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15章 秘境之西

第715章 秘境之西

凌若夕终于知道了,之所以秘境的南北两边都不肯来西部秘境的原因了。西部秘境也被一片巨大的森林所阻隔着,不过这森林却是一片荆棘森林。

白天,马车缓缓进入这片森林,却无一人阻拦,只是天气是阴天,多少让人觉得有些阴郁。空气中有些潮湿,那是快要下雨的节奏。

马匹义无反顾地向前,终于抵达了一个小镇。

虽说这是一个小镇,但是房子却十分多,不过路上的行人却并不多。听蓝蝶依说过,西面的主城并不是这个小镇,但是却有着这么一个小镇,外来者必须要经过这个小镇。

凌若夕下了马车,找了一间客栈休息。却见客栈里面却没有住多少人,忽然想起秘境之中的旅客本就不多,大多数是四个地方的人互相走往。

西边秘境几乎是没人来。

“客官,请问要点儿什么。”小二殷情地来招呼凌若夕,又看了看凌若夕的肚子。

“你这里有什么。”云井辰看着这个小二,客栈的楼下空无一人,这里倒是像一家黑店。

“请看菜牌。”小二指了指,这里只卖各种肉类,当然以牛肉居多。

“来半斤熟牛肉吧。”云井辰道。

“请问要几分熟?”小二露出奇怪的眼神。

“七分。”凌若夕想都没想,倒是这个小二让她想起了现代的牛排,在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问了。

“好的。”小二眯着眼睛笑着下去,却端上了一盘牛肉,不过这里除了肉类,便没有米饭。这家店实在有些古怪。

小二为大家倒上茶水便下去了,云井辰却并未帮凌若夕倒满茶水只是装作不小心将陶瓷的茶壶给摔碎了。这下惹得这家店的十几个人同时出来围观,并且他们手中还拿着武器。

凌小白等一行人坐在这里什么都没说,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一伙人。

一股杀意从凌若夕身上散发开来,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要知道能够散发这种杀意的,那么死在她手中的人便不下千人。

而这股杀意,竟然来自一个孕妇身上,可见这个孕妇极为不寻常,但是他们已经露出了武器,就不可能对着凌若夕笑脸相对。

“你们在干什么?通通给我退下。”一个男子走了下来,手中拿着一把折扇,皮肤白白嫩嫩的。

“老板,对不起,打扰到你了。”那些人说话十分恭敬,对着那个男子十分客气,便各自退下了。

“实在是对不起,他们眼拙不懂规矩,还请各位大人莫要相怪。”这个男子十分客气,不过他的客气确是因为凌若夕的实力。

他一眼便看出这些人不凡,并且他有一种错觉,甚至连他们其中的一个孩子,也许都是高手。这一行人穿的衣服,明显不是秘境之中的,一看便是外来之人。

凌若夕不想无故开战,才稍微收敛了杀气。

“来人,给他们换一壶茶水,要纯净的,还有将这牛肉扯下去,换上正常一些熟食。”这个道。

“是是”刚才那个小二吆喝着。

接着便有热腾腾的菜端了上来,不过都是肉类,各种肉。

却没有一道是蔬菜,连一根蔬菜丝都没有,这里实在是太诡异了。

“实不相瞒,我们秘境之西的人受到诅咒,不能晒到太阳,并且要定时饮用鲜血,否则便会饿死,我们的食物也只有鲜血了,所以我们一般不做饭的。”他如实地告诉凌若夕。

凌若夕却道:“你肯将这件事告诉我们,不知道是何原因?”

“哈哈,其实也没什么,我虽然不出去,但并不代表我不通晓这世上之事,听说南边发生了一件大事情,这个消息我还是知道的,而这件大事情其中的人物,各位便有七八分符合,因此我想各位便是从秘境之外来的高手,也知道各位是来寻找千年剑魄。”那人道。

凌若夕再次仔细打量这位店老板,皮肤十分白皙,不过却显得有些没有血色,也许是常年没有受到阳光照耀的缘故,不去脸却生的有些小小的惊艳,也算是一个美男子了。

不过倒是有些柔弱的样子。

“其实不必担心,我知道千年剑魄也许就在主城之中,被我们的统领“女王”所持有,听说“女王”手中有一根法杖,其铸造之时就封印了千年剑魄,若是你们能将那法杖拿到手,便可以得到千年剑魄。”他道。

“我想问问,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呢?”云井辰眯着眼睛问。

“因为我是那个皇宫之中的亲王,今日你们暂且休息吧,他们不会再对你做什么了。”说罢他一人上楼。

凌若夕觉得这人古怪,并且她本能觉得危险,休息了一个晚上,他们便来到主城。

主城的天气更加阴郁,不过街道上人却很多,其中最高的地方却是女王的宫殿。主城完全是把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包裹进去,整个城在山上建起来,凌若夕本二话不想多说,直接奔着女皇的宫殿去。

不过却被一个小女孩给撞着了。

小女孩穿的十分简朴,只是棉麻的衣裳,手里的花洒了一地。

“小哥哥,小姐姐,买一支花吧。”她飞快地收拾好花,然后可怜巴巴地望着凌小白和巫咸,长得倒是粉雕玉琢。

巫咸觉得有些同情起这个小女孩来,便问:“这个花多少钱?”

