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97章 第四轮比试

第697章 第四轮比试

凌若夕失踪的这半个月,也错过了第三轮的论剑。成绩也在论剑当中算得上中等,不好不坏。

不过此时叶红却忧心忡忡地找到了凌若夕,她皱着眉头,希望凌若夕从第四轮论剑便开始出手。

“若是希望我出手,就必须把叶宗的事情告诉我。”这是凌若夕提出的唯一一个条件。

叶红皱了皱眉头,最终她表情紧绷的脸上稍微放松下来,却是一脸疲惫的样子,刚才的坚毅完全都是装出来的,现在反而表露出一脸担忧。

“叶月,他被魔气入侵,整个人被魔化了。我和叶兰在你不在的这几个月去了一趟天山,找了一块千年寒冰,用叶族密术将他冰冻了起来。可是即便如此,却只能减缓叶月的魔化。若是他入魔了,那整个叶宗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叶红眼圈红红的。

凌若夕知道,叶红这个坚强的女孩子,此时会露出这种表情,完全是因为她深爱着叶月。原来叶族早已被魔气污染。

“只有千年剑魄的正气,才可以压制住叶月身上的魔气,不然的化,我们只能……只能……”最后的字她没有说,但是凌若夕知道,她们只能杀了叶月,来保护叶宗。

这对叶红来说是一件相当残忍的事情。

小一端了一碗水果上来,他看了一眼叶红,然后道:“师姐,我想闭关几日去研究抵御魔气的药物。”

凌若夕点点头,知道小一不是闭关,而是因为圣雪的事情,一路上,小一是喜欢圣雪的。圣雪本就是药王的女儿,他们都精通药理,这一路上,小一研制新药都离不开圣雪的帮助,两人一道做菜,一道讨论新的疗伤药,在小一心中对圣雪早已有了一份感情。

只不过现在有人在追求圣雪,那人是剑宗的大师兄,剑之初。在剑宗几乎是一个传说一般的存在,不仅头脑好,而且修为高,长得也比小一帅,小一未战却想放弃了。

凌若夕不想去干预什么,只好点头,让小一闭关去研制新药。

叶红走后,凌若夕现在更加担心自己的处境,云井辰安慰着凌若夕,说她会没事。可是她却担心肚子里的孩子,肚子里的小生命一个是魔种,好像魔族的魔王想要她的孩子当自己身体的容器。

另外一个却十分普通,她知道自己怀的是双生子,一下子也倍感头疼。

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若是将来她生下来的孩子会祸害人间怎么办?可是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断了自己孩子的性命!

“井辰,我们的孩子,是不是无法留存于世上。”她忽然没了底气,她自从进入了神醒期,就越发感觉到魔族力量的邪恶,那是一种不同于任何龙华大陆上面的力量,是一种极其邪恶、阴冷的力量。

若是魔族真的复兴了,她有一种感觉,只怕所有龙华大陆上的生灵都保不住。

“你不是说过,要给自己的孩子多一分的选择吗?我们不能如此就夺去孩子的性命。”云井辰温柔地说道,他这种温柔是只有对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才会展现出来。

凌若夕点点头。

云井辰将碗端了进去,这是凌若夕刚用完甜品的碗,他为了照顾凌若夕包了所有的家务,却忽然感觉眼睛一阵疼痛,他没有发现,他的眼睛忽然变成了红色,随之光芒又暗淡了下去。

凌若夕摸着自己的肚子,孩子还有三个月即将出世,这必将引来一场巨大的风波。

而另外一个方面,在巫族,巫咸正在十分小心地整理着东西,生怕让巫族的任何一个人发现。凌小白已经告诉了她什么是值钱的东西,什么是不值钱的东西,她拿出一个绣着花的乾坤袋。这个显然和凌小白的不一样,乾坤袋在龙华大陆一共不出五个,相传说百年前的能工巧匠用一块天陨所制,里面的空间无穷无尽,能够容纳取消东西。

她正小心翼翼地打包着她的家当。

门被推开,她赶忙将乾坤袋收起来。

“巫冥,哥哥。”她看了看来人,叫了一句。

“巫咸,我不是告诉过你,你不能叫我哥哥吗?咱们巫族,同辈是用兄妹相称,那是因为巫族有传说,我们都是初代圣巫的血脉。可是你不同,你继承了圣巫的血脉,拥有巫族最强大的天赋,是我们巫族的希望,你叫我哥哥,就是在折煞我,和侮辱圣巫。”巫冥很认真地道。

“哦。”巫咸不开心地点头,在巫族,她小小的年纪便觉得越来越孤单,那些她过去认识的人,都开始疏远她。

“我来是想告诉你,大巫发来了消息,让你别和凌家人走的太近,当然除了凌小白以外,还有希望你不要忘记我们巫族的使命。”他道。

“知道了。”巫咸没精打采地说了一句。

巫冥点头,然后离开。巫咸拿出乾坤袋死死地抓住,然后又感应到巫冥走远了,便又仔细收拾着值钱的东西。

用凌小白的一句话来讲就是:“去他的使命,都见鬼去吧!”

