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02章 守住入口的人

第702章 守住入口的人

“你们可以一块上,或者单独上。那个中年男人道。

凌若夕看了看周围,只见那位乐宗的大师姐也到了这里。

“还是一块上吧。”她显然对自己十分没有自信,乐宗的密术厉害之处在于乐宗的密术,不过也多半是一种辅助效果,他是知道凌若夕十分厉害的。选择和凌若夕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抱歉,我决定单独上。”凌若夕看了一眼那位乐宗的师姐,她从不和弱者站在一起,这个选择无疑是那个女人懦弱的表现。

“你!”那个人似乎也没想到凌若夕会如此强势,不和她一道上。于是表面上表现出了一丝愤怒。

“我想不明白,凌姑娘,你和长孙灵儿颇有交情,我们宗主带你不薄,为何你不肯和我联手共渡难关?”她道。

凌若夕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道:“你一来就希望和我联手,足见你内心之弱,我不愿意和你这个弱者合作,你只能成为我的累赘。”说完她便对着那个中年男子道:“我先和你比试。”

那人一笑,倒是觉得凌若夕那番话十分有趣,还没有打就觉得自己会输的人,其实已经输了。

“我的剑,在于无形,幻化成千万把,几乎没有破绽,今日若你能破我剑术,我便让你过去。”说罢那人拿出一把剑,转眼间化成千万把,接着在周围飞速旋转,将凌若夕围住。

这不是普通的剑术,每一道剑都有特别的力量,并非虚影,围在凌若夕的周围。

凌若夕看着这完美的剑阵,不禁佩服这个中年男子的剑术高超,不过那又如何,任何的力量高超都必须诚服于绝对力量之下。

凌若夕将手一举,一道金色的光芒劈向了剑阵中的核心,一下将这阵容基碎,看似完美的剑阵在凌若夕面前就这么不堪一击,一下子便破碎了。

“你!”对方显然是被凌若夕的气势给惊住了。

“好,好,今日我服了,没想到你区区一个女子,竟然粉碎了老夫辛苦研究出来的剑阵。”他道。

“前辈,并非你的剑阵不好,只是太过于花哨,前辈若是有功夫,还是下在提升自己的实力上面吧,再完美的剑阵若是没有与之匹敌的实力,也不过如同陶瓷花瓶一般,不堪一击。”凌若夕这话说的毫不留情面。

听的对方脸一阵红一阵白,毕竟对方年纪比她大,不过过了一会儿对方还是点头道:“确实,我师傅当年也是这么和我说,但是我却醉心于剑法,自以为只要剑法完美,便可以赢过一切敌人,看来是我错了,今日却在你这个小辈面前受教,实在惭愧,你上去吧。”

于是在凌若夕面前出了一条道路,凌若夕走了过去。

那人的脸却变了颜色:“哼!年纪轻轻的就想来教训老夫,老夫今日便让你永远上不去山顶!”接着那位乐宗的师姐却拜倒在了剑阵之下。

“开始你就输了,不过这一关完全是为了考验你们的自信,所以无论你们是否打的过我,都可以去。”却是露出了另外一条道路,这条道路和凌若夕的不同,凌若夕的是小路,这却是一条大路。

乐宗的那个师姐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既然凌若夕不帮她,她也不会乱说。

凌若夕走着这条小路,觉得有种曲径通幽的感觉,忽然前方的景色是一片的桃花林。满树的桃花都开遍了。

却有一个男子,穿着白色的衣裳,在林中舞剑。

他的剑术十分精妙,似乎发现有人,这剑竟然冲向了凌若夕,凌若夕飞快地后退几步,却发现他的剑气犹如长虹贯日,直接冲向凌若夕,威力巨大。

此人恐怕不好对付。

难道是刚才那位只是剑招花哨,这位却是实打实的实力派?

凌若夕不免在心中乱想。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桃林!”那人可是每次精心呵护这片桃树。绝对不允许外人进来。

“还请海涵,我今日是来参加论剑大会的,是刚才那位前辈让我进来。”凌若夕见此人的确厉害不少,说话倒是比刚才多了那么一丁点儿的客气。

“海涵?怎么参加论剑大会的人来这里扰乱我的清修了,这里可不是什么论剑大会,这是我家,我家!”他指了指远处的茅屋,简直气急败坏。

“前辈,这里难道不是论剑大会吗?”凌若夕愣了,到这里却没有碰见一个对手,她也觉得奇怪,而且这里的景色和那座山上完全不一样。“

“可恶,那个死老匹夫到底是怎么把你送过来的,你还是回去吧。”他道。

“可是晚辈不知道怎么回去。”来的路早就没有了。

“算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翻过这座山就可以出去了,这里不是秘境是外面的世界!也是秘境的入口之一,这里是我家,不过你若是从这里去论剑大会,即便是用玄力飞也要七日。”他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皱着眉头,看来是那个老人想寻仇,才让凌若夕到这里来,就是要看着他失败,他那种一点儿肚量都没有的人,难怪剑法不高!

