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22章 寻找巫宗再见梦中女子

第722章 寻找巫宗再见梦中女子

“夕儿,有一件事,你一定要阻止。

这次凌若夕又做了一个这样的梦,梦中又是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美丽女子,她总是在对凌若夕重复着一句话,让她阻止。

凌若夕缓缓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床边坐着的是睡着了的云井辰,她手微微一动,却惊醒了云井辰。

“娘子,你醒了。”云井辰眼睛里面布满血丝。

“我睡了几日?”凌若夕问。

“七日。”云井辰对凌若夕道。

七日,这么久,看来她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门被推开,凌小白进来,当然还有小一,他们手中端着饭菜和药,饭菜是给云井辰的,药自然是给凌若夕的。

她看了看房间的摆设,又急着想下床,却被云井辰一把搀扶住,凌若夕走出了房间,发现这里还是剑宗,他们还没有离开。

可是外面却异常热闹。

“外面是怎么了?”凌若夕问。

“今日是剑鬼的宗主继任大典。”云井辰道。

“是这样啊,我们走吧。”凌若夕忽然回答。

“娘子不需要再多休息几日吗?”云井辰问。

“不需要了,已经休息的够久了。”说罢一行人便飞快地收拾好行囊,马车在剑宗山下恭候着,轩辕宇华戴着斗笠赶着马车,凌若夕等一行人在马车里面坐着,长孙灵儿吹起了悠扬的笛声。

让凌若夕听的非常舒服。

“师姐,我们去哪里?”凌若夕问。

“娘亲,巫咸把这个留给了我。”说罢,凌小白拿出手帕,凌若夕一看,这是巫宗的至宝,能够治疗外伤的手帕,看来他们是去得了巫宗的了。

“我们去巫宗。”凌若夕道。

“去巫宗?”长孙灵儿忽然停止了吹笛子,脸色变了又变。

凌若夕不明白。

“你知道这巫宗,可是不存在于龙华大陆的任何一个位面中吗?听说他们控制了一整个秘境,并且宗族的入口能随意移动。”长孙灵儿皱着眉头道。

“是吗?噗——”这时候凌若夕忽然一口血吐了出来。

“师姐,你怎么了?”小一帮凌若夕把着脉。

“小一,若夕到底怎么了?”云井辰十分紧张。

“你快用玄力帮她稳住心脉,记住别用密术,用玄力。”小一赶忙道。

云井辰在马车内为凌若夕输送着玄力,接着凌若夕嘴唇一下子发白起来,变得十分虚弱。

“师姐现在情况十分不好,怕是第一次血咒要发作的前兆,最好能够压制下来,不然的话,离第二次血咒发作的不远了。”小一道。

“只怕,是要去一趟药宗了。”这次圣雪终于开口说话。

“我的娘亲,是药宗中人,我恐怕和你们说过吧,我们去一趟药宗吧,我听闻那里有一个阵法,能够延后任何伤口或者毒药的发作,我们去那里吧。”圣雪皱着眉头。

众人看了圣雪一眼,于是决定去药宗。

药宗,并不怎么神秘,相反,还在十分显眼的,地方,云启国较为中心的地带,离云启国的皇都十分近,一座城池,都是药宗,这是云启皇帝的厚爱。

药宗的人,在云启必为太医,因此医术精湛,据说上代云启皇帝驾崩之时,活了一百二十岁,都是药宗调理有功。

凌若夕一踏入药宗的城池,便感到扑鼻的药香味,这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

接着便看到街道上的铺子,还有摆摊,全部都是卖药的,人也十分热闹,到处有小贩拉着卖大补药。

“这位夫人,要不要买一些美容养颜的丹药?”小贩对外来的人都十分热情,走在街道上的也大多数都是外来之人,这里购药十分便宜,并且药城从不卖假药,在云启国是出了名的。

他们找了一件客栈住下,却发现这里几乎所有的菜肴都是药膳,什么枸杞鸡啊,什么灵芝乌冬面啊。

圣雪点了一些菜,是对凌若夕有好处的补身体的。

“哟,这位夫人是产后不久吧。”在上菜的间隙,小二热情地和他们攀谈起来。

“是。”圣雪点点头。

“难怪都是些产后恢复气血的菜。”小二道。

“莫非你也懂得药理?”小一来了精神。

“那可不,只要是这药城土生土长之人,没有一个不懂得药理的。况且不仅是药宗之人,就连别的国家的许多大夫也来了,这边正好举办药王大会,比的是制药的本事,当然还有医术的精湛。”他对众人道。

