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24章 云启国危机瘟疫蔓延

第724章 云启国危机瘟疫蔓延

如果有人要问,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杀伤力极大的。那么对于普通人来说,无异于是瘟疫了。

这几日,在药城,求药的人多了一倍不止,药城也是严加防守,凡是有生病症状的都不得入内。原因便是从云启国南边传来的瘟疫,这种瘟疫只要人一靠近,就极其容易感染,据说云启国的皇帝对此事也十分烦恼,希望宫中的太医能够配置出良方。

然而,药宗的几个在宫中的太医却配置不出来药方。因此才来选举这次的神医,也是希望这次的神医能够入得皇宫为皇上分忧。

云启国有七位皇子,只是这七位皇子都十分奇怪,他们并无任何的力量,可以说玄力和密术完全不精通,只是普通人。

不过云启国却成为了三个国家之中的超级大国,原因是云启国的皇室之中十分错综复杂,甚至有高人相助于云启国。

他们还有一支自己的修炼者军队,听说实力十分强劲,所以没有哪个宗族敢打皇位的主意,相反若是某个宗族十分受到皇室的器重还会得到皇室的帮助。

这下瘟疫蔓延,皇宫之中却无一位太医能够阻止瘟疫,配置出药方,惹得云启国皇帝大怒。这老皇帝本来就年事已高,他的父亲活了一百二十岁才驾崩,他继位的时候已经是花甲之年。

现在他有七个儿子,老皇帝已经说了,这七个儿子谁人能解决瘟疫之事,便将皇位传给他,一下子云启国上下十分动荡。

七个皇子用出了浑身的解术,当然药宗也没有闲着希望找到一位神医能配置出这瘟疫的药,本来瘟疫在南方已经被控制住了,当时大家都不知道,可是在皇宫之中似乎也有瘟疫蔓延,这才慢慢的让大家知道,云启国正在流行着一种不知名的瘟疫。

凌小白在街道上拐了许多药材来,企鹅嘴里正啃着一颗灵芝,凌若夕实在不知道这麒麟到底是吃什么的,不仅吃鱼、灵果、竟然连灵芝也在这里吃的倍香。

长孙灵儿却皱着眉头,一路上走的很不安生,她有听到流言蜚语,到处都是在说乐宗的坏话,说乐宗用魔音控制彩云国,让人陷入癫狂。

乐宗的伶人在整个龙华大陆都有游走,如今这些流言蜚语传开,许多大户人家都将自己的乐伶赶了出来。而现在的乐宗宗主又对这件事不闻不问,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长孙灵儿每日要收到许多飞鸽传书,那些在乐宗和她关系比较好的师兄妹都会将乐宗之事告诉给她,但是她早已离开了乐宗。

“你的笛子声音之中带着忧愁,你真的不适合再留在这里。”凌若夕听完长孙灵儿吹奏的一首曲子道。

“不,凌姑娘,我既然已经跟着了你,便会成为你的乐伶不会再走了。”长孙灵儿摇头道。

“你的心思早已在乐宗,不在我这里。”凌若夕却是摇头,心不在这里,吹的曲子也有其它的感情。

“要不我陪着灵儿回乐宗去看一看吧。”轩辕宇华可没当初那样每日捉弄长孙灵儿,两人现在十分恩爱。

凌若夕点头,她在药城实在抽不开身,毕竟第二轮的比试就要开始了,现在乐宗有人用魔音控制人,而云启国又突发瘟疫,这事情实在是相当的严重。

长孙灵儿和轩辕宇华离开了药城市,第二轮的比试也开始了。

第二轮的比试是制药,药城会出所有的原材料,只说要配置一种药,必须达到某种要求。

小一将要求打开,皱了皱眉头,这配置的丹药竟然是一味能够让垂死之人续命的药丸。这实在是太过于强人所难了。

这种药丸,本来世界上能够做出来的就不出五个,当然小一会配置,但是十分难以配置,因为这种药丸是给垂死之人续命用的。

自然是不能下药过猛,也不能过轻,还必须考虑到病人的吸收。

小一还是去搜集了药材,大家也开始制作,不过这其中却有几名炼药师弃权了,这实在是太难以制作了,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

