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08章 疯狂的女人

第708章 疯狂的女人

但是她却不顾一切地冲上来,好像凌若夕毁了她最宝贵的东西一样。

这女人疯了!凌若夕心里的第一个想法便是。

“娘亲,快点杀了这个老巫婆!”凌小白忽然道。

“你叫我什么!”那岛主问。

“喝血的老巫婆。”他和没有忘记凌若夕小时候给他讲的童话故事,说巫婆都是喝血的。

“可恶的小娃娃,今日我便杀了你!”

凌若夕见小白有危险,便冲上前去,然后一把抓住那个女人,手中的影匕一把刺向了那个女人。手起刀落,出手干净利落,一下子对方就死了。

她死了之后,周围的海兽开始暴走。

“凌若夕,你闯大祸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干了些什么!”巫冥对着凌若夕叫着。

凌若夕并不觉得自己闯祸,她认为该杀之人到哪里都该杀。不过这件事既然是她引起的,她就有能力阻止海兽。

“一人做事一人当。”凌若夕冷冷地说了一句,说罢周围一道金色的光幕,围在了岛的上空,这光幕的力量源头,却是凌若夕。

“既然凌姑娘如此说来,我就不得不帮忙了。”说罢海星流却对着凌若夕传功,凌若夕要支持如此之大的光幕还是要一些力量的。

这海兽群来势汹汹,比陆地上的魔兽要高级许多,凌若夕的力量倒是支撑不了多久。

凌若夕并未说谢谢,其实她早已有了打算,只是有人帮忙,她自然接受。

“我去砍了那些海兽。”剑鬼浑身散发着杀气,冲上去。

巫冥摇摇头,然后也飞了过去,事到如今,只有这样了,海兽暴走,不然整个蓬莱仙岛都要跟着遭殃,他们的任务也完不成,并且自己还会把命搭上。

两人冲进海兽群,拼命地厮杀着。似乎减少了一些海兽的数量,不过它们还是源源不断地涌了过来。

凌若夕顶着巨大的压力,这海兽的数量实在太多,整片的海兽群撞击在金色的结界上,整个岛屿都随之颤抖。

凌若夕一口血吐了出来,知道自己受了内伤,这海兽怕还是比她想象的厉害太多。

“娘亲!”凌小白忽然叫着,他看见凌若夕受伤,自己却无力保护。

“干娘!”巫咸的小脸上也是一团着急。

凌若夕现在不能收手,收了手,这海兽一上岛,岛上的那些少女还有生灵都会死,但是不收手她的内伤会继续下去,海兽每一次冲撞,就是每一次的内伤叠加。

海星流也只有硬着头皮地传授功力给凌若夕,他知道自己不能贸然将功力撤销。但是他忘了,凌若夕的身体不是铁打的,她怕是承受不了这样的撞击。

“干娘!”巫咸的脸上满满的着急,小小年纪的她知道凌若夕快顶不住了,这样下去她会死。

她一把飞了起来,忽然撞击着这金色的结界,瞬间结界破裂。

“巫咸!”巫冥大叫一句,没想到巫咸会冲上去。

忽然周围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所控制,时间流逝的很慢,慢的那些海兽撞击也很慢。这是凌若夕看到的景色,她身上的首饰在发着光芒,但是巫咸却很快,她飞快地冲入了海兽群,忽然,海兽群以中心开始爆炸了,所有的海兽全部都炸成了肉泥,血肉横飞,这几乎是这片海域所有的海兽。

只有巫咸,被什么光芒包裹着,她慢慢地掉下来,接着光芒消失,她飞速掉进海里。

小黑飞快地飞过去接住了巫咸。

海星流帮巫咸把脉,确定她没事,才安心:“只是力量用的有些过度,睡着了而已。”他道。

巫冥却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凌若夕,都是你!若不是你,巫咸也不会冒着这样的危险,你根本不知道她对我们巫族来说意味着什么!今日我要将巫咸带走!”

此时小白却跑上前来,道:“巫咸妹妹在巫族呆的根本不开心,她和我说过,巫族不是她的家,那里没有她的家人!”凌小白也是气势凌人,一下子拿出了自己王者之气,他本就是南诏的皇帝,再也没有平日的嬉笑。

“不管她开不开心,我都要带走她!”说罢巫冥便要对着凌小白动手,可是刚刚手触碰到凌小白,一条金龙就从凌小白身体里飞了出来,接着将巫冥震退了几步,让巫冥的嘴角上全部都是血迹。

金龙在上空盘旋着,眼睛却是盯着巫冥的,似乎是警告巫冥若是敢轻举妄动,就直接杀了他!

“总有一日,巫咸会回来的。”说罢他带着巫璃离开了他们。金龙瞬间又回到了凌小白的身体。

小白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自己的诧异了。

“娘亲,刚刚从我身体里飞出来的是什么?”他呆呆地道。

“没什么,只是一条小蚯蚓而已。”凌若夕道。

“哦”小白点点头。

若是金龙再度听到,肯定十分不爽,它明明是龙嘛,怎么会被人叫成小蚯蚓呢?

凌若夕运功疗伤后,剑鬼却还不走。

“你为何不去找鸟?”凌若夕问。

“这件事我考虑了很久,我觉得有问题。”剑鬼的话很少,不过凌若夕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他们根本不可能找到凤凰。

这蓬莱仙岛剑宗的人一定是知道一些的。

“为何这次比试剑之初没来,而是你来?”凌若夕又问。

“大师兄被师傅派去请下一场比试的老前辈。”剑鬼道。

“是吗?”凌若夕看了看剑鬼,他似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留下来,是为了再和你比试一场。”他指着海星流。

“但是我不会乘人之危,你约时间吧,你现在也被内伤波及到了,这是我们剑宗的独门疗伤灵药,你们服下内伤子在三日之内便会痊愈。”他将一个药瓶留下。“到时候再与我比试。”说罢剑鬼便走了。

凌若夕倒是觉得剑鬼为人光明磊落,一点儿都不像是他的名字,这人也是个斗痴。竟然因为海星流赢了他,而非要他比试。

海星流将药拿起来,闻了闻,自己吞了一颗,剩下的几颗一道给了凌若夕。

凌若夕服用了一颗,觉得疗伤效果的确很好,不比小一配置的差。

“我们还要继续呆在秘境之中吗?”海星流忽然问凌若夕。

“我想不必了,我们应该回去了,这里根本没有凤凰。”凌若夕眯着眼睛看着这一片海域,他们乘着船回去,却发现找不到回去的入口了。那个渡口后面却是一片白茫茫的大雾。这就证明入口被关闭了,他们现在便被封闭在这一块狭小的空间,大雾之中是绝对不可以进去的,不然永远也走不出来。要等待道路出来才可以。

“看来,我们还是要在这里等上一等。”海星流道。

凌若夕点点头,看着这片被染红的海水,这里已经能够飞行了,这座仙岛此刻却到处都是血腥味。

忽然有船来到海这边,却是一些整理好行囊的女子,她们说她也想出秘境,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她们从小在这里长大,每日都生活在恐惧之中,原来那个岛主每日个月圆之夜会挑选一个少女的血饮用。

凌若夕看着这片晚霞,这片鲜红。但是岛上倒是灵气从生,只要下了一场雨,那些魔兽血便会被冲得一干二净。

“呵呵,果然是仙岛啊!”凌若夕看着这片景色,都说了,这世间本无净土了。心中明净,所到之处,才是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