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16章 有古怪

第716章 有古怪

“你们是谁?怎么来了这里?”有一个女子看见了凌小白,那个女子长得真的十分好看,穿着蓝色的纱衣,脚上没有穿鞋子,光着脚走在草地上。

她身边放了一个大桌子,这桌子有三层,每一层都放了许多好吃的,并且都是水果点心等,她似乎在晒太阳。

“好饿。”凌小白机智地假装瘫软在地上,巫咸看到了也假装了一下。

果然,那个女子立刻心软,然后道:“看你们皮肤白里透红,应该能吃这个吧。”她拿了一块糕点放到凌小白手中,凌小白欢快地吃了起来。

这还不算,他还说了一句:“一块没吃饱。”

凌若夕看的是一头黑线,接着那个女子将糕点全部都给了凌小白和巫咸,他们两个人倒是吃的挺开心的。

那个女子也十分开心道:“终于有人和我一样了,我还以为这个国家就我一个人是不一样的。所以大家才将我关在这里。”她道。

“你是被关起来的吗?”这时候凌小白问。

那女子点点头道:“皇宫里的结界,让我永远也不能出皇宫,我从来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她眼睛里有些悲伤。

“这样啊,那有空你出去吧,我们去过秘境的南边和北边,甚至还有秘境之外的地方。”凌小白道。

“秘境之外,我在书上看见过,好想去啊,可惜不能去呢。”她自言自语地道,然后开始坐着又晒着太阳。

“你们还是出去宫吧,不要在皇宫里面停留了,若是被发现你们和他们不一样就糟了,不过我还是想问问你们是怎么进宫的?”那个女人道。

“当然是被女皇召见进宫的啊,但是昨天在殿外跪了好久都没有见到女王。”凌小白道。

那个女子皱了皱眉头,然后道:“你们快些出宫吧,这里很危险。”说完便不再说话,而是躺着晒太阳。

凌小白和巫咸点点头,眼看就要到第三日了,他们找了个机会偷偷出宫。凌若夕才知道原来皇宫里的结界,不仅是为了防止人进去,更是防止人出去,并且那个结界似乎是故意要困住那个女子,那个女子到底是谁?难道真的是女皇吗?

凌小白和巫咸溜出皇宫的那一日,却发现很多孩子失踪了,他们回到住的地方看了一眼,很多床铺都空了,也许他们被放出宫了吧。

凌小白和巫咸是这么说的。

这个时候,却有一个女人在街道上面哭,说自己的孩子在皇宫里面呆了很久,失踪了。接着几个士兵便把那个女人抓走了,还说这个女人胡言乱语,孩子一旦入宫,没有个十来年怎么会被放回来?还有的孩子会永远愿意留在皇宫之中。

凌若夕觉得奇怪,难道真的和这孩子有关?她实在忍不住,一定要进入皇宫啊,不然的话,那可真的找不到女王的法杖了。

“不若我和巫璃先混入皇宫吧,听说皇宫最近大量招人,似乎十分缺人手。”巫冥道。凌若夕点点头,觉得还是让巫冥先进去。

现在凌若夕毕竟是在帮巫冥夺取剑魄。

巫冥很快地入了皇宫,却好几日都没有音信,凌若夕现在这个样子又十分不方便,肚子这么大也无法进宫,她正在想着实在不行要不要强行攻入进去,现在这里还有海星流,她觉得虽然第二道结界也许她打不掉,但是第一道应该可以打了。

“切莫轻举妄动,一切都要小心行事,依我看来,这个女皇大有问题,未必有你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海星流道。

现在最好的办法便是混进去,只是他们现在时日无多,整个剑宗听剑之初说都陷入了魔族的手中,小一和圣雪都还在外面,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这才是凌若夕心急和担心的。

