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95章 和云井辰长得一样的男子

第695章 和云井辰长得一样的男子

龙华大陆有七大宗族,其中乐宗排行第七,在月宗上面的却是花宗。花宗里面全是男子,每个都戴着面具,此次他们也有来参加论剑大会。

相传花宗的男子个个都是美男,若是走在人堆之中,会引起一番轰动,因此才戴着半块面具。可是花宗的宗主却是个女子。

此时站在凌若夕面前的花宗男子,却让凌若夕是一惊,他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花宗的宗主想要见凌若夕。

凌若夕料想自己和花宗好像没有什么关系,为何花宗的宗主提出要见凌若夕。便跟着那个戴面具的男子去见到花宗的宗主。

花宗的宗主是个女子,极其爱打扮,也是这次论剑上面唯一一个亲自前来的宗主。此时,她正跟另外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在说着什么。

凌若夕觉得这个男子虽然戴着面具,不过却有些脸熟。

不过当她看见花宗的宗主却大吃了一惊,原因是因为,她竟然和乐宗的宗主花容长得一模一样。

“我知道你很吃惊,我想我长得一定和花容很像吧?”这个花宗的宗主竟然直接称呼月宗宗主名字。

凌若夕点头,猜到了几分她们的关系。

“我和她是双生子,我是姐姐,她是妹妹,我们出生之后,一个随着娘亲进入乐宗,一个则留在花宗。此次她有事无法来到论剑大会,修书给我,让我调查长孙灵儿之事。”花宗的宗主道。

凌若夕想不到花宗和乐宗会是这样的关系。

“我们现在已经调查到了灵儿被囚禁的地方,只是这个地方,有些危险,希望你能答应帮助我们救出灵儿,我会与你一道前去,里面的高手实在太多,当然还有花锦也会同你一块去。”她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子。

凌若夕很是奇怪地打量着这个叫花锦的男子,似乎是花宗宗主的爱人,两人关系好像有些不一般。

凌若夕点头。

第二日,他们三人便一块去了长孙灵儿被关的地方。

这里却是剑宗附近的一个普通富贵人家。除了宅子特别大,便是里面的设计蜿蜒曲折,彷如迷宫一般。

凌若夕进入这宅子的时候,发现实在太容易了,这么一个宅子,竟然连结界都没有。如此轻易便能进入,这实在是说不过去。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先去探探路。”花宗宗主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点头,可是花宗的宗主刚走,便发现这宅子忽然出现了结界,她自己则身在结界之中。

“哈哈,凌若夕,你终究是逃不掉了!”这时候有一个声音道。接着出来一个凌若夕从未见过的男子。穿着黑衣,不过浑身却散发着魔七,他身上的魔七非常强大。

“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抓住你,可不能让你跑了。”那个人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知道自己上当,忽然运起力量想反抗,可是却发现被那男人身上的力量影响了肚子里的胎儿。

“哈哈哈,你是不可能反抗我的,你已怀有魔种,这乃是魔王容器的上好材料,我们抓住你,不然你以为你三番五次扰乱我魔族,为何没人出来杀了你,难道你真的以为你一人能够打败整个魔族吗?难道你真的以为你能够力挑魔族所有高手吗?这是不可能的,只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那个男人开口。

“花宗早已叛变投靠了魔族吗?”凌若夕问。

“花容是我妹妹,却什么事情都比我做的好,就连把整个乐宗都管理的井井有条,当时乐宗排名第六,若不是我投靠魔族,我怎能将她比下去?”花宗宗主道。

“呸!”凌若夕现在真的是对她非常鄙视:“乐宗的宗主无论如何都不会投靠魔族,你却来投靠魔族。你不感到羞耻吗?”

“羞耻?他们给了我我想要的力量,怎么会感到羞耻?对了,凌若夕,我还要给你一个惊喜。”说罢花宗宗主身边的那个叫花锦的男子摘下了面具,面具下面赫然是云井辰的脸。只是云井辰似乎不认识他了。

