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03章 无情胜有情

第703章 无情胜有情

着急中的凌若夕告诉自己要冷静,这些桃花,不会变多,也不会变少,只是因为分成了几股而已,若是有什么将它们定住那便是再好不过的了。

想到这里,凌若夕停了下来,瞬间金色的光芒化作无数如同细针一般的东西,将桃花定在地上。

这时候那些桃花却全部都消失,然后对方道:“没想到你破解了我这无形的剑,实在是让我佩服,这一关你过了这颗药丸给你,你被那个家伙震出了内伤还没完全好,为了赶时间才强制调息,说白了都是山下的那个家伙不对。这也算是我们对不起你。”凌若夕接过药丸,一口服下。

瞬间感觉丹田之处有一股热力流淌,瞬间走满她的四肢百骸,身上的内伤顿时得到修复。

“你别惊讶,这是我家老头子炼制的丹药,我也是个粗俗之人,他就是怕我和你们这些小辈比试受伤,楼上你应该就会碰见他了,他是我们剑宗的药道高手,不过你可一定要礼貌啊,他这个人脾气不大好。”说罢一条路出来,凌若夕却上去了。

可是上去却发现,在一个房子的篱笆外面却坐着一排人,然后房子上面挂着,擅闯者死。

那些人却是一些小宗族此次来参加比试的人,当然,凌若夕还看见到了那位月宗的师姐,此时她正受了重伤,被强行丢到篱笆外面。

“前辈。”凌若夕在外面叫了一句。

“不许吵,烦死了,老子正在制药,没空管你!”只听见屋子内有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

不过当他出来拿草药的时候,却看见大着肚子的凌若夕,瞬间将她拉了进来,然后将她拖到屋子里。

“哎呀,实在是对不住,我媳妇其实有身孕,我这不是在给她配置安胎药吗?今日剑辰那个老东西非说开什么论剑大会,让我们几个人都来把关,我就说把什么关啊,我媳妇怀孕呢,可是媳妇说我们欠他人情,这着急的!”这位虽然脾气不好,不过性格倒是一样直爽。

“所以你就不让他们上去?”凌若夕看着门口的几个人道。

“他们的实力不够,都被我打发走了。你坐着我媳妇说你怀孕了,让我看见你来就让你进屋歇息,还说你被山下的那个老家伙坑了,他就是这种人,小心眼。”他道。

凌若夕勉强笑笑,这对夫妻真是直白的可爱啊。

“剑宗大弟子剑之初前来挑战。”此时门外又有声音。

“烦人的又来了,你等会儿。”说罢他跑出去。

“你能接我十二招就上山,不然留在这里。”他道。

“是。请前辈赐教。”

说罢,凌若夕将窗户押开了一些,看见了他们打斗,速度十分快,原来这位前辈是以快剑为主的。

不过剑之初的确十分厉害,接了他十二招。

“好吧,上山去吧,路在那边。”说罢一条路出来。

“多谢前辈。”剑之初却上了山。

“这年轻人不错,有魄力,不过他应该是最后一个比试的了,当然还有你,你若是准备好了便与我比试吧。和他一样,你要接过我十二招。”他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点头,走了出来。

十二招,他的速度一招比一招快,但是凌若夕很习惯快剑,她没事的时候会和云井辰过招,所以十二招她轻松过了。

“你也上去吧。”一条路又出来。

凌若夕慢慢走上去,可是却听见身后来了一句。

“这种简单的本事你也想考验别人,简直是痴人说梦。”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此人却是花宗弟子,因为只有花宗的弟子才会戴着面具。