“我会巫族的密术,一个乔装术,只是若是修为太高的人便会识破,我可以将干娘伪装成没有怀孕的样子。”巫咸道。

于是等巫咸施展好法术,众人动未觉得凌若夕有什么变化,但是当他们来到皇宫门口的时候,却没有人看出凌若夕的异样。

这个皇宫最近在大量招人,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这些人都沐浴更易,然后整整齐齐的站在女皇房间的门口,正当凌若夕觉得这个女往不会出来的时候。

大门却忽然一下子打开,一个穿得十分华贵的女人从里面走出来,这个女人赫然便是上次巫咸看到的美丽女子。

只是现在是晚上,她似乎换了一个人,眼睛里面全部都是嗜血的残忍,身上都是杀意。

有人端上了一杯血,她一饮而尽。

手中拿着一根金色的法杖,上面有一颗十分巨大的红宝石,和她的眼睛一样也是红的。

凌若夕想着白天和晚上的会不会是双生子?

“鲜血的味道不对,准备了几日,今日我要宴请的,可是我亲爱的亲王。”说罢,众人跟着她走到一个房间,有人将们推开。

接着一个男子坐在里面,她也走进去,被子里全部是鲜血。

凌若夕一看,这不就是那日在客栈的那个男子吗?

“你到底什么时候答应做我的王?”女王看着那个男子道。

“我喜欢的并不是你。”那个男人道。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我的另外一个性格,但那也是我啊!你难道就非要喜欢她吗?她只是在白天我睡觉的时候才出来的!”她道。

“你能见到阳光吗?你能告诉我花有多香吗?最后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能够不要杀人了吗?这杯子里的不是活人的血吗?这里所有的人,只有我们皇族,必须饮用活人的血。其他人只要喝牲口的血就行了,因为我们皇族必须保证自己的修行,保证自己的实力。”那个亲王忽然道。

“可是她不会吸血,不会有任何实力,这样的人你还喜欢吗?”那个女王道。

“看来,这次我们的交涉又失败了。”说罢人便走了出去。

女王忽然眼睛一红,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砸了,然后转身对着人道:“来人将那些婢女都抓起来,知道我找到味道对的,再用来宴请亲王大人。”接着凌若夕便假装被带了下去。

一下子,凌若夕、巫冥、还有云井辰,巫璃四人便被关入了牢房,接着他们便看见一个人手腕被包扎着,又送了进来,原来是被放掉了一杯血。

“你们主意了,可别弄死她,她的血女王很喜欢。”有人小声地说。

原来这就是女王的真实面目,白天和晚上的女人都是那个女王,只是性格分裂罢了,既然女王出不去,凌若夕也不想呆在牢房里,她的目的很简单,便是女王手中的权杖,那根权杖有特殊的力量,应该是千年剑魄的力量。

因此她要抢夺,凌若夕身上忽然散发着巨大的杀气,吓得牢房里的普通人都不敢动一下,只有云井辰微笑着,他的剑从乾坤袋之中拿出,然后一刀砍断了牢房的铁栅栏。

士兵们见有人要越狱,纷纷出门阻拦,凌若夕一招便将这些阻拦的人全部打死。

“女王大人?告诉我你们女王大人现在在哪里。”她随手抓住一个婢女。

婢女却指了指,她打开门,和云井辰等人冲了进来,却看见女王正在喝着血,显得十分高贵。

“呵呵,你们真的是来了,果然,我感觉到那些人中混入了高手,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气息,不过还是挺对的嘛,只是你们打得过我吗?”说罢她拿起法杖,和凌若夕打了起来。

这个女王本身的修为并不怎么高,但是法杖却十分厉害,特别是法杖的力量古怪,凌若夕可不敢贸然上前去承受法杖一击。

两边的几个人,都因为一法杖而显得十分吃力。

“你们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那个女王越说越得意,她的法杖发出红色的光芒让凌若夕觉得睁不开眼睛。

却忽然晕倒了。

原来天快亮了,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睛里的红色已经褪去,法杖也在她手中消失,然后她看着这些人,好像不认识他们似得。

“你们是谁?怎么来了这里?”她表情十分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