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01章 思念是一种病

第701章 思念是一种病

凌若夕看着圣雪的背影,若有所思。

不过自此之后,圣雪却更少回来,小一却每次和失去了魂魄似得。终于有一日,圣雪没有回来。

到夜晚也没有回来,小一开始发了疯似得寻找圣雪。凌若夕和小一还有小白一齐去寻找圣雪,最终还是狐狸聪明将她找到了。

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几乎死在河边了,受了极重的内伤。好像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身上多处骨折。

若不是掉入河水,只怕到时候摔成了一滩烂泥。

她现在呼吸微弱,几乎微弱的没有,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小一正在拼命的救治。他很在乎圣雪,不只是圣雪为何会受这么重的伤,她只是一个没有多少修为的姑娘,他想不明白谁要害她。

圣雪在小一三日的不眠不休救治下,总算醒来。

“小一,太好了,我还能见到你。”圣雪看着小一道。

“到底是谁,将你伤成这个样子!”一向温柔的小一眼里竟然有了怒火。

“笨蛋,你打不过他的,你出去吧,我有话想和凌姑娘单独说。”圣雪笑着道,可是她现在浑身都没有知觉,小一给她用了一种特殊的麻醉药,她现在全身骨头断裂,虽然凭着小一精湛的医术,已经接好了,不过生长还需要一段时间,疼痛也是难忍的,若是不给她用麻药,恐怕她就要痛死了。

“凌姑娘,其实我想说,这些日子对亏了你照顾,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就是关于你的血咒。上次我们见面,不是要你击杀黑龙吗?那是我最好的姐妹幻化,但是为了我爹,我不得不杀了它,药王谷的魔王,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却奄奄一息,我的母亲,是这位面的人。她是药宗中人。此次七大宗论剑,药宗只派了两人来比试。却没有我母亲,我这几日一直在调查母亲的下落,也问了剑宗的大弟子剑之初。可是我母亲却最终不见,我的母亲她一定是知道解开血咒的方式,因为她曾经被人下过血咒,亲自给自己解开了。”圣雪道。

这让凌若夕心中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这里真的有人能够解开血咒,忧的是,他们找不到圣雪的母亲。

“最后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掳走小白的人,我确定就是剑之初。我和他日日在一块,他不小心说漏了嘴,后面他说让我嫁给他,我没有答应,他便对我起了杀意,他打了我一掌,将我打下悬崖。”圣雪道。

“这么说,你接近剑之初,是为了找到你母亲的下落?”凌若夕问。

“是的。我对不起小一,我知道他对我一片深情,但是我必须找到我母亲,我从小就没有母亲,父亲对我十分严厉,从小让我服用各种草药,然后观察它们在我身上的作用。有好几次我差点死掉。”圣雪几乎哭着道。

原来圣雪也是一个苦命之人,小一站在门外听的一清二楚,这么多日子来,是他误会圣雪了,以为她喜欢上了剑之初。

也不知道圣雪曾经如此苦命,所以才来这里找母亲。

小一握紧了拳头,然后跑回了房间,接着他每日细心照顾圣雪。

而这个时候,剑宗的比试第五轮就要开场了。

这剑宗的比试一共有七轮,第五轮,自然也是一位隐世高手,不过这个高手凌若夕和大家都认识,便是有剑神之称的剑辰,也就是自称凌若夕外公的人。

“这次比试的地方,是剑宗的一个秘境。”他说出第一句话,就让下面一片轰鸣。

秘境在龙华大陆第三位面这算什么?简直就是至高无上的宝藏,剑宗控制着几个秘境,一直都没人能够进去,当然就算是剑宗弟子进入也要得到剑宗宗主的批准。

据说剑宗控制的这几个秘境都十分危险,里面都未被剑宗探究完全,却也是几个大的秘境,大的秘境和小秘境不同,能够自成一个残缺的位面。

里面或许住了人。

现在剑宗却说拿出一个秘境来作为比试的场地,这实在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这只是一个多位面秘境,进入其中会被随机传送到不同的位面,但是无论你们被传送到哪一个位面,都必须做一件事,就是去指定的位面。指定位面是一座剑冢荒山,你们应该认得出来,到达谁先到达山顶就算赢了,若是进入的位面是错误的,只要到位面里面找到位面钥匙即可,位面钥匙是红色的,所有位面里面都不会有红色的东西,因此红色的东西就是位面钥匙”剑神道。