“你是何人?”他忽然道。

“姗姗来迟的花宗弟子。”他道了一句。

“夫君。”有人上来,是在下一层和凌若夕比试过的弟子,此时她却是脸色惨白,身体下部还流着血。

凌若夕知道她恐怕是动了胎气,当然这是最好的情况,最糟糕的情况便是她的孩子没了。

凌若夕顾不得许多,便跑了回来,然后冲到那女子面前,看着女子,替她止血。

“好在孩子没有大碍,只是需要休息。”凌若夕也会一些简单的医术,孩子怎么样她还是看的出来的。

“你竟然打伤我的妻子,我今日和你没完,管你什么狗屁花宗弟子。”那人竟然忍不住爆粗口。

“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说罢他便和他动手打了起来。

那人的身法太过诡异,几百招打下来,这个女子的夫君竟然没有占到一点儿便宜。

结果还被他一招打落。

“太弱了,你实在是,这样也能设置关卡,我看我也玩累了,不如就将你们通通杀了。”说罢,周围的力量忽然涌现,凌若夕一下子就感觉到这力量带着魔气。

“快走,这里保不住了,没想到会有魔族。”那人却道。

凌若夕看了看周围涌现的魔气,那几个篱笆外受伤的人,伤口正被魔气侵蚀,他们的修为都不低,若是受到魔气的侵蚀,那么这些人围攻上来,没准他们都走不了。

“这里交给我抵挡,我希望丫头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帮我照顾好我的娘子。房子后面我开了一条通往下一层的道路,你一定要告诉下一层的看守人,魔族进来了。“说罢,这个汉子又冲了上去。

凌若夕拽起,这个女子,飞快地跑去后山,然后看了一眼淹没在黑色气体中的男子,以飞快地速度冲了上去,这一层强行被关闭。

但是凌若夕却看见了一个更加血淋淋的事实,这一层,本该成为看守人的人,此刻头颅却被人割了下来,悬挂在外面。

“怎么会这样!”那个女子虚弱地道。

已经有魔族闯进来么吗?

“他们一定是冲着剑池来的,这一层的人没有打开通向下一层试练的路,而是打开通向剑池的路,凌若夕,现在我要打开一条通往秘境外的路,你带着我走那条路,一块去找师祖。”那个女子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点头,可是路却没有出现,那女子几乎绝望地道:“路被封锁了,我们出不了这个秘境只有一路上去了,最后的试练是由剑辰亲自测试,我们只有找他帮忙了。可惜我没有打开最后试练的权限,将你直接送去六层吧。”说罢一条路打开。

凌若夕带着这个女子前往第六层。

这一层,好像十分安静,魔族难道没有到这里来吗?

“终于有挑战者来了,怎么你受伤了?”这一层竟然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开朗的男子,看见了这个女子忽然道。

“来,快将她交给我。”他道。

“师兄。”却见这个女子叫他师兄,凌若夕将这女子交给他。

在交到他手中的一瞬间,这男子却眼中寒芒一闪,一剑杀了她。

凌若夕大惊,走上前去,那个女子却死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保不住了。

“真是的,我还怕弄脏了我的手,你想去山顶见师祖吗?这是不可能的,虽然他们还没上来,但是我怎么会让你上去呢?”他道。

“你投靠了魔族?”凌若夕问。

“魔族,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力量。”说罢他身上散发出了气势,全部都是魔气,刚才的剑芒已经没有了。

手中一把黑色的长剑。

凌若夕看了看倒在地上这个女人的尸体,又想到了她的丈夫,她的眼神异常冰冷,她缓缓开口:“今日不杀你,天理不容!”说罢巨大的力量散发出来。

那人也挥舞着剑冲向凌若夕,两股巨大的力量,一股黑色的,一股金色的。

重装在一起,只需一招,那人便倒地。

凌若夕拿出影匕,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刀,他看着凌若夕口中问:“为什么,我的力量……”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没有再动了,身体化成了粉末。

“因为你投靠了魔族,便永远会受到限制,即使现在的力量是强大的,但是却永远不会成长。”凌若夕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她该怎么去第七层?

这里根本没有打开的道路。

这个时候,忽然下雨了,秘境中的雨水,打落在地上,洗刷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