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21章 笼罩着黑雾的剑宗

第721章 笼罩着黑雾的剑宗

剑宗,过去这里灵气环绕,气宇轩昂,到处都是正气,如今却黑压压的一片。剑宗有内宗弟子和外宗弟子,此次却全部入魔赤红的双眼让那些入魔之人蜂拥而至。

凌若夕即便是再有力量,再拥有千年剑魄,也不可能对所有人都提问,那实在是太过于耗费力量了。

她不知她的一个问题,虽能铲除对方内心的魔种,却也在消耗着她的力量。

“剑鬼师兄,入魔的人实在太多了。”一个剑宗小弟子匆匆跑上来,一大群人正向着他们飞奔而来。

“宗主在哪里?”剑鬼只是问,这么久了,却还未见到剑宗的宗主。

“宗主一直昏迷不醒,好像是感染了魔气。”那个小弟子摇头。

“那么宗主现在在哪里?”剑鬼继续问道。

“宗主在剑堂密室。”剑鬼点头,凌若夕跟着剑鬼一起去了剑堂密室,却见小一和长孙灵儿等人也在。

“师姐,太好了,你没事。”小一看见凌若夕没事感到十分高兴,圣雪也露出了微笑。

“师傅。”剑鬼走过去,看见躺在**的剑宗宗主。

“师姐,我已经用特殊的药物控制住了魔气,但是他被人伤了,种上了魔种,我只能控制得了他一时,控制不了他一世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就会失控。

这个时候剑宗宗主忽然醒来,眼睛是红色的,看上去十分痛苦。

“剑鬼,剑之初是个叛徒,他打伤了我,然后为我种上魔种,我剑宗百年基业,怎能容魔族毁于一旦?剑鬼,现在乘着我还清醒,请你,接任宗主之位,一定要守护剑宗。”他说话的时候嘴里还冒着黑气,表情十分痛苦。

凌若夕知道他过不了多久就要入魔了。

“徒儿答应您。”剑鬼的脸上也稍微有些动容。

“这个是历代宗主拥有的剑,给你,除此之外我也可以走的安心了,请给我一个痛快。”剑宗宗主道。

“师傅,凌姑娘得到了千年剑魄,她能够救你,求你回答她的问题吧。”剑鬼忽然道。

“呵呵。好吧。”剑宗宗主只是苦涩地笑了笑。

凌若夕忽然问:“你是入魔还是为人。”

这个时候,剑宗的宗主却忽然笑了,他没有回答,但是身体却一点点的消失,接着化作灰烬。他最终是选择了入魔,这是他内心心底的声音。

尽管他反抗的是如此痛苦,但是这是他的选择。

忽然在他原本的地方掉出来一封信。

上面写着:

剑鬼:

当年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为师已经不在了。你一定会带着持有千年剑魄的人来问我是选择成人还是成魔。我只能告诉你,我会选择成魔。因为我渴望力量救出剑宗中的弟子,这种渴望,对于内心来说便会去奢求魔族的力量。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真正的强大并非是去追求魔族的力量,那是不该属于我们的力量。

真正的强大是自己内心的强大,你只有明白了这一点,才会不被心魔所左右。

最后,请你将剑宗发扬光大,好好守护着。

字迹十分潦草,连落款都没有,应该是他临时写的。凌若夕觉得这个剑宗宗主虽然最终选择了毁灭之路,但是内心还算有一丝清明忍耐了这么久。

“师傅,徒儿一定答应您。”剑鬼脸上露出了悲伤的表情。然后这条汉子,忽然脸上又满满是坚毅。

“凌姑娘,如今剑宗受到魔种感染,不知您是否有什么好对策?”他问。

凌若夕摇摇头道:“我产后不久,功力大减,虽有千年剑魄,却也没有那么多的力量能够扭转乾坤。”

这是她第一次实话实说,老实说她现在的感觉的确很不好。

“娘子。”云井辰握着凌若夕的手。

“小夕儿。”这时候剑神出现,叫住了凌若夕。

“前辈,你来的太好了。”剑鬼看见剑神出现脸上满是欣喜。

“你虽无力,但是我有力量,我带了这些出论剑题目的隐世高人来,他们可祝你一臂之力,并且这千年剑魄的力量,还请你用到入魔极深之人的身上,千万别胡乱提问,这会消耗你大量的力量,你手中戴着的是你外婆留给你的手镯,你还是用那个吧,我们将力量暂时借给你。”

