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99章 花宗再度出现

第699章 花宗再度出现,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凌若夕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没想到魔族也参与进来了,她又想到一件更加严重的事情。那便是魔族一开始就参与进此次的争斗之中。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她回想起在叶宗秘境的事情,又回想起现在。似乎是为了夺取这些黄金首饰,不过这些首饰藏的实在太深了,让魔族也不得不进入秘境夺取。

第二日,林苏苏果真是与皇帝成婚,举国上下欢庆一片,参加所谓的祭天大典,这个书中的世界倒是和外面的世界十分相似。只是这个时候,剑之初出来,一把利剑,将正在参加祭祀的皇帝杀了。

他乔装的样子自然是刺客,忽然引起周围一片恐慌,不过剑之初并未杀了林苏苏,因为他很聪明,知道凌若夕重点保护的是林苏苏,所以他杀了皇帝。

举国上下传遍皇后是不详之人,都在说着要废后将皇后打入大牢的事情。这场游戏,剑之初已经赢了一半,星流和巫冥只有苦笑。

凌若夕看了看奏折,对林苏苏道:“北方大旱,若是能够祭天,祈求降雨,那便是最好。”林苏苏最后点头,祈求祭天降雨。

凌若夕却和叶红二人运起力量,周围狂风大作,云朵全部聚集在一起,终是下雨了。并且凌若夕将力量凝聚,雨后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盘旋在林苏苏的周围,林苏苏就在这奇景之下,一下成为了这个国家历史上第一位的女皇帝。

凌若夕满意地笑了笑,这个游戏,看来是她们赢了,她们的目的便是要林苏苏成为女皇帝。这是她们的考题。

不过很奇怪,为何她们还未被传送出去?

凌若夕站在皇宫后院,这个时候,这个位面之中,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停止了,就像是静止的时间一样。所有的人都不动了,只有凌若夕和叶红还有巫冥他们能够移动。

“凌若夕,你真以为你能赢得这一轮的比试吗?”讨厌的声音再度响起,是那张有着和花容一模一样脸的花宗宗主花芷。

“这其中果然有问题,原来是你!”凌若夕看着周围禁止的一切道。

“哼!你想赢了这场比试,这是不可能的,我告诉你,我们花宗参加此次比试的目的便是让皇帝娶了林苏苏,并且杀了那个爱慕林苏苏的男子,你阻碍了我的计划,现在我只有将时间倒退回去重来一次了。”说罢她手中出现了一个东西,那是一个罗盘一样的东西,她将罗盘往反方向拨。

凌若夕只觉得眼前的东西在往回走,在这么下去,又要变成他们刚来的样子。

“到底是何人敢在此地扰乱比试?”这个时候秘境之中也出现了一个老头,那个老头便是主持这场比试的隐世高人。

他一招将花宗的宗主弹飞,花宗宗主见事情白露,赶忙消失不见。

“我们出去吧。”那个老人看了一眼凌若夕,又瞥了一眼她手中的镯子。接着他们便离开了这书中。

赢的,自然是凌若夕,整个叶宗赢了,这不得不让大家感到鼓舞。

凌若夕回到住的地方,小白正坐在饭桌边上等着凌若夕吃饭。圣雪出去了,每日要很晚才会回来,也不知道去干些什么。

小一在闭关,每次小白总是会把饭菜端到小一的房间门口。

“娘子,辛苦了。”云井辰穿着红衣,他最近的厨艺越来越好了,做的菜也十分符合凌若夕的胃口。

这个时候,门外走进来一位老人,凌若夕看了看,赫然就是在书中出现的那位。

“原来是前辈。”凌若夕深知这些隐世高人,力量都是深不可测,他们平常不出世,一直是不问任何事情,此次若不是论剑,他也不会来的。剑宗到底是怎样大的面子,才能一连请这么多的隐世高人?

“哈哈,我老头子饿了,能否和你们共同吃一个饭。”他看着桌上的美味佳肴。

云井辰添了一副碗筷,等到酒足饭饱后,那老头道:“东西你已经是平安拿到,我受故人之拖,将那样东西交给你,你果真不负众望,是那人选中的人,你有她的血脉,也许将来你要面对你的命运。”老人道。

“我的命运?你是说对抗魔族吗?”凌若夕道。

“是的,魔族,乃是异界种族,非人、非仙、非妖。却十分邪恶与霸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们是被另外一个比龙华大陆高端位面流放的种族,永世不得再回去,被丢弃在空间的缝隙中。不过百年前,他们流落到龙华大陆,对这片大陆起了野心,你的先人,耗其一身威力将其封印,不过却死了,如今你有她的血脉,就应该履行起这个职责,你的血脉很强大,难道没人对你说过吗?”老人道。

的确有人对她说过,她的血脉很强大,但是她不明白到底多么强大,起码血咒并未在她身上发作,虽然只是潜伏,但是若是一旦发作,便是她的死期,她深深知道这一点儿。

“你们都说我娘子的血脉强大,但是却从不说为何强大。”云井辰道。

“这个我不能说,这是一个秘密,我们几个老家伙当年立下誓言,坚决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即便是告诉你本人,好了,饭吃好了,我也要走了,龙华大陆的未来就靠你了。”说罢那老人身体越来越淡,最后消失了。

“娘子。”云井辰将手放在了凌若夕的肩膀上。

凌若夕才不管自己的使命和血脉,她对那个老人说的话完全不想放在心上,她想的只是家人平安,魔族入侵,与她何干?