第四轮的比试地点十分奇特,是在一本书中。传说有一个隐世高人,有一本书。那本书一打开便是一个世界。

每个人都可以得到那本术的复刻本,那本书讲了一个故事,说的是有两个男子同时爱上了一个女子。一个是一国之君,另外一个却是什么都没有。

正因为那个男子什么都没有,因此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子成为了一国之君的皇后。后面那个男子变成了反贼,谋反,杀了一国之君,随后将女子夺了过来。大概这本书讲的就是这个。这其中牵涉到许多人的命运,他们几个宗的比试结果便在每个人夹杂的复刻本的纸条上面。

凌若夕打开看了一眼,她竟然要造成这种结局,真的是让人难以揣测。

而其它人的纸条上也分别对应着一个结局,他们必须进入书中的世界,让结果变成如他们枝纸条上所写。

并且,每个宗派只能指派两个宗的人进入书中的世界。不仅如此,书中的世界是十分奇特的,里面三个月在外面只是相当于十五日。若是在外面十五日还没有得到预想的结果,他们无论如何都会被强制性从书中拉出来。

这次,进去的人,便是凌若夕和叶红。叶红一心想救叶月,又在叶宗这帮人中实力最高。凌若夕想了想纸条上的留言,这个结局简直无语。

叶红希望这边赢,这样他们就可以当第一名。

那个女子叫做林苏苏,听上去真是一个普通的名字。她们现在便是要接近林苏苏,这个林苏苏若是发展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已经和两位男子相见,其中一位是皇帝只是她还不知道的时候。

叶红本来和凌若夕商量装作落难求的这个林苏苏收留,却意外子在途中发现林苏苏,被劫匪打劫,凌若夕出手便救了凌苏苏,顺便将劫匪讹诈了一番。

还拿出自己的老本行,将劫匪的巢穴洗涤一空。

接着笑意满满地对着林苏苏笑,于是本该设定好的开场,因为凌若夕一场大闹,全部都没了。

不过因为书中的东西他们都不可以带出来,所以林若夕将洗劫劫匪的钱开始肆意挥霍,在经京城买了一所大宅子,顺便和林苏苏姐妹相称。

林苏苏这个女子吧,还是比较柔弱的,不过凌若夕早就想好了,要控制好林苏苏才是这个比试的关键。

果真,到了第二日,皇上便再次亲自微服出巡来看林苏苏,林若夕却见皇帝身后多了一个护卫,这个护卫赫然是巫冥!

原来这是巫族的目的吗?为了挺皇帝?让剧情正常发展还是怎样?

凌若夕想不通。

巫冥跟着所谓的“皇上”出宫,接着皇上开始对林苏苏展开了猛烈攻势,却见另外一个人也出来,这个人便是星流,星流是另外一个追求林苏苏男子的人。

可是星流好像比他们早来这个世界半个月,一下子那个男子竟然变成了京城首富。

他们竟然同一日来送礼。

这目的已经很明显了,一个是希望林苏苏嫁给皇帝,一个是希望林苏苏嫁给首富。凌若夕砸吧眨巴嘴唇。

叶红也满脸黑线,忽然叶红觉得她自己的纸条上的结局好难啊!

林苏苏这个妹子,虽然被皇帝和京城第一首富追求,不过过的好像并不开心。凌若夕发现,后面找她详谈才知道,这妹子心里还喜欢一个人。

是一个什么也没有的江湖侠士,他们只见过一面,只是那个江湖侠士好像有喜欢的人。

凌若夕皱着眉头,这点这本书里根本没写啊!

这是在逗她吗?

可是后来,那个江湖侠士也没出来,就在凌若夕和叶红觉得这个人应该只是个打酱油的人。日子过的很快便把这个人给忘记了。

林苏苏不知道选哪个人选好的时候,凌若夕为她出了一招所谓患难见真情,到时候凌若夕和叶红运用玄力,假装将她绑架了,看看谁先救她,就嫁给谁。

林苏苏立刻点头,凌若夕觉得果真是每个少女心目中都有一个白马王子啊。于是凌若夕扮作劫匪,将林苏苏绑架了,皇上和富商果然都来了,还带了巫冥和星流。

但是却轻而易举地,两人救下了林苏苏。凌若夕知道若是巫冥和星流联手,她不是对手,因此她才对这个林苏苏下了毒。

这个解毒的方式倒是十分简单,那便是换血,不然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苏苏死。

“朕是皇上,朕可以招人把血换给你,你等着。”说罢皇帝便跑了,然后带了一个女子来,要和林苏苏换血。

“我是首富,也可以找人。”说罢他也找来一个女子。

这时候凌若夕出现,却问那两个女子为何答应给林苏苏换血的时候,她们却一个说,若是不换皇帝会灭她们九族,一个却说若是不换没有钱给爹爹治病。

林苏苏最终失望的没有接受任何人的血,凌若夕让叶红乔装扮成一个神医,假装为林苏苏治病。

一下子林苏苏的毒解了,不过神医的名声却传遍了全国。

皇上好好嘉奖了这位神医。不过林苏苏却一口答应嫁给了皇帝。

本来事情正如凌若夕所期望一样,林苏苏眼里却对皇帝没有一丝爱意。她本意是想让林苏苏知道这两个男子并不爱她,然后要林苏苏自己当皇帝。林苏苏假装答应嫁给皇帝,然后谋朝篡位。

凌若夕觉得这是最快捷的方式。

可是这日府上却来了一位女子,戴着斗笠,说什么都要来找那位神医治病。

凌若夕不好亲自出面,只有躲在屏风后面。

林苏苏和叶红见了她。林若夕怕这又是哪个宗派假扮的人,不过这个女子脱去斗笠的时候,一张和凌若夕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却出现在了凌若夕的面前。

凌若夕从屏风后面一惊,怎么又是这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