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18章 东之大国

第718章 东之大国

东边,秘境中最大的国家。说是一个国家,倒不如说是一块圣地,太阳升起的地方。人们穿着白色的衣裳在其中行走,黄金之国度,西边之人最害怕的过度。

总之这些传闻,在凌若夕到达这的时候,却完全消散了,这里的建筑全部都是白色的,游龙戏凤被雕琢在白色的建筑上,还有金色的装饰,以及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木。完全是一个理想的国度。

凌若夕发现这里所有的人,都有修为,最差的也是紫阶。接着是天玄,神玄。只是神醒期的高手很少见,但是也不代表没有。

这里不需要花费任何营养币,凌若夕这才知道,这片土地贫瘠,并非是由于北部的森林,而是由于这是一个巨大的阵法所构成的东之大国,这里完全是在肆意吸收着其它地方的灵气还有养分。

可是正因为如此,这里才会如此富饶,这里任何的东西都是不缺的。因此货币在这里没有了价值,物产十分丰富,夜晚从来没有上锁这一习惯。

这里简直达到了理想过度的要求,却说这里没有国主,却有神庙,神庙里面有一命大祭祀,得到所有人民的爱戴,这里原本是贫瘠的土壤,全部都是因为百年前这位大祭祀来,将这里改变的如此富饶。

凌若夕走在街上,却被送上了白色的纱衣,他们虽是外来人,任然要遵守这里的规矩,这里任何东西都是白色的。

白色的纱衣、白色的装饰,白色的房子。

似乎这里的主人是一个热爱白色的偏执狂。

凌若夕就走在这样一片街道上,凌小白也穿了白色的衣裳。

“娘亲,我不太喜欢穿白色。”凌小白小声地道,这里没有客栈,守城之人一听说他们是外来的人,很热情地将他们安排在了一户当地的居民家中。

新鲜的瓜果被端上了,凌若夕一行人受到了热情的款待。一家人都说自己感觉到十分幸福,若不是这里的大祭祀,他们也不会来这么大的幸福。

夜晚的时候,巫咸和凌若夕等人集中在一个房间。

“巫咸,你再占卜一次,这次可别弄错了,到底这千年剑魄究竟在哪里?”巫冥对巫咸道。

“这次巫咸的占卜绝对不会错,这次千年剑魄在这东之大国,并且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巫咸道。

大家点点头,竟然巫咸说的没错那便是没错吧。

夜晚外面有些动静,却是那人又招了一人进来居住,凌若夕一看,竟然是许久未见的剑鬼,他每次和他们见面总是不声不响地离开,似乎让他们感觉从未有这个人。

他难得穿了一身白色的衣裳,看见凌若夕等人,面无表情地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去到自己居住的房间。

凌若夕知道剑鬼这个人和剑之初完全不一样,虽然他表面上和呆瓜一样,不仅是个斗痴,但是这并不说明他是个傻子,相反他还是十分细心,恐怕他现在已经心急如焚,知道自己的剑宗被剑之初控制,而他们必须要夺得千年剑魄才有可能出这秘境。

知道他完全没有表露出来,还是呆呆的来,呆呆的走,凌若夕不觉得这人蠢笨,相反觉得他还是十分睿智。

门被敲开,剑鬼走了进来。

“我知道你们可以找出千年剑魄的下落,但是我知道你们需要的只是剑魄,至于剑魂,还请给我。”剑鬼道。

“剑魂?”大家对于这件事倒是一点儿都不知道。

“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剑为何是剑吗?一把上好的剑,除了有剑魄之外,还有剑魂,就犹如一个人一样,若是人有魂无魄无法凑成完整的灵魂,人魄无魂便是行尸走肉。这剑也是一样的,上古神剑,是一把绝世好剑,自然也是有魂有魄。就犹如血煞一样。”剑鬼指了指云井辰手中的血煞道。

“没错,这血煞的确不仅有剑魂,还有剑魄,剑魄相当于剑的剑意,若是没有,剑便不会发出锋芒,魂则更加像是它的精神,若是将剑魄比作男人,那么剑魂便是女子,一个温柔似水,一个刚毅不摧。”云井辰道。

“千年古剑虽然已经被毁,但是剑魂和剑魄却流落在这个秘境之中,只怕过了九百年,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剑魄了,说不定早已化作了人形,我也是一路追踪他们才来到此处。”剑鬼道。

“化作人形?”巫冥似乎对剑鬼说感到有些惊讶。

“古剑之魂,化作人形又有何难?因此我我们找的不是剑魄和剑魂而是人,你们应该去过其它三个地方,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和你打招呼,听说千年剑魄虽然化作人形,不过却仍然在寻找主人,必须经受住剑魄考验之人,方可以让他认主。”剑鬼道。

