过巫冥的,他是的实力实在太强,若是巫宗的其他人估计还可以打过。

巫宗赢了这轮比赛后,小白在晚上快快乐乐地去了巫咸那里,欢乐地带了五百两银子出来。顺便还拐带了一大堆的零食。

当然还有企鹅吞了很多灵果很开心地回来。不过回来后,小白就觉得企鹅不怎么对劲了,也没有吃鱼。

夜晚的时候,企鹅不仅躺着一动不动,还化作了小麒麟原来的样子,借着月光在吸水里,发着银色的光芒。接着它浑身都在蜕变,长出了两只小角,好像还长大了一点儿,不止是一点儿啊,有一个成人的三分之一高度了。

“娘亲,小白是不是以后不能把它抱在手里了?”凌小白感到了深深的压力,这企鹅会不会太重了?

“实在不行长大了,你骑着它吧?”凌若夕直接把企鹅看成了小白的坐骑。

企鹅不知道什么是坐骑,觉得小白也不重便答应了。于是变成了母子两个诱拐企鹅的故事。

麒麟又变成了小企鹅,给自己在溪水里抓了一只鱼吃。这让凌小白顿时安心下来,没了企鹅他怎么把这个萌物去讨好巫咸啊。

凌若夕当然不知道小白心里想的是这个,知道了估计要吐血,这小子,还没长大呢,就在给自己预备着媳妇了。

不过巫咸才十二岁就已经出落的如此姿色,再等两年张开,应该是个绝世美人。凌若夕就怎么胡思乱想着。

转眼又有些担心凌小白,他好像被好几方势力盯上了啊!

第二日一早,大家便早早的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周围都是座位,中间却有着极强的结界,恐怕这个决赛是要惊天动地,都不是在擂台比试了。

这是星月族和巫宗的决赛。

决赛因为星月族只有一人而改变了规矩,不用进行车轮战,便是一对一的较量。若是谁夺得冠军谁便为这轮比试的第一。

星流走了进去,同时实力深不可测的巫冥也走了进去。

凌若夕只是笑了笑,并未回答什么,她今日没有买任何一张彩卷,因为她觉得他们的实力都隐藏的很好,谁赢谁输都不知道。

星流运起了星辰之力,露出了少数认真的表情,巫冥也是。他知道对方的实力强悍,若不是有结界在,恐怕凌若夕会感受到力量的波动吧。

巫冥先发制人,冲了上去。星辰也是不甘示弱,他们在结界之中变成了两道光芒。看的在场的热那一阵紧张,因为他们的实力相当,大家都在猜到底是谁会赢。

这场比试很简单,就是他们身上各自挂着一个腰牌,谁先夺得对方的腰牌比赛就会自动终止。或者说谁先触碰到对方的腰牌,然后将自己的力量注入一点儿进去即可终止比赛。

他们两个变成两道光芒在打着,众人都看的十分焦急,过了一会儿,他们忽然来到了地面,却是手中都拽着对方的腰牌,然后几乎同时注入力量。两人的腰牌几乎是同时发出刺眼的光芒。

这场比试的结果是平局,两人都是第一,因此买了彩卷的人都是输了。彩卷也有一个筹码,那便是买平局,但是这论剑出现平局的事情很少。

因此大家都不会去买平局。

星流走了回去,身上好像没有受什么伤,而巫冥也走了回去。

难道他们真的是平局吗?凌若夕看着他们两个人,似乎都没受伤的样子。

这场平局的比试虽然很多人都未曾买对彩卷,不过却是很精彩,若不是有结界隔离,他们感受不到力量的波动,只怕这周围早就被他们的威压弄得一片狼藉了吧?凌若夕想着。

后面的比试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她不知道,她的目标是最后一场比试,若是赢了,也是可以拿到剑魄的。

最后一场比试的第一名,相当于前面几场比试第一名的总积分,这点不会改变。赢得最后一场便是比赛输赢的关键,若是每一场都认真去打,就太浪费实力了。

但是巫宗有这个实力,凌若夕知道自己没有,只能靠着出奇制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