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20章 苦战

第720章 苦战

里面的凌若夕和云井辰却也是不好过,这千年剑魄想不到如此厉害,两人丝毫占不到任何便宜。

“凌若夕,我看你还是放弃吧,你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千年剑魄对凌若夕道。

“不,我绝不放弃,我要打败你,将你带走。”凌若夕坚决对道。说罢一只巨大的凤凰被放了出来,他用剑,那么凌若夕不可能赤手空拳,凤凰化作了一把剑,凌若夕拿着这把剑和千年剑魄斗了起来。

“有意思,不懂剑道之人,竟然能够以力量幻化成剑,看来你的天赋极高,那就和我这把剑比一比看看是你的剑厉害,还是我的剑厉害好了。”说罢他的手中突然多了一个利剑。

凌若夕不懂什么剑道,但是她却知道所谓的力量不过就是拳头的大小,拳头大的话,便能赢。

剑道她不知道,她只是知道她的剑是以力量创造,对方怎么样她不知道。

至于谁输谁赢必须要比过之后才知道。

凌若夕忽然一挥剑,接着对方也挥剑,看上去两把剑似乎都没事,不过此次千年剑魄却忽然道:“你赢了,我便是你的剑魄,可以为你所用,我知道是巫宗之人需要我,但是你只可将我借给他们并不可将我赠予他们你若是能做到这一点,我便化为你的剑魄,若是你做不到这一点,我便自行毁灭。”

凌若夕暗暗叹道,这个千年剑魄也是个顽固的剑魄竟然到了如此地步。不过她还是答应了,随后千年剑魄便身形一化,变成了一股力量,融合进了凌若夕的力量之剑中。

凌若夕的那只金色凤凰再次展现出来,只是有了一双璀璨的红色美目,犹如画龙点睛一般。

凤凰瞬间消失,回到了她的身体里。

云井辰刚刚战斗完毕,小米含情脉脉地看着凌若夕,当然不是在看凌若夕,而是在看千年剑魄。

“当年天地一场浩劫,铸造了我们,今日却最终分开,还好你们是有情人,终归是会在一起的,既然剑魄选择诚服,那么我选择吧,你的血煞,煞气太重,剑魂不完整,我便来祝你一臂之力。”说罢她化作一道红光,进入到云井辰的血煞之中。

瞬间,云井辰感觉到他的剑整个都有了灵魂。

这个时候,这座宫殿开始坍塌,凌若夕抬头看着天空早已是乌云蔽日,众人都都在奋力抵抗着魔王的臣子强烈的攻势。

凌若夕瞬间再将力量凝结成剑,和云井辰对着那人就是一挥,打断了他的攻势,大家对抗的十分吃力。

“千年剑魄?想不到竟然被你们收复了,不过只要杀了你们,千年剑魄便会再度回到我手中。”说罢他不顾一切地来抢夺千年剑魄。

只可惜,他太低估了凌若夕和云井辰,以为这样就可以打败他们,千年剑魄是何等的厉害,光一个人便可以召集无数剑魄。

瞬间凌若夕和云井辰一顿合击,将对方打伤了。

不过两人也并不好过,特别是云井辰,刚刚为何保护对方力量的反噬,为凌若夕挡了一下。

可是凌若夕也不怎么好,只是觉得肚子忽然疼了起来,难道孩子要在这个时候降临了吗?

她开始感觉揪心的疼,这个孩子生的真不是时候,若是能延迟一些出生便好了。

“要生了?哈哈,发现了魔种,你的孩子是我的了!”他刚想伸手去摸凌若夕的肚子,却被云井辰死死地拖住。

“你休想。”云井辰拖住他。

“放开。”云井辰被他一击跌了下去。

众人也在刚才和他的对峙之中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兵。”这个时候,海星流忽然出现然后对着那个魔族的臣子就是一掌。

