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09章 最后一轮,阴谋

第709章 最后一轮,阴谋

凌若夕离开了蓬莱仙岛,却听闻剑宗说这次比赛没有人赢得胜利,因为没有人从蓬莱仙岛上带回凤凰。

但是其它几大宗都知道,这场比赛许多宗族都退出了,现在只剩下叶宗、巫宗、剑宗还有只派了一人前来的星月族。

凌若夕则实在是想不明白,星月族来这的目的,海星流的力量深不可测,若是他想夺冠,完全可以秒杀全场,可是他还是来了。

星月族虽然很少记载在龙华大陆的文献之中,不过却每次出现,都是一个龙华大陆的重要时刻,例如百年前,星月族人就曾经帮助过九天玄女镇压魔族。

当然这文献中的九天玄女并非是神话里面的仙女,而是说龙华大陆上曾经有人带领着大家镇压魔族,据说她的力量已经到了和神匹敌的地步,不过她最后陨落,人们为了纪念她,才称她为仙女,并且说她已经去了仙界。

凌若夕手中拿着一本龙华大陆野史看的津津有味,这本书前两个位面都没出现,很厚,记载的都是一些龙华大陆传说中的事情,但并非正统的历史,没有记载什么皇亲国戚,还有国家的事情。

这里的人将这些当作神话故事来看,因为在大战魔族,已经是九百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经过了一代又一代人,早就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谁还记得魔族,谁人又记得那些曾经在魔族中死去的英雄?

对于九天玄女,只有这个称呼大家还记得吧?

“想不到此次前去,却让娘子冒了如此大的危险!”云井辰似乎有些自责,凌若夕现在怀着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孩子会突然降临,算了算,还有一个月就要临盆了。

“娘子,不若等这最后一轮比试结束,我们就寻一个清静之地,安静地将孩子生下来如何。”云井辰蹲下听着凌若夕肚里孩子的声音。

凌若夕还在看着书,只是道了一句:“也好。”

可是凌若夕心里却是知道,不论他们隐藏的多么隐蔽,她的肚子里有魔族最想要的魔种。至少其中一个是这样的。

凌若夕摇头,也许是注定,她命中多磨难吧,因此她才要变得更强才对。

一只蝴蝶飞到凌若夕面前,后面蝴蝶慢慢幻化成一张白纸,凌若夕拿起白纸一看,上面写了确切的最后一轮比试的位置。

剑宗最大的一个秘境,千年剑魄便藏在里面,将千年剑魄取出来的人就获胜,并且剑魄便归他。

凌若夕皱了皱眉头,早知道如此,为何不直接举行最后一轮,非要前面六轮呢?

凌小白和巫咸两个小娃娃皱着眉头,他们来到买彩卷的地方,想着最后一轮比试的地方开始了,剑宗又摆出了大量彩卷,只是这四个宗都十分强势,凌小白看了看,竟然有许多人买星月族会赢。

“巫咸,你出来有占卜过吗?到底是谁会赢啊?这次可别又失误了,上次娘亲催咱们急,才没买蓬莱的彩卷,你竟然占卜出了娘亲赢了。结果谁都没赢。”凌小白道。

巫咸摇了摇头,然后道:“小白哥哥,出来之前我也有占卜,但是我根本占卜不出来这次比试的结果,我回去再占卜一下。”巫咸道。

“好吧,好吧。”凌小白只有摇头,然后带着巫咸两个小娃娃去买了冰糖葫芦就回去了。

巫咸一个人在房间之中占卜,忽然她大叫一声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然后跑到凌若夕面前道:“干娘,告诉你一件事,我刚才占卜了这次的行程,早上占卜不出来,我又回房占卜了几次,全部都是死局!”她对凌若夕道。

“巫咸,什么是死局?”凌小白本来在吃着点心,听见巫咸的话也惊呆了。

“死局?”小一手一抖,听上去就不怎么好啊。

“这个占卜不是我帮干娘占卜的,是我帮所有去的人占卜的,这是一个巨大的死局,也就是说去了的人,可能都无法活着回来。”她满头大汗地道。

“娘亲,你还是不要去了吧,那个比试很危险。”凌小白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点了点头,她的确不打算去了,没必要为了一个死局去浪费自己的性命。

“我要把这件事告诉巫冥哥哥,让巫族的人也别去。”巫咸说罢跑得很快。

却看见巫冥和巫璃站在门口。

“凌姑娘,可否让我们进你这院内?”他知道凌若夕设置了结界,若是不得到主人的同意怕是进不来。

凌若夕点头,他们走了进来。

“你们别去最后一轮比试了,是死局。”巫咸紧张地道。

巫冥却摇了摇头道:“巫咸,开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你知道圣巫已经病入膏肓了,只有千年剑魄能够让她的寿命延长一些,你现在年纪尚青,没有办法担当圣巫的责任,大巫已经命我们即便是死,也要带回千年剑魄,若是这次我真的死了,我便用魂魄转生术带回千年剑魄。”巫冥道。