说罢,剑神背后出现了几个隐世高人,凌若夕认出来,他们便是出考题之人。

凌若夕点头,接着她的手镯开始发光,然后光芒越来越强大,那一红一绿两颗宝石竟然化作了两只不同颜色的凤凰,凤凰飞过之处,人会变得清明起来,魔气会渐渐消散,这两只凤凰飞遍了整个剑宗高山,包括山下的那些外宗弟子也得到了净化。

但是这只是让他们暂时清醒,忽然天地风云变色,乌云压城,天空中的云朵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雷声想起,凤凰直冲入云霄,这个时候下起了雨来,那雨带着丝丝灵气,洗涤人的心灵,雨下了一会儿后,乌云散去,阳光洒满大地,两只凤凰飞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凌若夕的镯子中。

自此,人们的眼神变得完全清明,魔种已经消除。

“他们并非是被人特意种上魔种,只是感染了魔气,因此用这个还是很有效的,若是当你有一日碰上了被人特意种上魔种但却保留自己内心之人,你再用千年剑魄吧。”剑神道。

凌若夕点头。

“我走了,小夕儿。”剑神看着凌若夕。

“等等。”凌若夕终于开口:“你真的是我的外公吗?外婆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何你每次都要走?”

凌若夕说这话的时候是带着怀疑的,她到现在还不大相信这个冒出来的外公。

“我的确是你的外公,你的外婆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我走的原因是我要去做一件我不得不做的事情,还有这些隐世的长辈们,曾经都是你外婆和我的朋友,我们要去做的都是同一件事,好了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说罢剑神就和众人消失在凌若夕面前。

凌若夕摇摇头,就在剑神走后,天空种忽然出现一道人影。

“剑神走了,凌若夕。想不到你这么快就能够净化这剑宗,可惜啊,今日也是你们的死期了。”这人不是别人,便是魔王的第五臣子。

剑鬼赶忙布置一道结界,要知道出现一个魔族,难保周围的剑宗弟子又会被魔种所染。

“你也不必如此紧张,我不会像剑之初那个笨蛋一样,给这些没用的剑宗弟子种魔种,那太浪费力量了,我要做的是杀了你,当然还有你。”他指了指凌若夕和剑鬼。

“你们两个太碍事了,剑宗若是没有人接任宗主之位,便是一团散沙,而你,凌若夕,三番五次破坏我们的好事,今日便要你性命!”说罢他冲了上来。

第五家臣的力量不是盖的,可惜现在凌若夕生完孩子极度虚弱,云井辰又在秘境中的伤势还未好,这时候他来,明显就是趁火打劫。

不过大家也只有全力一拼,巫冥也皱着眉头,没想到这魔族之人会如此卑鄙。

众人拼过了第五臣的一击,可是他这个时候却拿出两张符咒。

“这是魔王大人亲手书写的,赐给了在下,现在算你们好运,竟然让我用上了。”说罢他将符咒一丢,上面的字体马上化作了一对双刀,他握在手中。

凌若夕能感觉到那双刀的威力十分巨大,并且上面有极度的魔力。

那人得了武器之后更是如鱼得水,大家对付他竟然有些吃力了。凌若夕现在脱力气,小一等人在照顾着,她,她看着天空的打斗。

这边越发没有胜算,魔王的第五臣子也许本身只能和他们打个平手,但是有了这双刀便不一样了。

就在凌若夕想不顾小一的阻拦强行上前去的时候,天空忽然出现一道巨大的口子,一道光打了下来,第五臣子没有注意到这些竟然受伤了,而且伤的极其严重。

“巫宗!”他对着天空叫了一句。

“可恶!他说完这句话便消失不见

“巫冥,巫璃你们该回来了,说罢,巫冥和巫璃便消失不见,凌若夕感觉有人在盯着她看,她抬头看向天空,不过天空的光芒却忽然消失。

结界除去,这次修养,小一说凌若夕实在太过于乱来,产后不好好呆着还随意走动,导致身体脱力。

并且她这次生的孩子是双胞胎,并且为她把脉,给她带来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是她体内的魔毒都被孩子吸收,孩子生下来,魔毒自然也被解除。

坏消息是,她体内还有血咒,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作,一旦发作起来,可能会要了凌若夕半条命,但是血咒起了变化,并非一发作凌若夕便会化作血水死亡。

而是有三次发作,第一次会痛苦无比,但是发作完了也没什么,第二次发作会功力全失,若是到了第三次发作,便是化作血水,必死无疑,必须在第三次发作之前解开血咒,不然留给凌若夕的便只有一个死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