叶柳留了下来,他还是温文尔雅的笑。

小一却也在仔细的研究,却是叶柳首先将药鼎去烧制丹药,这种药最好是做成药丹才能最大的发挥效果。

可是他却是用自己本身的修为炼制丹药,让密术将药鼎加热。

小一本就没什么修为,这种事情他可做不来,不过好在有凌若夕,一股金色的力量丢到鼎炉下面,凌若夕精准的操控着力量,不一会儿药就好了。

其他的人也将药材炼制好了,然后几个快要垂死之人被抬上来,接着小一将自己的药放到那人嘴里,凌若夕再用玄力做引导让那药融化下去。

“这场比试的结果,恐怕要过十日后才知道,这药丸必须让这些没法救治的人,拖十日。”说罢,他们便将那些人抬了下去。

第二轮的比试竟然要等到比试结果,这让凌若夕和小一等人又闲着。不过云井辰倒是时常陪着凌若夕在街道上走动。

他们来到一处凉亭歇息,这个时候,凌若夕好像看到一个小小的东西,从她面前一闪而过。

狐狸和黑狼一下子跑了出去,最后还是狐狸变大,嘴里叼着一个小小的东西。那个东西似乎在挣扎着。

凌若夕一看,原来是一个人参娃娃。

麒麟看见了这个人参娃娃,更是一口将它叼了过来,然后吞了下去。

凌小白看呆了,他没想到麒麟是企鹅的样子,到底是怎么把这只人参娃娃给吞下去的?

“你们,你们竟然敢吃了我的人参娃娃!”这时候一个男子过来,他简直就气得不行。

凌若夕一看,是上次在温泉的地方遇见的那个种植人参娃娃之人。

“企鹅吃了人参娃娃,企鹅,你吐的出来吗?”凌小白这时候在自言自语。

企鹅叫了两句,表示自己吐不出来,吞都吞了。

“你看,企鹅吐不出来。”凌小白这次直接无赖地道。

“好啊,你们简直就是土匪,那今日我便要将这只宠物带了去。”那人继续道。

他刚要触碰到了企鹅的时候,企鹅忽然瞬间变大,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水麒麟,对着他叫了一句将他震远了几步。

“这是!水麒麟?”那人看见水麒麟的样子似乎很是惊喜。

“怎么?你想打水麒麟的主意?”凌若夕知道他是神醒期,但是她和云井辰都是神醒期,想从他们身边带走企鹅可不容易。

“不,我有一味药,缺一个药材,就是水麒麟身上的鳞片,如果能够给我一片,人参娃娃的事情就既往不咎了。”他倒是客气起来。

“不给。”凌若夕闭着眼睛说了这两个字,接着麒麟变成了小企鹅的样子又回到了凌若夕的怀抱。

“不给?”那人没想到凌若夕会拒绝,这不科学啊,明明是他们先吃了他的东西。

“我们走吧,小白。”凌若夕看都没看一眼白衣男人。

“等等,不若我再送你一些珍贵的药材如何,比如天山雪莲,比如千年人参,给我一片鳞片吧?反正水麒麟很快会长出来的。”这男子竟然有些妥协了。

凌若夕看到,应该是他很需要这个鳞片,或者说他配置的药材十分需要这个鳞片。

“再加一株人参娃娃,这事情就成交。”凌若夕继续道。

“这……”他有些为难了,人参娃娃是他必生的心血。

“如何?不答应?”凌若夕问。

“好,我答应你。”他咬咬牙。

凌若夕伸出手,问他要。

“这个人参娃娃我不会带在身上,要不,你们跟我回去拿吧?”他道。

凌若夕点头,对着小白用秘音道:“把小一和圣雪叫来。”

小白便走了,他们跑去了那个人家,原来是药宗的内部,就是那片温泉的区域,接着圣雪和小一也来了。

他家里有许多珍贵的药材,对于药材,凌若夕只是一知半解,但是小一和圣雪就不同了,他们狠狠地打劫了许多名贵的药材,当然还有人参娃娃。

圣雪看见人参娃娃的时候,却一言不发,后面她眼神变了又变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人道:“你和沈茹梅是什么关系?”她盯着此人。

“她是我妹妹。”那人却道。

“果然你用了驻颜丹才显得如此年轻,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圣雪忽然质问他。

“你是何人?为何打听她的下落?”那人也道。

“她是我母亲。”圣雪道。

“原来是你!她去了第一位面之后,本以为她回不来,但是她神奇的回来了,她说她生了一个孩子,没想到是你,她已经死了,你不用找了。”他十分果断地告诉圣雪。

“我娘真的死了吗?她不可能死,她能够培育出世上最难培育的药草,还有世上最精湛的医术,我爹说她是个天才!”圣雪不相信。

“你真的可以走了,你娘死了,还有别以为我是你舅舅就会让你入药宗,你也走吧。”那人忽然绝情地道。

“你不是想要水麒麟的鳞片吗?你回答圣雪的问题,我们再给你如何,不然这些东西我们都不要了。”凌若夕道。

“不要了,鳞片,我只能告诉她她母亲死了,和我没关系!”他斩钉截铁地说了这一句话。

凌若夕最终还是将水麒麟的鳞片给了他一片。

之后只有圣雪复杂的心情。

“小一,我的娘真的死了吗?她是不会死的,为什么我问药宗的人,他们都说没听过这个人呢?”圣雪道。