“你别死。”巫咸有些依依不舍,虽然她曾经向巫冥闹过脾气,但是他们真的是亲兄妹啊。

“哥哥,你别死。”巫璃也说道。

“他不是你哥哥,他是我哥哥,我们本来就是亲兄妹。”巫咸忽然吼道。只是他好久都没叫自己妹妹了。却依照巫宗的规矩叫同门的师兄妹为兄妹。

“巫咸,我看你根本就是忘了巫宗的规矩!”巫璃道,她希望巫冥,她喜欢称呼他为哥哥,巫冥是大巫最得意的弟子,在巫宗也是平易近人,在巫宗人气也是很高的。

只是有一件事,巫冥瞒过了所有人,那便是巫咸是他的亲妹妹。巫冥摇摇头,大巫的命令和巫宗的规矩他不可违抗,巫咸一出生,便和别人不一样,被带进圣巫堂,由圣巫亲自抚养长大。

“凌若夕,我这次来,是希望你也能和我们一道进去,难道你不想救你的孩子了吗?我可以肯定地说,你肚子里怀有魔种,一生下来,就会惹来魔族,但是你若是将这孩子留在巫宗,魔族可就不会来了。你和我们去秘境,我们保证你孩子的安全,如何?”巫冥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凌若夕知道,若是孩子出生,真的是所谓的魔种,魔王身体的容器,那么便会遭到无数魔王家臣的抢夺。

一个家臣,便要两个高手对付,若是再来一些家臣,以她现在的能力是保不住这孩子的。

不管孩子是什么样子,终归是她的孩子,怎能轻易让魔王夺了舍呢?

“巫咸,干娘问你,巫宗是否可以抵抗魔族?”凌若夕忽然问起巫咸来。

巫咸点点头道:“巫宗灵气十足,魔族是不敢进来的,任何魔族进了巫宗内,都会瞬间湮灭。”巫咸道。

凌若夕叹了一口气,然后道:“这次,我便助你们拿回剑魄。”凌若夕知道现在事情都到了这一步,这论剑大会,已经不是什么正式的事情了。

第一名已经不重要了。

巫冥刚走,便有人又来访了凌若夕的住处,凌若夕觉得自己这里今日还真是热闹了。却是乐宗的宗主带着乐宗之人。

“给你添麻烦了,我来是想带走长孙灵儿的,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乐宗的宗主道。她身后那几个弟子,倒是长孙灵儿的师姐。

“我不跟你回去!”长孙灵儿摇头。

凌若夕却道:“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便让长孙灵儿跟你走。”

“因为我是她亲生母亲啊!”她忽然道了一句。

长孙灵儿听见这句话就好像是晴天霹雳一般,亲身母亲?她为何从来不知道。

凌若夕忽然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想不到你还没死啊,花宗宗主?别来无恙。”

“哈哈哈,果然瞒不过你,我的确不可能是花容。”

云井辰拔出血煞,对准了花宗的宗主花芷。然后一剑几乎要穿透她,她却没有躲闪。倒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哈哈,我是花芷,只是这身体还是花容的。至于我的身体嘛,魔王大人正在帮我重新塑造,我以后便再也不是花容的妹妹了,真是不想和她扯上一点儿关系,我明明比她优秀。不过魔王大人倒是送了我一件特别的礼物,那便是花容的身体,长孙灵儿,你不是很想知道,你失踪的时候,乐宗的宗主去了哪里吗?我当然是知道的,她亲自带着乐宗至宝来找我,却不想中了我的圈套,如今身体和这乐宗的至宝都是我的了。”说罢她拿出一根金色的短笛。

这笛子原本发着金光,但是随着一股魔气的包围,它竟然发着幽幽的黑光,本来是金玉也瞬间变成了一片黑玉。

“你太可恶了!”长孙灵儿叫道。

“哈哈,我今日只是来吹一吹这笛子的。”瞬间花芷便吹响这笛子,这笛子的声音在别人听着不怎样,但是凌若夕却听的感到腹疼。

“啊!”凌若夕忽然捂着肚子。

“刷——”地一下就是一剑,云井辰再一剑刺入了花芷的心脏部位,然后道:“不管你顶着谁的身体,今日都必须死!”

凌若夕也散开金光护着周围,然后一只巨大的凤凰冲了上来,接着花芷向后一退,那些乐宗的师姐便挡在了前面接着那些人瞬间被凤凰撕成了碎片。

“凌若夕你又杀人了,乐宗的人可是无辜的。”花芷忽然道。

凌若夕忽然一笑道:“你是想让我有负罪感吗?很可惜,这种东西与我无缘,我凌若夕杀人,从来不需要理由。”说完凤凰却一直追着她走。

“凌若夕,你果然心够狠啊。不过今日魔音我已经送到了,你已经听到了,哈哈,那是我给你孩子的祝福啊。”说罢花芷便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