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00章 消失的凌小白

第700章 消失的凌小白

凌小白已经闭关有十日了,凌若夕总是觉得不安,又看了看长期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的小一。发现他还是存在的。

她悄悄开了儿子的房门,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顿时大惊了起来,果然,凌小白还是出事了。小黑也失踪了,不仅如此,就连水麒麟也不见了。

小一刚走出房门,就听见了这个惊天大消息,本就疲惫的他也显得一脸担忧。

狐狸站在小一的肩膀上,然后跳了下来,来到凌小白的房间,嗅了嗅周围,接着便在凌若夕脚下打了几个转,凌若夕知道狐狸的闭嘴很灵,是要小白跟他走。

凌若夕点头,和云井辰二人一道去找小白。他们一路来到的地方,却是剑堂这个剑宗最宏伟的大殿,小白的气味到这里为止。

难道是剑宗吗?拐走了小白的。

凌若夕走进剑堂,却看见剑宗宗主在这里。

“凌姑娘,你贸然闯进剑堂,到底所为何事?”剑宗宗主见凌若夕进来问道。

“我的儿子凌小白生性贪玩,恐怕闯进了这剑堂。”凌若夕道。

“我并未看见凌小白,这里至始至终只有我的几个弟子,他们正在修习剑道密术,还望你速速离开,这不是外人能随意进来的。”剑宗宗主忽然道。

“我也是剑宗中人,岂是外人,进入便让我们进入搜上一搜,如何?”云井辰开口说话,他这个剑宗长老可不只是一个名望那么简单。

在剑宗之中是有实权的。

“好吧。”剑宗宗主看见云井辰开口,只好答应。

剑堂除了有一些弟子子啊参悟剑道之外,倒是没什么人,凌若夕走在这剑堂中,这里倒是十分简单,就两个房间,一个是宗主休息的房间,还有一个便是大堂。

凌若夕看了看这里并未有什么,就在她准备离去的时候,狐狸却跑到一个角落里,然后拼命地叫着。

凌若夕也走了过去,可是那个角落除了墙壁什么都没有。

云井辰敲了敲墙壁,发现那墙壁竟然是空的。顿时他一拳打进去,那墙壁后面竟然有一条密道。

他这个举动让剑宗宗主十分诧异,然后他看着凌若夕和云井辰走进去,将正早昏睡的凌小白带了出来。

“今日,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凌若夕道。

自己的儿子,怎么会在剑宗的剑堂。

“凌姑娘,本宗主实在不知道,就连这剑堂之内有密道的事情,我也是刚刚才得知。”剑宗宗主道。

“是吗?”凌若夕料想那宗主刚刚惊讶的表情,应该不是骗人的。

“那这剑堂是谁修建的?”云井辰问。

“这剑堂两年前因为年久失修,损坏了一些,之初带着人来大修了一次。不过之初是个好孩子,他不会做带走你们儿子的事情。”剑宗宗主道。

“是吗?”凌若夕看了一眼剑宗宗主道。

“我可以以人格担保,之初这个孩子,从小就会照顾剑宗的众位师兄妹,宅心仁厚,绝对不会干出绑架凌小白之事。”他道。

“宗主,这件事弟子的确不知道,但是既然这剑堂是弟子曾经带人修筑的,弟子也无法辩驳。要打要罚还请凌姑娘自行处置吧。”剑之初道。

凌若夕见他说的光芒磊落好像的确不是这个样的人,凌小白应该是被掳来这里不久。

“请问剑宗宗主,这剑之初这几个时辰都在这里吗?”凌若夕问

“是的,他在这里参悟剑道。”剑宗宗主道。

凌若夕就觉得奇怪了,既然不是剑之初那么是谁将小白带来这的,并且大家都还没发现吗?