不过显然现在魔族已经威胁到她的家人了,所以她才觉得不能坐以待毙。

若是非要说她肩负的使命,那么便是保护自己的家人。

这一日,凌小白主动提出要去闭关,凌若夕只有点头。到了神玄期后,闭关的时候可以吃很少,神玄期也可以减缓衰老,若是到了神醒期间,就几乎更加不会衰老了。因此凌若夕和云井辰两人,和几年前根本没多大的差别。

这便是修炼力量的功效,因此到了神玄期末期的人通常都能活个两三百岁。

不过人类毕竟是人类,就算力量再怎么强大,寿命也毕竟有限,凌若夕不奢求长生不老,只是希望有生之年能和家人在一起团聚。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慢慢闭上眼睛,偎依在云井辰的怀里。却做了一个梦,再次梦见了那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

“你来了。”那女子道。

“你是我外婆吗?”凌若夕问。

那女子点头,好像凌若夕的问题在她的意料之中。

“我是你的外婆,不过现在只是一缕幽魂,即便这样,我也是龙华大陆曾经最强之人。”她道。

“所以我要用你的血脉去打败魔族?”凌若夕问,难道这真是她的命运吗?

对方却是一笑道:“你真的这么认为么?命运这种东西?是要听别人摆布的吗?你若是强者,就应该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虽然说话声音很温柔,但是眼神却是一片坚定。

凌若夕觉得这个女子外表温柔,但是内心却无比刚强,她在她身上看到了什么叫做不一样的强者。

“那些首饰是你留下的吗?”凌若夕问。

“是的,这是我对你的馈赠,可是你应该拿到手镯了吧,那也算是一个谜题,手镯应该会教会你,真正的强大并非借助这些宝器,而是自身。”那人道。

凌若夕点头,摸了摸自己的手镯。

“你现在还不够强大,小白,已经被人盯上了,你要小心。”说完这句,那个女子便消失。

凌若夕幽幽醒来,起床发现云井辰不在身边,应该是去准备早餐了。

她看了一眼小白练功的地方,感应了一下,小白还在那里,才稍微放心。

那个女人告诉她,小白已经被盯上了。

她便想着要更加对儿子关心一些,不能让魔族之人对他做些什么。还有几轮论剑的比试了。

此刻云井辰拿着乾坤袋,然后从里面翻出了一打彩卷,是上一轮小白买的,买了叶宗赢,并且彩头很高。

今日是难得的清闲,他准备和凌若夕去逛一逛,顺便兑奖。果然金子送到他们手中,他们分别纳入了乾坤袋。

却看见一个小脑袋咕噜咕噜地转着眼睛,然后拿出一打彩卷,依然是兑奖。

凌若夕一看,这不是巫咸吗?怎么会买彩卷呢?还是买的她赢吗?

巫咸将金子收起来,才忽然像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看见了凌若夕,叫了一句凌阿姨,对凌若夕笑眯眯的。

凌若夕愣了愣,巫咸应该不缺钱才对,怎么会学小白买这个彩卷呢?而且买了她赢。

“阿姨请你吃东西好不好?”凌若夕忽然露出了微笑。

巫咸点头,他们来到了剑宗内部开的一家茶馆,凌若夕点了许多瓜果点心,巫咸吃的十分开心,脸上露出了笑意。

“告诉阿姨,你怎么知道阿姨会赢?”凌若夕问了关键的。

巫咸将一块点心吞下,喝了一口水道:“巫咸没告诉你们吗?巫咸会占卜,巫咸占卜了你们会赢。”她道。

“可是为何其他巫族人不买呢?”凌若夕又问。

“他们都不敢请巫咸占卜。”巫咸微微一笑,她和凌小白商量了,以后占卜就占卜谁得第一,然后花钱玩命买彩卷。

“小白说,我的天赋不用太浪费了。”巫咸继续吃着糕点,果然又是小白,这小白把巫咸这么一个心思单纯的小女孩都带坏了。

“巫咸可以认阿姨做干娘吗?”巫咸又冒出一句话。

“啊?”凌若夕惊呆。

“小白对巫咸说,他的娘亲,可以当巫咸的干娘”巫咸眨巴着眼睛道。

凌若夕满脸黑线,这小白,就这么把她卖了?不过既然是小白说的,他不会做亏本的买卖,而且这个巫咸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

凌若夕点头。

“干娘。”巫咸甜甜地叫了一句,不过她道:“干娘,先叫一句,不过过几日,我再正式认干娘。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说罢巫咸立刻回头走了。

凌若夕看着巫咸,她走后,云井辰的剑却瞬间出鞘,剑一下子飞了出去,和外面的一个人在进行打斗。这个人赫然是巫冥。

云井辰的剑回了剑鞘。

“你们到底是想对巫咸做什么?她最近越来越不对劲,你们休想带走巫咸!她是将来要当圣巫的人!”巫冥这次是真的动怒了。

“我们并未对她做什么。”凌若夕道。

“那就好。”巫冥也只是转身走了。

这个巫冥,看上去很在意巫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