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07章 蓬莱仙岛的仙人

第707章 蓬莱仙岛的仙人

凌若夕又拿着这颗蛋研究了半天,又看了看画卷,这蛋不能孵化,也未必是凤凰蛋。那只凤凰也真是的,既然能够浴火重生,自然是能够将这颗蛋孵化。干嘛把这颗蛋留给她?

蓬莱仙岛很大,他们要找一只现成的凤凰更是难上加难,是不是剑宗弄错了什么?这论剑大会的比试项目怎么会来找凤凰呢?

此时在剑堂之中,却有人抱着一堆的画卷,剑宗宗主那个冷汗横流啊。那堆画卷上面画着是一种鸟,也算是罕见,在整个蓬莱岛上最多只有二十只,看见人便会飞走。长得也极是美丽,可是现在画卷在这里,那么分发给他们的是什么画卷?当然是四张剑宗宗主自己房间收藏的百鸟朝凤图。

今日他发现房间里面的四服画不见了,却又听到这个消息,于是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人故意拿走了他的画卷,而将这些画卷掉包了!

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秘境一旦进入,就很难找到他们的位置,况且整座蓬莱仙岛那么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人。

凌若夕还要继续赶路,晚上的篝火早就灭了,他们吃过早餐,准备去岛的中心看看,传说千年前蓬莱仙岛上住着仙人,她倒是有些兴趣,不过也只是带着孩子们来探险罢了。

“小白,你说岛上真的会有仙人吗?”巫咸比较乖巧地问。

“那还用说,这是蓬莱仙岛,原来我看书上有传说有仙人,还有仙桃。”小白笑着道。

凌若夕很明白小白口中的传说是怎么回事,她过去给小白讲过神话故事,说蓬莱仙岛上住着八仙,还有仙桃。

现在小白直接当真了,凌若夕简直就头疼,他竟真的当真了!

他们往岛内走了走,两个孩子玩的不亦乐乎,这里有强大的结界,魔族自然是进不来,别说魔族,即便是身上带有魔种的人,也会被结界所格挡,因此这里能来的人都不是魔族。

却见不远处有几个粉衣女子,个个戴着面纱,看见有人前来,忽然问:“何人,竟敢在这岛上肆意行走?”

却见是凌若夕这个怀孕的母亲带着两个孩子,女人的语气缓和了一些:“原来是位夫人,我们家岛主很喜欢小孩子,想必你们是参加这次论剑大会的吧,剑宗已经和岛主打好招呼了,要我们好好款待你们。”这女子形态轻盈,身上也散发着灵气,凌若夕看了看她的修为,是刚刚步入神玄期。

应该和这座岛上的灵气有关,能够助人修行。

不仅是凌若夕,就连海星流,还有巫冥和巫璃,另一名剑宗弟子也来了,这位剑宗弟子便是上次被海星流打败的剑鬼。

“请大家稍等,我们岛主将会亲自接待你,咱们岛主是蓬莱仙人的后裔,一直生活在这蓬莱仙岛秘境上,许久都未曾出世,倒是还请几位每人讲一件外面的新鲜事吧。”说罢,那个神秘的岛主却出来了。

她们之中她却没有戴着面纱,不过这个岛主长得却十分美丽,走路姿势显得十分优雅。

一双眼睛,却倍感岁月的沧桑,凌若夕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看上去二十多岁,实际上,也许有几百岁的年纪。

“我蓬莱仙岛,已经好久未曾有人来了,实不相瞒,此次是我的一位故人,委托我来招待各位,我不知你们这次的比试内容是什么,但是故人说让我好好招待你们这些后辈。”说罢那些戴着面纱的女子便端着水果,格式菜肴,到各位的面前,凌小白一看到好吃的顿时没了吃相,巫咸也十分高兴。

两个小家伙吃的不亦乐乎,一点都不估计形象。

“巫咸,你忘记了巫族的礼仪了吗?”巫璃坐在对面的小长桌上,看着他们巫族的巫咸,将从小教给她的礼仪全部都忘得一干二净。

这让她觉得真够丢脸的,哪里还有未来圣巫的样子?

凌小白却不高兴了,啃了一口鸡腿道:“巫咸现在是干娘的女儿,不是巫族的人了,也轮不到你来教训!”说完把鸡腿全部啃完,然后再把鸡骨头丢在桌子上。

企鹅也很高兴,因为它也得到了特别的款待,竟然有许多鱼端上来,专门给企鹅,小兽们在一旁围着吃。

就连狐狸也开心地在吃着。

接着大家每个人讲了一件在外面发生的有趣的事情给这蓬莱仙岛的女岛主听,她倒是听的不亦乐乎,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道:“看来我许久未出去,外面的世界真的是变了啊。”

等到酒足饭饱,给他们各自安排了客房,凌若夕带着两个小家伙很早休息,却想到这个女主人今日看她的眼神,怎么感觉有点不喜欢她,难道是错觉吗?