“海星流,想不到你还活着,星月族十二岛的岛主之一,哈哈哈,不过我魔族迟早有一日会复兴的。”说罢他忽然走了。

凌若夕感到很奇怪,为何他不战而退。

“他也受了很重的伤,而且他不是我的对手。”海星流道。

不是他的对手?那么他到底是有多大的能耐。

“你的孩子快要降临了,也许在秘境之中降临是最好的选择。

说罢海星流忽然手一挥,天空一道结界出来,接着天地开始变色,巨大的金色光芒出现,将空中的飞鸟驱散,魔气一下子烟消云散。

不过后来天空又变得灰蒙蒙的一片,到处都是恐怖的景象。接着什么异相都没有。凌若夕的孩子是谁接生的,自然凌若夕的孩子是云井辰接生的。

海星流虽然厉害,但是还没接生过孩子,凌若夕的孩子生出来,是一个男孩,只是脸色有些稍差逼着眼睛哭着。

忽然这个时候孩子睁开眼睛,那是一双鲜红的眼睛,让人看了心境都完全触动了,他睁开眼睛看着大家,不过随后又闭上,然后安详地睡着。

“这是魔种。”海星流眼里冒着淡淡的杀意,他抱着孩子。

凌若夕知道他要对自己的孩子起杀心,可是这个时候,凌若夕的肚子又一疼,又一个孩子降生,是个女孩,却满身都是灵气。

女孩生下来才哭了一会儿,却笑了起来。

天空逐渐晴朗,秘境周围的鸟儿都将小婴儿围起来,还有的为她叼来了水果。

“这是!神种!你怎么会同时怀有魔种和神种!”海星流此时的杀意也全都没有了,他知道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这两个孩子。

“也许是命运吧,还请让我将这阁神种带回星月族,现在的你保护不了这两个孩子,神种出世,魔族必定会想方法杀死她,魔种出世,魔族必定会来抢夺。你的儿子凌小白,又会是龙华之主,凌若夕,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他用特别的方式,让只有云井辰和凌若夕能够听得到他说话。

“神种我必须带走,不论你是否答应,若是想来要回孩子,便来星月族吧。”说罢海星流将男孩放下,抱着女孩便消失了。

这时候巫咸忽然睁开眼睛,凌小白感觉她有些不一样,她没有了天真的笑脸。

“凌若夕,这男孩,便给我们巫宗吧,还请你往巫宗去一趟,我乃巫宗的圣巫。说罢巫咸便抱起男孩,众人想要阻挡却被力量弹了回来。一个通道打开,巫咸抱着孩子走了。”

凌若夕看着刚刚出生的孩子,她才卡了一眼,就被巫宗和星月族带走。

“凌姑娘,请别担心,我巫宗会照顾好这孩子的,孩子在巫宗很安全,既然他们能够出去,就证明这里的封印被打破了,不若我们也出去。”巫冥尴尬地道。

“你们先走吧。”云井辰看着巫冥和剑鬼,谁来告诉他是怎么回事,他这个做父亲的才看了一眼,两个孩子就被人打劫走了!所以他现在心情十分不爽。

巫冥看了凌若夕一眼便转身打开一个通道,消失了。

凌若夕还是十分虚弱,他们在秘境之中停留了一日,却发现通道并未有他们感觉的容易打开,他们要返回北部的森林。

麒麟忽然变大,跑得飞快黑狼也是。

凌小白只知道他的弟弟妹妹被抢走了,他还没来得及亲他的弟弟妹妹呢!

走到背部森林的时候,他们又遇见了树族,树族看他们来了便对他们道:“出口再次打开了,你们可以走。”凌若夕等一行人点头,接着树族给了他们很多食物,说是树族的特产。

不过凌若夕知道巫,族的人会来找她。

凌若夕再次穿过山洞的时候,听到了有婴儿的哭啼声。她听到一个声音:“还没问你,这女孩叫什么名字。”

是海星流,可是她看不到他,知道这是他留下的一道残影。

“云欢欢。”她希望她永远欢快。

“好。”说罢那声音便不见了。

凌若夕出来了,却闻到一股似有若无的血腥味,整个剑宗已经变得空荡荡的一大片,周围都是魔气。

“你们总算出来了,剑鬼师兄命我们在这里等候,还请你们去助剑鬼师兄一臂之力。”说罢便带着凌若夕往前走。

凌若夕才生完几日孩子,云井辰实在不忍心,可是她十分倔强,答应剑鬼的事情必定做到。

剑鬼正在和一帮剑宗的弟子对抗,那些剑宗的弟子身上都种了魔种,说是要让魔族统治剑宗。

剑鬼正带着一些清醒的人在抵抗。

“大长老,你可来了。”众人见到云井辰,顿时觉得有了希望。

“你们这些魔道中人这里岂容你们胡作非为。”此时,剑神出现,一道剑气,便将这些被种了魔种的弟子纷纷打伤。

“夕儿,千年剑魄在你身上吧?千年剑魄有净化魔族的力量。”他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尽管现在身体十分虚弱,却是金凤展翅,一道道金色光芒下来,那些被种上魔种的人瞬间在挣扎。

“现在给你们一次机会,到底是要成人还是成魔。”剑神道。

这个时候有人忽然变成一道魔气消失不见,也有人身上的魔气瞬间消失,只是昏迷。

“夕儿,他们已经做出了选择,千年剑魄能够给人一个机会,一个成人还是成魔的机会,你要记住,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你也只能问受了魔种的人一次这样的问题,一旦决定,便不会回头。”说罢剑神消失了。

凌若夕呆立在原地,他们才出秘境,剑宗一团糟,许多剑宗的弟子都被种上了魔种,成了半个魔族人,小一现在还下落不明,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