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17章 被控制的女王

第717章 被控制的女王

这个女王和晚上的完全不同,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女王,然后赶忙跑到最顶层,还将凌若夕等人带了上来。

“这里很安全,他们都不敢上来的,这里有阳光。”一个懒腰,那张桌子上还是摆着人们送的糕点。

亲王打着一把伞上来,身边还用力量张开一个结界,生怕被阳光照到。

“我终于见到你了,可惜我不能陪你一道晒太阳。”两个人见面,这分明是两个相爱的恋人。

“其实我要你抢夺女王的法杖,是因为那个法杖似乎控制了女王,女王和我从小覃梅竹马长大,她不是这样的人,都是十八岁的时候,她继承了皇位,然后有了法杖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她晚点便会变得嗜血残忍,白天就如阳光一般温暖人心。”那个亲王悄悄地对凌若夕道。

“我们族人之所有不能晒阳光,是因为当时人魔大战的时候,受到了魔族的影响,我一直在研究怎样才可以让族人恢复体质,却发现秘密却在于女皇法杖的那颗红色宝石那里面封印着一种诅咒,将它摔碎,里面的力量会释放出来,到时候我们的族人便可以安全。”那个亲王道。

凌若夕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只是看见这个女王现在的样子法杖又不见,只有巫璃想出一个办法,到了傍晚的时候,他们将这个女王绑了起来,她果然变成了晚上的样子,法杖再次出现在她自己的手中。可是巫璃却一把夺取了法杖。

“你以为法杖给了你,就是你的吗?”那女皇微微一笑,巫璃便觉得自己身上的血液都在向着法杖流动,她脸色一下子煞白。

巫冥一把她手中的法杖打落,然后法杖掉落在地上,女皇又重新捡起来。

“除非我死了,否则,法杖是不会重新认主。”她道。

巫冥有些愤怒,便运起力量,然后打向那个女王,接着云井辰便是一剑,不过都被她弹开了。

凌若夕再也受不了,将凤凰一口气放了出来,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不过那个人似乎很怕这种金光,一下子,凌若夕的凤凰俯冲下来,将那个女皇抛出了很远,她的法杖也被击碎,只剩下一块红宝石。

“我的宝石!”那个女皇十分在乎那个宝石。

此时那个亲王将宝石捡了起来。

“这个东西已经束缚你太久了,你真的觉得你应该保留吗?”他捡起来道。

“宝石还给我!”突然这个女王像是发了疯似得,不顾一切冲向那个亲王,但是那个亲王也是有力量的,他将宝石收了起来,然后和女王打了起来,两人的力量竟然不分上下。凌若夕感觉不到千年剑魄的存在,自然不想淌这浑水。

她知道这个亲王一直在撒谎,这千年剑魄根本就不在法杖之中,在法杖被打碎的那一颗就已经知道了,没有一丝感觉。

只是那个宝石有些奇怪了些。一打就快打到日出。

这时候亲王却忽然拿出了宝石。

“你不是想解救你的族人吗?我正好看了古文献,听说这宝石破碎,所有的人都能恢复正常。”说罢,他将力量注入宝石之中,宝石承受不了这么巨大的力量终于碎裂。

接着就有无数的红光飞了出去,落到每个人的身上,天空的乌云再次消散,金色的阳光洒来了下来,大家看到了真正的天空。

“不要!”一个小女孩跑了上来。

凌若夕看到是那个卖花的小女孩:“不要伤害女王姐姐。”

却见已经是日出的时候,那个女王还没有变成白天的样子,她的眼睛依然是红色的,不过却笑得很温柔。

“很多年了,我也十分矛盾,是不是应该贪恋阳光,可是我终究是下不了决心,我委屈了所有的族人,为了看一看阳光,看一看他的样子。”她的身体在阳光里消散。

“你知道吗?这个秘境的西边,原来住着一只吸血鬼,她是我的先祖,参加了人魔大战,后面因为太过于寂寞,她找到一种方式,将自己的鲜血凝聚成红宝石,然后让附近普通的人类和她一块居住,她只要拥有红宝石,白天就可以看见阳光,但是她周围的人却不可以看见阳光。我的先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而我也是,我舍不得这阳光,但是现在红宝石破碎了,我也要消失了。”她的身体正在阳光的照耀下一点点的消失。

“不——”那个亲王没想到是这样,他晒到了太阳,第一次觉得阳光的温暖,但是也是第一次自己心爱的人在阳光中消散。

“其实这一切都是个骗局,对不起我骗了你们大家,我根本没有两种性格,白天与黑夜的都是我。”她说完这句便消失在阳光之中。

凌若夕转身,她不想看这个闹剧,也许没有他们,这个亲王也会这么做的吧。

“你欺骗了我们。”凌若夕走到亲王旁边冷冷地道。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我杀了你,要么告诉我真正的千年剑魄在哪里。”凌若夕一抬手,将他甩出了几米外的地方。

“可能在东之大国吧,东方还有一座城,你们要小心,那是太阳城,千年剑魄一定就在那里,只是我们的文献记载,千年剑魄,未必是一个物件,九百年了,说不定早就幻化成人。”亲王目光没有焦距地道。

“我们走了,你可要好好地善待你的人民啊。”这个时候巫冥看了那个亲王一眼。

皇宫的结界也消散了,很多人第一次感受到阳光觉得特别开心。凌若夕一行人准备前往东方的大国。

那个卖花的小女孩却也偷偷的走了,她飞快地跑出了城,然后跑上去,牵着一个戴着斗笠的男人的手。

“爹爹,他们好像要来了。”那个卖花的小女孩道。

“我知道他们要来了,不过想带走千年剑魄是没那么容易的,他们通过了我三个考验,但是这个考验,但是最后一个考验,却不是我设置的。”说罢他们便消失在了路上。

凌若夕再次路过了那个小镇,街道的白天已经有许多行人的行走,虽然吃的还是肉类,但是生长的比较快的作物,已经开始成熟,不再是一丝蔬菜都没有。

众人都在传说,女往牺牲了自己打破了诅咒,才让他们能晒到阳光。对此,凌若夕只是一笑。谁又知道不是因为这个自私的女王,才让他们九百年没有晒到阳光呢?

是非公道本就是在人心中,人已死了,无论传言如何都是多的。

凌若夕用完了膳食,便准备和大家一块离开。

倒是海星流对凌若夕道:“我要先走一步。”说罢也不告诉什么原因,他一人单枪匹马走出了饭馆。

他的举动让众人都不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凌若夕也觉得很匪夷所思。

“干娘,巫咸又占卜了一下,这次我们的东方是阁死局,巫咸好担心,干娘还是不要去了。”巫咸忽然道。

凌若夕皱着眉头他们已经走了三个地方,难道最后一个地方真的是一片死局吗?那现在的她算不算是带着自己的孩子去赴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