大家纷纷点头。

“这次每个宗只可以派一人参加。”剑神又道。

于是,叶宗只好派凌若夕参加,她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叶宗的主力。

剑宗是剑之初,而巫宗却不是巫冥,而是上次的那个女子,好像叫巫璃。药宗也派了一个人。星月族还是星流,花宗却派了一个男子去,也不知是谁,只是戴着面具。

凌若夕却嘴角一笑,哼哼,剑之初,敢伤害我儿子,若是在里面碰到了,她已经打算直接杀死他

他们先是穿过一条密道,接着便在密道之中被随机传送,凌若夕却来到一片风景秀美的草原。这倒是让她有几分意外,草原之中有一座高山,山上却有房子。

凌若夕看见山上的房子竟然是一个像是蘑菇的样子,那房顶是红色的。

真是太好找了吧?钥匙就在那里!

凌若夕赶忙上山,却发现草原上突然出现巨大的蚱蜢,好像是一种魔兽,凌若夕用力量对着它轰了一下,那蚱蜢却纹丝不动,还是冲向凌若夕。

她可是醒神期的人,竟然力量对这些奇怪的生物没用,所以她选择了跑,去山顶,然后触碰钥匙,就在她上山的时候,那些蚱蜢却不敢踏进山顶那所房子的小院子。

房子里面却居住了一个妇人。正在晒着草药。

“这里已经好久没来陌生人了,既然来了,就到这里修习一会儿吧。”妇人正在摆弄着草药。

凌若夕觉得有古怪,这里根本没药田,但是这妇人却在晒着草药。

“你一定在想,我这草药是在哪里弄来的对吗?”妇人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

凌若夕点头。

“天地万物,只要有力量都可以化作你想要的,比如说这草药可以变成金子。”说罢妇人招手一变。

再比如金子可以化为珠宝,她又甩手,金子变成了一堆珠宝。

“这些可都是真实的,你可以用你的力量验证下。”

凌若夕看了看,这些果真感觉不是幻觉。

“因此,追求力量是无穷无尽的。”妇人道。

凌若夕很奇怪,不是说力量是自然之力吗?为何看着这妇人的力量如此特殊。

“我拥有改变一切的力量,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这种力量。”那个妇人道。

凌若夕却摇头,对那个妇人道:“不用了,我只要我自己的力量。”说罢她飞上屋顶,触碰到了红色的屋顶而走了。

她走了以后,妇人的样子慢慢改变,变成了一个男人的样子,接着周围的景色开始改变,变成了漆黑的一片,只有那些大螳螂没有改变,不过它们却是金色的。

“你是关不住我的!”那个男子对着天空道了一句,霸气十足。

凌若夕刚才去的地方,那个老妇人说的话十分莫名奇妙,让她觉得有点诡异她才离开的。她做的事情完全和她认知的力量不一样,这妇人能够改变事物的本质,点石成金,她都觉得有些扯淡了。

不过若说这就是力量,她刚才还真动心了,可是有一种冲动让他必须离开那个地方,感觉那个妇人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凌若夕这次觉得自己应该是传送对地方了一片荒山,上面插着许多剑,天空一片灰色。应该是要登上这座山的山顶吧?

凌若夕看了一眼,好像她是第一个来。

其他人呢?

转眼间,又一人出现在凌若夕身边,这个人是乐宗的大师姐,不过乐宗的几位师姐现在因为长孙灵儿被掳走的事情心情低落,她看见凌若夕只是笑了笑。

凌若夕点头,刚一脚踏上这座山的时候,却被拉入了另外一个空间。

“我是这座山的看守者,今日你来,便要打败我才可以上去。”有一个中年男子对着凌若夕道。

凌若夕点头,总算看出些端倪,原来看谁爬上山顶的意思便是要一路要接受考验,最终才能山上。”凌若夕明白过来。

只是为何一开始要她传送到其它的小位面当中呢?她弄不明白,大家一块直接来到山脚下不就好了吗?

可是凌若夕不知道的是,让他们传送去其它位面是为了挑选一把武器,能够对付这考验,只是她自己阴差阳错,传到了一个不该去的小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