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14章 入魔者杀

第714章 入魔者杀

他们飞快前去,却发现结界外面的那些人眼睛都是通红的,显然是被种上了魔种。

“这么大的事情,剑宗都没有告诉过我们,剑宗实在是太可恶了!”几乎一夜之间城里也有好几户大户人家,全部一家人全部入魔,楼主实在找不到根治的方法,只有杀了他们所有入魔之人。

“看来,只有等到明日的真爱仪式了,不瞒你说,其实我的先祖是九天玄女手下的一员大将,当时人魔大战,我先祖从玄女手中得到一颗石头,便是这真爱石,可以将九十九对真爱之人的爱意吸收其中,已经九十七对了,若是能够得到剑之初和红俏的爱意,再加上你和你相公的应该可以净化魔气。”楼主道。

那只有看明日的仪式了,凌若夕本不打算让真爱石见证的,但是事到如今,她也只有答应了。

到了第二日,本来要举行红俏和剑之初的见证仪式,不过这个时候两个人走上来,石头却没有发光。

“之初哥哥,难道你不是真心爱我的吗?”红俏始终不相信。

“不好意思,我还真不爱你!”说罢他一剑刺向了红俏,红俏立刻倒地。地上全部是血。

“谁会去爱你这个又笨又蠢的女人,你们不是想知道魔族是怎么回事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吧!我也是魔族。”说罢他摇身一变,那个平日里风度翩翩的剑宗大师兄再也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了一个身穿黑衣的魔族。

接着魔气散发,整个城里的人都变得不受控制。以望穿楼为中心开始,魔气开始扩散,城里的女人也开始攻破结界,要摧毁它。

一下子整个结界被摧毁,楼主便一挥手,将结界缩小到望穿楼这里,至少保住这座楼。

那些普通人一下子被感染,开始亲手毁灭着南方的这座城池。

“蓝蝶依,你的城池就这么毁了你应该很开心吧?哈哈哈,当时你记得我要和红俏在一起的时候,你是怎么阻拦的吗?后面我忍辱负重,但是每次却对你和红俏恨上一分。不过这都是为了复兴我魔族的大业。”剑之初道。

他的修为一下子提升到了神醒期。

“既然你想打,我就和你打,剑之初。”说罢,凌若夕手中拿出了武器。

“哈哈,你真好笑,你也不想想我会一人来吗?”忽然在人群之中飞出了几人,明显是那几个伶人,他们的实力一下子到了神醒期。

脸上却出现了咒文,凌若夕知道这是魔王的咒文,他的一道意念写的几笔,竟然就这么难对付,若是他本人呢?

凌若夕没有多想,现在只有她和云井辰还有巫冥能够和魔王的咒文有一战之力。

当然还有这蓝蝶依,这个望穿楼的楼主。

但是对方人数还是较多的,他们略微有些吃亏。

“哈哈哈,那就让洒家和你一战!”一个粗狂的汉子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北雄!”蓝蝶依忽然喊道。

“都说秘境的南边有蓝楼主,北方有北熊,看来这话说的一点儿不差啊。”这时候海星流也过来。

“哈哈,你就试试看吧,我们魔族发现这里有特殊的力量,应该是千年剑魄,魔王的剑还差一个剑魄,这个千年剑魄刚好可以。”说罢两方开始打了起来。

“剑之初,这次就让我来对付你。都不用我娘子动手。”云井辰道。

“好啊,我的师叔祖,哈哈剑宗的大长老,我现在可不怕你,血煞算什么?魔王给了我一把更好的剑。”说罢一把黑色的剑出现在剑之初的手中。

他和云井辰打了起来,凌若夕却也在打其中的一个伶人。

这伶人即便再厉害,自然也不是凌若夕的对手。

云井辰倒是和剑之初打的不相上下。凌若夕一道金光射了过来,射向剑之初,剑之初没想到凌若夕是这么的强势。

知道若是云井辰和凌若夕二人联手,自己一定打不过。

看着不远处的巫咸,却将巫咸一把抓了起来。

“干娘。”巫咸大叫一句。

“别动,不然我杀了她!”剑之初道。

“可惜,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动巫咸。”巫冥的脸色忽然变了。

这个时候,剑之初却发现他抱着的巫咸变有些滚烫,接着他烫的将巫咸丢了下来。

“我的手,怎么回事,我的手!”他刚才碰触到巫咸的地方都似乎在被什么腐蚀,甚至有些腐烂。

“忘了告诉你,巫咸是我们巫族的圣巫继承人。”巫璃道。

“什么?圣巫继承人!从小吃圣果长大的!”怪不得浑身上下都是净化魔族的力量。

剑之初带着不甘心,守着重伤,凌若夕和云井辰正准备给他来个最后一击的时候,他却笑了道:“你以为这么就完了吗?我就算死,也要毁了这里。”说罢他口中念了几句什么,一个巨大的阵法出现。

“快些阻止他,他也祭魔!他会召唤出一道魔王的分身,到时候我们都不是对手!”海星流道。

可惜已经太迟了,天地变色,一个穿着盔甲的男人站在他们面前。

“好久不见了。”那个男人却对着云井辰道。

云井辰愣了愣,他好像不认识魔王吧?