“哦?”小一倒是对这个来了兴趣。

“是啊,据说只要进入半决赛的人,都可以让亲人去享受一次药王大阵,并且去泡一泡药泉,这若是进入了总决赛可不得了了,药宗会送上大批的珍贵药材,若是进入了决赛,不仅拥有天下第一名医的称号,还可以送一个药宗玉碗。”他道。

“药宗玉碗?”小一一下子来了精神。

“师姐,你知道吗?我只是听说,听说啊这药宗的玉碗,可是十分了得,能够将倒入其中的白开水变成非常好的药引子,若是用玉碗装水淹没药,那可是事半功倍,不仅能最大效果保留药的效用,还能够让药材得到意想不到的属性。”小一说的头头是道,看上去两只眼睛便冒着星星。

凌若夕知道小一十分想去参加药宗的大赛便道:“你去参赛吧,你不是说我体内的血咒要药宗的大阵才可以压制吗?”

况且这次都是小一的天地,他参加比赛,凌若夕自然不用着急,她暂时自己封闭了自己的修为,用来压制住血咒,表面上没有大碍,但是实际上修为却减少到神玄初阶的样子。

“娘亲放心,宝宝会保护好娘亲。”小白当然要好好表现一番。

“娘子放心,相公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说罢他搂着凌若夕。

却见到药宗大会,上面有报名规则,是三个人一组,一个为主,两个为辅,就是助手,不满三人不可报名。

“我给小一打下手吧。”圣雪十分自告奋勇。

“今日我也给小一打打下手。”凌若夕虽不十分精通药理,但是也跟着鬼医学过,好歹知道一些,简单的看病把脉,认药材她还是会的。

“娘子,你的身体不要紧吗?还是让为夫来吧。”云井辰道。

“没事,这看病制药,又不需要修为。”凌若夕也不想呆着。

于是他们三人报了名,便领取了初赛的通知,但是初赛的内容比什么,众人当然是不得而知,只是说三日后初赛。

又等了三日,凌若夕却和众人发现,他们的面前是一个屏风,屏风后面牵出了一条红线。众人就是每个人要拉着这条红线为红线后面的人把脉,看人得的是什么病,并且开药。

轮到小一的时候,小一却皱着眉头,然后将手放了下来。凌若夕问他为何皱着眉头,他却道:“这人看上去得的只是寻常的小伤寒,但是他的脉搏却有问题,虽然很像是人跳动的脉搏,但是给我从来没有看过这种脉搏,连人几乎都不是,马上要开药方,我不知道用什么药。”小一皱着眉头,若是开错了药,便会被取消比赛资格。

凌若夕忽然道:“你按照你心中所想便是。”

小一点点头,燃尽将药方写完递了上去,接着便有人查看药方,最后报了十个人的名字,这阁名字里面有小一,他们是被选中进入半决赛之人。

“你在那药方上写了什么?”圣雪问。

“什么都没写,因为我觉得那个屏风后面坐着的不是人,他虽然有脉搏不过脉搏跳动的是死气。”小一道。

这时候屏风拿开,却见一个华容月貌的女子。

“为何?我们的诊断没有错啊。”那些没有被叫到名字的人道。

“这乃是一具上古留下的陶瓷傀儡,上古的傀儡,只要注入力量,便可以活起来。现在我将力量撤掉。”说罢,那个女子的皮肤瞬间变得光亮,完全是一具陶瓷傀儡。

“你们之所以没有过关,是因为你们连活着的东西和死物都分不出来,即便注入力量能够让傀儡活过来,但傀儡终究不是生命,脉搏和正常人是有差异的,你们竟然感受不到傀儡身上的死气。因此只要开了药方之人全部都淘汰。”那个药宗的人回答道。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果真是能够选出神医的好方法啊,那些被选出之人医术一定十分高超,这么细小的差别也能区分出来。

可是这时候,凌若夕却听见进入半决赛的名字之中,有一个耳熟的名字,这名字,竟然是叶柳。

凌若夕四处张望着,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那果然是叶柳。

只是他似乎没有看到凌若夕,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他们是魔族吗?叶柳是代替魔族而来的吗?凌若夕真的不知道。难道魔族也插手了药王谷的事情吗?可是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