凌若夕最终还是带着小白回去了,在仔细检查了小白身上一遍的时候,发现没有异样,才安心。

小白悠悠醒来,叫了一句“娘亲”却又陷入了昏迷,并且开始浑身发烫。

“小一,你快来看看小白。“凌若夕有些慌了。

小一替小白把脉,然后道:“师姐,小白有危险了,他身体被种上了魔种,不过似乎有一股力量在对抗这个魔种,才会让他发烧。我这些日子配置了一一些对抗魔气的药,让他服下去。只是这魔种和这股力量很强,普通的成年人都受不了这力量的折腾,更何况是小白,虽然他有神玄期的修为,不过依旧十分危险。”小一道。

“那怎么办?小白,小白。”凌若夕忽然抱着小白

“师姐你别冲动,别给他输你的力量,否则三股力量相互冲撞,过不了多久小白恐怕就没命了。”小一很怕凌若夕做什么事情。

凌若夕十分着急,忽然看见手中的镯子道。

“我来试试。“于是用镯子发出一股柔和的光芒,才稍微减少了小白身上的魔气,这时候一条金色的龙出来一口吞下一只自小白身体里幻化出的黑色乌鸦,接着金色的龙再度回到了小白的身体里。

小白才呼吸慢慢平稳,并且入睡了。

小一说小白没事了,凌若夕才安心。

“小白,娘亲的宝贝,你绝对不能有事。”凌若夕在小白的床头守了一个晚上,云井辰拿了个披风帮凌若夕盖着。

第二日小白悠悠转醒,看见凌若夕,叫了一声:“娘亲。”

凌若夕才抱着小白,这让小白感到他这个娘亲为何这么反常啊?好像平时都不会抱着他,于是又改口道:“你是不是我娘亲?”

“臭小子,说什么呢?”凌若夕立刻松开抱着的小白。

“娘亲。”小白傻傻地笑了,他知道自己刚刚生病了,娘亲在照顾着他。

可是在另外一边,巫咸忽然大哭:“小白,小白!我要去见小白。”却被巫冥和众人一把拦住。

“你们干嘛拦住我,小白有危险。”巫咸道。

“不行,你不能出门,也不能去见凌小白,我再也不许你去见凌小白。”巫冥对巫咸道。

“我要去见他!”忽然巫咸手中凝聚着一股力量,这个时候却一阵笛子的声音响起,巫咸开始觉得头疼,然后她便昏睡了过去。

“巫璃,不是让你别用那个笛子吗?”巫冥道。

“出来前大巫说过,如果巫咸太任性,便吹这笛子,你就是舍不得看她受苦才不吹,刚才若不是我吹动这笛子,她只要用了力量怕是我们几个人都对付不来她。”巫璃道。

“以后别对着她吹笛子了。”巫冥道。

“哥哥,你别忘了她已经不是你妹妹了,她现在是巫咸!”巫璃生气地跑开了,带着那根极极短的笛子。

巫冥摇摇头,然后看着熟睡的巫咸,在他眼里,她还是他的小妹妹啊!

凌小白醒来的时候胃口很好,可是小黑和麒麟却被凌若夕活活饿着。

“简直就是女魔头嘛。”小黑叫了两声。

“就是,就是。”企鹅也表示赞同。

他们两个真的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你们两个昨夜和小白在一起,连他失踪了的事情都不知道,还连同他一块失踪。”凌若夕才佩服这两个白痴宠物!

“这也不能怪我们啊,谁知道来的人会先用迷香呢。”小黑道。

企鹅再次表示赞同。

“娘亲,你别怪它们了,都是小白不好,不过小白知道是谁抱走了小白,小白看见了他的样子,小白假装睡着的。”小白道。

“臭小子,这么重要的事情不早说。”凌若夕道。

“我怎么知道嘛,是那个叫剑之初的坏人哥哥啦。”凌小白道。

这个时候正巧圣雪走了进来,她已经听到他们的谈话,她只是给小白加一道菜的。她忽然眉头紧皱,然后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