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96章 凌若夕的决定

第696章 凌若夕的决定

若是有人问凌若夕,有一日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会为害人间,她会怎么样。她会生下他。若是问凌若夕为何会这么想,她一定会回答,因为不能因为这个孩子特别,别人说他会危害苍生,他便真的能危害苍生。

孩子要走的路,一切都由他们自己来决定。

但是她绝对不要别人来决定孩子的命运,她捂着肚子,准备从这里逃出去。想好了这些后,她将所有的能力都集中在手中,然后对着墙壁打了一拳。

可是墙壁竟然纹丝不动,看来,这个房间做了特殊的加固。依靠她的力量,是出不去了。

这个房间是一个密室,四周都是石头墙壁,只有一个小门,小门里过一段时间会有人送饭菜来。

天花板是透明的,好像是用琉璃之类的透明材料所制作,上面可以看见鱼儿的游动,看来上面是一个不是很深的水塘,有时候阳光可以透过水面折射进来。

她忽然想起了这个大宅子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水塘,她应该是被关押在下面吧,这样即便有人闯了进来,也没人找得到她。

日子,一过就是半个月,凌若夕在这已经呆了半个月,每日都有人来给她送饭,也许是因为孕妇的缘故,伙食还不错。

只是没有自由,只能呆在这个巨大的石壁房间,她倒是用密力给自己撑起了一片金色的结界,魔气也无法入侵。

她好吃好喝的在这里呆着,觉得若是小白见不到她,一定会想办法来找她,虽然她不指望小白,但是她知道,那个云井辰却是假的。

真正的云井辰,她的夫君一定会找到她,孩子没生下来,她们也不会拿她怎么样。他们无非就是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罢了。

这日,又有人来给她送饭,通过那个小窗口,这时候,凌若夕突然以飞快地速度,然后抓住了送饭人的收,将他往里面一拉。

“将钥匙交出来。”凌若夕忽然道。

却不见对方说话,接着她便看见送饭的人没有了知觉,整个人似乎在外面往下掉,她松手听见了倒地的声音。

那个送饭的人竟然死了。

凌若夕摇头,这个方法,她试过很多次了,果真不行,每次逼着他们拿钥匙出来,他们立刻便会死。

她只有继续呆着。

这里因为要抵抗魔气,她的力量倒是更加精进了,用的也更加得心应手。

这个时候,又有人来给凌若夕送饭,凌若夕觉得奇怪,不是才送过吗?而且那个送饭的人还死了。这个时候却听见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为她开门的人,她是认识的,那个人便是云井辰,一身大红的衣裳,一双妖媚的眼睛,只是手上没有血煞。

“娘子,为夫来晚了,让娘子受苦了。”云井辰心疼地看着凌若夕。

凌若夕摇头,然后偎依在他怀里。

“娘亲。”小白从云井辰后面出来,对着凌若夕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接着还有一个小家伙跑了出来,那个人便是巫咸。

“凌阿姨。”巫咸生涩地叫了一句。

“这次对亏了巫咸占卜,我们才知道你被关在哪里。”云井辰道。

凌若夕一把牵着巫咸的小手,然后道了一句谢谢。小女孩的脸顿时红扑扑的,看的凌小白倒是一愣一愣的,他的娘亲,什么时候亲自和他说过谢谢啊。

“娘子,我们走吧。”云井辰道。

他们一路跑到了宅子上面,原来这是一个地底密室。

“哼,想跑?哪里有这么容易!”这时候,那个黑衣男人忽然,出现他的力量很大,应该是神醒期。

不过是魔族的力量,因此周围已是昏天黑地i一片。

云井辰摆好样子,不过此时他手中没有血煞十分不方便,要不是被人趁着他练功突破的时候拿走了血煞,他也不至于如此。

“将凌若夕留下,你们都可以走,不然你们一个都走不了!”那黑衣男人道。

“做梦!”云井辰也不是好惹的主。

“好啊,那,凌若夕,你便看着你的家人葬送在这里吧!”黑衣男人道,巨大的结界铺设起来,似乎是为了阻止他们逃跑。

里面满是巨大的威压,这人的力量实在不简单,尽管凌若夕已经迈入了神醒期,可是任然感受得到他的力量。

只是比过去清晰而已,因为她的力量已经提升了一个层次,她深刻地感受到这种力量是可怕的,恐惧的,未知的。

和他们所理解的力量完全不一样,似乎是颠覆这片大陆规则一样。

这不是自然之力,这种力量十分邪恶。

可是这也是力量,凌若夕和云井辰也运起自己的力量,地看着。小黑变成了巨大的黑狼,也在传送着力量,来抵抗这巨大的威压。

光是威压就抵抗的如此吃力,若是这个人释放了正招,岂不是要将他们一招秒杀?

