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04章 血雨腥风

第704章 血雨腥风

星流走上来,看着这狼藉的一片,他知道出事了,他看着凌若夕淋着雨。他们已经走了另外一条路,巫冥去追了,我现在要以力量强行突破这里的结界,到时候你会看到这座山真实的样子。”星流道。

凌若夕点头。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星流身上爆发而出,整个山上结界开始震动起来,接着所有的结界消失不见,凌若夕只是发现自己在这座高山上面,快到山顶。

周围却是有许多房子,却是刚才都到过的地方,原来这座山被结界隔开成为了他们比试的训练场,其中有一块是黑色的气体,那便是被血洗了的地方,现在结界消失,魔气倒是肆意飞出了。

“到底是何人,竟然将这些结界全部消去了,怎不知各宗后辈中有如此能耐之人?”终于,剑辰说话了。

他出现在凌若夕面前,看了凌若夕,却打量着星流。

这个人能够消去自己的结界起码力量是和他差不多的,他是星月族吗?隐藏了自己的实力?这个星月族从未参加过论剑大会,此次却来,恐怕是有什么原因,而且他实力如此强劲。剑辰开始有了自己的考虑。

“你恐怕是星月族的岛主吧。”剑辰道。

“哈哈,果然好眼力,我乃是星月族十二连环岛的岛主之一,海星流。”他道。

“海家?哈哈哈,难怪你的修为如此之高,这里已经有魔族出没,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目的我也知道。”说罢剑辰便道:“不若你与我一同联手,先消灭这个魔族,这个魔族附身咋了花宗之人身上,只怕是魔王的臣子,并不好对付。”

“正有此意。”还星流道。

“我也去。”凌若夕看着他们道,她必须要为那两夫妇报仇。

“小夕儿,还是别去了。”剑辰看着凌若夕道。

凌若夕却道:“我去,是为了我自己,况且腿在我自己身上你最好少管我闲事。”她才不管他是谁,对林若夕来说,自己的孩子和云井辰才是家人,至于外公?外婆?她完全就没印象。

他们还是将凌若夕带了过去,却是去了洗剑池。这里有许多把剑插在这里,其中最大的有一把大剑。

“他们来,是为了那个吧。”海星流看着那把巨大无比的剑。

“没错,这里的确是魔剑封印的地方。”剑辰道。

魔剑?凌若夕不明白。

“这是魔王当日征战留下的一把魔剑,是魔王最喜爱的兵器之一,当年魔王战败不知去向,这把剑掉落下来,不过此次他们竟然来拿剑,就证明,魔王可能要回来了。”忽然还星流道。

“没错,我们的魔王的确要回来了。”戴着面具的花宗出现:“我乃是魔王的家臣之一,今日便是来为魔王取回剑。”说罢他一招将这剑池劈了个天翻地覆。

剑辰和海星流哪里容得他这么做,立刻合作和他打了起来,凌若夕并未冲上前,这种实力的打斗不是她能够参与的。

估计这已经不是神醒期初阶的决斗了。

可是她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他们的力量,三股力量一个是星辰之力,一个是剑术,还有一股十分邪恶的力量。

这三股力量交织在一起。

魔王的家臣自然是敌不过剑辰和海星流联手。

不过此时又多了一个戴面具的人,他身上也散发出魔气。

他直接冲上前去,帮助另外一个魔王的家臣。这难道有两个魔族人,混了进来,而她们却一直不知道?

凌若夕变得不淡定了。

不能看着他们这样斗下去,她感觉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既然是魔族的人想要夺取剑,怎么会浪费时间在这里打斗呢?要知道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越不利。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却出现异变,一道黑色的光芒打了下来。

却是几个咒文,它们最后融合成一个人,这个人也戴着面具。

“这个气息,是魔王!”剑辰道。

“不,他只是魔王的咒纹所幻化。“海星流道。

“哈哈,出来吧,我的剑!”他刚说完呢,周围便开始颤抖,所有的剑都飞了起来,接着那把大剑断裂,有一把黑色的剑从大剑中央飞了出来。飞到那个魔王的咒纹手中。

那人拿了剑,便想跑,海星流和剑辰想去追,却被另外两个面具人缠住。

凌若夕这个时候冲向前去,要夺那魔纹的剑,不过却最终被他手中一道剑气打伤,掉了下来。

剑辰立刻冲下去,接住凌若夕:“小夕儿。”