仙岛虽美,可终究不是自己的家,凌若夕起床,乘着月光,今晚的月亮却被遮蔽,看不到。

却见仙岛的岛主在桂花树下独自一人叹着气。

“岛主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凌若夕问。

“你长得十分像我的一位故人的样子,只可惜她不在了。”说到这里这个岛主有些可惜。

“也有一些人说我长得像是别人,不过我就是我自己。”凌若夕说这句话却十分霸气。让岛主愣了愣道:“好一个自己就是自己,你和她果真是不一样的。”

“行了,你早些歇息吧,我也早些去睡了。”说完这岛主飘然离去。

凌若夕看着天空的一轮圆月,蓬莱仙岛的月亮果真很圆呢!她打算再呆一会儿。

凌小白偷偷带着巫咸溜了出去,他们两个简直觉得太饿了,虽然晚饭吃了很多,但是两个小家伙明显在发育期,况且小一每次晚上都会给他们做宵夜牛奶点心什么的让两个小家互殴喝了睡觉。

这下这里什么都没有,怎么能让两个小家伙不感到饿。

偷偷出去,去寻找着蓬莱仙岛的厨房,却发现了一个别院,用奇怪的结界罩着。不过里面却有很香的味道传出来。

“巫咸,他们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在这里设置结界!”凌小白想用玄力打破结界,不过一想又缩回了手,这样呀太容易被发现了,若是让娘亲知道,肯定又要受罚。

“巫咸,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们进入结界又不被发现啊?”凌小白道。

“有啊,我巫宗正好有一门这样的巫术。”说罢巫咸念了几句什么,凌小白了巫咸就进入结界。

“这个能暂时隐藏自己的气息,只要你不被别人看到就行,高手都发现不了我们。”巫咸道。

凌小白点头,他们朝着香味最浓的地方走去,却发现后面不对了,这香味之中怎么夹杂着一丝血腥味?

难道是他闻错了?

凌小白朝着那边走去,却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房间,一个女人在泡着牛奶浴,手中端着一杯红色的东西。

她喝完拿杯红色的东西,命人又去装,正当凌小白看着这红色的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时候,赫然有一个少女,她的手腕被割开一道口子,不过却奄奄一息,然后又一杯红色的东西倒了出来。

凌小白不是白痴,他当然知道那是人血。

巫咸眼睛睁得大大的,忽然发了一句声音:“老巫婆!”她说了一句,声音很小,不过对于高手来说,附近任何的声音,都不可能逃过耳朵。

凌小白赶忙捂住巫咸的嘴巴。

“什么人!”那个喝血的女人转过头,赫然就是这岛主。

凌小白带着巫咸一路狂奔,奔回别院,把他们两个吓死了。

“娘亲,娘亲大事不好了!”凌小白忽然叫着凌若夕。

凌若夕本来睡眠就浅,她这一晚上根本没有睡着。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小白,冷静。”儿子吓得不轻,她知道一定是一件大事。

“这个岛主是老巫婆,喝人血。”巫咸却说道。

凌若夕皱了皱眉头,然后道:“咱们明日就离开这里,这件事你别和任何人说。”

凌若夕不想多管别人闲事,只要这个岛主不伤害自己的孩子就行,她可没心思去管这么多。

不过她这么想,岛主和不一定这么想了。

她刚才分明听到的是女孩的声音,这个声音她认得,是白天的那个小女孩。

第二日,众人纷纷告别岛主,可是这个岛主放众人走的时候,却忽然派了许多人去追杀他们。

众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个岛主是要赶尽杀绝?把他们一行人都杀了,就因为巫咸发现了她的秘密?真是有意思的岛主,这么大费周章?

“你以为你们走得了吗?我的秘密被人发现了。”这个岛主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可是我们并不知道你的秘密。”巫璃道。

“你们是不知道,知道秘密的恐怕是凌若夕,但是你们是和她一道来的,若是她不见了,那个人一定会问你们,到时候若是在我这里失踪,那个人就不会来我这里了,还会怪罪我,我只好把你们都杀了,因为死人才是会保守秘密的!”那个岛主一笑。

接着岛屿周围的巨浪卷起了一倍不止,巨大的力量形成风,附近的鸟兽在激烈的奔跑着,似乎在逃避着什么。

“这蓬莱仙岛上倒是没什么危险,只是海里有许多海兽,它们都听从我的差遣。”说完这些海兽全部都从海底飞了起来。

天空中密密麻麻的一片。

“海兽们,你们的点心来了!”说罢这岛主变想走。

凌若夕却第一个不答应,她太低估了这些人的实力,以为自己的能力就能够打败他们吗?御兽之术?太天真了,若是御兽的人死了,恐怕这些怪兽便不会听指挥了吧?

巨大的杀意从凌若夕身上散发出来,那是手中沾了许多鲜血才有的杀意,随着凌若夕的修为加深,她将这种杀意隐藏的很深,但是也随着修为加深,这种杀意一旦散发出来那便会让人不寒而栗。

凌若夕闪身,一把抓住了这个岛主的脖子。接着速度快到惊人,然后将她一口气甩在地上。

“你以为你能活着离开这里吗?若是你不解散这些海兽,我便在这里杀了你!”凌若夕道。

“哈哈哈,不可能,你杀了我,这些海兽便会失控,到时候你们一样得死!”那女几乎疯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刚才由于凌若夕将她甩在地上额头被磕破了,有血迹。

“啊!我的脸,我的脸!凌若夕,你太过分了,竟然把我的脸弄毁容了!你果然和那个贱人一样,今日我要杀了你!”那女人显然已经失控,她分出了一部分的力量操纵这么多的海兽,自身的力量自然很柔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