“只要一个币就可以了。”她弱弱地道。

巫咸给了她一个币,她把花交给了巫咸道:“真是好心人,你们应该是外来的吧,如果再给我五个币,我便做你们的导游带你们去参观这里。”

小女孩笑得十分甜,看样子她很热衷于当导游。

凌若夕点点头,小白又给了她五个币,于是她带着凌若夕在主城里走了一圈。

“你看,我们这里虽然阳光不多,不过却有许多花生长,家家户户都种植鲜花,虽然我们的人只饮鲜血,不过我们还是在女王的带领下能够好好的生存下去。”她忽然带着他们来到了一片碧绿的草地,原来是这山的后山,这里到处是青草,还有放羊的。

“你看,这里虽然土壤十分贫瘠,不过我们还是将这些草养护的很好,这里可以放牛羊。”小女孩笑着显得十分开心。

这时候,来自皇宫的那口大钟开始敲响,小女孩望了望道:“啊到夜晚了,这里夜晚很热闹,你们要多玩一会儿啊。”说罢小女孩拎着花篮跑了。

凌若夕再次进了主城,这里和白天不一样了,人十分多,且十分热闹,这里没有什么小吃,倒是全部都是卖动物身上的鲜血。

凌若夕本就有身孕,看见这些忽然感觉一阵反胃,正巧肚子里的小家伙又在里面作威作福,于是早早地回了客栈歇息。

凌若夕本想等到第二日强行进入皇宫,她以为他们几个人的力量是可以强行抢夺女王的法杖,却没想到,这皇宫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所包围着,他们不仅无法进去,还都在结界外面。

于是打消了念头,想着必须进去才对。

“老婆子,你真的是命好啊,今日竟然被选中去服侍女王陛下,她可是很久都不出门的。”掌柜的媳妇正巧在对话。

“是啊,我也不知道是哪一世修来的服气,不过女皇的要求很奇怪,要我们带两个孩子进去,我想大妞和二妞可以进去。”

他们只有两个女儿,凌小白这个时候也听到了于是道:“娘亲,不然让我和巫咸去吧。”

听到要带连个孩子。

凌若夕点点头,她知道小白十分聪明,而且巫咸力量又十分大。

“唉,真不想让这两个孩子小小年纪就离开我们。”

正当这两人惆怅的时候,凌若夕忽然走了进来,说是自己的孩子想去皇宫里看看,见见市面,又给了夫妻两人很多营养石那两人才答应下来。

于是便带凌小白进了皇宫,巫咸给自己和凌小白施展了一种特殊的巫术,叫做观目,就是将自己看到的展现在凌若夕的眼睛里。

这种巫术,可以维持三日,三日之后会消除,并且三十日之内不可以再次作用于同一人身上。所以当巫咸进入皇宫的时候,凌若夕也看到了巫咸看到的景象。

这皇宫和凌若夕想象的不大一样,它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只是他们并非一开始就带去伺候女王的,而是和皇宫之中的其它孩子一样,被带去漱洗,然后换上了宫童的衣裳。

等候在女皇的宫殿外面,等着女皇的召见。

凌若夕觉得这女皇也摆了一个太大的谱吧?竟然要这么多小孩等着她?

凌若夕决定不去看这无聊的第一日,第二日凌小白倒是学乖了,直接拉着巫咸跑,谁愿意在那里傻等着女皇啊?

“小白哥哥,你拉我,如果迷路了怎么办?”巫咸问。

“巫咸,要不你占卜下,我们该去哪里找吃的吧,我都快饿死了。”小白道,这里的人都是饮血都没吃的,每天给他们端上一盘血。

“好。”巫咸随意拿出一根木棍,然后将丝帕绑在木棍上,随意念叨了几句,木棍倒地。

“就是这个方向。”巫咸道。

凌小白一头的黑线,不是吧?他以为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没想到木棍倒向哪一边就是往哪里跑。

“小白哥哥你要相信巫咸,这手帕可是巫族至宝之一。”说罢她解开手帕将木棍也收了起来:“这木棍可是巫木棍,是初代圣巫加持了的。”说罢她便走那个方向,不过那个方向有些高,凌小白发现他们在往高处走。

接着走到了楼顶爬了很久,却发现一缕阳光。

“有阳光?”凌小白顿时觉得很高兴,发现他们来到一个空中花园,下面全是云海。

却见到天空之中还有一层云,原来这个国家的云是被造出来的。凌若夕看到这里才忽然明白起来。

他们头顶上的云,应该是人为的,其实这里是个十分晴朗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