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23章 又见叶柳

第723章 又见叶柳

叶柳在人群之中,他身后跟着两个人,穿着一身蓝色的衣裳,脸上还是温文尔雅。他看见凌若夕却装作完全没看见。

“你这个叶宗的叛徒!”此时不知是谁冲了上来。

凌若夕一看,没想到人群之中,竟然出来了叶兰。

“请你不要误会,我早已离开叶宗,也并未做出过背叛叶宗之事。”叶柳看着叶兰,不温不火地道。

可是叶兰的脾气本就比较暴躁,见他如此回答,却更加激怒了叶兰。

“你投靠魔族!”叶兰道。

众人听她这么一说,马上远离了叶柳几分,这龙华大陆都知道有魔族横行,如今却闻叶柳投靠魔族,谁人不想往后退一步。

“这位姑娘,说话可是要讲理的你在这里血口喷人我投靠魔族可有证据?我身上可有魔种?我身上可有魔气?”叶柳倒是一笑。

众人之中也都是有修为之人,自然是感觉到叶柳身上没有魔气。

“绝对不能让魔道之人混进来。”却听刚才宣布结果的人道。

“难道你们因为这位姑娘的一句话,便不让我进入半决赛吗?”叶柳也道。

“那倒不是,这里有一颗兰西草,若是有一点儿魔气的人靠近便会枯萎。”说罢他让人端了上来,叶柳甚至还用手去触碰这草都没事。

众人纷纷看着叶兰,叶兰一娇羞,知道自己囧了。于是甩手而去,却走到人群之中撞到了凌若夕。

“长老?”叶兰微微一愣,没想到凌若夕会在这里。

“叶兰,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何来到药城?”凌若夕问。

他们找了个安静的茶馆,叶兰说出了自己为何而来。

“叶红姐姐,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问了宗中大夫,都说是忧心过度,导致连连恶梦,身体虚弱,我来药城给姐姐采办药材,却来的不巧,还要过一段时间才是那药材上市的事情。”叶兰摇摇头。

凌若夕想着叶红也是个可怜的女子,几乎亲手杀了叶月,她最爱的人,又看到最爱的师傅为了保护叶宗而死。

现在倒好,叶红担任宗主,只怕她倒是剩下了半个魂,却要忧心叶宗,这一来二去,愣是铁打的人都会生病。

“其实叶红姐姐受到极重的内伤,她过去自废修为,已经对她的根基产生影响,虽现在修习玄力不过却因为忧心劳累,让旧病复发。我这次来是为了找一味只有药城才有的草药,只是来的早了些,这种草药是药水有用,要新鲜的,若是等到过了时候,便没有效果。”她道。

小一忽然道:“这种药我也略有耳闻,应该是药宗药田里面种植的吧,听说可以治疗抑郁症,但是不可过多服用,不然会对药物产生依赖,药宗不常卖,只是一年兜售一次。因为服用多了将来会对身体不好,不过短时间内却能令人身体健康,开怀大笑。”小一道。

叶兰点点头。

凌若夕没想到叶红的忧心病已经如此严重,竟要靠着这种药物来维持,看来叶宗已几乎无能人了。

又难怪叶兰会说叶柳叛徒,在叶宗最需要人的时候离去,当日和她一道去秘境的,活着的又有几人呢?

“我在这里住几日,等到那药贩卖,我便带回去给叶红结界,凌长老,我先退下了。”叶兰现在也是叶宗的长老,但是对凌若夕却是尊敬有加。

凌若夕现在是叶宗的恩人,若是没有她对抗魔族,恐怕也叶宗现在也都不复存在了。因此叶兰是十分尊敬她的。

凌若夕看了看这个美好的姑娘,只怕过不了多久叶宗的宗主便是她了吧。

小一摇摇头,然后道:“等那个药草开始贩卖,我便配置一些好点的药,然后让叶兰带去叶宗,这药草千万不能单独服用。”

凌若夕点头。

叶兰离去后,小一又为半决赛做着准备,但是在此之前,药宗已经来人通报,说是要小一想好到底是谁能够去泡药泉。

然后等到约好了日子,凌若夕便被带入了药宗。药宗的后山是一个极大的阵法,阵法中有许多药泉。

“姑娘,这里有许多药泉,每个都有不同的功效,你有半日时间能够在这后山泡药泉,半日后若是没有出来,便会有婢女进来,这是灯花,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不能动要提前出来,就拉动它。”有人将东西交给凌若夕。

凌若夕换好衣服,然后按照小一说的,找到了阵法最终心的那口温泉泡了起来,接着开始慢慢调理,然后运功,确实是将自己的血咒给压了下去,瞬间感觉舒服多了,修为也一下子显露出来,神醒期间的修为,让周围都是一震。