魔王的分身显然被盔甲包的完全,只留下两只眼睛,没有温度的眼睛。

“你看,下面的人在欢呼呢!”说罢他手一挥,下面那些没有力量的人,起码提高了一倍力量不止。

“他们倒是可以陪着你们慢慢玩,至于你们,我现在还不想杀死你们,当然我指的是凌若夕和云井辰,至于其它人嘛。”他手一挥,众人被打的很远。

“蝼蚁罢了,既然是蝼蚁就留给蝼蚁。”魔王的分身道。

北雄和蓝蝶依被打到了真爱石旁边,他们同时触碰到了真爱石,这石头忽然发了一下红光,他们愣了,原来他们是第九十八对新人。

云井辰当然主意到这一点。

“你以为你能控制住我吗?我和我的娘子是绝对不会屈服于魔族的。”说罢他将凌若夕一抱然后飞快地飞向真爱石,他们刚一碰触那块巨大的石头的时候,那块石头忽然发出了粉色的光芒,接着便有一种很温暖很有希望的力量涌入了云井辰和凌若夕的身体里面。

“夫君!”凌若夕冲着云井辰喊了一声。

云井辰点点头,他们两个的力量膨胀了一倍不止,凌若夕拥有这种力量,真的一瞬间都觉得其他人都是蝼蚁。

他们瞬间合击,然后一道光芒打在了魔王的分身身上,这个分身受到重创。

不过却站了起来道:“好啊,我没想到你还留了这一手,好好。”魔王的分身忽然笑了,隔着面具对着他们笑了。

“可惜现在魔力不足以将我的分身维持太久,不然你们一定……”他没有说完,身体便开始慢慢消失。

接着他看了一眼凌若夕,但是眼睛里面的温度却不是冰冷的,而是一种悲伤。起码,一瞬间,凌若夕是这么觉得的。

“快,趁着你们的力量还未消散,用这力量净化下面的人。”蓝蝶依道。

这个时候,凌若夕和云井辰牵起了手,飞在半空中,仿佛神明一般,天空中凝聚了一个巨大的粉色法阵,接着花瓣飘洒下来,大家都感到到了浓浓的爱意,不管是对亲人之爱,还是对心爱之人的爱意,都从心底涌现出来,一下子他们都清醒了,不再打斗。

魔种彻底从他们身上消除了。

而云井辰和凌若夕也被他们奉为了神明。

“对不起,千年剑魄还是没有被找到,或许你们能去西方看一看,那里或许有吧。只是西方是另外一位领主,那里十分诡异和神秘,你们要小心,我们北方和南方的人都不过去的。”蓝蝶依偎依在北雄的怀里道。

凌若夕点点头。

他知道这里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原来对南方那些女子杀人不眨眼的传闻一下子都没有了,因为现在大家心里都种满了深深的爱意,他们知道他们会在这个秘境之中重建家园。

“我们身上的诅咒已经解除了,可以随时出秘境,这是传令牌,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你需要我们,只要拿着这个牌子,赴汤蹈火,我都会带着秘境的大伙儿去帮你的。”蓝蝶依拿着牌子给凌若夕。

凌若夕点头,一行人走出了南边。

秘境的出口已经关闭了,他们必须先找到千年剑魄,听说东方住的是一位大能,不过此时巫咸占卜的结果却显示,千年剑魄在诡秘的西方。

只是不知道在这里不大不小的秘境之中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井辰,你被那股巨大的力量附身的时候,你感觉到了什么。”凌若夕摸着自己的肚子问道。

“我感觉到,下面的人好像都是蝼蚁,随时可以被我捏死。”云井辰如实地回答道。

凌若夕点点头,难怪那么多人渴望魔族的力量,因为这就是力量突然强大的感觉,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渴望力量。但是她坚信,所谓的力量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

“我的力量,只是为了保护你和孩子们,我也是为了保护你和孩子们而存在。”云井辰抱着凌若夕,手也抚上了她的肚子。夕阳西下,马车缓缓的向着太阳落山的地方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