“所以我们还是竞争对手不是吗?”巫冥笑着对剑鬼道。

剑鬼却摇头:“我认为,剑道有所不同,心中之剑强大之处,并非一把剑能够匹敌,因此再好的剑,若是没有遇上修为厉害,对剑理解之深的人,也只能沦落为废铁。我来只是想说我可以帮各位的忙找到千年剑魄,但是各位还请出了秘境帮我击败魔族。”剑鬼道。

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不然剑宗真的完蛋了,说不定日后剑宗都不复存在。

“我答应你。”凌若夕忽然道。

众人也都纷纷点头:“我巫宗大批人马也在外面,说不定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巫冥算是安慰了一下剑鬼。

“不知你们是否觉得这里十分奇怪,这里的人难道你们的感觉都一样吗?我是习剑之人,却发现这里的人,有的身上气息并不一样。”剑鬼继续道。

“我也感觉。”云井辰道。

“此话怎讲?”巫冥倒是没有任何感觉。

“说不清楚,这里的人表面上看上去是人,举止也和常人无异,不过有些却很奇怪,怎么说呢?散发着淡淡的锋芒,就好像我手中的血煞一样,有时候我的血煞遇见一个普通人,都会颤动,是剑与剑之间碰撞才会有的。”云井辰也觉得古怪,这里实在是太安逸了,安逸的实在让人觉得有点诡异。

这个理想的过度真的是存在的吗?

“明日我们再去街道上走走吧。”凌若夕感到有些疲惫,最近小家伙越来越不老实,她感觉孩子快要降生了。

虽然有些提前,也不知道秘境中是否安全,是否会有魔族之人进入。这些都是未知数。

夜晚,星月高照,几道黑色的声音在这主城之中,却被白色的影子所斩杀,接着有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出现,然后道:“魔道余孽,也敢来?简直是找死。”说完这句,他便消失不见。整个城池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不过却有人缓缓睁开眼睛,笑了一下道:“只是一个剑魄而已,竟然如此厉害,将剑魂魄聚集在一起,想和我对抗吗?”

第二日一早凌若夕的房门便被敲响,接着便看到一个小女孩,凌若夕觉得面前的小女孩有些眼熟,可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

“啊!你是那个卖花姑娘!”巫咸一惊一乍地看到了这个小女孩,不是在西方国家卖花的小姑娘吗?怎么在这里。

“是啊,小姐姐,我们又见面了。”那个小姑娘嬉笑着道。

“这个是我的小女儿,流落在西方大国,前不久才被找回来。”一个女子出来,这个女子是这家的女主人,开始都是男主人招待他们现在有了女主人自然不同。

凌若夕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我叫小米,这个是我的朋友,年糕。”她抱起地上的白兔,然后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看了看小米又看了看年糕,却没有说话,倒是凌小白这个时候出来,看见那次的孩子,三个孩子在一块玩的也比较开心。特别是他们一块逗弄着年糕,喂它吃胡萝卜,企鹅看见了年糕觉得特别好玩,把这只年糕吓哭了。

不过巫咸却很喜欢小动物,伸出手,然后摸了摸年糕,然后对着年糕笑。

三个孩子留在屋子里,他们一行人则走在街上,看着格式的摊贩,好不热闹。街道上了很干净一尘不染。

虽然有摊贩,不过也是摆个摊子,若是碰见了自己喜爱的果子随意拿几个放在嘴里吃便好了。

“这里一年一度的丰收大会便要开始了,不若你们到时候也来参加,到时候整条街道都会热闹起来。”这时候,那个招待他们的男人对他们道,他们正在一家面摊上吃着面。

“到时候啊,我们这一条街都会做成小吃街,当然也有吃客,你们是外来人,多多来吃我们的小吃啊,被光顾最多的摊位会被大祭司看重,他们可以做吃的给大祭司吃呢,这可是无上的荣誉。”面店小老板越说越起劲。

凌若夕又打包了一些糕点带回去给凌小白还有巫咸吃,这个时候小米已经跑了。说是他们到了干活时间,这里虽然不要钱,但是并不代表人们不用干活。

听说不干活的人会遭到大祭祀的驱逐,因此到了时间他们还是要下田地,或者打扫房间的。

不过小米只是一个小女孩,凌若夕想不到她要干什么。

“小米妹妹去准备美食了,她要准备好吃的给大祭司吃。”巫咸道。

“干娘我想和你说一件事。”巫咸又道。

凌若夕点头。

“我是巫宗的巫咸,你知道刚才有一只年糕嘛,我可以和任何动物沟通,当然还有神兽,刚才年糕说,小米是千年剑魂。”巫咸道。

“啊!”凌小白吓了一大跳。刚才的小米只是个小女孩而已,竟然是千年剑魂。

小米做了一堆糖炒年糕,然后端了上来道:“你们吃吃看。”

众人纷纷盯着小米,吃了一个块年糕,凌若夕也觉得味道的确不错。

“你们不要盯着我。”小米被大家看的有些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