“不知是哪位高手,在药泉之中?”说话的却是一个男子。

凌若夕没有看见他人,但是脸却黑了,她飞速飞起几乎一眨眼便把衣服穿好。然后循着声音而去,却见这后山有一座别院,凌若夕飞速飞下见别院之中果真有一位男子。

“奇怪奇怪,原来是你在泡泉水,可为何要释放修为,扰我清静?”那人道。

凌若夕却道:“我释放修为,仅仅是产生威压,并未打扰到你,你最多也只是感觉到微风拂面。”

“你虽未打扰到我,却吓坏了我的药草。”那个男子却指了指不远处的盆子,只是盆子里面除了一颗颗小野花也没有什么。

“你是说这些小野花?”凌若夕脱口问道。

“肤浅,肤浅!”说罢那人便对着这药草洒了洒水,却是用一个玉做的水浒。

那小野花竟然动了起来,下面出现了一个人参一般的东西,然后长了出来。

“这是人参娃娃?”凌若夕看着这些人参娃娃,竟然有人种植?这可是极其不好养的啊!究竟是多么奇妙的方式才能够培养这些人参娃娃?

并且吃了这娃娃,一个便能增加修为,若是将这些娃娃都吃了下去,那么修为还会暴增。这也是人参娃娃的珍贵之处。

这里有四颗人参娃娃。

“怎么?对我的这些人参娃娃感兴趣了?不过依你的修为,即便是全吃了也不能怎么样吧。”他道。

的确,过了神玄期到了神醒期的话,吃人参娃娃基本没用。但是神醒期之下的,那便非常有用。

“你说的对,我吃的的确没用。”凌若夕道。

“知道就好,回去吧,若是你能够进决赛,这其中一个人参娃娃便是奖励。”那人摆摆手,却是一股威压。

凌若夕感受到此人的实力恐怕和自己差不多,若不是如此,她绝对不肯走。她也只有走了。

回来的时候,她将遇见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人参娃娃?”圣雪却忽然反映特别大。

“怎么了?”小一问。

“我的娘亲,也是会种植人参娃娃的,他怎么会种植,那是我们家里祖传的,即便他是药宗的宗主也不可能学会,人参娃娃特别难以种植,几乎是不可能种植出来,大多是野生的,并且满山跑,让它们乖乖的必须付出很大的耐心和精力,并且种植的人参娃娃一定要细心照料,不然很容易枯萎死去。”圣雪道。

那此人是不是和圣雪有关系呢?

凌若夕想着,却见圣雪一脸的激动,难道那个男人真的是她家里人吗?

第二轮的比试没有这么快,因为有十名获胜之人,所以泡温泉排了十日,凌若夕算是抽签抽到比较早的,但是现在她体内的血咒暂时被压制,修为也得到了恢复,暂时没有大碍。

于是和云井辰凌小白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上街。当然,长孙灵儿这个大小姐,也快乐地和轩辕宇华上街去了。

但是这日她却接到乐宗的飞鸽传书,说是乐宗需要她去暂代新任宗主。这是宗主留下的遗言,但是她却写了书信回去,一口将其回绝,因为乐宗宗主终生不可以嫁人,但是她现在却喜欢轩辕宇华,是不可能去当乐宗的宗主了。

但是乐宗这次却速度十分快,这件事大家并未放在心上,只是过了三日,长孙灵儿接到飞鸽传书说新任的乐宗宗主已经有了,是长孙灵儿的师姐。

因为凌若夕和前任宗主有过约定,所以长孙灵儿变成了凌若夕的专用乐人。长孙灵儿看着才颇为满意。

不过后面却有人偷偷的飞鸽传书后面附上了另外一张书信,说彩云国内最近总是出现奇怪的魔音事件。

但是宗主却并未让人去调查,这是一个和长孙灵儿比较要好的小师妹悄悄发给她的。她当时也没有在意。

可是当客栈之中有一个人疯疯癫癫地跑出来,然后一面跑一面喊着不要杀我的时候,她就觉得事情闹大了。

这人本来是带着自己的妻子来药城买药,是彩云国人,却发现自己的妻子和发了疯似得,竟然杀了自己的孩子,还要杀他。

整个客栈房间里面都是血腥的场面,连孩子的宠物他的妻子也没放过。直到长孙灵儿吹了一段笛子,她才平静下来,但是接受不了自己杀了孩子,还差点杀了相公的事实而自杀了。

后面据他相公说,她妻子是在彩云国半夜听到一段奇怪的琴声,接着便不太对劲,他开始以为是病了,大夫都说没他妻子没病。他这才带妻子来云启国求医,没想到她妻子突然发狂。

凌若夕知道这并非是魔种,因为并未有任何魔气。

但是那人提到的是曲子,还是一把琴,长孙灵儿却皱着眉头。

几日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