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98章 凤羽手镯

第698章 凤羽手镯

不仅凌若夕,就连叶红也吓了一大跳。这个人是书中的人物还是其它宗派的人物?不过其它宗派也没有和凌若夕长得一样的人啊。

“还请神医救救我的夫君。”那个女子拿出了一个锦盒,她打开盒子,盒子里面装了一枚手镯,手镯是金子做的,雕刻了两根凤凰的翎毛缠绕。

“这是我家传的手镯,若是有人能够救我丈夫,我便将这手镯送给他。”她缓缓道。

那个手镯一打开来,凌若夕的耳环戒指都发着一股金色的淡光。好像和那个手镯相互呼应。这书中的东西不是都无法带走吗?为何那个手镯会如此真实?

让她感觉到可以触摸得到,她差点出来。

不过叶红却比较冷静地道:“容我去内堂准备一下,换了衣服就和我的助手去。”

接着她便进来。

林苏苏对那个手镯倒是没有什么感觉,皇上送的聘礼比那好看多了,既然叶红要,她也不做声,只将这件事交给她们两人处理。

叶红和凌若夕商量了一挥儿,最终决定在这房子这里布置上结界,同那个女人走一趟,不过凌若夕这次却戴着斗笠,还有面纱。

“我的助手她有花粉症,这几日花开的灿烂,她脸上长了一些东西,怕是这几日不能见人,还请海涵。”叶红对那个女子道。

那个女子看了凌若夕一眼,然后点头。

当日夜晚,她们便去找她的夫君,却来到了一个山上,来到那个女子住的地方。

“我的夫君就在里面了。”说罢那女子推开门。

不过这个时候,却让凌若夕看见了一副不得了的景象,那个**的已经不是那个女子的夫君了,他身体有一半变成了漆黑,还冒着黑色的烟。凌若夕感受到,那个是魔气。

**的男子嘴里一直喊着“杀”,并且眼睛是通红色的。

“怎么样?你们能不能救我夫君。”那个女子道。

“我们……”叶红正待开口。

凌若夕却忽然笑了:“你到底是何人?这宅院这么大竟然没有一人。”

“哈哈哈,你果然很聪明,凌若夕。”那女子也忽然改变了态度,我是我的主人了一道残影,主人生前说要将这手镯留给你,特地命我来考验你,我才幻化成你的样子,今日你若能打过我,我便将这独一无二的手镯给你。“她道。

果然这本书中还隐藏着一个如此之大的秘密!

凌若夕运气密力,却发现身上的东西全都用不了。

“你身上的每一件首饰都被我压制住了,暂时无法发挥力量,你要打便用自己本身的力量和我打,若是依靠主人的首饰,我是不会诚服于你的,凌若夕!”那人道。

凌若夕干脆将斗笠一把摘下下来,事到如今她也没什么觉得可以隐藏的了。

她跨入了神醒期对力量的掌控更加精准,虽然她从未试过没有耳环这些东西会是怎么样子,不过她却清楚地感受到了身上每一丝力量的波动,接着力量慢慢汇聚在她的掌心。对方也汇聚着力量,几乎和她一模一样,不会对方却戴上了那个手镯,似乎有那个手镯的帮助,她的力量更加精纯,第一次的碰撞,却让凌若夕被震退,然后口吐鲜血。

“啧啧,凌若夕,没有主人的首饰,你连我都打不过了吗?”那人道。

可恶!凌若夕又用了一招,这次她靠着自己的力量凝聚出了一只巨大的凤凰,对方也凝聚出了一只巨大的凤凰,不过依然力量比她精纯,两只凤凰碰撞在了一起,却又让凌若夕吐了一口血。

“若夕!”叶红叫了一句。

“叶红,你不必插手。”凌若夕知道,这是对她的一种考验。

凌若夕这次冷静了下来,她用什么招数对方也用什么招数,况且对方有手镯,力量会比她更大。可恶啊!难道她没这些首饰就什么都不是吗?

不!一路走来,她并不是依靠着这些饰品变得强劲,强的是她自己,她太依靠它们了。因此实力才得不到提升。

她干脆不要这些饰品,接着凝聚出了密力,只是这力量没有饰品凝聚的精纯,但是她想起了海老的话。

那个坐在海边的老头,他没有依靠任何东西,却用了精纯的力量,那么她是不是也可以?要让自然之力为自己所用,她感受着身体中力量的波动,又感受着风吹过的声音,还有空气中的战意。

忽然她睁开眼睛,嘴角微微一笑,手中凝聚着力量。

“哼!这小小的力量也想跟我比!”金色手镯再度发光。

“你可以说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但是自然的力量是强大的,你这样注定了你的败北!”说罢凌若夕挥出了一道淡淡的金光,这道光芒看上去平淡无奇,但若是仔细看,这金色里面还透着银色。

缓缓流动着的银色,这力量仿佛有了生命力,一击,已经决定输赢。

凌若夕用的是自然之力,她的力量只是一个引导。

“哈哈哈!你赢了,主人果然没看错了,这个镯子给你了。”一下子,凌若夕手腕上便多了一个镯子。

“这个镯子可是和其它的几个不一样的,你用你刚才所掌握的力量,然后让这个镯子配合你,记住要以你自身的力量为主导,不要去以这些首饰为主导,然后你柔和地将这些力量转化为银色光芒用在我夫君的身上吧。”她道。

凌若夕果然照做,一下子他夫君身上的魔毒物全部都祛除了,一下子,他的夫君变成了原来的样子,最后却越来越小,变成了一一颗绿色的宝石,最后飞到了镯子上面。

“这是?”凌若夕看呆了。

“这是我的夫君呢,我们生死相随,从不分离。”说罢那个女子也变成了一颗红色的宝石飞到了凌若夕的手镯上,这样这个手镯才完整了。

凌若夕从那间大宅子中走出来,却转身发现宅子不见了。

“你最好将东西交出来。”这时候有人开口说话,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天向林苏苏求婚的皇帝。

“是你!”凌若夕道。

“这镯子受到了魔气熏陶,想不到那个绿色宝石竟然自动有了器灵,将所有的魔气吸收,自动脱落,若是你不出现,只要这魔气溢出,整个镯子我魔族便可以轻易夺取,差一点点我就成功了!”那个皇帝道。

“可惜啊,你的如意算盘打输了不是吗?”凌若夕忽然用镯子发出一股金色的力量,将对方打伤,可是对方却忽然消失,他应该是没死。

“哈哈,你还是去看看你能否赢得比赛吧!林苏苏可是出问题了。”却留下一声久久回响。

凌若夕立刻去看,发现林苏苏早已在院中,被一群魔物围攻,这个时候,剑之初却出现,一道剑气杀死了这些魔物。

“你怎会出现在这里?”凌若夕问剑之初。

“我的任务,是在林苏苏大婚之日杀死她,今日本来是想来看看的,谁知道碰见了这个。”剑之初倒是说的光明磊落。

林苏苏倒是一脸震撼。

“没想到你们的任务也是将林苏苏嫁给皇帝。不过你们明日能抵挡的了,我刺杀林苏苏吗?”说罢剑之初却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