“完成了使命,我们也要走了,后会有期了,三位。”说罢两人一同消失。

这场论剑大会,几个宗派有人失踪。

不过这个秘密却并非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几个宗派的宗主知道,剑宗不会让这里变得人心惶惶,只是压了下去。

难得的是,巫冥竟然当了这场比试的第一。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方式躲过了追杀,甚至有人怀疑他是魔族的内奸,只是他一直不说话。

巫宗的人本就十分神秘,做任何事情都不会解释。

凌若夕中了一道魔族的剑气后,却没事,原因是因为这道剑气被她肚子的孩子吸收。凌若夕真的是惊呆了,她摸了摸肚子,小宝宝又一次救了她。

晚上有人敲开她的门,却见轩辕宇华伤痕累累,他背着昏迷的长孙灵儿,他竟然将长孙灵儿救了出来。

好在长孙灵儿没有大碍,可是轩辕宇华却很不好,全身经脉几乎被力量弄断。人还在昏迷状态,小一在拼命地救治,而长孙灵儿则日日陪伴子啊他身边。

直到轩辕宇华醒来,长孙灵儿才稍微有了笑容。

“大傻瓜,就知道哭。”轩辕宇华看着长孙灵儿道。

“我哪里有你傻,明明知道危险还要来救我。”长孙灵儿边说边哭。

轩辕宇华的伤还要半个月才能下床,长孙灵儿拒绝了一切,准备陪伴在轩辕宇华身边,她甚至修书一封给了乐宗,说要退出乐宗。

这让乐宗宗主千里迢迢地赶了过来,却看见长孙灵儿意思坚决。

“你知不知道我是你母亲!”花容忽然道。

“我不知道,反正从今往后你不是我任何人,我失踪的事情你在哪里?为何不能把我救出来?”长孙灵儿道。

花容已经和她摊牌她们的真正关系。

“你失踪的时候,花宗出了大事,我需要处理。”她道。

“大事!你去管你的花宗吧,你不就是为了当这个宗主丢下我的吗?无聊!我现在只会陪伴在轩辕宇华的身边,这辈子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要嫁给他!”长孙灵儿忽然道。

“若是他不要你呢!”花容道。

“那我就陪着他,终身不嫁。”长孙灵儿道:“我没有你那么自私,可以为了自己的位置,把我丢在位面夹缝之中,若不是我运气好,去了第一位面,我恐怕早就死了,我只想找一个自己心爱的人过一辈子。”长孙灵儿的愿望是如此的渺小,她不想当家主。

说罢她便出门,去看轩辕宇华,她坐在他的床边,细心地照料他,她知道这一路上都是他在照顾她。

虽然他的嘴巴毒了点儿,还老和她吵架,但是他从来没有打过她,都是由着自己欺负。

凌若夕看着长孙灵儿其实也是个单纯的丫头,认定了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改变,看来来到第三位面倒是让他们成长了。

圣雪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她会站在小一身边帮助他,虽然两人什么都没说,不过却已是新生爱慕。

这两对有情人经过了多重磨难,却终于走到了一起。

这个时候巫咸却来了,她对凌若夕道:“我从今往后就住在这里了,干娘。”她从怀里掏出一支笛子,然后一把甩在地上一下子踩碎。

样子气鼓鼓的,甚是可爱。

小白当然很高兴看着巫咸来,又是带她参观房子,又是带她去这个法宝幻化出来的小溪。凌若夕的小屋突然多了很多人,而花容为了女儿也打定主意住这里不走了。

凌若夕只感到头疼,还是云井辰扶着她回去休息。

果然,第二日,巫冥和巫璃来找麻烦了,要凌若夕交出巫咸,这个小女孩却跑了出来,勇敢地说自己再也不回巫宗,还用强大的巫术刮了一阵龙卷风,将他们二人吹走了。

这让凌若夕看巫咸真是目瞪口呆。

因为她第一次知道巫术可以这么用。

凌小白也是满脸黑线,他真的没想到巫咸这么厉害,只有企鹅很高兴,因为巫咸带了很多有灵气的果子,它正吃的很欢乐呢。

小小的院子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只是连凌若夕也不知道,她走着走着,身边便不再是孤单一人,她身边的人越来越多,需要保护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下子她感到责任重大,不过她却对此很满足。

云井辰知道,他的娘子不再是那么冰冷了,因为她有了许多重要的人。那些人被他们称作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