“你没看错,这个便是你的相公,云井辰,不过嘛,他现在是我相公了。”花宗的宗主忽然抱着云井辰亲了一口。

凌若夕彻底愤怒了,将手中的力量集结起来,召唤了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

不过这个时候,天空中也有一只黑色的凤凰出现,这凤凰赫然是那个黑衣男人幻化出来的。

“这种力量也敢拿出来显摆吗?”那男子道。

黑色的凤凰和金色的凤凰打斗起来,不过似乎是黑色的凤凰更胜一筹。

金色凤凰战败,就此消失,凌若夕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凌若夕,你认为你此次还能如此好运了吗?今日将你抓住,便是为了孕育你肚子里的魔种,他竟然被你们用特殊的东西压制住了,生长的如此缓慢,魔王大人可是很不高兴。所以我来帮一把你吧。”

周围全是黑色的烟雾,凌若夕转眼被带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阴冷潮湿,四周全部都是厚厚的墙壁。

当然,花宗的宗主也来到了这里。

“也许,你在想,此人到底是不是云井辰吧?”花宗的宗主忽然道,不过此时她手中却拿着一把剑,那是一把红色的剑,名字为血煞。

“这把剑是他赠于我的,你知道要得到剑主人的认同拿到剑才不会被反噬,我现在好好地拿着血煞,你的丈夫已经不属于你了。”说罢她消失在这里。

只留下凌若夕,她知道这个房间里面有浓度极高的魔气。若是在这里呆久了肯定是会影响肚子里的孩子。

可是她现在出不去了,她现在浑身的力量都在这里没用,最重要的是她受了一个致命打击,让她的心智有些不大坚强,她的夫君,竟然被人控制住了!

她相信云井辰,一定是他们用了特殊手段控制了他,可是他不是和剑神在一起吗?不应该被控制住。

想到这里,凌若夕忽然冷静下来。

云井辰将血煞送给了花宗的宗主,这个意义实在不明确,她要这剑有什么用呢?她并非是剑宗之人,而且那个云井辰,眼睛里好像少了些什么。他是云井辰吗?凌若夕开始怀疑,不他一定不是云井辰。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开始平静下来。她缓缓试着运起自己身上的力量,但是试了好几次都不成功。

为何她的力量会被封住?

凌若夕逼着眼睛,回想着解决的办法,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自己可以解决眼前的问题。

答案似乎一直在她的脑海里。

忽然她睁开眼睛,想起了海老的话,力量的本源是什么,是借助自然之力。这个房间虽然有气,不过依然有墙壁,她将手靠着墙壁,然后透过墙壁,去感受墙壁外的自然之力。

忽然她似乎心有所悟,将力量一凝聚,一股巨大的金色光芒抵挡住了魔气的侵蚀。也在这一瞬间,她忽然突破了!

神玄期上面的层次,她有听人提到过,叫做神醒期。若是说前面的神玄期都是在对自身做调整,但是到了神醒期,却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然的力量。

甚至闭上眼睛,能感受到她附近所有的流向,还有精神力量的波动,自然的生命力量。此时玄力已经完全可以和密术完美融合了,它们变成了一种纯粹的力量。

神醒期已经是另外一个层次的力量,难怪一个神醒期的高手能够秒杀无数神玄期的高手,因为力量的本质和对力量的理解发生了变化。

现在玄力和密术已经结合,变成了一种新的力量,凌若夕喜欢称这种力量为密力。只是这个地牢里,她这密力也只能暂时抵挡住这些黑暗,并且她对自身的感受十分清晰。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确已经发生了变化,在魔毒的长期熏陶下,这个孩子似乎在拼命地吸收着她体内的魔毒,小一每次诊断说她有魔毒,是因为小一没有这个阶段的力量,无法感受到凌若夕身体情况真正是怎样的。

凌若夕身体的所有魔毒几乎都被肚子里的孩子吸收了,这孩子,甚至依靠魔气为养料,难怪魔族人说她肚子里怀的是魔种。

若是用东西压制住魔毒,这孩子便会停止成长,不过若是让孩子成长,就必须解决所有压制。凌若夕苦笑了一下,她的第二个孩子将力量借给了她,现在第三个孩子,又为了她将所有的魔毒都吸收了。

她真的是欠了孩子们良多啊!

比起他们来,小白要幸福的多了!

所以,她更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她又仔细感应了下自己的身体,她的身体里除了那个孩子之外,还有一股极小的生命力,那个生命力好像没有受到魔毒的影响,健康地成长着。难道她怀的是双生子?她心里狂喜,原来还有另外一个孩子。幸好还有另外一个孩子,她做了一个决定,她决定将孩子生下来。哪怕是为了那个没有受到魔毒影响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