“前辈,既然晚辈来了,可否也把这当作一关,只要晚辈打赢前辈,前辈可否出手送我回秘境。”凌若夕,想了想,她不能输给这个人。

“哦?你这小家伙倒是有意思。”这个人虽然长得十分年轻,却叫凌若夕为小家伙。

“前辈。”凌若夕又叫了一句。

“你可知道我是谁?凭什么这么自信你能打赢我?况且你打得赢我吗?我可是剑辰的师兄。”他对着凌若夕道。

师兄?是剑辰的师兄,那岂不是说相当厉害,修为一定比凌若夕高出不止一点点。凌若夕若是硬拼肯定打不过他。

见凌若夕不说话,白衣男子又道:“怎么?这么快就退缩了?刚才不是还嚷嚷这要和我比试吗?”

凌若夕却道:“前辈,的剑术过人修为又远在晚辈之上,若是前辈和晚辈比试,让人传出去,岂不是说前辈欺负晚辈。”

“哦?你想怎么比?”对方却问。

“三招,前辈对晚辈使出三招,若是晚辈能接住了,前辈还请送晚辈回秘境。”凌若夕道。

他看了看凌若夕,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是什么原因让她去参加这个比试,竟然连命都不要了要接他三招?

心里有些好奇,不过却道:“既然如此,那便遂了你吧。”

“你记住了,第一招为横扫千军,希望你能接住。”接着那人却拔剑,剑并未直接刺向凌若夕,而是发出了一道猛烈的剑气,凌若夕周围散发出金光,她将金光集中在她面前,几乎使出了全部的力量来抵抗,却被震得后退两步。

“第二招叫长虹贯日。”说罢他竖着挥动了一剑,这剑气势可比那个强多了,这是一个单体攻击,横扫千军是群攻。凌若夕知道若是自己抵挡不住,只怕要直接被这剑气劈成两半,于是她召唤出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先是在前面将剑气减弱,然后自己再用全力抵挡,可是即使这样,她也被剑气震飞来,又是一口鲜血。

“第三招叫直冲云霄。”说罢,他一剑冲了上来,又是一股剑气,凌若夕自知自己抵挡不住这第三股剑气,不过却在危机时刻,她身上的首饰都发着金色的光芒快速地抽取着她的力量,手镯上面的红宝石和绿宝石发出两道光芒然后金光交织成一张网,愣是把这剑气给化解了。

对方也是一愣,然后道:“没想到,你竟然是那个人的后人。”

“倒是有趣,能接下我三招,虽然这三招我并未用尽全力,不过你依算不错了。”那人道。

凌若夕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既然连有剑神之名的人都要叫他一句师兄那么,他的力量便是毫无疑问。

“不过你也算是自家人,我这人一生未取过妻,也未对任何女人动过心思,倒是我那个师弟,年轻时候和那个女子爱的死去活来,现在她死了也为情所困。不过他也是你的外公,于我来说算是一家人,我这便送你去第三关的入口,我这就当作第二关你过了吧。”说罢凌若夕面前出现一条路。

“朝着这跳路走便是了。”那人对凌若夕道。

“还请问前辈尊姓大名。”凌若夕忽然问。

“我的名字,你日后便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说罢他便消失了,连景色也消失了,凌若夕发现自己又来到秘境中。

转眼间,来到了第三个人那。

第三人却是个女子。

“你没事吧!气死我了,他可真是糊涂竟然将你送去那位大人那里。还好你没事,这一关你先坐下修养,调息一下再和我比试。”那个女子倒也是率真之人。

凌若夕点头,坐下来调息。

调息了一会儿后便道:“还请出题。”

“我的剑非,剑,而是花,你若是能破我的剑术,便让你过去。”说罢那女人消失,周围落下了许多桃花。

凌若夕倒是觉得奇怪,为何这个女子落下的是桃花。

不过这桃花却带着一股杀意,凌若夕觉得不能让这些桃花碰触到她,她凝聚起力量刮起一阵狂风,将桃花全部吹落,这时候地上的桃花,却飞了起来,变成了一股有型的力量,冲向凌若夕。

凌若夕只有躲避,然后那力量见凌若夕躲避,又分化成好几股花瓣,倒是美轮美奂,只是是致命的。

凌若夕闪过一颗大树,桃花也经过那大树,顺便大树断裂。

这果然是一把无形的剑。

凌若夕打出一道力量,想将这花瓣打散,却见散了的花瓣又聚拢在一块简直就像是一把斩不断的剑。

凌若夕一直在逃走着,那些花瓣却追着她。

这花瓣实在是难以控制,看似有形实则无形。被花瓣追了许久,因为凌若夕刚才只是强行调息,伤还没有完全好,所以速度慢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