凌若夕感觉他们必须离开这里,实力悬殊太大了!

“你们果然有两下子,但是你们以为我就是吃素的吗?我可是魔王的臣子。“说罢他果真要用正招了。

似乎是准备一招打死他们。

一记黑芒打过来,凌若夕心道,糟了!正准备用全力抵抗,企鹅忽然鸣叫一声,变成了一只水麒麟,接着它浑身散发着蓝色的光芒地看着这一击。

显然,它接下来了,但是精神却不怎么好,小麒麟甚至走路都有些摇摇欲坠。那是脱力的前兆。

可是对方又怎么会只打一招,对方又出了一招,凌若夕和云井辰拼命抵抗着。这时候巫咸忽然出手,小女喊叫了一句:“不许伤害凌阿姨,和小白!”接着浑身冒着奇怪的力量,似乎喷涌而出,抵抗着这股力量,甚至还将黑衣男子弄退后几步,黑衣男子一口血吐了出来,不过他的血也是黑色的。

“可恶,巫族!我和你们没完!”黑衣男子道。

“还是先关心关心你的身体吧,你的身体貌似撑不住了。”这时候结界内又多了一个人,赫然是巫冥和星流。

星流手中凝聚着星辰之力,朝着黑衣人打了过去,他一下子摔到很远。星流的实力果然很强,一下子将黑衣人打飞。

难道每一个星月族都有这么厉害?凌若夕皱着眉头。

而巫冥也在这一刻明白了,他根本就不是星流的对手,一招将黑衣人打的如此狼狈,他根本做不到,这黑衣人恐怕已经是神醒期中期了吧?

巫冥才刚刚踏入神醒期。

“你究竟是何人?”黑衣男人也皱着眉头,打量着星流。

“星月族,星流。”星流忽然道。

“星流?又是星月族,哼,你们星月族奉命镇压着我魔族的大军,可是我魔族不久便要复兴,到时候看你星月族又能如何!”他忽然道。

“不过区区一个魔王的家臣而已,说白了就是一条狗,也胆敢说这么多。”说罢星流又一招将他整个打的连渣都不剩。只是有一片黑色的东西好像要逃走,星月用手一抓,然后一股力量包围着它,将它捏碎。

“哼,还想逃!”星流道。

接着所有的魔气都消散了,星流看着凌若夕道:“我想你们还是回剑宗吧,剑宗安全些。”

“等等,你究竟是谁!”巫冥忽然道。

“我是星月族人,我们还要参加论剑大会呢,我星月族即便是这次来出席的只有我一人,也不会输给你们巫族的,当然若是你们巫族用了巫咸的力量那我无话可说。”说罢他看了一眼巫咸。

而巫咸还是一副单纯的样子,她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虽然身上有着庞大的力量,但还是心思单纯。

“巫咸,我们回去吧,以后千万不要随意用力量了。若是你的力量控制不好,可是会给大家带来麻烦的。”巫冥对巫咸道。

“可是巫咸打的都是坏人。”巫咸倒是反驳了一句。

这一定是这小女孩和小白在一块混久了,学会反驳了。

“巫咸!”巫冥忽然道。

“好吧,我同你回去就是了,凌阿姨再见,小白再见。”她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小白。

凌若夕在巫咸走之前却听到了她的传音:“我还会回来找你们玩的。”然后对着他们做了一个鬼脸。

“小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这里十分危险?”凌若夕叉着腰问小白。

“娘亲,我是看见你好久没回来,才去找巫咸占卜的,你知道吗?巫咸的占卜好厉害啊!”小白笑了笑。

凌若夕一头的黑线,要是她知道巫咸是因为什么才去为她占卜的,她非一口老血吐了出来不可。

因为日后巫咸离开巫宗,莫名地成了凌若夕的干女儿,凌若夕才发现她自己真的深深的被算计了。

也不知道,巫咸在小白的怂恿下,正在欢乐地整理着私房钱,准备离开巫宗来投奔凌若夕。而因为这件事,凌若夕会被整个巫宗通缉,那才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